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77回、妙似藏神真如佩,亦留端倪或可寻

肖妖王一挥手收回长萧,空中的乐曲声顿止,硬着头皮说了一句:“这次就输给你了,下次再赢。”

梅振衣这边已连赢三阵,只要再赢一阵就稳胜了,他对知焰说了一句:“道侣辛苦了!”又上前冲十大妖王道:“又轮到我来提技艺了,这次比炼药,你们何人出场啊?”

谢妖王立全大步来到近前:“比什么不好,非要比炼药,可是你说的,不许后悔。”他在十大妖王中最擅炼药,也以此技为得意,梅振衣开口比这个正中他的下怀,立刻自告奋勇出场。

梅振衣:“我当然不会后悔,如果道友的炼药之道更精,我很乐意认输。”

谢妖王一招手,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只非金非木紫檀色的药鼎道:“你想怎么比?”

梅振衣取出两撮千年夜明砂,一手一撮托着说道:“就以炼化此砂相较,左边右边你随便挑,看多长时间能够将它的药性炼化纯净,如果谁损毁了,就算输了。”

谢妖王也是识货的,上前瞪大眼睛道:“你能采到这种夜明砂,如果我赢了,我炼的药就送给我好不好?”

梅振衣:“乐意奉送,你先赢了我再说。”

谢妖王左看右看,也不怕吃亏,特意挑了看上去更多一些的那撮夜明砂拿去,放在药鼎之中,也不废话当即就在药鼎前闭目而坐,施法炼药。

梅振衣以自己最擅长的炼药相斗,没想到十大妖王根本就没商量,谢妖王主动出来应战了,看来他于炼药必有独到之处,梅振衣也以神识仔细观察,尽量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谢妖王炼药,不以任何外加的水火之力蒸焙,以神念为真火,缓缓发出似树藤般缠绕住药鼎,身心体会药性,以法力炼化提纯,竟然也与炼器之道有相通之处。看来世间诸法同源,山野妖王也能自悟此道,真是不可小瞧。

药鼎上三尺之处先是凭空升起了一道黑烟,黑烟渐渐变灰,灰烟渐渐变白,白烟渐渐成雾,雾气渐渐呈现粉红色的淡淡光芒,粉红色的光芒最后又化成了深红色的一片霞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谢妖王的千年夜明砂炼好了。

打开药鼎再看夜明砂,只铺了薄薄的一层,体积还不到原先的一小半,极其细密发出柔和的光泽,轻轻晃一晃,这些细砂就像红色的水银一般流动,炼化的十分完美。

十大妖王都没说话,他们互相之间的修为彼此都了解,知道谢妖王极擅炼药,梅振衣提出比这个,他们还在心中窃喜。别提他们,连梅振衣自己都吃了一惊,这谢妖王的炼药之道比曲振声、立岚等人更为高超,同时修为更高法力更加精纯,要想赢他还真不是太容易。

谢妖王炼好药之后,却没有着急将千年夜明砂还给梅振衣,而是问道:“你有没有趁手的药鼎,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梅振衣:“多谢好意,不必了。”

众妖王都看着梅振衣,心中琢磨他会如何炼药?接下来的一幕让谢妖王也吃了一惊,梅振衣没有取出药鼎,而是将手中的夜明砂朝空中一撒。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想认输吗?就算要认输也不必拿这些珍贵的药材出气吧?谢妖王刚想开口阻止,紧接着又闭上了嘴。

夜明砂撒到半空却没有落地,梅振衣袖中飞出一道白雾,在空中与夜明砂似乎融为一体,散布的每一粒细砂都发出了淡红色光芒,宛如透过飘渺云层的点点星光。如此炼药谢妖王从未见过,甚至连想都想不到。

星光闪烁越来越灿烂越来越明亮,那是梅振衣以神念切入拜神鞭,也以真火之力炼化,却悬在半空上谢妖王看清楚整个过程。梅振衣微闭着眼睛,背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已入深深的定境。

当点点星光亮到一定程度,光芒就连成了一片,半空的那道白雾现在成了一条如梦如烟的红色云霞,云霞的边缘似乎在渐渐消散,那是千年夜明砂中的杂质被炼化去除。到最后,云霞成了一条彩虹般的长鞭形状。

梅振衣一招手,彩虹又化作白雾飞回袖中,空中的千年夜明砂飘落,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都飞入知焰取出的一个白葫芦之中。梅振衣大约用了一个多时辰将药炼成,睁开眼睛笑着对谢妖王道:“不论胜负如何,那药鼎中的夜明砂就送给你了。”

谢妖王看看他,又看看已空无一物的天空,再看看自己的药鼎,长叹一声道:“谢谢了,这一局,我输的心服口服!”鞠了一躬退回本阵。

梅振衣朝对方道:“八局已五胜,你们还要斗下去吗?就算再来三局,已改变不了结果。”

如果说一开始与张妖王斗神念,结果不明不白,与段妖王斗下棋,摆明了欺负人,众妖王可能会不服。但后来与肖妖王斗音律,尤其是与谢妖王斗炼药,那真的是神乎其技,比的都是对方最擅长的技艺,不服都不行啊。

十大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懊丧之色,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输是输了,但也不能一局都不胜啊?还剩三局机会,无论如何要斗到底。”

商量了半天,徐妖王出阵道:“梅公子,八局五胜,你赢了,我们答应退兵。但是约好斗八局就得比完,还剩三场,我不信你们全能赢了!”

梅振衣:“诸位还要比吗?那好,下一场比什么?”

人的想法是会随着事情发展改变的,梅振衣一开始只希望能够拖住十妖王三天,接着又更进一步八阵赌输赢,希望十妖王退走,现在八局五胜结果已定,梅振衣又想趁机收服十妖王,因此也愿意和他们比下去。

姚妖王少杰蹦了出来,一指梅振衣喝道:“他们服你,我可不服你,我要和你比谁放屁更臭!”

这位姚妖王是一只黄鼬成精,如果比谁放屁更臭可是谁都比不了他。还没等梅振衣说话,另外九大妖王已经纷纷上前把他拖了回去喝止——“少杰,这是犯规的,不比天生特异。”、“就算不犯规也不行啊!输都输了,你还要把我们都给熏跑吗?”、“就算熏不死我们,山外还有那些小妖呢!”

乱糟糟的说了好一阵子,姚妖王又一次走出本阵道:“不和你们比放屁了,换一样技艺,你要是能赢得了,我就服你。”

梅振衣也不敢乐,忍住笑问道:“比什么?”

姚妖王:“人间游戏——躲猫猫。”

梅振衣:“躲猫猫,怎么比?”

姚妖王一指身后的这片开阔山谷,得意洋洋的说:“就在这一里方圆之地,你施法隐去行迹,看我多长时间能找到你?然后我再施法隐去行迹,看你多长时间能找到我?只许各用神通搜索寻人,不许以法术攻击,你听懂了吗?”

知焰在后面发来神念道:“那姚妖王定是天生擅长潜行与追踪,说好了不比天生特异,可他们总能利用天性特长做文章,还让我们无话可说,看似懵懂淳朴却也不笨,反倒狡猾的很。”

梅振衣暗中笑道:“灵智已开有如此修为,怎么会是笨蛋?否则也成不了妖王。”

知焰:“你恰好有藏神真如佩,这么比也不算吃亏。”

一边神念交流,梅振衣朝姚妖王点头道:“我听懂了,请大家让开这一里方圆之地,我先躲了。”

知焰与十妖王都飞上了半空,梅振衣已从知焰那里取过青霜剑,朝面前一挥,奈何渊中云气升腾落地化为一片浓雾。借着浓雾的掩护,梅振衣收起青霜剑,悄悄祭出拜神鞭。

这里是荒野,自然不会有平整好的场地,奈何渊前是一片相对开阔的谷底,草木杂生还有不少土丘、岩石、浅洞,是个很好藏身的地方,但在修行高人的神识搜索之下,一里范围实在不算大。

藏身之前先要掩人耳目,双方约定好不许偷窥。梅振衣借着浓雾掩护放出拜神鞭,这件神器也化成了弥漫山谷的雾气。拜神鞭能化实为虚,但范围也不是无限的,以梅振衣如今的神识控制之力,将将是一里方圆。

这么做还有个好处,只要姚妖王一进来,梅振衣就可以发现他的位置。如果察觉到他找到附近,可以移形躲避。当然姚妖王最好不要找到附近,因为梅振衣只要一动,藏神真如佩就会失去隐藏神气波动的效果。

但只要梅振衣收敛神气定坐不动,不到近处搜索,只凭神识感应是很难发现他的。拜神鞭暗中化为白雾还有一个效果,就是切断寻常五官,使这片雾看上去浓的化不开,不仅目力受阻,就连听觉、嗅觉、对远处温度变化的感应都受阻碍——这些可能都是妖王天生的特长。

如此准备,不可谓不周详,简直是天衣无缝。然后他来到一颗大树上,在离地两丈高处几根粗壮的分枝间坐了下来,就等姚妖王进来找了。

拜神鞭受到了扰动,姚妖王走进了浓雾中,他的一举一动梅振衣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平常情况下这一里方圆不一会儿功夫就搜索完了,但现在姚妖王看不清、听不见、闻不到远处的东西,只能以神识感应去查探,如果探不到梅振衣的位置,一里方圆就不是那么好搜的了。

姚妖王的神识相当敏锐,眨眼间就连地洞里的耗子都抓了好几只,但仍没有发现梅振衣的所在。其实他有一个笨办法,那就是一片片地方地毯式的搜索,总能找到梅振衣的所在。就算梅振衣察觉到他靠近开始移动位置,但只要梅振衣一动,在如此高人面前就很难再隐藏行迹了。

假如用这个笨办法,理论上讲姚妖王总能找到梅振衣,至于要用多长时间,那就看运气了。

这一局比的就是时间,姚妖王显然不想用这个笨办法,神识搜索一会儿找不到梅振衣的位置,梅振衣发现姚妖王站在原地不动了,似乎在凝神调息。

他想干什么?梅振衣正在诧异间就发现姚妖王起了变化,自己不能再准确判断他的位置,方圆近一里内的白雾全部受到了扰动,也就是说,借拜神鞭查探的结果——到处都是姚妖王!

这怎么可能?但姚妖王偏偏做到了!拜神鞭化成的白雾相当于梅振衣的神识延伸,但也同样挡住了他自己的平常五官,梅振衣要想从树上看见姚妖王,只有散去白雾收回拜神鞭,可这么做无异于自我暴露,只好听天由命了。

这些山野妖王各有所长,每一位都不能小瞧啊!他刚刚这么想,就觉得上方风声不对,有什么东西穿过浓雾扑击而下,贴近身前他才察觉。

梅振衣赶忙从树枝上跳下,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施展飞天法术。然而还没等他落地,就有一根毛茸茸的长尾巴将他拦腰卷住,只听姚妖王哈哈大笑道:“梅公子,我找到你了!”

山谷中浓雾散去,姚妖王与梅振衣站在一棵大树下,这一番“躲猫猫”仅仅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天空的九大妖王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纷纷面露微笑,知焰却吃了一惊,梅振衣被找到她不意外,但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大大出乎她意料。

梅振衣一样很意外,甚至有些震惊,他藏身的方式几乎天衣无缝,而对方几乎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见姚妖王站在面前,笑容中满是得色,他抱拳道:“佩服佩服!今天是大开眼界,只是有一事不明,想向道友请教,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姚妖王:“其实我没有发现你,你隐藏的很好,在几丈外连一丝气息都察觉不到。”

梅振衣:“既然如此,你怎会那么快就找到我?”

姚妖王一笑:“很简单啊,我漫延元神,在一里方圆内扫过,神念毫无感应之处就是你的藏身所在。”——原来是这么回事,他用的还是理论上的笨办法,依次排除,但手段却非常高明。

看来世间各种器用巧妙,比如藏神真如佩,也总有自身的破绽和局限之处,就看用什么手段去破解了。但是姚妖王能在拜神鞭的阻隔下,这么大范围内如此迅速的漫延元神扫过,还能让梅振衣分辨不出他的方位,这也很让他疑惑。

梅振衣不解的追问:“巧妙如此,可你是怎么办到的呢?”

姚妖王:“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现在轮到我藏你找,请你先到天上,等我藏好了你再下来。如果你用的时间比我长,就算输了。”

梅振衣飞上天空与知焰并肩而立,只见姚妖王张口吐出一枚龙眼大小、光华闪烁的珠子,这是他修炼尽千年的妖丹玄牝珠,元神法力凝聚而成,相当于他的身中化身。玄牝珠出现,化为淡黄色的雾气散开,笼罩住近一里方圆的山谷,姚妖王的身形消失于其中不见。

梅振衣所学道法,不论内丹、外丹都是丹道修行,所谓出神入化成就地仙,只是丹道家简练说法。按钟离权所传口诀,离苦海之后到成就仙道之前,分别还有神识不灭、阳神显现、化身变换、待诏飞升种种次第境界,就连“出神”与“入化”都是两个概念。

世间各家修行,虽然境界有类似之处可以相互印证,但巧妙是不同的。比如这位姚妖王的修为已到出神入化境界,但他并不象丹道修士那样修炼阳神与种种化身,或者说,这千年妖丹就是他的元神显现,化成雾气散开就是他的化身变换。

难怪刚才梅振衣在雾中察觉不出姚妖王的位置,神识中感应到他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化身无别,情况也确实如此。这一番比斗虽然不是斗法,一样是在比较修为境界高下。

假如梅振衣走入黄雾之中,相当于被姚妖王的化身包围,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都能知道,但对方的位置他还是无法探明,一盏茶时间内绝对找不到,这么比下去他必输无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