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2回、芳心落寞花无色,身若风清追月明

梅振衣见过花神,白牡丹就是洛阳牡丹花神,她很美,静立之时如良家女子般清纯,但一颦一笑顾盼之间却有一种柔媚到骨子里的感觉,不仅男人看了销魂,就连女人见了都不得不感叹。

波若罗摩也是花神,梅振衣第一眼看见她却与白牡丹的印像完全不同,她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长裙曳地似一朵倒放的花,却丝毫不沾尘土,容颜似白玉雕成秀美中没有半点艳俗,她的眸子是深褐色的,一览无余的纯净,樱唇只是一抹淡淡的浅红。

她的表情不是很灵动,却很自然,连笑容都是淡淡的似有似无。看见她是在到达藏神谷的第二天,远处飘然走来一位青衣道士和一位穿着淡黄衣裙的女子。梅振衣虽不认识波若罗摩,但却认识那名道士,在一千八百年入境观中见过,就是万寿宗现任掌门乔散人。

梅振衣招呼知焰一声,两人迎上前去施礼道:“乔掌门好,我二人在此恭候多时了,真没想到乔仙人会亲自来此!请问这位就是波若罗摩花神吗?”

乔散人还礼道:“在下正是乔散人,二位小道友不必多礼,清风捎话让我帮忙,东华先生又上门相托,没有不亲自来一趟的道理。我按你们的意思放出消息寻找韦昙居士,这位波若罗摩花神就找上门来了,听闻二位也要寻找韦昙,一定要来见你们。”

波若罗摩也不行礼,看着梅振衣与知焰,怯生生的问道:“你们也要找韦昙吗?找到了没有?”

梅振衣赶紧躬身道:“我在人间见过韦昙居士一面,他当时是濠水上的船夫,后来不知去向。实不相瞒,我们找他其实是为了找你,听闻花神离开仙境四处寻找韦昙居士,我们也放出消息寻找此人,就是为了引你出来有事相求。”

他见波若罗摩花似乎不太懂事,神情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也不和她动什么心眼,开口就说了实话。波若罗摩上前一步道:“你在人间见过韦昙?他果然去了人世间!能不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他,你们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梅振衣:“你离开了仙界,波若罗摩花不再开放,我们找你是为了求一朵波若罗摩花,配药救人。所救之人你也认识,就是洛阳花神白牡丹,她如今有难。”

知焰也说道:“我们找韦昙,也是为你而找,只要肯赐一朵波若罗摩花,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在人间寻访韦昙,他既然曾化身为一名船夫,想必还在人世间。……请问花神,你在人间寻访许久,都是怎么找的?”

波若罗摩:“不要叫我花神,我的名字就叫波若罗摩。我并不认识其它人,每遇到一位花精,就问她们见没见过韦昙,结果谁都没见过,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去找吗?”

原来她是这么找的,难怪没找到!梅振衣道:“你不懂人间事,在人间找一个人不能这样,还需要请众人帮忙才行,我家在人间还有些办法,可以帮你的忙。”

波若罗摩眨了眨眼睛:“你们能帮我找到韦昙吗?”

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一起答道:“不敢保证,但可保证一定尽全力,想各种办法。”

波若罗摩:“谢谢你们,我愿意给你们波若罗摩花,但现在没有啊。”

乔散人问道:“姑娘,怎样才能有呢?”

波若罗摩:“仙界之花不可随意生长,哪怕在昆仑仙境也不行,必须是地气已成的药田。”

乔散人:“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去找一处药田。本来闻醉山药田倒也合适,但近几日六十年一次的闻醉山法会就要召开了,那里人多杂乱恐有不便,离此处最近的是乾元山药田,二位小道友可以带花神姑娘去那里。……贫道还要回去准备地仙之祖法会,就不再相陪了。”

梅振衣与知焰连连相谢,乔散人告辞离去,仙家高人就是这么来去自然,没什么多余的客套与废话。离去前乔散人还特意叮嘱,想当年乾元山那一对药园童子清风、明月,如今已有地仙修为,是太乙门的护法,但是法号已改为风清、月明。

波若罗摩也不多说话,跟着梅振衣与知焰就往乾元山去了。她是第一次见到斑节豸这种瑞兽,还很好奇的弯腰摸了摸阿斑的耳朵,阿斑晃了晃脑袋也不和她计较。

在路上行走时,波若罗摩一掂脚尖跳到了阿斑背上站着,无论阿斑怎么跳跃折腾,波若罗摩就像一道云烟怎么也颠不下来。没过小半天,阿斑却已经和波若罗摩混熟了,就当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嬉闹,还发出很高兴的低吼声。

这一幕梅振衣都看在眼里,回头问了一句:“波若罗摩,你为什么要这样站在阿斑背上?”

波若罗摩很干脆的答道:“我在灵山脚下,曾见过很多菩萨都这么往来。”

知焰以无语观音术对梅振衣道:“看来她来自佛国仙界,见过很多菩萨乘座骑,阿斑还没有成为你的座骑,她倒先跳了上去,学得挺像。”

梅振衣叹道:“阿斑毕竟只是个灵智初开的畜生,离离遇劫陨落刚刚两天,现在连我都笑不出来,它倒已经恢复嬉闹了。”

知焰:“这是它的天性,只要它能够记住离离不忘就好,我们也不希望看见一只总是垂泪的小瑞兽。”

梅振衣:“你说的也是,这才像一只灵智初开、尚未长成的斑节豸。……那乔散人倒是古道热肠,还亲自送波若罗摩到藏神谷。”

知焰:“乔仙人考虑的很周到,这位花神太单纯了,人间什么事都不懂。我们只说帮她找韦昙,她什么都没问就跟我们走了,就她这样,如果碰到心存不良之辈知道底细,弄不好就被人给拐骗了。”

乾元山药田离藏神谷不太远,梅振衣知道方位与道路,此去也就是一天时间。在路上他们问了波若罗摩花为何要找韦昙?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假如这世上只有你和他,没有了他,一切都变得陌生,你会不会去找他?

波若罗摩与韦昙的关系很特殊,她原是西天佛国净土灵山脚下的波若罗摩花,四时长开不谢,据说是西天诸佛四时如常的心念所化。她已经自感成灵多长时间?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是波若罗摩花神。

韦昙的前世是守护灵山的护法天神韦驮天,上灵山见诸佛都要经过韦驮天这一关,韦驮天守护灵山不让妖魔乱闯。很久之前灵山脚下曾经爆发过一次大战,韦驮天与人斗法时不甚践踏花丛,踩倒了一大片波若罗摩花,花神带伤现身,这是韦驮天第一次见到波若罗摩。

后来韦驮天去观自在菩萨那里求得净露浇灌花丛,一连很多年,一连很多次,直到波若罗摩彻底恢复。以后的日子他也特意照顾,不让任何人误入花丛。灵山脚下虽有很多菩萨来往,但都是匆匆而过,波若罗摩自从现身以来,经常见到的只有韦驮天,认识她的人也只有韦驮天一个。

但很多年后有一天,韦驮天突然不见了,听过路菩萨偶尔说的话,波若罗摩花才知道韦驮天已经殒身堕入轮回,现为韦昙居士,不在仙界之中。第二天,灵山脚下的波若罗摩花全部凋谢,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花神已下界。

波若罗摩并不清楚什么叫殒身,韦驮天为什么会殒身?她只想到人间找到韦昙。

听了她的故事,梅振衣和知焰皆有疑问之色,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殒身?跳出生死轮回之人,在仙界还会有殒身之祸吗?梅振衣落欢桥头曾听清风提起过一次,但没有说的太清楚,等回到芜州之后再去问吧,说不定清风能帮上忙。

知焰问道:“波若罗摩,假如找到了韦昙,你想怎么办呢?”

波若罗摩:“这我还没想过,下界只想找到他,至于找到之后该怎么办?……”她微蹙着眉头想了半天,突然道:“如果我与韦昙能像你们这样,就太好了!”

梅振衣与知焰不禁哑然,原来波若罗摩什么都没想就下界来找韦昙了,此时见到了梅振衣和知焰,才起了与韦昙结为道侣之愿,也许这就是她本来的心思吧。

第二日来到乾元山药田,眼前的景像与入境观中六十年前所见大有不同。此处不再是百里稀疏药田,以藤篱为界,化转充盈地气足有三百里范围,园中所植灵药,隐约竟有几分当年闻醉山药田的规模,其中还有不少修士飘然穿梭的身影。

梅振衣等人刚刚近接药田,早有数名太乙门弟子迎上前来道:“诸位道友,乾元山道场各处可自便,但金光洞仙府与这片药田不可擅入。”

梅振衣拱手道:“我们是来找人的,请问风清、月明二位长老何在?有故人传话,让我们来拜访。”

他们还真找对地方了,风清、月明如今早有出神入化修为,但却不常在金光洞仙府,仍留在药田中央的草庐中清修,听见门下弟子传话,也来到药园外见客。他们的样子与六十年前相比并没有多太大改变,一眼还能认出来,只是稍微年长了几岁,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

风清也留起了短须,英俊中添了几分威严,上前拱手道:“诸位道友来找我们吗?请问是哪位故人传话?”

知焰从袖中取出一个拇指肚大小的东西,迎风化为近二尺长雪白晶莹的葫芦,微笑着问道:“二位还认识此物吗?我们从人世间来,临行之前有位金仙将此物交给我们,说有事可以到乾元山药田找二位仙友帮忙。”

风清眼神一亮:“原来如此,快随我来!”又吩咐门下弟子道:“在草庐中准备一些果品酒菜,我要招待故人之友,今日无事,你们都回山吧。”

进入药田行走百里,一片百涎草中央有一座凉亭、一眼清泉、两间草庐,草庐外种着几株高大的梧桐树,树下放着桌椅,桌子上有准备好的果品酒菜。其它的弟子都离开药田回金光洞了,只有月明、风清二位长老待客。

风清坐下后就说道:“想当初二位仙童路过此地,赠送我们乾元造化丹与各种瑞草灵苗。当时我与月明正在感叹前辈祖师飞升仙界不回,转眼他们就惊动了太乙大天尊,下界到乾元山为晚辈弟子讲法。有灵丹之助又得闻天尊妙法,我们才有历苦海成就地仙的机缘。”

月明也问道:“清风仙长有话相托,只要能帮上忙,我与风清一定尽力。……就不知他与明月仙长到了人世间之后,近况如何?”

梅振衣:“两位仙童七年前来到芜州,在我家的一座山上立足,开辟仙家道场清修,如今也相安无事。”他讲述了当年在终南山中遭遇清风、明月,把他们带回芜州指山还情,以及后来的敬亭山封神之事。最后问道:“你们二位原先的名号我也听说过,为何要改名啊?”

月明道:“人间也有避尊者讳一说,清风、明月也算我等的恩公,我们二人将法号改去,以示尊崇之意。”这么避讳倒是头一次听说,两个字一个都没变,就是颠倒过来。

众人谈及当年往事,也是唏嘘不已,波若罗摩以前没听说过这种事,不论是仙家事还是人间事都不是很了解,在一旁很好奇的聆听,一边还皱着眉头若有所思。更有意思的是阿斑,它也学着像人一样屁股坐在凳子上,两个前爪趴着桌沿,眼睛只盯着那些吃的。

饮了几杯酒,终于谈到了正事,风清问波若罗摩道:“请问仙界花神,昆仑仙境并无波若罗摩花,你如何能让它开放?又需要我们帮什么忙?”

波若罗摩答道:“我就是波若罗摩花,可以在药田中挑选一处最适合的地方,变换原身入地破土而出,如花树新发。但是这么做,在开花之前需要他人守护。”

月明:“这好办,一会我们陪你亲自去挑选地方,在乾元山药田之内,我与风清一定会守护你周全,不会受到丝毫惊扰。”

波若罗摩一指不远处的凉亭:“地方我已经找好了,那里最适合。”

风清、月明对望一眼,很干脆的点头道:“不愧为仙界花神,随手一指,便是这三百里药田的灵枢地眼,也是我们平日的定坐修行之地。我们马上就把这凉亭拆了,让你扎根破土便是。”

波若罗摩:“凉亭不用拆,那里似乎还有一个安神的法阵,也留着,只要把地面上的青玉石移走就行。”

说动手马上就动手,风清拆了凉亭中的一对青玉石座,波若罗摩化为一道云烟钻入地下。这一片药田的地气随即运转汇聚,大约几个时辰之后,一株嫩绿的花苗破土而出。

梅振衣扣住指妖针一直在感应地气的变化,觉得很不好意思甚至有些尴尬,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波若罗摩花一入地,这三百里药田所有的灵气都被这三尺方圆所夺,只要波若罗摩在这里扎根,药田中所有的灵药生长都受影响。

这还不算,别忘了这座凉亭是风清、月明平时定坐修行之所,如今地方让波若罗摩给占了。他向两位太乙门护法深施一礼:“真的太抱歉了,不知如何感谢才好?波若罗摩在此生根,夺占整座药园的地气,还占了你们平时的清修之处。”

月明大大方方的一摆手:“不必客气,只是一件小事,如今乾元山药田都是我与风清说了算,你们不必担忧。……若没有当初清风仙长路过结福缘,也不会有今日的乾元山药田与我们两位地仙。”

知焰问了一句最关键的:“波若罗摩花苗已破土而出,不知何时才能开花吐蕊?”

这也是梅振衣最想问的,不仅关系到要打扰风清、月明多长时间,也关系到他何时才能炼成九转紫金丹。对于培植灵药,梅振衣远不如炼制灵药那么擅长,还得请教真正的大行家。

月明闭目沉思片刻答道:“可惜这里并非仙界,花苗破土而出已耗尽地气之用,以此推演,若想长成要等到明年了,开花吐蕊当在两年之后。”

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皆露出意外之色。仙界花神对人间岁月没有概念,人又太单纯直接,连话都没多说一句就变换原身入土发芽了,没想到她至少要在此扎根两年!

梅振衣又问道:“有没有办法让这花苗生长的更快一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