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3回、奈何渊穿音波障,苦海劫无前世身

奈何渊前后只有一十八里,最窄处不到一丈宽,两边都是陡峭怪异的黑色山崖,山崖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洞口大多有一丈方圆,里面黑漆漆的幽深无比。奈何渊放眼望去是一片泥泞的沼泽,泥沼的表面还在微微的蠕动,不断有气泡冒出来。

站在奈何渊的入口处,风中传来狭长幽谷沼泽中的各种气息,时而是一阵浓香,时而是一阵恶臭,各种气息交错参杂怪异莫测,让人不由自主感到一阵阵的晕眩。

“好怪异的地方,看来真的不好通过呢!”梅振衣皱着眉头道。

知焰:“知道师父为什么说你历苦海的机缘到了吗?就因为你要来这里采药,过奈何渊如同渡苦海。”

千年之前,奈何渊曾吸引许多修行高人来此,原因无他,就是为了试炼修为,能走过奈何渊,就等同历尽苦海劫,成就地仙境界或悟缘觉乘。这比定坐中历苦海直接明了,只要走过这十八里峡谷就可以了,有很多人为试其修为来此寻机缘,企图走过奈何渊。

当年走过奈何渊的很多前辈高人,如今早已是佛国、天庭的菩萨、金仙,但也有无数修行人在此陨落,陷入泥沼之中重入轮回。原因很简单,修行神通没到地步、没那种修为心境,你就走不过去。

千年以下,来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因为前辈高人创立了各门各派的传承,各有其历劫心法,修行到了机缘也到了,自可在定坐中历苦海,没有必要去走奈何渊,师父也不鼓励弟子这么做,于是龙空山逐渐荒凉。

前辈高人不鼓励弟子走奈何渊还有一个原因,这片烂泥沼泽给人的感觉实在不是很舒服,走过之后没有人愿意再走一遍。不是不能,而是不愿。

为什么会这样呢?走过了才知道!知焰就是这么告诉梅振衣的,最后说道:“振衣,你必须得过去,且只有历苦海劫圆满,才能走到奈何渊的另一端。”

梅振衣苦笑:“假如我过不去呢?是否就陷入泥沼重入轮回了?”

知焰摇头:“不会的,如果那样,我一定会尽全力把你救出来,但你就等于历劫失败了,一身修行恐怕要重头再来。”

梅振衣:“这是强历苦海啊,你已有地仙修为,应该能过得去。”

知焰:“可惜我不精采药、炼药,只有你才能采到千年夜明砂,我过去了没用。”

梅振衣又望了望狭长的奈何渊:“你也是刚历苦海不久,修为还有不足,如果我走不过去,你能救则救,假如救不了,也别把自己陷进去。”

知焰淡淡一笑:“你何必这么想呢?师父说你修为已到,又有法宝护身,应该能走过去。”

梅振衣也笑了:“是啊,不就是一条路吗?多远、多凶险的路我也走过了,又何惧这十八里奈何渊?看这样子你也不愿意走这条路,就站在此地等我,如果我能安然通过你就不用进去了,我采回千年夜明砂再来找你。”

知焰点头:“如此甚好,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走过去。”

梅振衣屏息凝神正要举步,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道:“知焰,临行之前,我要送你一件礼物,谢你在丹霞峰上回赠拜神鞭之情。”

知焰有些好奇的问:“你又要送我什么?我记得你已送过我两个坐垫。”

“那不算数,只是道友之间的往来,而这块藏神真如佩,是我送给道侣的信物。”他递过来一块玉佩,就是那块藏神石所炼制,反复炼化最终成器之后只有两寸大小,薄薄的一片。玉佩呈现温润柔和的清白之色,形状像一朵卷起之后瞬间定格的浪花,又像天空随风舒卷的一片流云,造形精美自然宛若天成。

玉佩上有一个小孔,用一根浅紫色的细绳系着,这根细绳是梅振衣在路上随手采了一根百年紫藤,以其芽茎炼化而成,与玉佩合为一体。知焰接过来惊叹道:“好漂亮的玉佩!它叫藏神真如佩?”

梅振衣:“是的,你喜欢这个名字吗?它有一种妙用很特别,只要贴身佩戴,在你收敛神气不动时,此玉佩可以隐去各种气息波动,让人难以被查觉,也可帮助安稳形神。……来,我给你戴上。”

贴身佩戴怎么戴?梅振衣将藏神真如佩挂在了知焰胸前,看了看,又将它放入衣襟之内,就贴在知焰的双乳之间。知焰脸红了,低着头轻声道:“如此法宝,何不先拿去戴在自己身上?回头再送我也不迟。”

梅振衣微笑道:“你戴着它用处更大,有没有此物对我能否走过奈何渊帮助不大,你不是准备救我吗?万一有什么意外,你要进入奈何渊,它可以让你感觉更轻松。”说话间趁势将知焰搂在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就这样静静的站了良久,这才转身走向奈何渊。

泥沼之中无法立足,梅振衣运转内息施展神行之法,足不沾尘飘然前行。有人闯入奈何渊,两边岩洞中立刻就有什么东西被惊动了,传来扑动翅膀的声音,一开始只有轻微的几处,渐渐越来越多成千上万密密麻麻,两侧整片山壁以及奈何渊中都发出嗡嗡的共鸣之声。

如果定心不坚、炉鼎不强,这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嗡嗡共鸣声,就能将人的神识振散、五脏六腑震伤。听得见的声音已是如此厉害,还有听不见的声音。

在这嗡嗡的共鸣声中,还夹杂着一种奇异的尖锐冲击,一般人的耳朵听不见,可修行人的神识中能够感应到。这种冲击能够穿透厚厚的山壁岩石,更别提凡人的血肉之躯。更特别的是,它的厉害之处不是针对身体,而是侵入神识无所不在。

一道奇异的尖锐音波攻击,就能在神识中激起一念,千万道尖锐的冲击侵入神识,能激起万千之念,初如涟漪不断,渐成惊涛骇浪。这听不见的音波所激起的各种神念,唤醒了一个人脑海深处的种种记忆,折射放大成世间众生的各种心念。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没有经历过很难形容,勉强打几种比方吧——

你曾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此时这一幕重现。有个声音告诉你,这是无聊找事,另一个声音告诉你,这是欺世盗名,再有个声音告诉你,这是伪善之极。还有不同的声音在夸奖你,这是拾金不昧,这是伟大情怀,这是圣人之举。另有声音提醒你,为什么不去验证警察的身份?为什么不去寻找失主?你犯下了种种大错!

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幕经历,在穿透神识的无声音波中显现,扭曲延伸无限放大到荒诞的程度,成为种种神念冲击。平常情况下人们可能根本就不会想这些,但此时却是灵台承受冲击激荡,不论你想不想,它就这样强行切入神识。

你曾在落欢桥边泼了一瓢水。这是如何自惹因果、如何坏人好事、如何罪大恶极。又有声音告诉你这是多么善良、多么无私、多么有悲悯情怀。还有不少声音在质问你,为什么不这么做,为什么不那么做,你有多少种不堪!

你曾在湖边打了一条鱼,是如何多管闲事,如何泯灭天性,如何残害生灵,是如何虚伪罪恶违背天道。又有声音夸你是如何心灵手巧、如何手段高超、如何维护人道尊严。各种神念纠扯,仿佛要将平常心智缠绕的面目全非。

你三岁时曾在街边的电线杆下撒了一泡尿,有声音指出这一生都因此是多么的没有教养,是多么的无耻淫荡,是多么的毫无顾忌。又有声音夸赞这是多么的天性率真、多么的自然潇洒、多么的谐趣超脱。还有声音说鸡鸡太小丢人现眼,有声音说这是人间万恶之源,接着有声音质问你为何身怀世间万恶之源?

你曾静坐山中数年不问世事,有声音斥责你冷血无情,是古往今来历史的罪人,世间有那么多血泪之事,都是你的责任!又有声音夸你清静无为,是真正高高在上的神仙。你曾行出手惩治恶人妖魔,有声音夸奖你行侠仗义,有声音咒骂你显弄强权欺凌世间。

总之前尘往事林林总总、巨细无遗,被万千道奇异的尖锐冲击唤醒回忆,在灵台中不断闪现,伴随的各种侵扰还能叠加放大,将千奇百怪、乱七八糟的神念强行印入脑海之中。万千执念放大到极至,接连不断在神识中纠缠,绝对不好受!

梅振衣此时才明白为什么走过奈何渊等同历苦海劫,他一生的经历包括穿越前的记忆,全部被唤醒了,所经历的各种事情都在奇异的尖锐冲击下激起种种神念,交缠激荡心神。然而奇怪的是,走过奈何渊时并没有种种前世的记忆,据梅振衣所知,这与一般人的苦海劫经历不一样,难道自己是没有前世之人?

这一路上不仅有山谷中的嗡鸣与尖锐的冲击包围,走入峡谷没多远就出现了传说中的白蝙蝠。

白蝙蝠并不是纯白色的,身体漆黑,长着尖利的牙齿和暗红色细长的舌头,脑袋顶到后背一线以及两边的翅膀上,共有三道醒目的白色条纹,扑扇着翅膀从岩洞中飞出,体形有野鸡般大小。这是奈何渊中独有的一种异兽,嗡鸣声与尖锐冲击的源头都来自于它们。

开始只出现了一两只,越往前走白蝙蝠越来越多,铺天盖地在峡谷中纷飞,梅振衣宛如走入到一片嗡鸣颤动的黑云之中。最大的侵扰还是来自于那无数冲击神念,梅振衣却不能收敛元神断绝外缘,因为他正在沼泽上行走,还要施法前行才能不陷入其中。

他成了白蝙蝠的目标,有无数白蝙蝠绕着他盘旋煽动翅膀,听不见的神念冲击几乎是贴着身体发出。梅振衣既要保持定心不乱,在不断的前尘往事涌现中化解种种神念冲击,一边施展神行之法在沼泽上行走,同时以妖王扣施展护身之术,避免被无数白蝙蝠的利爪獠牙所伤。

这也许是有史以来速度最慢的“神行”,梅振衣不可能走的很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又走了多远,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异的似定非定的状态——既像入境观法回望自己的生命历程,同时也在斗法相抗。梅振衣自己不知道但知焰看的清楚,十八里路,他走了整整七天。

突然间纠缠的万千神念一空,嗡鸣声也消失在身后,梅振衣这才发现已经走出了奈何渊。他的感觉并不是走完了一条路,而是走完了几生几世,人世间能遇到的、能想到的各种心念纠缠他都领教了,差一点被剥蚀的体无完肤,最终却没有将他的灵台淹没。

有何得失,有何领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当一切都过去之后,灵台中前所未有的爽朗清明,似乎从奈何渊中走出的是一个无比清晰的“我”。如果说破妄成真是身心内外真如不二、修为境界不失,那么历尽苦海之后,身心已经历了一番彻底的洗炼,心境不失神识不灭。

奈何渊是一条上山的路,越往前走地势渐高,穿过之后就等于走出了峡谷,来到毒舌岭的山下。巨大的毒舌岭如一根舌头刺向天空,山腰下却有一片平缓的坡地,坡地上有一座庙,庙不大,门却不小,大门几乎占了整个正面山墙的一半。门槛有一尺多高,门楣上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幻法寺。

门槛上坐着个小和尚,长的圆头圆脑,脸蛋嫩白里透着粉红,只有五、六岁的年纪,手捧一个一尺高金灿灿的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支绽放的红梅花。他正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好奇之色,笑眯眯的看着走上山来的梅振衣。

虽然从未见过这个小和尚,但看他的神情姿态,梅振衣总觉得有些面熟,想起了另一个小和尚,在洛阳城外遇到的法舟。但这个和尚也太小了,竟然只有五六岁样子,出现在这里既可爱又古怪。

梅振衣可不敢有丝毫轻视,整了整衣襟上前行礼道:“请问,你就是守望大师吗?”

“不必叫我大师,我就是守望和尚。”小和尚听见梅振衣开口,答应一声放下金瓶梅,高兴一蹦多高,接着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来了!”他跳到身前,向上伸直手使劲的拍着梅振衣的肩膀,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梅振衣吓了一跳,赶紧一侧身问道:“守望,你认识我吗?”

守望一晃圆圆的小光头:“不认识!请问你是哪位?”

梅振衣哭笑不得:“我是人间修士梅振衣,前来龙空山采药。您既然不认识我,见到我为何那么高兴?”

守望一拉他的袖子,一股无形的力量包容,梅振衣不由自主就被守望拉了过去,在幻法寺门槛上坐下,只听守望很兴奋的说道:“我在这里守望了一千六百多年了,这三百年来,你是唯一一个走过奈何渊历尽苦海的修士。”

梅振衣不解的问:“既然三百多年没人来,你又何必在此苦等呢?我也没看出此地有什么好。”

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小和尚突然象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唉,梅施主有所不知,我在一千六百三十八年前发下宏愿,要在此地渡万人历尽苦海,这条奈何渊就是我开辟的。刚开始来的人真挺多的,有不少人走过奈何渊历尽苦海,可是后来的人越来越少,这三百多年一个人都没过来。今天太好了!你走过了奈何渊。”

梅振衣怔了怔问道:“请问,我是第几个?”

守望又笑了:“走不过来重入轮回的太多了就不算了,只说走过来的,已经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人,而你恰好是第一万个!”

梅振衣又吃了一惊,拱手道:“那真是巧了,祝贺大师!……但是我有个问题,这一万人包括我在内,并非是你所渡化,就算过来十万人,似乎与你也没什么关系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