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0回、天刑催人别稚子,临劫叙语托离情

知焰诧异道:“它就是斑节豸?我听说过却没有见过,原来你认识。真是有点奇怪,它怎么能活到现在?”

梅振衣:“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一只瑞兽,与平常野兽不同,它的生长发育速度极慢,我看此兽的花纹,应该生长了一百年到二百年之间,还是一只完全没有长成的小兽。”他以前虽然没有见过斑节豸,但从典籍中了解的很清楚。

知焰:“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地方不对,这里离荒野边缘不远,又离自古修行前辈进入荒野的道路很近。斑节豸的全身筋骨以及毛皮都是天材地宝,尤其是它的长尾有虎豹雷音的天成妙用,是炼制法器的绝佳材料。它好袭击过路生人,却没有被修行人收服或斩杀,如果不是远处偶尔跑来的,就真的很奇怪了。”

正在说话间,远处密林中传来一声口哨,被吼声震落的鸟儿闻哨音似乎都恢复了力气与神智,扑扇着再度飞上天空。那只斑节豸也止住低吼,回头望去。

知焰道:“又有什么东西来了,修为相当了得,看来也是一位山野妖王。这斑节豸毕竟是只畜生,灵智未开,与敌对峙之时怎能分神回头呢?”

梅振衣笑道:“这正可回答你刚才的疑惑,也许来的是这只斑节豸的主人,也是它四处袭击的倚仗。”

再看前方,密林外长草分开,走出一个装束奇异的人来,梅振衣不是没有见过身材高大健壮的人,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大健壮的女子!

她的年纪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五、六,身高按现代的标准至少接近一米九,穿着紧身无袖短衫,腰间围着一条碎花梭叶裙,全身肌肤呈小麦色带着古铜般的光泽,手臂和小腿上肌肉匀称流畅,随着她的走动带着爆发似的力量感,身材也是凹凸有致相当火辣。

她的容貌并不难看,甚至还很美,只是显得有几分妖异,眼睛很大,眼眶很深,鼻梁很高,说话时露出的牙齿异常的白。斑节豸一看见她就转身小跑回去,扑到了女子身上。女子抱起这只雪豹大小的小兽,轻松的就像一个孩子抱起一只小猫。

她冲梅振衣与知焰微微躬身道:“二位昆仑修士,对不起,阿斑吓着你们了吗?我没有留神,它又跑出来伤人了,幸亏我赶来及时。”

知焰微笑道:“原来是你豢养的瑞兽,它倒没有吓到我们,但如果就让它这样在山野中随意乱跑袭击过路修士,不论是它伤了我们还是我们伤了它,结果都不好。”一边说话一边收起了青霜剑。

那女子道:“它不是我豢养的瑞兽,按你们昆仑修士的说法,它是我的护法甚至可以说是我的道侣,我们是草兽双修。……你,你们是来寻仇的吗?”她的语气原本很和气带着几分歉意,却突然间神色一变,抱着斑节豸连退几步,取出一支锯齿梭叶状的非刀非剑的双刃法器。

知焰:“素不相识谈什么寻仇?难道你认识我们吗?”

女子语气有些紧张:“我不认识你们,却认识你们手中的剑。”

一直没有说话的梅振衣脑海中灵光一闪,已经全然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上前叹息一声道:“我们不是来寻仇的,只是恰好路过此地。……我身后的这棵大树,就是四年前被我手中这把剑斩断的吧?当初这一对宝剑的主人,如今恐已不在人世,却把这对宝剑送给了我。”

事实就是这么巧,这女子和这只小兽,就是当年恨贤夫妇在昆仑仙境荒野中遇到的妖王与斑节豸,而这个地方,就是他们当年与妖王斗法的战场。

女子愣住了,看着他手中的剑半天没说话。梅振衣收起了紫电剑以示没有敌意,抱拳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道友应该是段节梨自感成灵,已有出神入化的修为。当年的事我听说过,却没想到会在此地碰见你们。”

女子放下了斑节豸,也学着他的样子抱拳道:“我当年见过那一男一女,和他们交过手,男子伤了我,而那女子被我伤的更重。请问他们两人如今为何不在人世?又为何把剑交给了你?与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梅振衣:“说来话长,坐下慢慢讲吧。我叫梅振衣,这位是我的道侣知焰,请问道友何名?”

女子:“我叫离离。”

梅振衣见这女子并不是传说中那样凶恶好斗,也就和她讲了恨贤夫妇的事情,最后问道:“我见道友并不是一言不发就出手伤人之辈,当初怎么把事情搞成那个样子呢?”

离离坐在一块山石上,斑节豸就趴在她身边像一只温顺的大山猫,瞪着好奇的眼睛听几个人说话,也不知它听懂了没有。离离拍了它的脑袋一下道:“都是阿斑太能闯祸了,是它先袭击的恨贤夫妇,结果引来追杀。我赶到时恰好看见阿斑就要葬身剑下不得不出手,而那两人太过厉害,我出手又不得不尽全力,一旦交手后果就难料了。”

知焰责问道:“你既知阿斑好袭击生人,为什么不管束好呢?”

离离:“我们是草兽双修,阿斑是一只瑞兽,天生特异,不畏山野中寻常猛兽,一日之间可游荡千里。我总不能把它栓住或关起来,像囚徒一般对待,况且在我修炼之时,也不能总盯着它。……唉!这一百多年来,它闯的祸太多了。”

知焰有些不解的问:“你能击败恨贤夫妇联手合击,修为已至世间法的尽头,可是阿斑灵智未开,尚不能自悟修行之道,仅仅是一只还未长成的瑞兽而已。你们是草兽双修,为何相差如此悬殊?”

离离:“你有所不知,草兽双修与人间道侣不同,我破土而出七百年,灵智已开自悟修行五百年,阿斑是一百八十年前才来的。段节梨生长依赖的地气特殊,我不能离开原身太久太远,修炼之时也需要守护。想当初我历苦海十年,阿斑就寸步不离守了我十年,没有它,也没有今日之我。”

梅振衣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的原身应该就在百里之外,我在来的路上感应到那里有一片山谷地气湿热,适合段节梨生长。可惜这里离自古昆仑修士进入荒野道路太近,虽然进入荒野的人不多,但一百多年积累下来,发生的遭遇事件也不少。”

离离低头看着阿斑,神色有些愁苦:“是啊,像恨贤夫妇那样的事,百年来不止发生过一次,也不知阿斑能否自感成灵,什么时候能懂事?我如果不在了,它也不会离开这里的,那样一定活不了太久。”

知焰诧异道:“离离道友何出此言?”

离离遥望天空:“我的修行已到世间法的尽头,近日有所预感,天刑将至。”

知焰:“历天刑雷劫成就仙道,这是好事啊?这样你也可以带着阿斑离开原身之地的束缚,慢慢点化它修行开悟。”

梅振衣闻言却心里一惊,他早知何为天刑雷劫,听离离的话,阿斑这些年闯的祸不少啊,像恨贤夫妇这种事情肯定不止发生过一次。不是每次阿斑遭遇昆仑修士,都能像今天这样有惊无险,就算离离本人不惹事非,因为阿斑的连累,百年来牵扯的业力不能少了。

修为到了离离这种境界,就算不知何为天刑,心里也有预感。——假如她历劫失败,往后就没有人能够约束和保护阿斑了。

梅振衣只在心里想,并没有说出来。离离却主动向他道:“梅公子,我有一事请教,那恨贤散人只见了你一面,恨贤夫人连见都没见过你,为何将紫电、青霜剑送给你,又托付来生之事?”

梅振衣叹息道:“人和人之间打交道有时候不用次数太多,他们夫妇是我设计找到的,也是我求情让他们完成此生之憾。他们相信我的手段,也想还我的人情,同时我也牵扯在这段因果之中,所以才有赠剑托付之事。”

离离:“祸是阿斑闯的,人是我伤的,结局如此真是遗憾。其实我这里有你所说的段节化润丹,天意垂怜,让我在此时见到二位,特有灵药相赠,请你们一定要收下!”

她递过来一样东西,不是修行人装药的玉瓶或匣子,而是类似棕麻一样的细丝编织成的一个小囊,里面是数十枚雪青色的丹药。梅振衣是个大内行,神识扫过就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它们是很类似段节化润丹的灵药,椭圆形炼化的很粗糙,其实还有不少杂质,但药性保持的很好丝毫没有散失,只要再经过一番炼制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修行灵丹,现在这种样子也能服用,就是药性吸收的效果稍微差一些。

数了数,一共三十九枚。段节梨每十二年才成熟一次,每次只有一枚果,每一枚段节梨果只能炼成一枚段节化润丹,这些丹药全部炼成至少需要近五百年之功。如果算上离离修行之初法力不足炼化失败的,这些年已经让阿斑服用的,这就是她一世所积累。

山野妖王身无别物,离离有的只有这些她炼化的丹药,现在全部送给了梅振衣,相当于一个人拿出了自己毕生的积蓄。梅振衣连忙起身道:“道友不必如此,在下不敢擅收。”

“我只是山中的一株段节梨树,虽修行七百年,却没有其它的宝贝,只有这些丹药还算拿得出手,梅公子不收,难道是嫌它太寒酸不入眼吗?”离离也站了起来说话。

阿斑见离离把那一囊丹药递给梅振衣,连声低吼很是不满,离离抬起一只脚轻轻踩在阿斑背上不让它起身胡闹。

梅振衣摆手道:“不是嫌礼物轻微,而是它实在太贵重了!我知道这些丹药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知焰却伸手接了过去道:“离离道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自己无法渡过天刑雷劫。我先替你拿着吧,你有什么话要交代?”

离离见知焰接过了丹药,又抱起扭来扭去很不高兴的阿斑,轻轻摸着它的脑袋,就像在抚摸自己的孩子又像在爱抚临别的情人,眼中已有泪光闪烁。

只听她低低的说道:“三十九枚丹药,每年让阿斑服一枚,十二年之后它也该长成用不着了。假如我历劫失败,希望二位能把它带走,它这一世能灵智开启自悟修行之道则最好,若不能,也尽量不要让它再伤人或遭遇夭折之祸。……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另外二十七枚丹药,就算一点谢意。”

知焰毕竟是女人,一见这个场面已经心软了,用哀求的目光看了梅振衣一眼。梅振衣想了想道:“相逢便是有缘,我不好拒绝你所托,但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们呢?”

离离:“第一是因为恨贤夫妇将身后事托付给梅公子,看来在世间修士眼里你们是可以托付的人。第二是因为你们遭遇阿斑之时,并没有立即出手斩杀它。第三是因为我没有时间了,也不认识别人,天刑就在这两天,只能托付二位了。”

说着话她已经双膝及地,跪在了梅振衣与知焰面前,知焰赶紧伸手把她扶了起来,动容道:“不必这样,我们答应便是。”

阿斑见有人碰离离,在离离怀中下意识的张嘴就要咬知焰的手臂。知焰一弹指,无形之器穿云梭就把阿斑的口鼻给缠住了,空气中还发出鼓乐之声,不轻不重的在阿斑脑门上敲了两记。阿斑知道厉害,呜呜低叫一声,缩回脑袋不再乱动。

离离也敲了阿斑脑袋一下,柔声喝斥道:“你真是急死我了,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听好了,以后要听这二位高人的话,不要再胡闹了。”阿斑眨眨眼睛像个孩子似的点了点头,也不知它听明白了多少。

梅振衣劝道:“离离道友,凡事要往好处想,若能历天刑自然最好,就算天刑过不了,只要不是形神俱灭,还可以带着神识重入轮回,来生未尝不能再见阿斑。”

天刑砺雷,飞升成仙时面临的最终天劫,它包含两种力量,分别能伤“形”与“神”。

所谓伤形,是指这一世对有灵众生造成的所有伤害,那一刻全部凝聚在一起还加己身。所谓伤神,就是这一世所承受的所有心念,包括所有人的怨恨、感激、爱恋、恐惧、敬畏,都会在那一刻全部集中出现,形成一股精神力量逼入神识中。

修为至世间法尽头自有各种护身之术,一般的伤害算不了什么,但如果业力累积过重,所有炉鼎化身在天刑中被毁,那就要重入轮回。一种心念也许很微弱,动摇不了高人定力,但一世所受心念集中在一起,那是一股相当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者可以击灭神识。

历天刑最不堪的结果就是所谓“形神俱灭”,等于这人不复存在。

还有一种结果,就是炉鼎化身全部被天刑斩灭,但神识并未散尽。那么此人还可托舍转世,在成长过程中随着灵智的开启,逐渐恢复前生的记忆。此时前一世法力已散尽,需从头开始筑基修行。

有前世的感悟为基础,往往修为精进会快很多,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来生虽能找回前世的记忆,不一定就有前世的修行际遇。比如转世之后炉鼎资质已变,身体很差幼年夭折,这一世就很难修行有成。

或者像离离这样自感成灵的妖王,并没有道法传承,假如转世变成了别的物类,修行筑基之路也是不一样的,有前世的修为记忆,可能也很难恢复与前世一样的修为。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只能在世世轮回中等待了,希望哪一世福缘巧合再有修行际遇。一世修为能达到世间法尽头,道、法、师、侣、地、财、缘齐聚,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你已知道修行之法,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对于各大门派的修行人来说,还有一种情况:假如有人历劫失败,只要没有形神俱灭,带着可恢复的神识转世,还可以去找前世的师父或者弟子,重新入师门修行,这就是自古以来修行人所谓的“师徒互渡”。

可惜离离没有这个条件,也不知自己会不会形神俱灭,所以只能将阿斑托付给恰好路过的梅振衣与知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