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2回、十妖王围幻法寺,守望僧捧金瓶梅

知焰轻叹一声:“当年天意掌门告诉我,寻回飞云岫再到师门复命,我无法寻回,自不能主动再上妙法群山。”

鸣琴摇了摇头:“事到如今,就算你寻不回飞云岫,只要回去好好解释,天意掌门也未必能逐你出师门。但你以此为借口不回山,此刻又来到昆仑仙境,恐怕天意掌门真的会来找你问罪。”

知焰:“我奉她当年之命,自是不能回去,她若来找我,我只能禀明实情。我知道你回去之后定会告诉天意掌门在此遇见了我,她若来就来吧,我也不能回避。”

梅振衣听见这番话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师父钟离权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走,一直陪着自己与知焰?恐怕就是因为昆仑仙境妙法门!

知焰当年奉命出山寻回飞云岫,不仅法器没有拿回来,连人都被梅振衣“拐”走了。如今又他们来到昆仑仙境,假如师门派人命知焰回山,自己还真没办法阻止。现在这种事真的要发生了,天意掌门很快就会来找知焰,而钟离权一直没走,应该就是在等天意做个了断,虽然他老人家没有明说。

想到这里,梅振衣很感激的看了师父一眼,而钟离权冲他眨眨眼没说话。

……

得到生元丹之助,梅振衣定坐调息一夜就恢复如常,外丹饵药只能辅助修行不能代替修行,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就能看出其重要性,遇到意外有没有灵药,结果真的很不同。

接下来几天,三人似有默契,不约而同放慢了前行的脚步,而且也没有去别处,只沿藏神河前行了八百里,以他们的脚程,这其实等于在原地未动。

有了生元丹,又有师父在身边护法,梅振衣这几天一直在琢磨新悟的法术,但是他小心了许多,没有再搞出那天差点一头栽倒河中失去知觉的状况。从小到大,梅振衣学的、悟的各种法门已经很多了,内、外丹术以及各种道法涉猎之庞杂,甚至不亚于深山中清修的大派长老。

但他从小就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并不是那种贪多嚼不烂的人,接触一样东西就力求先将自己所知的领域研究透了,并不好高骛远。比如他就曾用十万多只吉祥软草茎编制了一百零八扇蒲团,直至纯熟无比,如果没有这个习惯,他也不可能自悟神农百草鞭。

这几天梅振衣并没有做种种别的尝试,仍然在做一件事——拣石头。力求精妙的控制神识激引,准确、精微、谨慎、自如,等这些做到之后再去考虑更深奥的玄机。

这一路走走停停,梅振衣并非无时无刻都在施法拣石头,尽量避免出现神气衰竭的迹象。而钟离权也没闲着,一路指点梅振衣。炼器之道是梅振衣随鞭炼药时自悟,钟离权并没有系统的教过他,因为传授这种法术必须要有演示才行,空传口诀的用处不大,如今有了很好的演示机会。

梅振衣拣的那些藏神石,有不少都让钟离权拿去,演示讲解炼器之道——如何以武火提纯,以文火凝结物性,以神念勾通感应妙用,最后以身心合器成形。这些藏神石都不是可用之材,但用来演示炼器过程是最适合不过了,损毁浪费也不可惜。

虽然损耗了几十枚藏神石,到最后一件法器都没炼成,但梅振衣与知焰基本学会了钟离权的炼器之道,至于自己的炼器功夫如何,需要日后去慢慢修行历练了,钟离权只能把道法玄妙教给他们。钟离权不仅教梅振衣,同时也毫无保留的传授知焰,知焰那一声师父也不是白叫的。

三天后来到河流的发源地藏神谷,梅振衣终于找到了一块成色纯正、品相珍稀的藏神石,是他掘地三尺好不容易挖出来的,有一个香瓜大小。小心去掉外面的一层砂皮,这块藏神石晶莹剔透毫无一丝杂质,淡青色带着柔和的浅黄光芒,握在手中自然而然就有一种形神安定的感应。

这样一块难寻的天材地宝,钟离权也不敢轻意随手炼化了,吩咐梅振衣与知焰道:“藏神河已到尽头,这几天寻找藏神石学习炼器,消耗法力也不少,就在此调息休息一夜。”

钟离权用了一夜时间,将那块藏神石完全炼制提纯,凝结天然物性不散,却没有把它炼化成一件成形法器。他将这块炼化后的天材地宝交给梅振衣道:“此物很珍贵,师父打了个基础,你就按我所教最后完成它,至于炼化成何种器物,按此物之用与你自己所愿,小心些,浪费了很难再找到同样的。”

三天只走八百里,最后还要在藏神谷中歇一夜,很显然是在等妙法门的天意掌门前来。这几天知焰心事重重,不自觉间总有些忧郁之色,钟离权看在眼里并不说破。

这日天明之后,三人在藏神谷中回望蜿蜒而去的那条清溪,天空忽然传来仙音之声,很快由极远到极近,有一名锦衣仙子在数十名妙曼女子的簇拥下,衣袂飘扬从天而降,出场方式很是华美飘逸。

等她们落到近前,知焰早已双膝及地跪了下去,恭恭敬敬道:“妙法门弟子知焰,拜见掌门以及诸位前辈。”

梅振衣见知焰如此,也与她并肩跪了下去,钟离权则闪身站到了一旁。天意掌门的形容是一位妙龄女子,面色淡然轻启朱唇道:“知焰,你还记得自己是妙法门弟子?”

知焰:“弟子一身修行得自妙法门所传,无论身处何地,当然仍是妙法门弟子出身。”

天意:“既然如此,你已回到昆仑仙境,为何不来见我呢?”

知焰:“弟子不能取回飞云岫,按师门之命无法回山,已托鸣琴传话,掌门不招,弟子不敢擅入妙法群山。”

天意:“事情的经过鸣琴已经向我说清,取不回飞云岫,不是你的责任,但回赠拜神鞭,就是你有意不完成师门之命了。而此事做的也不能说不对,今日我前来收回当日之命,招你回山,这就随我去吧。”

梅振衣闻言有些着急却不好说话,而知焰的声音有些发颤,语气仍然很坚定的说道:“弟子请求离山!”

离山是什么意思?比较复杂,不是叛出师门,总之是入门弟子离开根本道场到外界立足,有很多种情况。有时候是师门派出山的,比如像丹霞派命弟子离开丹霞峰来到市井间开个药铺。有的是弟子学道不成,自己请求下山的。还有的是弟子学道有成,但在人世间还有别的事情牵绊,主动请求离山。

主动请求离山是有条件的,修行门派虽然不能限制弟子的人身自由,但道法不可轻传,也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离山之后仍要守师门戒律,奉门中师长,待其它弟子以同门之礼,师门有事也要尽力协助,自己收弟子传授原师门道法,一定要交代清楚传承关系。

假如弟子不遵守这些条件擅自离山,等同于叛出师门。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弟子请求离山也愿意遵守这些条件,但师父不答应,他也可离去。但这就相当于被逐出师门了,未来不可再回山,也没有机会再学本门更高深的道法。如果此人没有犯别的错误,一般是不能废去修为的,但如果在外用本门法术犯了戒律,原师门还可以出手惩处。

知焰请求离山,就看天意掌门答不答应?如果天意答应,那么知焰随梅振衣而去,将来仍守妙法门的戒律,待天意以师长之礼,遇事奉妙法门号令而行。假如天意不答应,知焰又要坚持的话,那么就等于当场将知焰逐出师门了。知焰的性情遇事能决,从她当初归还拜神鞭的决定就能看出来。

天意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知焰,你身边是何人,为何也向本掌门下跪?”

没等知焰回答,梅振衣抢先说道:“我叫梅振衣,是东华先生钟离权之徒,也是知焰仙子的道侣。道侣之师如同己师,所以我也向您跪拜。”

天意掌门噢了一声,又冲知焰道:“你请求离山,原来是因为他?你如今历苦海已有地仙修为,应该到妙法群山潜心修行莫惹尘世业,回山也对你自己好。”

这时钟离权摇着扇子走了过来,挡在了天意身前,呵呵笑道:“天意掌门,两百多年不见了,贫道不主动向你行礼,你就不和我打招呼吗?”一边说话一边拱手施礼。

妙法门是昆仑仙境最悠久的大派之一,祖师西王母在天庭也有仙境洞府,妙法门掌门的地位自然很尊崇,非钟离权这种游神散仙能比。但从个人的角度,钟离权成道已久,远在天意之前,天意对他也不能不给面子,也抱拳还礼道:“钟离先生,我先处理门中事务,再与您叙旧,若有怠慢之处请海涵。”

钟离权笑着摇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徒弟还在你眼前跪着呢,我怎好不出来说句话?实不相瞒,这两孩子是我撮合的,真是很般配啊,你说是不是?”

天意似笑非笑道:“原来是钟离先生插手,遣弟子与我妙法门结缘,知焰欲离山,也是钟离先生的意思吗?”

天意明显有挤兑钟离权拐人的意思,跪在那里的知焰开口道:“启禀掌门,非东华上仙之意,是弟子自愿与梅振衣结为道侣。”

她这么一说话,气氛就有点僵了,天意身后有不少人面露不悦之色。钟离权不说话,摇着扇子面带微笑,却以无语观音术悄然道:“天意,你我都是明白人,修行传承的规矩,假如上师有不可回之命,弟子可自行离山,仍待师长以礼守师门之戒而已。”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师有不可回之命,指的是师门派弟子去做一件做不到或者不愿做的事情,并且有办不成就不许回来的交代。那么弟子做不到的话,就可以自行离山,至于师门是什么态度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师父对徒弟说:“你去杀了某个人,提着人头才能来见我。”徒弟杀不了,或者不愿意杀,就可以不去见师父自行离山。假如他没有犯别的戒律,师门也不能追究他的其它责任,最多下令把他逐出师门,或者主动叫他回来。

古代还有一种说法叫“小受大走”,有些小事尊长做的过分,弟子也应该体谅或者主动去承担。但有些事明显不该做,不能陷自己与父母尊长于不义,不服从尊长之命又不好交代,就只能避而不见了。

弟子完不成师命通常很难受,无法回山,也无法再学习高深的道法。假如这是师门的历练考验,见弟子实在完不成任务也可收回师命,大多数情况下弟子都会既高兴又遗憾的回来。高兴的是又可以回师门学道,遗憾的是没有完成师命。

但情况也有例外,有可能极个别弟子不愿意回去了,则等于自行离山。从另一方面来讲,这往往也是大派之中变相清理弟子的一种方式,找个借口把某些人驱逐出去。

知焰的情况就属于师门已收回成命,但她自己还是要求离山。钟离权这番话是以无语观音术讲的,只有他、梅振衣、天意掌门三个人能听见,他不想公然把话说的太直白,免的大家尴尬。知焰有离山之意,又跪在那里恭恭敬敬的请求,离山之后还是妙法门弟子的身份,既守戒又奉礼,钟离权劝天意就此机会下台阶算了。

天意的脸色几变,终于叹了一口气开口对知焰道:“人各有志,不可勉强,那你就离山去吧!”她的语气有斥责之意,却没有明说将知焰逐出师门,然后带着门下众弟子飞天而去,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知焰朝着天空叩首道:“多谢掌门成全!”

梅振衣也紧跟着叩首道:“多谢天意仙人成全!”然后又对钟离权梆梆梆磕了三个响头。

钟离权笑眯眯的把他拉起来问道:“不过年不过节的,你怎么把头磕的这么响?”

梅振衣:“徒弟给师父磕头,不是应该的吗?”

钟离权轻轻敲了他一下:“行了,快去把你的道侣扶起来。”

梅振衣扶起知焰歉然道:“我真不知该怎么说,只是觉得对不住你。”

知焰淡淡一笑:“不要再说这种话,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其实是我自己真的不想回山了。但妙法门对我有养育与传法之恩,我应该守妙法门弟子之礼。”

梅振衣:“我说句心里话你别生气,其实我对那天意掌门的印象不怎么好,你不回去就不回去吧,将来有什么事,你还是守妙法门弟子的规矩就是了。”他以前虽然没见过天意掌门,但是当年清风、明月路过妙法群山时,天意掌门拦清风却欲留明月,事情做的实在不够漂亮。

知焰微嗔道:“我的修行传自妙法门,不因人而废法,不因人而废礼。就算你对天意掌门印象不好,也不要在我面前议论师门。”

钟离权呵呵笑道:“知焰说的对,臭小子,你是不是在背后说过我坏话来着?……行了,你们俩有话慢慢聊吧,前面也该分手了,我去闻醉山找乔散人,你们去龙空山采药。”

果不出梅振衣先前所料,把知焰离山的事情搞定了,钟离权也要走了。拜别师父,知焰与梅振衣赶往龙空山。

龙空山在昆仑仙境少有人涉足的广漠山野之中,连昆仑仙境中长大的知焰仙子也不知道它具体在何处。清风只告诉了梅振衣方位,却没告诉他应该走哪条路,因为根本就没有现成的路。

前去龙空山,要走八千里蛮荒野岭,比当年恨贤夫妇深入荒野的路程还要远。理论上飞天而行要简便的多,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昆仑仙境荒野中还有各种灵禽异兽、成道妖王,一样有飞天之能甚至有出神入化的修为,飞天而过更容易惊扰遭遇。

所以梅振衣与知焰并不是一味飞天而行,多数时候穿行荒野尽量不惊扰四方,偶尔飞上云端,其间还时常停下来休息,采集一些灵药与天材地宝。他们的速度也挺快的,十余天后就来到了龙空山外围。

师父不在身边,梅振衣也知道轻重,这一路上不再动用指妖针去试验新悟的法术。进入荒野之前以及一路到达相对开阔安全的所在时,他与知焰一起合练紫电、青霜剑。

这两柄剑的威力极大,没有飞天之能根本就无法控制,尤其是两人神念相通配合使用时威力更加惊人,妙用通玄几乎天衣无缝。直到此时,梅振衣才明白以丹霞三子之能,为什么当初也留不住恨贤夫妇。

除了练剑之外梅振衣私下里也没闲着,他一直在炼制那块藏神石,希望把它炼成一件成形法器,如果成功了,这应该是他有生以来所炼制的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法宝。

这一天,他们飞越过一道深涧,手持宝剑站在一道山梁上,远远的看见地平线上有一座高峰,一眼认出那就是传说中的龙空山主峰毒舌岭,因为那座山峰实在太特殊了!

它的形状就像一根舌头竖起直刺天空,有数千丈之高,上面却寸草不生。在阳光下望去,你可以说它多姿多彩,也可以说它恶心怪异,这是一座钟乳石山,这种钟乳石通常在阴暗潮湿的地下溶洞中才能见到,不知为何出现在此还是一座巨大高峰。

阳光照在钟乳石上,折射出各种颜色,黑的、白的、紫的、红的、黄的、绿的,显得多姿多彩。山壁表面并不完全光滑,凸出的岩石分布呈现出各种流淌的形状,就像一根巨大的舌头上各形各色的粘液,走近一些、看清楚一点就显得恶心怪异。

假如再走近一些,清晰的去看每一片局部山壁,可能视角又会有所不同。山壁上钟乳石的形状有的像人,有的像狗,有的像龙,有的像蛇,有的像仙女,有的像怪物,千奇百怪如世间众生百态,都争相折射出各色光芒。

知焰手指前方道:“看见毒舌岭了,我们已经进入龙空山,就在此好好休息一夜,那座山不是好上的,甚至不容易走到山下。”

梅振衣问道:“这一路走来,也没遇到什么凶险,这座山又有什么讲究?”

知焰反问道:“清风仙童没有告诉你龙空山的传说吗?”

梅振衣摇头:“他只说到毒舌岭下可以采到千年夜明砂,并告诉我方位,没有说别的。”

知焰:“我以前虽不知龙空山在何处,却听过此地的传说,这里曾经很有名……”

传说在昆仑仙境蛮荒深处,有一座山叫做龙空山,山上有座庙叫做幻法寺,庙里有个和尚法号守望。这个和尚经常坐在幻法寺的门槛上,手捧一个金瓶,金瓶里插着一枝梅花,面对着进山的那条路做守望之状,也以“守望”为号,也不知道他在等谁。

千年之前这里曾经有很多修行人来过,其中不少人如今已是佛国与天庭中的菩萨、金仙。但千年以下此地逐渐荒凉,极少有人涉足,知焰这种修行弟子甚至都不知龙空山的所在,它渐渐的只成为一个传说。

据三百多年前最后去过龙空山的前辈仙家转述,龙空山已被十大妖王占据,这十大妖王个个都有出神入化之能,有的可能已经修成真仙,带领无数妖蛾子、妖崽子将毒舌岭围住,他们的地盘外人不能擅入。

出入幻法寺只有毒舌岭正面的一条狭长谷道,这条路有个名字,叫奈何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