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6回、箫声起百鸟朝凤,七弦动散羽归林

满天的雪,满地的霜,空中的云,都在雷声中化成了无数道细碎的电光,随着紫电剑向三妖王劈击而去。满山遍野电光飞舞,只射向中心一点,被号角声击碎震散,但紫电剑借此之威正斩在最中间那一对弯梭上。

程妖王见仁哎呦一声坐在地上,空中的弯梭盘旋落回怀中,青霜紫电在下一刹那间散尽,只见梅振衣与知焰手挽手已经站在了三人身后。

此番斗法只有一个来回,紫电、青霜剑威力极大,梅振衣与知焰也不能联手合击纠斗很长时间。三妖王号角声合击,本想把他们俩逼入奈何渊跌落泥沼,一击没有得手,对方紧接着的反击却击落了程妖王的弯梭。

没有人受伤,但三妖王合击的阵式已破,梅振衣与知焰穿了过去,从斗法切磋的角度,他们两人已经一击完胜。这一招是跟谁学的?不可能是恨贤夫妇教的,是他们俩自己琢磨的,倒有几分是借鉴那条西海湟的神通法术。

十妖王中修为最高的张妖王看得暗暗心惊,心中推演了数番,以这两人联手一击之威,如果就是想逃走,他就算能挡住攻击也拦不住人。想到这里他上前道:“二位的修为不算低,但这联手合击之道实在厉害,我们输了,你们可以离去。”

刚才梅振衣还吵吵着要走,现在让他们走了,梅振衣却不走了,拉着知焰又绕回原地,站在奈何渊入口处抱拳道:“侥幸一击得胜,多谢三位妖王承让。肖妖王,刚才有言在先,现在你该出手了。”

徐妖王上前皱眉道:“你什么意思?放你们走还不走!”

梅振衣微笑道:“方才诸位拦我去路,现在又让我们走,难道是想拦路就拦路,想赶人就赶人吗?我还不想走了!”

徐妖王:“就算二位有些手段,难道还想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吗?你倒成了拦路的!”

梅振衣摇头道:“我是为你们好啊,如果连我们这关都过不去,又怎能上幻法寺去斗守望?有毒舌岭和奈何渊前后屏障,假如守望登上飞神石或走入奈何渊,你们手下妖兵虽多,又能过去几人与他相斗?……这样吧,不如在此公平相较各种手段,只要你们人能胜得了我们二人,我可以帮你们劝守望自行离开幻法寺。”

场面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被拦的现在成了拦路的,梅振衣与知焰拦在了奈何渊前。理论上十妖王可以不理会他们,绕过奈何渊从幻法寺两侧进攻也可以,龙空山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但梅振衣的话说的他们还真有些担忧了。

幻法寺有法阵守护,守望和尚又神通广大,他们一百多年都没攻下来,这一次仗着人多想来群殴,十万妖兵对付一个守望。可是梅振衣提醒他们,只要守望退入奈何渊,或者登上毒舌岭,十万妖兵也没用。

十大妖王变得愁眉苦脸开始思索起来,老二孙妖王上前两步道:“那个谁,咳,梅道友,你真能去劝守望自己离开吗?”

梅振衣:“我可以帮你们去劝,前题是你们能过得了我这一关。”

孙妖王眨着牛眼想了想道:“守望为什么要听你的?”

梅振衣:“有人劝总比没人劝好吧?假如我劝不了,就和你们一起攻打幻法寺怎样?”

孙妖王回头冲徐妖王道:“他们两个很厉害的,要帮我们一起攻打幻法寺,这很好啊,我们就变成十二大妖王了。”

梅振衣摆手:“先别忙这么说,要有胜过我们的手段才行,刚才斗法你们已经输了,还有什么别的招吗?”

孙妖王:“那你想怎么比?”

梅振衣:“简单,你们还剩七个人,我说出七门技艺,你们能赢就行。”

孙妖王刚要说话,徐妖王拉住他插口道:“这不公平,你从人间来,有很多东西你见过我们不知道,你要是跟我们比读书写字,这不明摆着欺负人?……我的意思,你真想比的话,我们说出七门技艺,一个个和你比。”

他倒真不傻,没被梅振衣拿话套住,梅振衣笑着反问道:“说我的提议不公平,你的提议好像也不怎么公平吧?”

徐妖王摸了摸后脑勺:“那这样吧,我们轮流来,我们先说一种技艺,上场派人比斗,完了你再提一种技艺,与我们出场之人比斗。我们还剩七个人,就以七局四胜定论如何?”

知焰在一旁摇头道:“不对不对,你们斗法已经输了一阵,还谈什么七局四胜?分明是八局,我们已经胜了一局。”

徐妖王一皱眉:“但八局是双数啊,万一四胜四负怎么办?”

梅振衣:“那就是平手喽,我不帮你们也不阻止你们攻打毒舌岭,但请你们退后三天。”

十大妖王退回去私下里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徐妖王走过来道:“行,就这么定了,如果我们赢了,你们俩也要帮忙。如果我们输了,就退回去不再攻打毒舌岭。”

知焰暗中提醒道:“振衣,这种比法,你占不了多少便宜,这些山野妖王都有天生特异之处,如果比这些,你不一定能赢。”

梅振衣点了点头,冲徐妖王道:“我还有个条件,只比世间各种技艺,不比天生特异,假如那位肖妖王要和我比谁是鸡,我可比不了。”

徐妖王眼珠子一转:“行,可以答应,但我也有个条件,就是我们的人先提一门技艺相较。”他算盘珠子打的还挺精,一共是七局,双方轮流提出要比什么技艺,先提的人占四局主动,后提的人只有三局主动权。

梅振衣点头:“行,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谁先出场,要比什么?”

修为最高的张妖王永均出场道:“我第一个来,刚才斗法已经比过了,现在不用法器,我们相隔三丈面对面而坐,神念相击,谁先离座动了身形,谁就输了。”

知焰传神念道:“以那张妖王的修为,这一局我们谁上都可能会输,他可真会挑,偏偏要比神念。”

梅振衣暗笑道:“不用着急,除了斗法和神念相击之外,纯粹的修为境界就没什么好比的了,这位张妖王最难对付,先让他们占一局便宜吧。”

梅振衣出场与张妖王相隔三丈面对面而坐,修行人之间的神念相击,比的是守护灵台的定力,同时也在比较神念中发出的法力。梅振衣并没有打算赢这一阵,然而收敛心神定坐之后,张妖王发来的神念却让他很意外。

张妖王没有展开任何攻击,只是说了一番话:“我已历天刑雷劫成就真仙,虽跳出生死轮回,但却未闻仙家之法,方才听你提及我飞升之后去的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能否向我明言其中玄妙?此番不是斗法,而是向您问道。”

张妖王可真问对人了,梅振衣虽没有真仙修为,却知何为天刑雷劫,何为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何为天庭、佛国等仙界,何为灵台开辟之功。不是他自己的修行求证,而是在入境观中曾获知清风的一千八百年经历。

像张妖王这种自感成灵、自悟天道的山野妖类,最缺乏的就是师道传承,没有人和他讲解一切,全凭自己去摸索。十大妖王之间虽然也有交流切磋,但其余九位修为皆不如他,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仙家玄妙。

成仙之后眼界超脱,张妖王本无意攻占毒舌岭,但十大妖王进退一体,所以他也来了。今天听梅振衣提及无边玄妙方广世界,自然有了问道之心。

梅振衣以神念回道:“若论修为境界,我不如你,但我曾得金仙指点福缘,可以向您讲解一下原始、灵宝、太上这三清之说。”他也不隐瞒,印出了神念,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才解释明白,最后又道:“其实你若去问守望,他也会告诉你,但也许是另一种说法了。”

张妖王暗中笑道:“我喜欢你这般讲法,多谢了!今日终解我心头之惑,我也能领悟如何修证金仙,其路杳远啊!梅公子今日之言,可为我师。”

梅振衣:“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并不解其中玄妙。张妖王有悟是因为修为已到,其中玄妙应该比我更清楚,就无需再多言了。”

张妖王:“这一局我认输了,我一认输今日你一定能赢,希望梅公子能够善解十妖王围攻幻法寺之举,已经纠缠了上百年了,该做个了断。”

他们之间的交流外人不知,知焰与九大妖王紧张的看着面对面坐着的两人,一连三个时辰都没动静,这神念相斗时间也太久了!正在焦急间,突然有人动了,只见张妖王起身行了一礼道:“我虽历天刑,却未解天机,今日多谢梅公子讲解求证金仙之道。”

九妖王齐声发出惊叹,嘴张的老大都合不拢了,听这话的意思,张妖王输了!

梅振衣可不是金仙,修证地仙也不过是几天前的事,但他却有一千多年的金仙阅历。张妖王说是以神念相斗,但在神念中比较的是仙家阅历,如此认输倒也不能算完全放水。

梅振衣起身回礼道:“承让承让,请问下一位谁出场?”

知焰喜出望外,暗问梅振衣:“这一局你是怎么赢的?连我都没想到。”

梅振衣:“别有内情,以后再细细与你分说。”

那边十妖王商量了半天,段妖王如刚扭着腰走过来道:“我出场,请问梅公子想比什么?”

梅振衣微微一笑:“手谈。”

段妖王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手道:“这怎么谈?”

梅振衣:“就是下棋。”

段妖王:“我不会呀?”

梅振衣:“那你就输了。”

段妖王嚷道:“这不太公平吧?刚才明明说不比天生特异,而是比世间技艺吗?”

梅振衣笑道:“琴棋书画,都是世间技艺,不是天生特异。”

段妖王回头看了一眼徐妖王,徐妖王沉着脸点了点头,段妖王冲着他道:“老徐,你去人间刚回来,就要我们来攻打毒舌岭,也不教我下棋!”一面嚷嚷一面走回本阵,这一局没比就输了。

下一个出场的是肖妖王晓鸣,徐妖王不知暗中对他说了什么,肖妖王一出场就得意洋洋的说:“梅公子,你刚才说琴棋书画都是世间技艺,棋已经比完了,我们就比音律。”

肖妖王晓鸣没有学过世间音律,但是天籁之声众生所闻,本就是世间音律的来源,肖妖王晓鸣天生就会。他抓了梅振衣话中的一个破绽,就要和他比音律,对方却不能否认这也是世间技艺。

真要这么比的话,梅振衣对音律一道根本谈不上精通,肯定不是肖妖王的对手。但梅振衣面不改色微笑问道:“请问肖妖王要怎么比,如何论胜负?”

肖妖王取出一支紫竹长萧道:“我奏一曲,你也奏一曲,不以法力直击,只以音律相斗。嘿嘿嘿,如果你不会或者未携乐器,现在就认输吧。”

梅振衣退后,知焰上前道:“那好,我来与你比音律,请出手吧。”

肖妖王和徐妖王商量了半天想出了这一招,本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却算漏了一点,梅振衣虽然不精音律,但知焰却是以音律斗法的高手,也难怪,他们并不了解对方的底细。见知焰出场肖妖王怔了怔:“怎么换人了?”

知焰笑道:“刚才没说我不可以出手啊?比音律已定,如果肖妖王不愿和我比,可以换个人上来。”

肖妖王冷哼一声:“和你比也一样,输了的话可不许哭!”说完这句话就将长萧往空中一抛。

萧声音质低沉悠长,如倾诉呜咽,肖妖王所奏的曲调普通人是无法效仿的,因为一口气没那么长。他并不是吹奏,而是将长萧悬于身前半空中缓缓御器舞动,在空气中以法力激荡发出萧声。

乐声初起时低沉绵长,带着穿越山野的法力力传出很远,接着音调越来越高,有种种悦耳的转折,四面山谷的回音仿佛是精妙的合声。梅振衣也没想到长萧还能发出这种高音,同时与悠远的山谷回声相应,就似天籁之音。

随着萧声在山野中激荡,远处飞来大大小小成千上百只色彩斑斓的禽鸟,有锦鸡,有灰鹤,有白鹭,有黄鹂,围着肖妖王展翅盘旋,随着乐声上下翻飞起舞。这竟然是人间的百鸟朝凤曲,肖妖王所奏音律有所不同,却更加自然传神。再看他的神情也很得意,如果知焰再不出手,这一局就算输了。

知焰脚下未动,轻轻一挥衣袖,身上的绿色丝绦无风自舞,就像随音律飘动,同时天空传来丝弦之声,却是七弦古琴之音,淙淙泠泠,声音不大却清晰入耳,萧声与满山的回音也无法掩盖。这琴声传来,百鸟开口鸣叫相和。

天空的飞禽一鸣叫,场面就有些热闹了,百鸟是绕着肖妖王飞舞,按他的萧声起伏盘旋,但现在的鸣叫声却以知焰的音律为节奏,这让萧声听起来平添几分怪异。没见知焰拿出什么乐器,她用的是无形之器穿云梭。

肖妖王的脸色变了,伸出一只手五指连连朝空微颤,萧声更加精微,山谷回声也越来越激荡。两种音律相击,百鸟无所适从,都纷纷扑扇着翅膀飞走了,山野中只有琴声与萧声相错,肖妖王那一曲百鸟朝凤此时多少显得有些滑稽。

见百鸟无踪,萧声急转而变,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如波涛起伏,曲调中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转折,就想击乱知焰的琴声。而天空的琴声仍然淙淙弹奏,每一次拨弦都击在萧声的音节中,无论萧声怎么变化,都无法压住琴声。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时间,知焰开口说了一句:“肖妖王,你的曲已不成调。”不用她开口,就算不精音律的梅振衣也听出肖妖王的曲调乱了,好几次已变得闪顿嘈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