《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3回、金光洞元圣开讲,乾元山振衣解惑

波若罗摩花能不能生长的更快?风清摇头道:“这已是极限,不仅乾元山药田的地气尽为所用,而且凭借花神的法力才得如此迅速,否则还不知要过多少年呢。波若罗摩已经扎根破土,就算是当年的闻醉山清风、明月二位金仙在此,也没有别的办法。”

“说的不错,你们想要波若罗摩花,至少得等两年,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嗯,这小崽子挺可爱,这一对蹄环,我看着好眼熟啊?”

众人身后突然传来说话声,梅振衣与知焰吃了一惊,以他们的修为竟然没有察觉有人来到。急转身看去,来人是位魁梧壮硕的大汉,披着棕黄色卷曲的长发,竟酷似梅振衣穿越前在电视剧里看见的某个人——徐锦江版金毛狮王的扮相,只是此人眼眸是淡蓝色的。

大汉身高足有一丈,提着阿斑后脖子上的毛皮,就像拎小鸡一般将它提到面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阿斑悬空扭着身子很不高兴的挣扎,一边还伸出爪子掏大汉的鼻尖,可是怎么样也够不着。大汉用另一手敲了它一下,在它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阿斑就老实了。

“拜见元圣大老爷!您怎么来了?”风清与月明一见这大汉,皆露出惊喜之色,同时倒身跪拜。

元圣大老爷?好奇怪的称呼!知焰不解,梅振衣却突然反应过来,以神念道:“他就是太乙天尊的坐骑九灵元圣,来自天庭东极妙岩宫,我们也上前拜见吧。”两人单膝点地抱拳道:“晚辈见过九灵元圣前辈!”

梅振衣从来没见过他,怎能认出来?一是因为“元圣大老爷”这个称呼,二是那大汉说阿斑前腿上的妖王扣很眼熟,这件神器曾经就是太乙天尊用来锁坐骑九灵元圣的。

梅振衣猜得一点不错,来者就是九灵元圣。可不要小看这只狮子精,他如今已是天庭东极妙岩宫的第三号人物,太乙门弟子都称他为元圣大老爷。九灵元圣不是一头坐骑吗?为什么地位如此之高?仙家高人“坐骑”的概念与一般人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他是祖师的护法,而且如今已有金仙修为。

梅振衣的见识阅历远胜他此时的修为,这当然是好事,但也有小小的弊端,那就是他对仙家高人没有太多惊奇感与敬畏心,因为见过的高人已经太多,比如他还会在清风这样的金仙面前嬉皮笑脸讨价还价,见到张妖王那样的真仙还起了收服之心。

但对于其他修行弟子而言,天庭金仙绝对是敬畏与仰望的存在,有这种修为,大多早已是一派祖师,就算不是一派祖师,也有与仙界各派祖师平起平坐的地位。清风曾说过,整个天庭仙界,金仙也不足百人。

太乙天尊是最早在天庭开辟洞府的道家十二金仙之一,地位十分之尊崇,而且太乙门除了祖师之外,还有两大金仙,一位是太乙天尊座下大弟子灵珠子,另一位就是他的坐骑九灵元圣。

一门三金仙,“天尊”的名号不是随便叫的。这一点就连当年的地仙之祖镇元子也比不了,清风与明月有金仙修为,却不是镇元弟子。镇元子本人的修为虽不在太乙天尊之下,亲传弟子中飞升成仙者过百人,但却无人成就金仙。

九灵元圣见众人行礼,把阿斑抱入怀中呵呵笑道:“不必多礼,我奉天尊之命而来,一入乾元山神识有感,于是先到药田来看看,却发现这个小东西戴着我当年之物。……你们正摆着酒菜?那就一起喝两杯吧。”

众人连忙迎九灵元圣入席,轮番端杯敬酒,席间闲聊才得知九灵元圣下界原因,事情始末竟要从六十年前清风、明月出走五观庄说起。

当年的事,梅振衣在入境观中都经历过,但他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旁观者,不了解其中玄机内情。现在听一位金仙面对面的解释,才明白事情远比自己亲眼所见要复杂的多——

大乘天为什么要发宏愿下界为玄奘?镇元大仙为什么要留客五观庄?清风为什么会打出昆仑仙境?太乙天尊为什么会恰好在六十年前下界现身乾元山?九灵元圣为什么会在西行路上当妖王与玄奘师徒起了冲突?

这一切都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各位金仙、菩萨极擅推演,却又不能尽数推演其余高人的变数,顺势而为纷纷插手其中,仅看表面,一般人根本搞不清楚他们都在做什么。

首先要从大乘天发宏愿转世下界说起。先介绍一下佛门菩萨果与道家金仙成就的区别,两者不好说谁高谁低,但是证菩萨果位过比求证金仙条件更特殊。

修为到了,发愿心历化形天劫,有了灵台开辟之功,就是道家所谓的金仙成就,简单明了。但是求证佛门菩萨果位,须发度已度人的宏愿心,修行圆满之后才能成功。勉强说区别的话,金仙成就可能只是自己的修行,而证菩萨果位却不是一个人的事。

大乘天的修为已有类似金仙的成就,所谓“大乘天”,就是他在佛国净土延伸开辟的一片仙界,既是道场也是法号。但是这种修为毕竟与道家金仙不一样,大乘天仙界只是他的专属灵台道场,别人可以进入却无法凿建修行之地,更无法一起延伸开辟。这种果位在佛门叫做“各乘天”,想当年的韦驮天与如今的熊居士,也是这种修为境界。

大乘天欲证菩萨果,所发宏愿心就是佛法大行于中土,对佛门修士来说当然无可挑剔。他选择的时机非常巧,正好是李唐立国,追封道祖为先祖,道家大行于中土之时。这就埋下了各派门户之争的种子,但当时还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仙界高人诸如金仙、菩萨,很难简单的说有没有门户争斗之心,但门户分别心肯定是有的,一方面彼此可以成为好友印证修行相通之处,另一方面修行的最终去向确有分别。世间人信奉什么看似对仙界没什么影响,但实际上的牵扯还是挺大的。

修行人超脱生死轮回之后去的是已经开辟的仙界,比如天庭。有金仙成就还可以自行开辟一片仙界,以灵台愿心化转而成。但金仙开辟仙界,同样也受法力与“见知”之限,绝大多数金仙并不是孤辟天地,而是来到早已开辟的广袤仙界中,在此基础上延伸开辟仙家洞天,与原有仙界连成一片。

前文说过,这么做有两个极大的好处:一是能领略仙界中各位仙家的造化之功,弥补自身修行中见知的不足,二是能广结仙缘,同享仙界中自己无法造化之物。原先的仙界主人也很乐意,仙界本是他灵台中化转而出,别人以法力在此基础上延伸开辟,所造化出的一切也印入仙界之主的灵台之中,等于延伸了他的神识与见知,互相都有益处。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最大的一片仙界就是天庭,天庭是在凌霄圣境的基础上,多位大德金仙灵台造化之功而成,除了各金仙各自开辟的洞府之外,还有广袤的空间,正适合仙人们在仙界修行。没有金仙境界的仙人们虽无开辟之功,但可以在既有仙界中建立洞天与各类仙家景象,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假如这些仙家高人在人间的道统传承式微,就意味着飞升来此共同凿建仙家景象的门下弟子越来越少。假如修证金仙的人越来越少或者各金仙不再来此,也意味着这一片共享仙界继续开辟延伸的范围越来越有限。

道统传承与否,要看道法是否适合世人,也看世间是否有可造之材,这本应顺其自然勉强不得。人世间众生轮回,你度化你的弟子,我点化我的传人,通常情况下没什么好争。但如果出现一教大盛,欺夺世间之信,排挤他门传承的情况,就会影响到仙界。

两教都欲“大行”,争夺类似“国信”的地位,必有潜在的冲突,甚至牵扯到天庭与佛国。

佛教传入中土流行,有各种客观原因,但还有一片地方佛教始终无法流行,就是各派修士散落分布的昆仑仙境。

昆仑仙境是自古出世清修之地,众人无红尘俗务之扰,佛家“众生皆苦”的修行发愿在这里流行不起来。就算有守望这种高僧在龙空山立寺一千六百多年,引万人过奈何渊,但是昆仑仙境中佛门传承一直式微,佛家修士很少。

可是在昆仑仙境之中,偏偏出现了一个异数,就是地仙之祖镇元子,他也注意到了玄奘西行求法将来的影响之广,觉得这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镇元子是昆仑仙境中自洪荒之时最早成就地仙之人,飞升成仙犹在西王母之前。成就金仙之后,他留在闻醉山没有去天庭开辟仙家洞府,在一千二百多年前镇元子开辟了万寿山仙界,独立于天庭与佛国之外。

镇元子身为地仙之祖,当然希望万寿山能与天庭平起平坐成为另一片仙家飞升之所。但是万寿山千年经营,仅是他自己门下的弟子飞升之所,并无其它的金仙来合力开辟,也无仙人飞升至此安置洞府,远不能与天庭相比。这是历史传承积累的原因。

镇元子当年在五观庄一番人身果法会,用尽推演心机结交佛道两家,盛事传遍昆仑仙境与仙界,特别是借此机会结交了佛门,吸引不少佛家高人去万寿山作客,也吸引了许多不愿意去天庭的飞升散仙去了万寿山。

五观庄法会,得益最大的当然是镇元子,只有一个变数,那就是清风与镇元子闹掰了。清风从闻醉山出走,一路打出昆仑仙境,闹了那么大的动静,恐另有用意。昆仑仙境中的晚辈弟子不知底细,处处与二人为难,清风也不在意,仙界中的诸金仙获悉后怎会不清楚内情?

清风以这种方式离开闻醉山,多余的话没说一句,却等于将玄奘西行的伏笔以及镇元子的如意算盘公开了,所有的“包袱”都抖了出来,引起了整个仙界的注意。至于今后的变数,各人自去推演吧。

清风当年经过乾元山,惊动了太乙天尊亲自下界,却恰好听见太乙门两位药园童子在议论六十年一度的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言语之中竟对本门师长隐约有了怨望之心。太乙天尊意识到镇元子在昆仑仙境的动静不小,有广收世间散修为万寿山所用,凌驾于昆仑仙境各派之上的用意。

于是太乙天尊也在乾元山招集法会开讲,恰好在闻醉山法会之后,六十年过去了,地仙之祖法会又要召开,这一次太乙天尊没有亲自下界,却派了门中另一位金仙九灵元圣来到乾元山,与当年一样,也在闻醉山法会之后招集乾元山法会。——这便是九灵元圣的来意。

听说了这些,梅振衣有恍然大悟之感,也想通了当初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他笑道:“我们来的真巧,恰好赶上九灵元圣前辈开讲法会,一定要借此福缘听闻仙家妙法。”

九灵元圣却哈哈大笑道:“其实以二位的修为身份,这种金仙法会,听不听都无所谓。”

梅振衣不解道:“前辈此话何意?难得金仙讲法,怎么听不听都无所谓吗?”九灵元圣接下来的解释,却让他茅塞顿开——

金仙在仙界开法会,主要是指点那些自悟修行飞升的散仙,这些人没有祖师传承,或者祖师修为有限无法指点成仙之后的修行。开讲的内容无非是仙界修行与人间异趣,如何凿建仙家景象与修行之地,高深一些的内容可能还涉及化形天劫与金仙成就。

这种大范围的公开讲法,不可能是一对一的点化传授,也不会公然传授本门秘法,只是一种修行感悟上的点拨。对有些人可能很有用,对另外一些人可能毫无意义。

跑到人世间来开讲金仙法会,上述内容就不合适了,因为听众不是散仙。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对一群字都不认识的人,讲解诗词格律几乎没有意义。那么讲什么呢,只能讲“识字的好处”,具体到眼前这种情况,那就是“成仙的妙处”,坚定众人的修仙之愿而已。

对于那些没有仙师指引,也没有完整道法传承的江湖散修和山野妖王来说,听一听也很有好处,因为他们以前可能并不了解,只是自己在迷雾中摸索看不清方向,听闻这种法会,修行所追求的前景变得清晰了。但是对于梅振衣与知焰而言,确实没什么必要。

公开的法会,不会传授本门秘法,涉及到高深的内容,只是一些修行上的感悟心得,如能与自己的修行相印证,听一听也有收获,尤其是本门弟子或修炼类似法门之人。

对于昆仑仙境众散修而言,镇元大仙亲自跑到闻醉山开法会没什么必要,掌门乔散人开讲就足够了。既然没必要,为什么镇元子还要来,而且六十年一度坚持不懈呢?还有其他的目的。

借地仙之祖法会的名头与影响,吸引昆仑仙境众散修甚至其他门派的弟子来到闻醉山,不仅能传扬万寿宗的声望,还能吸引尽量多的修士拜入万寿宗门下。譬如今天的万寿宗掌门乔散人,四百多年前就是这么来的。这样做对壮大万寿山仙界有好处,但另一方面,后世的万寿宗弟子难免良莠不齐。

“振衣,你若想在青漪三山自立门户,未尝不可效仿镇元大仙的手段,邀请各位前辈高人开讲法会,引天下修士前来善结福缘。只要不谋一门独私、不滥收弟子传法,也是扬长避短之举。”知焰一边听九灵元圣说话,一边以无语观音术与梅振衣交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