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79回、灿烂生莲毒舌岭,佛光寂灭龙空山

梅振衣话一出口,十大妖王都露出意外与惊喜之色,齐声问道:“梅公子,你真要去毒舌岭劝守望离开吗?”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此时已经彻底服了梅振衣,比各种技艺都输了,而且对方手段之高明简直是前所未闻。

他们率领十万妖兵想攻占毒舌岭也不是很有把握,说实话,来之前根本没报什么指望,断断续续都攻打了一百多年了,从来就没占过什么便宜。徐妖王最后一题无非是想证明一件事——你虽然比我们都高明,但未必比守望高明,所以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梅振衣偏偏把这一局接下来了,表情高深莫测的答道:“徐妖王的题目已经出了,我不想认输,当然要去。我若劝不走守望,那无话可说,此番比斗接连七胜最后一负,你们退走便是。我如果劝走了守望,等于完胜你们十大妖王,但是这样一来,占便宜的还是你们。”

知焰接着说道:“守望劝走了,你们等于不战而胜,占据了整座龙空山,包括奈何渊与毒舌岭。所以这一局不是我们与徐妖王比斗,而等于与你们龙空山十大妖王一起比斗。”

程妖王见仁问道:“你们想怎么样?有条件吗?如果你们劝走了守望,可以尊二位为龙空山妖王之首。”

梅振衣摇头道:“我们只是路过采药,无意在此称妖王,有句话要提前说清楚,如果我劝不走守望那就没什么好说,假如我此去能劝守望离开,你们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彭妖王见业问道:“假如我们不答应呢?”

梅振衣一摊双手:“那就一拍两散,这一局我认输不比,你们退兵便是。”

孙妖王见智连忙说:“老彭,别着急说答不答应,先听听人家是什么条件嘛!……梅公子,你有什么条件先说来听听。”

梅振衣提的第一个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十大妖王在昆仑仙境龙空山如何称王他管不着,但以后若到了人世间,得听他的约束。

这也是防微杜渐之举,这些妖王天真可爱,但行事也有些纠缠不清很是任性,今天见识到梅振衣的种种手段,一旦对人世间的事情感了兴趣,以后也说不定都像徐妖王那样溜出昆仑仙境去人间游历一番。

十大妖王中只有张妖王与徐妖王行事自知分寸,其它人全凭天性而为,假如都跑到人世间游荡,张妖王与徐妖王又约束不住另外八大妖王,还像在龙空山这种耍法,说不定会闹出大乱子,对世上的其它人以及这些妖王自己可能都没好处。

十大妖王商量了片刻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全体同意!

他们本就是龙空山的妖王,目的就是想占据毒舌岭与奈何渊,梅振衣的条件是让他们在人世间受其约束,等于管不着啊,没有不答应眼前事的道理。孙妖王见智又出众问道:“这个条件我们答应了,请问第二个条件呢?”

梅振衣笑了:“既然你们答应了第一个条件,以后也欢迎诸位到我家作客,我一定会好好招待。至于第二个条件嘛更简单。我若劝走了守望,是帮了你们一个大忙,将来也请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孙妖王点头道:“这是应该的,但不知你要我们做什么事?”

梅振衣:“我还没想好,但有言在先,绝对不会害你们,也不会利用你们去害别人,只是要你们出人出力做一件事而已。”

这回连商量都不必了,十大妖王一起点头:“行,没问题!”

知焰以神念道:“这回好了,有这十大妖王帮忙,青漪三山仙家洞天的凿建用不着等六十年。我们不缺世间平常的人力物力财力,但十大妖王的神通法力却是求之不得。”

梅振衣也回神念道:“你我真是心有灵犀,我就是这么想的,待到青漪三山凿建已成规模,从世间隐去的那一步,再请他们来帮忙,估计要等十来年之后吧。”说完又转身一指奈何渊冲十大妖王道:“现在我们就去幻法寺劝说守望,还要走这条路吗?”

张妖王永均摇头道:“不必,从这侧山中绕过去就是了,我们的地盘你随便走。”

……

守望捧着金瓶梅,仍然靠在幻法寺的门槛上呼呼大睡,山外刚才闹了那么大的动静,他居然睡得还是这么香。知焰第一眼看见守望,就很意外的低呼道:“好可爱的小和尚,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小!”

梅振衣:“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明月仙童看上去也不大,却已经有一千二百多岁了。”

知焰:“山中不知岁月,不能与人世间相提并论,明月的心性如此,容貌也是如此。清风仙童看上去也是个大孩子,虽有金仙修为,但行事也很有些孩子气。……只是这守望和尚,不应该只有五、六岁的心性啊,确实有些古怪。”

梅振衣:“我猜这位守望是哪位菩萨的化身,至于是何种化身我也不太明白。”

知焰:“究竟是哪位菩萨呢?”

梅振衣:“等他离去时我再问问,看猜的对不对。”

……

守望睁开眼睛,美美的伸了个懒腰,抱着金瓶梅站了起来,看见了面前的梅振衣与知焰,诧异的问道:“梅振衣,你怎么回来了?这位姑娘是谁?”

知焰行礼道:“我叫知焰,是振衣的道侣,见过守望大师。”

梅振衣:“三天前我走出奈何渊时,碰到了十大妖王拦路欲攻打幻法寺,与他们八阵赌输赢,因此又回到此地,顺便来给大师送行。”

他将三天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守望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道:“一百多年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他们总要来骚扰一番,搞这么大动静还是头一次。因为你来了,我宏愿已满执念已消,也算是被你劝走的吧。”

梅振衣:“见大师叹气的表情,我想起了另一个和尚,不知那位高僧与大师是什么关系?”

守望:“他叫什么名字?”

梅振衣:“法舟。”

守望一笑:“奈何轮回如苦海,彼岸唯有法做舟。他是我的门下弟子。”

梅振衣惊讶道:“他是你徒弟?”

守望:“是啊,我就不能收徒弟了?”

梅振衣:“大师果真来历不凡,既然你就要走了,有些话我可以说一说。你坐在幻法寺前等众生走过奈何渊,山外又有十大妖王盘踞,这让我想起了一位菩萨。”

他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却没有点明。不料守望却直截了当的摇头道:“难道你认为我是地藏菩萨吗?奈何渊不是奈何桥,十妖王也不是十殿阎君,我也不是地藏,既非他的本尊也非化身。”

梅振衣有些尴尬的说:“那是我猜错了,请问大师是谁?”

“我就是守望!”小和尚答的很干脆,接着又用教训的语气道:“你是不是也这般逼问过我的弟子?其实你不应该这么猜测,就算我是某人的化身,也不等于就是某人,之所以出现在此,或因宏愿、或因执念、或因机缘,你也可以认为我就是为了见你一面。”

梅振衣恭恭敬敬的答道:“谨听大师教诲,其中玄妙,日后自会慢慢领悟。”

守望:“等了这么多年,我终于见到你了,你今日能收服那十大妖王,果然是非常之人,见已见了,我也该离去了。”

知焰问道:“大师想从哪一条路离山?十大妖王说了,只要你肯离去,他们让十万妖兵列队欢送。”

守望:“用不着那么大的阵势,二位请退后。……梅振衣,相见便是有缘,这个送给你吧。”他把手中那个插着梅花的金瓶递了过来。

梅振衣赶忙摇头道:“大师不必这么客气,这金瓶梅,您还是捧回去慢慢看吧。”

他与知焰退到了远处奈何渊的出口那边,守望捧着金瓶梅在幻法寺的门槛上盘膝坐了下来,知焰惊呼一声,小声道:“振衣,你快抬头看!这就是佛光普照吗?”

只见毒舌岭上下,形形色色的钟乳石都发出了七彩光芒,灿烂却不耀眼,映衬出漫天云蒸霞蔚。光芒带着一圈圈如彩虹似的环,其中还有无数针尖似的飞毫向外散射,佛光的中心就是山脚的幻法寺,整座寺院笼罩其间,如同梦幻一般渐渐的淡去痕迹,正在眼前消失。

梅振衣与知焰不由自主双手合什躬身行礼,等再抬头时,幻法寺已不见踪影,只有毒舌岭巅峰之上还有一抹形似金莲的云霞闪烁。梅振衣忍不住朝天喊了一声:“守望,你究竟是谁?”

“若以色见我,以声音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天空传来一句《金刚经》中的偈语,紧接着寂静无声光芒顿灭,就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知焰不可置信的喃喃道:“难道他就是西天佛国教主无量光?佛陀在人间寂灭到如今,也恰好是一千六百三十八年。”

梅振衣若有所思道:“不能说他是无量光,他就是守望僧,没听见他的话吗,若以声色相求,不可见如来,只可见守望。……我只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说终于见到我了?好像不仅仅因为我是第一万个走过奈何渊的人。”

知焰:“我越想越觉得你所遇非同一般,那位随先生不也是主动找上门见你吗?守望大师肯定知道十妖王会拦我们的路,如何化解全在你自己。他们拦不住我们并不令人意外,但真的被你收服也出乎一般的预料。”

梅振衣笑了笑:“我如果不想帮守望拖住十妖王,也不可能有收服他们的机会。不说这些了,反正我就是梅振衣。”

……

守望僧离开,幻法寺消失,毒舌岭上的飞神石也不见了,奈何渊还留在原地。十妖王皆大欢喜,众小妖欢呼雀跃,对梅振衣那是服气到家了。

他们在龙空山并未久留,千年夜明砂已经采到并炼化完成,九转紫金丹只缺一味波若罗摩花了。梅振衣与知焰告辞离去,十妖王一直把他们送到八百里之外,还一个劲的嘱咐有空来玩。

再次穿行荒野不必多提,他们打算下一站去闻醉山,不知乔散人放出寻找韦昙的消息,有没有将波若罗摩引来?去时要比来时快多了,七、八天后,他们已经快要走出连绵荒野群山。

昆仑仙境地广人稀,也可以说就是数万里灵气充盈的山野,这里的地方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是各修行大派自古以来的道场,包括洞府中枢与外围道场,洞府中枢是各派弟子历来的居住与修行之地,外围道场也允许各散修留驻。比如妙法门仙府中枢所在的妙法峰以及周围的妙法群山道场。

二是各派修行人以及飞升至此的散修们的行游与散居之地,比如梅振衣采藏神石的一千二百里藏神河,这些地方也是传统的公共修行道场与众修士的活动之地,有各种奇花异草与天材地宝分布,偶尔也有野兽出没。

第三类地方就是自古以来极少有人涉足的深山荒野了,有各种瑞兽妖物与异类精怪潜伏修行,其中也有妖王盘聚之处,贸然深入其间凶险未知,各派师长也不建议晚辈弟子擅闯。出入龙空山,就要经过八千里这样的地方。

但在荒野的边缘,还是有一些自古形成的道路,并不是一条很明显的路,通常是各派仙家高人入荒野采集天材地宝、收服瑞兽精怪经常走的路线。人们有事进入荒野边缘,往往也会顺着前辈曾经走过的路线,相对比较安全,但从另一方面说,这里也是山野精怪最容易遭遇各色修行人的地方。

梅振衣与知焰一路都很小心,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眼看离荒野的边缘已经不到千里,很接近一条自古延伸入荒野的道路。这一天夜间,他们在一处山腰上稍事休息,第二天就可以穿越荒野而出,来到昆仑众修士自古散居的道场范围了。

天亮的时候他们刚刚出发,知焰手指前方停下脚步道:“你快看,这里有格斗过的痕迹。”

只见前方小山坡顶上有半株大树,怎么是半株呢?因为这一株近一丈粗的大树在离地七尺之处断了,只留下一截硕大的树桩。断口的表面非常齐整,就像被刀切过,而且还带着焦黑的被高温灼烧过的痕迹。

梅振衣上前仔细打量道:“看这痕迹,似乎是被剑气所斩断,恐怕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已经亮出了紫电、青霜剑警戒。

就在这时,从后面刮来一阵劲风,周围山野中飞鸟被惊起,扑扇着翅膀都向前方逃去。知焰道:“有什么东西来了,可能是一只厉害的野兽。”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声巨吼,回音在山谷中激荡久久不绝,天空有几十只不及飞远的鸟儿被这吼声所震撼,无力挥动翅膀落到了地上。梅振衣与知焰持剑转身,只见密林中跳出一只野兽,前爪按地低伏双肩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做出一副就要扑击的姿势。

这只野兽体形就像一只成年的雪豹那么大,身上的毛并不长花纹却很漂亮,是黑白交错的虎斑纹,脑袋看上去像一只狗,前肢以及上半身的纹路顺着身体的方向,而后肢以及下半身的纹路方向却与上半身相反,全身的花纹是先横后竖很是特别。

更特别的是它有一条长尾巴,似豹尾却比豹尾更长,长度几乎相当于整个身体,尾巴上是黑白交错的环形花纹,看上去似节节相连。这只野兽龇牙咧嘴还发出低低的吼声威慑,然而面前这两个人既没有跑掉,也没有丝毫惊慌的神情,它一时间也不敢贸然扑过来。

梅振衣瞪着眼睛与它对视,自言自语道:“我从未见过这种野兽,它的样子却有印像,想起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瑞兽斑节豸,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