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5回、法愿闻灵山有路,道不合此去无门

梅振衣面带微笑上前搭话,一边以神念暗中提醒知焰,告诉她自己的想法。知焰会意,站在他身边不再言语,那边徐妖王闻言将折扇一合,指着毒舌岭摇头晃脑道:“二位是初来乍到有所不知,幻法寺前的奈何渊是苦海试炼之地,而登上毒舌岭巅峰的飞神石,可引来天刑砺雷。”

梅振衣的笑容不改,乐呵呵的说:“难道诸位是想占据这两处地方?我看那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修行到了自可历苦海,世间法尽头自有飞升处,也不用没事找事,下苦海熬、寻天雷劈。”

一听这话,那边就有憋不住的了,彭妖王见业气哼哼的嚷道:“我自幼就生长在龙空山中,想当初与见仁、见智最早成道,却有一个小和尚住在中央,我们也不想欺负他,邀请他一起加入龙空妖王之列。那小和尚不答应也就算了,还说什么到此地即是有缘,竟然要剃光我们的头,这不是欺负人吗?”

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是龙空山最早感悟成灵的妖王,修行年岁也最久,号称“龙空三见客”,他们认识守望快四百年了。

梅振衣憋住了没敢乐,徐妖王胜治眉头一皱转脸道:“老彭,早就告诉过你,那叫剃度,不是剃头!你虽然没见过,但如今人世间已经很流行了,你不爱剃就算了,不用总说这种丢人事。”

梅振衣上前劝道:“诸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与守望和尚交恶吧?做个邻居也挺不错的,幻法寺是守望所立,奈何渊也是守望开辟,你们没有占据之理啊?”

段妖王如刚一扭腰道:“我们是想占据这两处地方,但想法与你们这些修士不一样。那和尚开辟了奈何渊,一入渊中如入苦海,简直是个修罗场,他也不把路看好,就在那里等着看谁倒霉!这数百年以来,我属下许多小妖闯入奈何渊,一个也没回来!”

这位段妖王是一只金花大蟒成精,说话的时候爱扭腰,长的白白净净像个书生文士。

梅振衣笑道:“不会泅游而溺于水,不能责怪世上的江河,你既知此地的厉害,应该看好自己的属下才对。”

段妖王恨恨道:“总有那些不听话的,有点修行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听我的劝告非要往里闯,企图一步脱离苦海,结果都陷进去了。我们要占下这个地方,就是想封了奈何渊,修为不到的人,不让他们再进去。”

梅振衣好奇的反问道:“那是他们自己要进去,你也提醒了,似乎怪不得守望吧?”

谢妖王立全道:“那是你没死在里面,假如你死在里面,就知道我们的好心了。……唉,这话也不对,你死都死了,好心也白费。”他是一条古藤精,说话有些兜圈子。

张妖王永均又开口道:“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我去过幻法寺,也登上了毒舌岭,抗住了天刑砺雷,却不知飞升何处,无边无际一无所有,我差点以为自己成了孤魂野鬼。赶紧往回走,结果又回到飞神石上。”

“守望和尚告诉我,从那里可以飞升西天佛国净土啊?”梅振衣也有些不解了。

张妖王一顿长幡杖:“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么问的,可那和尚说我的修行与佛家心法尚不能相印通融,这不是逗人白挨雷劈吗?”

梅振衣忍不住笑了:“你去的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也不是白挨天刑,至少洗去了你一世业力,成就真仙跳出生死轮回。去不了西天佛国净土,你以前没有听闻佛法吗?”

张妖王一摇头:“没有,那和尚要给我念经,我一直不愿意听。后来他还跑到山中念经烦人,我们十大妖王一起施法阻住诵经之声,才把他赶回了幻法寺。”

梅振衣挠了挠头,哭笑不得道:“这可怪不得守望和尚,幻法寺大门两旁有题字,写的是‘法愿闻灵山有路,道不合此去无门’。难道你没有看见吗?”

张妖王:“有这两句吗?二百年前可没有。”

梅振衣:“想必是遇到你这种情况之后,守望特意写上去的,你回头看见了不就明白了?”

他这句话反而把张妖王给惹怒了,瞪眼喝道:“写了又怎么样,分明是笑话我们不识字嘛!”再看另外的那些妖王,除了徐妖王胜治,余者皆面露不忿之色。

梅振衣也很意外,他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张妖王这种不识字的真仙。这时的场面差不多快成了诉苦会,肖妖王晓鸣也开口道:“那和尚几次三番劝我莫杀生,真是好无道理。我曾特意去幻法寺与守望论道,好好教训了他一番,他竟然还跟我嘴硬!”

梅振衣愣了愣道:“不杀生怎么没有道理?你怎么教训守望大师的?”

肖妖王:“我从小就是吃虫长大的,就和守望论吃虫之道。没有鸡吃虫,虫子就会把树啃光,树被啃光了,满山禽兽就无处安身。但假如有一只鸡把虫子全吃了,往后也就没得吃,其它的鸡也全部要饿死,所以吃与不吃之间,就是自然之道。”

这位肖妖王是一只五彩稚鸡成精,梅振衣虽然看不破他的底细,但听他的话也能猜出八九分,没想到这位妖王的自悟之道,居然是这世上最朴素的环保主义。

梅振衣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呀,守望是怎么回答的?”

肖妖王愤愤不平道:“那和尚也承认我说的道理都对,鸡吃虫无可指责,却说我已经不是鸡!你评评理,我怎么不是鸡了,是不是和尚嘴硬?”

这个理还真不好评,梅振衣笑着问:“请问肖妖王,你现在还吃虫吗?”

肖妖王:“一百多年前就不吃虫了,我已化成人形有如此修为,用不着吃虫了。”

梅振衣:“那守望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肖妖王:“不是有什么不对,我不吃虫是一回事,不是鸡又是另一回事,我就是鸡,为什么说我不是?……其实我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说,是怕我以后修为更高,一不小心把他也给吃了,那小和尚细皮嫩肉,应该很好吃的吧。”说着话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

张妖王永均插话道:“晓鸣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早就不是普通的鸡,你是妖鸡,少造杀业对你自己有好处,以后会明白的。……我们十大妖王中,只有你未历苦海,你真该去奈何渊中走一趟,就不会这么说了。比如我,苦海早历,不复是山野之狼。”

肖妖王跳了起来,掏出一对利爪状的法器嚷道:“姓张的,你成了仙就了不起了吗?我看你快和守望和尚一个鼻孔出气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你们都不走奈何渊,为什么让我走?”

张妖王:“你这话说的就没道理了,我们都已历苦海,谁愿意再进那种鬼地方?”

肖妖王:“你这分明是在笑话我,不行,我要跟你单挑!比一比到底谁厉害?”

宋妖王时宏走过来道:“晓鸣,你算了吧,都单挑一百二十八回了,哪一回赢过?”这话听起来像在劝,但语气更有点像起哄。

肖妖王闻言挥舞利爪喊道:“难道一百二十九回我就不能赢了吗?你们都别拦我,我就要和他单挑!”

张妖王一横长幡杖:“单挑就单挑,我还怕了你了?”

梅振衣与知焰面面相觑,没想到说着说着,十妖王自己要起内讧,修为最低的肖妖王要和修为最高的张妖王单挑。这时徐妖王拦在两人中间喝道:“我们今天集合这么大的队伍,是来攻打毒舌岭的,先别自乱好不好?真想打架,等赶走守望和尚之后,在幻法寺里打。”

众妖王这才想起了正经事,肖妖王与张妖王收起了法器,知焰悄然以神念对梅振衣说:“这几位妖王倒也十分有趣,修为虽高却淳朴天真不知世事,以你的手段不难对付,甚至可以趁此机会收服。”

梅振衣暗道:“有紫电、青霜剑,你我联手寻个破绽硬冲出去不难,但我想先拖住他们三天。……见这几人行事举止,未尝没有收服的可能,只是那徐妖王看上去鬼心眼不少,他手中的折扇绝对不是昆仑仙境荒野之物,他应该去过人世间。”

知焰:“先尽量对付另外九个,最后再设法对付他。”然后开口朝十妖王道:“诸位攻打毒舌岭的缘由我们已经听清楚了,但这与我们无关啊,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走?”

程妖王见仁:“等我们攻占了毒舌岭,你们自然可以走。”

知焰一皱眉:“可是我们还有急事,不知诸位妖王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攻下毒舌岭,能不能给个准信?”

孙妖王见智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说道:“我们攻打了一百多年了,那小和尚妖法很厉害,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这一次我们集合全部的力量大举而来,也不知能不能攻下。”

龙空三见客,见仁蔫、见智憨、见业冲,说话各有特点。梅振衣断然摇头道:“这可不行,我们来此采药是为了救人的,还有急事要办,不能和你们耗下去。你们自去攻打龙空山,我们二人一定要走,如果诸位想留的话,就请划下道来,看我们能不能过得去。”

彭妖王见业脸色一沉道:“过几天如果我们攻不下幻法寺自然退走,到时候你们也就可以走了,反正现在不能!难道你想与我们十大妖王斗法吗?”

梅振衣亮出紫电剑道:“是的,素不相识无怨无仇,各说各的理,按修行人的规矩,我要斗法切磋定论,你们派哪位出手啊?”

徐妖王上前道:“慢着,你担心我们攻打幻法寺拖延时间太久,既然这样,何不去劝那守望和尚,就说我们已大兵压境,让他主动离开,你们也就可以走了,何必与我们十妖王动手呢?”

梅振衣一听这话就笑了,十妖王不知道守望三天后自己就会走,这可是一个绝妙的筹码,不怕对方玩心眼,就怕这些妖王不玩心眼。他笑着说:“劝守望和尚闻风而逃?事情有这么简单吗?那也要看你们有多大本事,假如你们连我都斗不过,我看还是算了。”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十妖王吗?我跟你斗!”肖妖王晓鸣又蹦了出来。十大妖王当中如果说一对一动手,其它九位梅振衣都没把握,独独不怕这位肖妖王。

徐妖王一把将他拉了回去:“你别着急,让我来,我如果不是对手,你再上。”

肖妖王一听这话收起利爪道:“也对,你先上,你打不过我再出手。”

徐妖王手持折扇走了出来,冲梅振衣道:“我们不是不讲道理,你们有两个人,如果能连赢两阵,就放你们离去,先过我这一关吧。”

这时知焰也上前一步,亮出青霜剑与梅振衣并肩道:“我们两人同来同去,也一同出手,如果诸位认为这样不公平的话,也可同时派上两人。”

梅振衣笑道:“是的,派上三个也行。”

徐妖王立刻截住话道:“是你说的,派上三个也行,可不许反悔!老程、老孙、老彭,你们三个一起上。”看这架势,十大妖王中就属他主意最多,也是这次攻打龙空山的总策划。

十大妖王之首程妖王见仁悄然以神念问道:“毒舌岭还没打,为什么要和他俩动手呢?”

徐妖王以神念回道:“这里三百多年都没人来了,这两人出现在此十分古怪,如果是那和尚的帮手,不探明底细,不好轻易攻打毒舌岭。”

徐妖王要龙空三见客一起上,是因为这三人最早成道,也擅长联手合击之术。但他却不知道另一件事,世间最擅长联手合击的丹霞三子当年也没有留住恨贤夫妇,如今梅振衣与知焰的修为已在恨贤夫妇之上,而龙空三见客的修为充其量不过与丹霞三子相当,这一战还没打结果就已经定了。

梅振衣挽了个剑诀朗声道:“数百年修行不易,同道切磋,只印证修为高下不必生死相斗,破法即认输,三位出手吧。”

三大妖王也不废话,一起挥手,满山传来号角之声,地面也在微微颤动,他们手中法器飞上天空,是三对角形的弯梭。这三人都是野青牛成精,法器也都是一对犄角所化,两支角状弯梭一攻一守,三人品字形站立三对弯梭互为攻守,连为一体最擅长冲阵合击。

弯梭震颤发出的号角声带着沉闷的破空冲击之力,竟有点像白蝙蝠发出的嗡鸣与尖锐音波,既侵入神识又震撼炉鼎。这三人是龙空山土生土长的妖怪,多年来见过白蝙蝠的厉害,自悟的神通也有几丝相似之处。

空中有巨大的冲击传来,要把梅振衣与知焰撞入后面的奈何渊,而那三人面前仿佛有一堵严密的声波墙幕,阻挡对方的反击。梅振衣早就解下一只妖王扣给知焰带上,神气波动也连为一体,互相之间都能感应到对方。

也许连恨贤夫妇都没想到,世上还有妖王扣这种东西,虽然能锁化身变换,但同时能防身护身,也能将两人的神识感应相连,配合紫电、青霜剑联手使用是再合适不过了。

号角冲击传来,梅振衣身上霞光大盛,向回反击而去,光芒在三妖王身前一丈处就被击碎,化成道道彩虹般细碎的涟漪。梅振衣反击无功,连退三步,大喝一声稳住身形,而知焰已冲天而起,青霜剑凌空一划。

冷、特别的冷!奈何渊前山野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就像从盛夏突然来到隆冬,山野上空的所有水气凝结化作点点飞雪飘下,周围草木也罩上了一层寒霜。但是如此神通对修行高人有意义吗?严寒又冻不死那三妖王!

单看这一招没什么用处,而同时发生的事就神妙了,雪落霜降,奈何渊中有两股蒸腾云气,随着知焰的剑势升上了天空,急速盘旋刹那间浓郁如墨。梅振衣将手中的剑抛向了天空,化成一道紫色的霹雳电光发出震耳的奔雷之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