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78回、化入平凡终传世,神宵天雷始名成

相比这些山野妖王,梅振衣有三大优势,是他敢于拦路赌阵的原因:一是阅历与见识更广,二是手中法宝更多,三是心机手段百出。

这些妖王修为虽高,但修行大多凭自悟与互相切磋,并不太了解山外的事情,更不了解世间的师道传承。他们手中法器也算是很不错的法宝了,但大都是天生特异的妙用所化,只有谢妖王拿出的那个药鼎称得上正经的可传承法宝,但看质地可能也是妖身的一部分炼成。

徐妖王手中那把折扇梅振衣注意看了半天,确定那就是一把竹骨纸面折扇,不是什么法器,就是在人间花二百文能买到的。它在一般店铺里应该是一件上好精品了,但在梅振衣这种王公子弟看来也不算什么好东西。

那样一把不是法器的普通折扇,徐妖王还用难辨字迹的“狂草”在上面提了一首诗,象个宝似的拿在手里,在一群手持犄角、利爪的妖王间很是得意。见此情景梅振衣就能料到这些妖王手中的正经法宝不多,不可能像他身怀这么多神器。

知焰暗中对梅振衣道:“这一局,你有把握赢吗?”

梅振衣也回神念道:“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一举震住这些妖王,让他们目瞪口呆心服口服,最后才有收服的机会。”

知焰不无担忧的提醒:“就算输了这一局,也不能动用照妖镜。”假如梅振衣动了天庭照妖镜,应该一定能找出姚妖王,也能一举震服群妖,但那东西祸福未知,还是不要碰的好。

梅振衣暗笑道:“就算不用照妖镜,我也有办法把他揪出来,你看这是什么?”他摊开左手,指间夹着几根黄色的茸毛。

真正有心机手段的人,从来不会事到临头才去现琢磨,姚妖王刚一提出要比“躲猫猫”,梅振衣就开始想主意了,不仅在想怎么躲,也早就在想怎么找。他从树上跳下来被一根大尾巴卷住,那是姚妖王在雾中变换成的原身之尾,是天性调皮的玩笑之举。

梅振衣趁机悄然摘下了几根茸毛,姚妖王哈哈大笑一点没留意。在与知焰神念交流时,梅振衣的右手已经在袖中取出指妖针施法,神念借这几根茸毛为引,激应感探姚妖王的原身所在,人留在天空根本没有进入浓雾。

此刻他已经找到姚妖王的位置了,这只黄鼬精在玄牝珠化成的烟雾掩护下变换成原身,钻入一块大石下的洞穴中,在地下五尺深处潜伏着,收敛神气一动不动。不是他隐藏的不好,而是他想不到世上还有指妖针这种法宝,还有梅振衣自悟的这门法术。

梅振衣自悟的这门法术消耗的法力与元气极大,也不是无所不能,假如姚妖王躲到十里之外,就算有那几根茸毛也是找不到的。而在一里之内地下五尺之处,梅振衣能发现他。

那边张妖王见梅振衣还站在天空与知焰相视而笑,忍不住开口道:“梅公子,你要是再过片刻还不下去找人,就等于认输了。”

梅振衣微微一笑,咳嗽一声道:“不着急,我这就把姚妖王抓出来。”

说着话悄悄收起指妖针,右手一扬,袖里飞出一道白虹从天贯入黄雾之中。接着就看见山谷中的雾气刹那间收去,化为一颗玄牝珠钻入地下,同时地底传来一声惊呼,一只毛色鲜亮的大黄鼬被一根半透明的银色长鞭捆得结结实实,从一个地洞中拖了出来。

随即长鞭一收飞回梅振衣的袖中,大黄鼬落地又化成姚妖王的模样。

众妖王是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梅振衣根本就没去找,在半空中谈笑间咳嗽一声,随手就把姚妖王从地洞里揪了出来,这手段太高明太漂亮了,一举将众妖王震服,而且是绝对的心服口服!

段妖王悄悄对肖妖王说:“梅公子的长尾巴好厉害啊,可以炼药,还可以捉妖。”

徐妖王在一旁道:“那不是尾巴所化,是世间修行人用身外之物炼制的法宝。”

姚妖王已经飞上半空,来到梅振衣面前拱手作揖:“梅公子,我真是服了!能否请教你是如何抓到我的?我怎么也想不通。”

梅振衣也不故弄玄虚隐瞒什么,伸出左手道:“姚妖王,我使了一点小手段,摘下你原身上的几根毛发,以此为引,施法感应你藏身所在。”

他这么一解释,姚妖王反而更惊讶了,看着那几根黄毛道:“这确实是我身上的,但如果摘下你几根头发,我也找不到你呀?”

梅振衣笑道:“我有延伸神识的法宝,又悟出了以一物为引,神念与万物相激引的法术。”

姚妖王瞪大眼睛追问:“这法术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说实话,梅振衣还没给它起名,听姚妖王这么问,他莫名想起了两件事:一是穿越前第一次见闻世上有真正的法术,就是梅太公用一碗河沙为引在米缸里捞出一网河虾,当时梅太公说那门法术叫“神宵天雷”(详见002回),梅振衣不解其意。

现在想来,那应该与他今日所悟是同一门妙法。但当时的梅太公没有借助任何法器,当然也没有指妖针之助,在米缸里随手抄出河虾来,显得更加玄妙。难道梅太公早已有出神入化之能,修为远在今日的梅振衣之上?

梅振衣仔细回想,觉得事情不是这样,梅太公不像有地仙修为,那就说明此法的运用另有玄妙。一念及此他突然想通了,不是梅太公的法力更高,而是所做的事情不同,且他的手段更加纯熟巧妙,得自系统的师传,掌握的已经相当熟练透彻。

凭空寻找藏神石这种天材地宝,将姚妖王从化身变换的迷雾中找出来,这些事比捞几只小鱼小虾难上何止百倍?看来要把这门法术的玄理吃透,不能总是仅从艰难之事入手,也不能总是借助指妖针这等法宝,而应该从一些平常小事开始研究,就用自己神念之力,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一门传世妙法。

否则的话,就算梅振衣自己会了,可以做到种种不可思议之事,也无法系统的传授给弟子。就算弟子修为高超,可以熟练控制指妖针这种法器,世上也不可能有那么多指妖针,要将它从一种属于某个法器的妙用变成一门独立的法术才行。

师父钟离权曾说过,此法与张天师所传“五雷天心正法”以及符箓之术有相通之处,看来有机会还得向真正的符箓高人问道请教,好好钻研一番。

他想起的第二件事,就是那天与西海湟相斗,西海湟吐出骨剑激引天雷把他给劈了。受此启发,他不仅与知焰研究出紫电、青霜剑的联手合击之术,而且还自悟了这一门激引万物的道法。再回想起当初梅太公称类似法术为“神宵天雷”,也不是没有道理,甚至很贴切。

梅振衣有些走神了,面前的姚妖王晃了晃手问道:“梅公子,你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便告知的吗?”

梅振衣回过神来一笑:“不是,刚刚想起一些往事而已,此法术名叫——神宵天雷。”

“神宵天雷?好名字!”知焰在一旁赞道,她是知道几分内情的,所以并不意外。

姚妖王有几分不解,但也不好穷究追问,反而更添佩服,不无羡慕的自言自语道:“这么厉害的法术,不知我能不能会?”

他不问“我能不能学?”而是说“我能不能会?”因为世间道法不可轻传。一些旨在修炼心境的心法要诀还好说,比如守望传梅振衣的“四念处”,但是威力极大的应用法术,比如这种“神宵天雷”,不可能想学就能教,就算是师传弟子也要经过立戒与各种考验。况且对于山野妖王来说,有一些天生的特异神通别人也是学不会的。

姚妖王这么说,明显对这门法术很感兴趣,却又不好直接开口求教。梅振衣不动声色道:“来日若有机缘,未尝不可印证切磋。……但今日之事未毕,还剩两局比斗未完,请问下一局是哪位妖王出场啊?”

姚妖王回归本阵,众人又落到地面站定。十大妖王中只剩下宋妖王时宏与徐妖王胜治没有出手了,恰好又轮到梅振衣出题。宋妖王小声对徐妖王道:“我们还比吗?见了刚才的手段,我怎么琢磨也赢不了啊,何况下一局是梅公子提技艺?”

徐妖王:“怕什么?我们本来都已经输了,但也不能一局都不胜啊!你先上,不论他们比什么,你赢不了不要紧,最后一局我出题,自有办法扭转乾坤。”

宋妖王嘟囔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输了不要紧,最后一局你有办法能赢,那我就先上了,输了你们可别怪我。”

旁边其他几位妖王纷纷道:“我们都输了,还有什么好怪你的,快去吧。”

宋妖王是一只长耳兔成精,天生有些胆小,缩头缩脑走上前道:“这一局我出场,请问二位想比些什么?”

既然是梅振衣出题,随便提一种世间技艺,想赢宋妖王那是太轻松了,就像一开始与段妖王比下棋一样。但经过刚才的几局比试,梅振衣的想法变了,若想彻底震服这些山野妖王,还是要用真正能服人的手段才行。

想到这里,梅振衣试探着问了一句:“宋妖王,请问你擅长哪些世间技艺?”

他的本意是让宋妖王自己说,然后挑一样有把握的技艺相比,这样既显得手段高超又显得做事漂亮。不料宋妖王一摇头道:“我认输行不行?不比了,你要比什么我都认输。”

这回轮到梅振衣愣住了,宋妖王还没比就认输,但他也不好说不行,还能不让人认输吗?只见宋妖王又回头对另外九妖王道:“刚才说好的,我输了不要紧,那我就认输了!……老徐,你说你有办法能赢,那你就来吧。”

宋妖王倒是干脆,连比什么都没问就认输回归本阵,九位妖王的目光都看着徐妖王。

徐妖王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展开折扇,踱着方步走到场中道:“梅公子,知焰道友,我最后一个出场,如果你们能赢得了我,今日就算完胜龙空山十大妖王。”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来比斗的,倒像是在逛公园。

梅振衣微笑抱拳:“不敢称完胜,诸位妖王神通广大各有所长,我们也是很佩服!我可不可以请教徐妖王一件事?”

徐妖王一摆折扇:“请教不敢当,你有话就说。”

梅振衣:“请问你的扇子上写的是什么?”

徐妖王:“原来你不认识我的书法,这是一首七言绝句,你听好了!——寂寞昆仑离仙境,人间慰语忒多情。对饮总到无言处,花雨纷纷送叮咛。”

梅振衣很意外,这位徐妖王去人间的时日应该不短,不仅学会了识文断字,还学会了吟诗作赋。这扇上所题似是一首情诗,又很像欢场上的风月诗。看来他离开龙空山到人间一趟,并没有走访修行高人结缘问道,而是学世间名士逛青楼、喝花酒去了。

这也是一位风流妖王,看他所题之诗,颇有几分感慨之意。梅振衣心中忽然有所触动,想起了洛阳白牡丹。此次到龙空山采药,缘起白牡丹落难,不料却在此听见这样一首诗,梅振衣莫名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就似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想不起来。

梅振衣若有所思,徐妖王已经念完了诗,折扇一合道:“梅公子,你问我这些,难道是想比斗吟诗?”

梅振衣轻轻摇头:“这一局是徐妖王出题,为何要问我?”他心里也有些没底,不知对方要比什么,不怕妖王会打架,就怕妖王有文化。

徐妖王:“你既然认不出我的书法,我就不欺负你比琴棋书画一类了,换一种技艺,你应该也是读书人,我们就比纵横游说之术,如古之苏秦、张仪、郦叟。”

梅振衣:“纵横游说?怎么个比法?”

徐妖王的笑容有些狡猾:“有现成的人选,守望和尚就在毒舌岭上,谁能劝他离开,就算赢了这一局。你们先去劝,如不成功,我代表十大妖王再去劝。但你若不应战,此刻就算认输。”

他说完也不等梅振衣回答,回身冲另外九妖王道:“来之前商量,谁能有办法赶走守望,谁就是龙空妖王之首。刚才又商量了,谁能不输给梅公子,以后谁就说了算。看来我是不会输了,有勇也要有谋啊!”

搞了半天,徐妖王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假如梅振衣把守望给劝走了,就等于十妖王攻占毒舌岭成功了。假如梅振衣没把守望劝走,那么无论徐妖王能否劝走守望,他也不会输,顶多算个平局。

梅振衣笑而不语,他不怕徐妖王玩心眼,恰恰怕他不玩心眼动真格的技艺,要说心机手段,十妖王加一起也不如他这个老江湖。况且梅振衣早已知道守望三天后就会自行离开,这一局他赢定了。眼下他只想尽量设法收服十妖王,送上门来的机会怎能错过呢?

他向知焰使了个眼色,知焰心领神会上前道:“徐妖王,你这么比分明是耍赖呀?八局定胜负早已约好,假如我们胜了,你们就退去不再攻打毒舌岭,假如我们败了,就帮你们劝守望离开龙空山。且不说我们已胜,你以胜负的结果放在一局之中去比,这就是不合规矩。……诸位妖王道友,你们说是不是?”

八大妖王不说话,纷纷面露犹豫之色,似乎是觉得徐妖王的主意很妙但也有耍赖的嫌疑,只有张妖王开口道:“老徐,她说的对,这么比不合规矩,你若就要比什么纵横游说,也该换个题目。”

徐妖王辩解道:“这最后一局已无关胜负,就算我赢了,他们也是七胜一负大局已定,我们应当退兵。但这样总算挽回一局,我们十大妖王不至于完败让人笑话,按规矩这一局由我出题,我就这么出不行吗?……就算我们打不下毒舌岭,也不代表他们两人就能赶走守望,也不比我们十大妖王高明多少,我最后要比的就是这件事。”

见火候差不多了,梅振衣上前拉住知焰道:“诸位不必再争了,你们怎知我劝不走守望?这一局,我还就比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