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1回、如此缘铿消不得,辛苦今生数百年

梅振衣第一次亲眼见到天刑砺雷,是离离历劫飞升,时间就是在他与知焰遭遇斑节豸之后的第二天正午。

地点是一片潮湿闷热的谷地,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有一个热气蒸腾的湖泊,向外散发着硫磺的气味,谷地中植被茂盛几乎都是高大的蕨类。穿过这些茂盛的蕨树丛,谷地中央大约有十里方圆几乎寸草不生,中间生长着一棵树。

这棵树大约有三丈多高,只有一根笔直的主杆没有分叉的侧枝,上端的树冠既像棕榈那样展开,叶柄有一尺多长,叶子有两尺多长,狭长如梭边缘带着锋利的锯齿。这棵树就是段节梨,也是离离的原身。

以离离的修为,聚拢地气隐去原身所在,通常人们是看不见这片空地与这棵树的,但在她行将历劫飞升时,这里的情景全部露了出来。梅振衣与知焰站在远处的高坡上,阿斑伏在他们脚旁,神情很是躁动不安,身形却被梅振衣周身发出的七尺霞光罩住。

离离刚才就是在此地与他们告别,转身走入那片林间空地消失不见,紧接着谷地中央那株段节梨树就发出了一连串如爆竹般的轻脆爆裂声,有细碎的光芒闪现,从树根一直延伸到树冠,这棵树的光影看上去越来越不真切。

似乎这棵树被一连串的爆裂光芒震碎了、消散了,然后光影中显现出了离离那高大健美的身躯。这时空中也传来回音,也是一连串如爆竹般的霹剥之声,有点点红光炸现,仿佛是谁在燃放礼花。

离离的身形出现后,就缓缓向空中飞去,似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引着她,飘向半空中不断闪烁出现点点红光。场面看上去好似没什么惊险,然而当离离的身形被点点闪光包围的一瞬间,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离离卷在中间,似是这一片空间被扭曲撕裂,通向不知名的无穷远处。与此同时,漩涡深处有一道明亮的巨大黑色闪电呈螺旋状射出,无声无息的劈向离离。

“黑色”与“明亮”在感觉上本就是矛盾的概念,可这道闪电偏偏是那么漆黑如墨,又是那么明亮刺眼,天空弥漫着一种莫名的、令人恐怖的毁灭气息。阿斑低吼一声,四爪刨地连连后退,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身子在瑟瑟发抖,仍然目不转睛的仰头看半空中的离离。

下一瞬间空中终于有了声音,是离离发出了一声清越的破空长啸,长发飞舞举起了手中的锯齿梭叶刀,带着奇异的震颤似乎将身前的空间分割成无数碎裂的小块,阻隔黑色闪电的劈袭。她这一手法术可攻可守,当年恨贤双修紫电青霜联手合击都无法将她击败,修为至此,自然有种种护身的手段。

闪电的尖端被击碎,化为一片细碎的黑雾散去。但螺旋状的闪电旋转着又生成无数分叉,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接下来的劈击,不仅击碎了离离切割出的无数细小空间,而且直接将她手中的锯齿梭叶刀劈得粉碎,带着黑色的火焰炸散、飞舞、消失。

离离又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身形急速飞旋,有一道道虚影分出,成枝叶状,绕着自己的身体飞舞,带着凝成实质的法力。然而闪电如附骨之蛇,旋转着击碎一道道虚影,这些虚影似乎都被黑色的火光点燃,发出沉闷的爆炸声,一一消失。

与此同时,绕住离离身形的那漩涡似乎不受任何有形法力的阻挡,内边缘如穿透之风不断扫过离离的身躯越缠越紧。

梅振衣不敢轻易发出神念去试探,然而神识中却自然的隐约感觉到漩涡中包含的是世间种种纠缠的念力,这与他在奈何渊中的经历类似却又大不相同。

奈何渊中白蝙蝠发出的尖锐音波也能激起神识中的各种念,回想起此生中种种所遇,但在同一时间毕竟是有限的,梅振衣用了七天历尽苦海。而此刻感应到漩涡中的念力纠缠,是在一瞬间全部切入神识,在远处旁观的梅振衣都有一种心神恍惚之感,身处其中的离离感受可想而知!

离离的啸声不断,却越来越嘶哑、急促与低沉,她身体周围不断有虚影在燃烧,融化入黑色的火焰之中,眼看就要挡不住黑色闪电的袭击。

梅振衣身边传来一声巨吼,阿斑四蹄腾空就欲往山下扑去,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挡住,怎么也冲不出梅振衣护身霞光的范围。它连连吼叫,声音中夹杂着悲鸣。

“振衣,你把阿斑抽晕吧,这一幕对它太残酷了!”知焰轻声劝道,嗓声也有些发颤。

梅振衣一狠心道:“不,就要让它亲眼看着,否则很难有灵智开启的机缘,只有这样,它才能永远记住离离,明白她曾为它所做的一切。”

说话间半空中离离周身外的虚影已经灭尽,身形被黑色闪电缠绕吞没,她的身体突然发出了光,在螺旋状的黑色闪电中白的耀眼几乎透明,紧接着衣衫湮灭骨肉销融,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而开,就像半空中燃放了一朵硕大的烟花,带着隆隆的滚雷声,三面山谷久久回音不绝。

在山谷回音中,天空的漩涡与黑色闪电已在刹那间消失,仍然是清清朗朗一片晴空,离离的炉鼎化身尽灭,她历劫失败!

如果用语言去描述,这个过程可能很曲折,但实际上只有短短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天刑也只有接连不断的一击而已!

在离离消失的同一瞬间,梅振衣的神识中听见了一声虚弱的叹息:“我要去了,拜托你了!”

听见这声叹息,梅振衣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悲剧的结局,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离离并未形神俱灭,她守住了灵台中最后一丝清明的神识,来生未尝没有再见的机会。

护身霞光一收,阿斑已经冲下了山,像一道斑斓闪电冲入山谷中。山谷中央的那一株段节梨树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焦黑的浅坑。阿斑蹲据在浅坑旁朝天悲吼,叫声撕心裂肺久久不绝。

知焰的眼眶也湿润了,悄悄伸手拭了拭眼角,梅振衣轻轻挽住了她,两人并肩飘落到山谷中。也不管阿斑能不能听懂,梅振衣直接给它发了一道神念:“阿斑,离离已经不在了,她这一世,因你牵扯的业力太多。你若真想还这番的情义,等她来世再相见吧。”

这道神念发过去,阿斑突然停止朝天的吼叫,低下头看着面前的浅坑,鼻孔里发出呜咽般的低鸣。再看这只曾四处闯祸的瑞兽,忽然间泪如泉涌,仿佛明白了什么。

阿斑在山谷中坐了一天一夜,一动不动就似一座雕像,梅振衣与知焰也不说话只是陪着它。第二天正午,知焰终于开口道:“阿斑,你就是留在这里也等不回离离,跟我们走,才有与她转世来生相见的机会。”

阿斑竟然像是听懂了,就算不懂她的语句,仿佛也明白了知焰的意思,站起身来很乖巧的来到两人身边,还低头蹭了蹭梅振衣的腿。梅振衣弯腰拍了拍它的脑袋,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走吧,以后你就跟着我。”

离去的时候,不仅带走了四十一枚段节化润丹,阿斑还在草丛中掏出了一堆东西,看着梅振衣叫了几声,示意都是给他的。清点一下,其中有十三块玉符,还有三张用朱砂笔画在黄绫上的符箓,五柄剑,一根节桠虬结的树枝状短杖。

十三块玉符上刻着奇异的花纹,拿在手里并没什么异常,但以御器之法以身心感应,却有一种奇异的法力波动荡漾而开,更奇异的是,每一块都能够与另外十二块相互激应。知焰判断这是一种阵符,十三枚为一组可以布成某种阵法,具体怎么用还需要仔细去研究。

那三张符箓更怪,上面画的既像是字又像是图,梅振衣切入神念,神识中隐约传来雷鸣之声。他未学过符箓之术,没敢轻易去动用,也都收了起来。

五柄剑的样式彼此差不多,与通常所见的三尺青锋剑有所不同,短了半尺左右,只有一侧开刃,倒有些像刀。知焰试了试说道:“这五柄剑每一把都是能独立使用的法器,假如五个人一起合用,又有御器配合之术,可以布成剑阵,也是相当不错的法宝。”

梅振衣:“我看倒也一般。”

知焰:“你看当然一般,谁能像你这样随身有那么多的神器?这样的剑就算是在大派的一般弟子眼中,也是相当难得了。”

那根短杖看上去就是一截鸡蛋粗细的树枝,然而拿在手里感觉却相当重,比铁还要沉。这件东西梅振衣能认出来,是非常难得的天材地宝金乌玄木。

这些东西都是从哪来的呢?梅振衣仔细一想不禁心下恻然,因为阿斑爱闯祸,离离与昆仑修士遭遇相斗的次数肯定不少。假如有人遇到斑节豸袭击,追杀阿斑,又看见离离这个山野妖王出来保护斑节豸,说不定又起了斩杀妖王之心,一旦动手往往就有死伤。

不是所有人都像恨贤夫妇那样能够依仗紫电、青霜联手合击逃去,深入荒野确实很凶险,这些都是丧命修士的遗物。看见这些东西,也能知道离离牵扯了多少业力,因此天刑砺雷来的是那么猛烈。

东西都收起来,梅振衣用妖王扣扣住了阿斑两只前腿,他如今已有出神入化之能,这件法器可以随神念变化形状,扣在阿斑的腿上就像一对特意为它打造的兽环。这样既可以防止阿斑乱跑伤人,同时也能让梅振衣随时感应到它的所在,限制它的行动不离开自己的神识感应范围。

一天之后他们终于走出了蛮荒,来到自古昆仑修士散居的山野道场范围,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时却带了一只瑞兽。一路上他们也在商量,梅振衣问道:“我们把阿斑带回芜州之后,怎么安置呢?”

知焰:“有不少仙家高人特意在蛮荒中收服瑞兽,豢养其成长点化其修行,可以为坐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太乙真人的坐骑九灵元圣。阿斑如今灵智初开,可以听懂你的话,也可以成为你的坐骑,如果带到青漪三山,将来做为镇山瑞兽也不错。”

梅振衣看了一眼阿斑,苦笑道:“坐骑?你要我骑着它走吗?比我自己走还慢。”

知焰:“那是它还没长成,如果它有了飞天之能,加上天生特异,速度比一般修行人飞天要快得多!……再说了,仙人的坐骑不是一般的脚力,另有护法之意。”

仙人坐骑的含义与一般人理解的并不一样,仙人指点瑞兽修行,熟知它的修为法力与天生特异神通,行游之时形神一体,以神念驱使瑞兽,也不一定非得骑着它,你站着也可以,或者就安坐在祥云之中也行,坐骑会带着你行游。

还有一种情况,假如你受了伤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无法运用神通法力,坐骑还可以保护你,最不济你还可以用神念驱使,让它带你离开危险之地到想去的地方。

梅振衣想了想又问:“它是一只斑节豸,我可以用段节化润丹助它长成,但却不太懂怎么指点它修行。若等它自悟修行之道,化成人形,恐怕时日又太久了。”

知焰:“时日倒无所谓,只要它灵智已开又未遭遇意外,在人世间迟早有这么一天的。我们不太了解斑节豸的修行,但可以去请教师父,或等它长成之后,可以去请教龙空山的十大妖王。”

梅振衣:“这倒是个好主意,你刚才说的镇山瑞兽又是什么意思?”

所谓镇山瑞兽,就是有的修行大派道场中豢养的瑞兽,只要有灵智,可以命它看守道场甚至约束弟子在道场中的行止。以瑞兽镇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它不会讨价还价,只按命行事,非常认真负责不打折扣。比如让它镇守祖师殿,平时除了掌门允许否则谁都不让进,那它就真的谁都不让进。

知焰说完这些又问:“振衣,我以为你三教九流无所不知,怎么连这些都没听说过呢?”

梅振衣:“我毕竟修行时日尚短,怎能比得上你这种千年大派的正宗传人呢?师父来去匆匆,只教我修行之道,却很少说这些琐碎的轶闻。我平时只与东华门弟子多有交往,太牢灵境也没有镇山瑞兽,我当然没有听说过,今天多谢道侣指点了!”说着话还冲知焰拱手鞠了一躬。

知焰:“其实以你如今的修为阅历,完全不亚于很多世间修行门派的掌门,青漪三山也可以自立门户了,钟离师父和我说过,他老人家也有这个意思。”

梅振衣:“若青漪三山自立门户,你就是三山掌门人,提溜转就是三山大总管,阿斑就是镇山瑞兽,梅毅与张果就是护法长老,嗯,都齐了!”

知焰反问道:“我是三山掌门人,那你干什么呢?”

梅振衣摸了摸脑门:“我教徒弟,各式各样的徒弟。”

正在说话间,梅振衣忽然神识一动有所感应,抬头望去,只见天空飞来一只纸鹤盘旋而下。梅振衣一招手,施法相引,纸鹤落在了他的指间,随即化成了蝴蝶般的碎片。梅振衣道:“师父以纸鹤传信,说波若罗摩已找到,让我们去藏神谷相见,按纸鹤上的神念,约定的时间距此时还有三天。”

知焰:“太好了,我们不必再去闻醉山,直接到藏神谷。”

两人改变方向,带着阿斑赶往三千里外的藏神谷,正是他们来时所走的路。这一路上还遇到不少散居各地的修士,见他们两人带着一只瑞兽斑节豸走出蛮荒,都露出羡慕之色,还有人上前拦路欲以各种法宝交换瑞兽,当然都被梅振衣拒绝。

两天后,他们又一次来到了藏神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