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1回、故人重逢藏神谷,婉劝仙子再回山

听见师父的训斥,梅振衣赶紧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弟子谨从师父教诲!……您怎么又拿扇子敲徒弟的脑袋了,这个习惯弟子应不应该学?”

钟离权一瞪眼:“碰到你这样的徒弟,就该多敲打!”

知焰掩嘴扑哧一笑:“我与振衣打算先去闻醉山找乔散人,然后直奔龙空山采药,师父,您老人家要去哪里?”

钟离权:“你们不用去闻醉山了,那乔散人也是我的故交,多年不见想去看看,顺便对他说明原委,托万寿宗传信寻找韦昙的下落,若是般若罗摩闻讯去了闻醉山,乔散人自会与她说清楚。”

梅振衣:“师父肯帮忙真是太好了!那我与知焰就直奔龙空山了。”

钟离权:“还可结伴走一程,三千里之外分手,我去闻醉山,你们去龙空山。”

三人飘然贴地神行,速度并不是很快,梅振衣是第一次来昆仑仙境,对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很好奇。这里有大半的花草都是人世间很难见到的,就算是同一类的物种也有微妙的区别,呈现出一种更加久远的原生状态。

经过一片谷地河流时,梅振衣随手在溪水中拣了几块石头,以神识切入竟然是可以炼制法器的材料,以武火炼去表面一层,发现这是一种青白色带着微黄光泽的玉石,仔细感应体会其物性,竟然有吸收冲和神气波动的效果。

这种材料可以炼制法阵所用的玉符,能用在隐迹、迷踪一类的法阵中;也可以炼制随身的玉佩,定坐时有助安稳形神,并收敛神气不被外界察觉。所谓法器并不都是用来御器斗法的,日常修行中也有很多辅助性的法宝,各有其妙用,比如梅振衣编制的吉祥软草蒲团。

这几块石头踩在脚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顺手拣起来把玩才发现也是一种“天材地宝”。虽然成色与品相都很一般,杂质太多,耗费法力与精力拿来炼器没有多大的价值,但随手就能拣起这种石头,也让梅振衣很是惊喜。

有了这个发现,梅振衣就要求顺着这个河谷走,一边走一边捡石头,就像一个馋嘴的乡下孩子,第一次进城来到一条美食街。钟离权与知焰也就随着他了。

小溪中这种石头不少,每走十几丈远就能发现散布的几块,他左手拿着指妖针,右手拿着一块刚拣的石头,施了一种法术,以手里的石头激引指妖针,再去感应周围一片河谷,总能快速找到同样物性的东西。

一连走了十多里,找到的石头虽多,但是成色与品相都不足,没有太大的炼制价值,一路走一路丢,就似熊瞎子掰苞米,石头也找了上百块了,可手里留下的总是相对最好的那一块,到最后他只找到一枚勉强可以炼制法器的石头。

知焰很奇怪的问道:“振衣,这条小溪名叫藏神河,绵延一千二百里,发源于八百里外的藏神谷,你拣的石头叫藏神石,河中虽然有不少,但别人也不可能象你拣的这么快!”

梅振衣刚要说话,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向水中栽倒,知焰惊呼一声一把抱住他扶到岸边坐下。原来刚才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法力耗尽,神气完全衰竭,状况比那天在西海恶斗之后还要严重,差一点就要元神退守完全失去知觉了。

修为到了梅振衣这种境界,平时行走坐卧内息自然运转吐纳,只要不是刻意主动施法,不会觉得累也不会觉得困倦。如果是与人斗法耗神过度自然知道警惕,可此时并无外来凶险,动用指妖针寻找藏神石极耗神念与元气,却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梅振衣一时不察差点没受内伤。

等调息良久他才能开口说话,仍是软软的提不起一丝力气,更别提有什么法力了。他会省身之术,有一丝元气就可以运转周身缓慢恢复,但此时就像抽干了水源的泉眼,想复元可就慢了。

钟离权的仙风扇挥了几下,散去梅振衣周身疲惫,恢复了常人体力,但他还是法力全无。钟离权皱眉问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拣了几块石头,就把自己搞成这样?”

梅振衣一五一十交代了刚才动用指妖针寻找藏神石的经过。知焰张着嘴很惊讶,过了半天才问道:“我知道这指妖针可以延伸神识勘察地气,你以前就是用它这么找药的,但以一物为引,感应相通物性,如此运用是师父教的吗?”

钟离权摇了摇头,看着梅振衣,目光中有考问之色,沉声问道:“小子,你是跟谁学的?”

梅振衣见他们语气都很严重,有些意外的摇头道:“不是跟谁学的,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今天第一次尝试,竟然很顺利,有什么不对吗?”

钟离权:“要不是我与知焰在身边,今天你就凶险了!先别说有什么不对,告诉我,你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梅振衣:“那天我与西海湟相斗,它吐出的那柄骨剑激引天雷击中了我的法器,有一瞬间我觉得神识与满天雷云相通,紧接着神识被击散昆吾剑也失去控制,时间虽短却记得很清楚。……后来我就想到了指妖针,第一次用它时曾有神识不受控制差点被吞没的感觉,虽是两回事,但感应是类似的。今天拣石头时我又想到了,不用指妖针勘察周围所有的地气,只勘察一种物性,在神识中相互激引,竟然成功了。”

钟离权长叹一声:“人太聪明,悟性太好,是好事也是坏事,弄不好还是祸事!”

梅振衣不解道:“那我这么做是好事还是坏事?”

钟离权:“不算是坏事,但如果没有为师与知焰在一旁,你就是祸事了。”

知焰也道:“你不知不觉中耗尽法力、元气一空,在此野外毫无自保之力,随便一只猛兽经过都能要了你的命,也有可能困死荒野。如今你的状况不是调息能复,至少需要调养好几天才能开始慢慢恢复神通法力,这是修行人离开洞府行游时的大忌。”

梅振衣笑道:“不是有你和师父在嘛,我没想到会有什么凶险,就大意了。”

知焰:“这不是大意不大意的问题,你自悟一种新的法术,玄妙未能悟透,后果连自己都不清楚,就这样随意施用,不是好习惯。……你这门法术非常奇怪,那西海湟激引的是天雷之力,天雷耗不耗尽与西海湟本身无关,而你激引的是自己的法力,以至于油尽灯枯尚无察觉,你能与天雷比吗?”

钟离权笑骂道:“所以说他聪明过头了,神龙百草鞭是他自悟,绝壁丹霞术也能偷师,这回倒好,自悟的法门竟然与张天师所传的‘五雷天心正法’同源。”

“五雷天心正法是什么?”这回轮到知焰不解了。

钟离权:“不提修行只说运用,它是一种符箓之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以御器之法使了出来,算是自成一格了。虽说世间诸法同源,境界到了也可相互借鉴,但符箓之术有自己的修行根基,体系完整严密不是能随意乱来的。而这小子只是灵光一现,又有指妖针这种祸福难料的法器,无意间施展出来。”

钟离权解释了一番何谓道家符箓之术。不是按样子画一道符就会有种种妙用,每一种符都有特殊的图案,下笔的顺序也一丝不能错,不同的符箓需要按不同的心法以法力画成,其过程有点类似于梅振衣编制吉祥软草垫。

画制符箓类似于炼制法器,上面凝聚着画符人耗费的法力,但符箓是一种很特殊的“法器”,因为它是一次性的,使用之后就没有了。比如一种威力巨大的“紫府天雷符”,有激引天雷之功,祭出之后可以化作紫府天雷劈击。

符箓的使用也受天时、地利的限制。比如大晴天在屋子里使用紫府天雷符,可能就是使用者自己与符箓上所携的法力,威力并不是很大。但如果在雷雨天的山顶上使用,符箓上凝聚的法力可以引来威力巨大的紫府天雷。

使用符箓还受到两方面的限制:一是画符人的修为,制成一道威力巨大的灵符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候比炼制一件法宝都难。二是使用者的修为,使用灵符一样需要施法,有些灵符修为不到用不了,就算能用也有法力消耗的限制。

使用符箓,相当于将法器的妙用“画”在符上,不必御器相斗,直接将符祭出也有同样的效果。看似差不多,但有两点好处:一是使用符箓的人不必是画符的人,只要修为到了能用就行,符箓自有种种妙用,弟子出山时,门中长辈往往都会赐几道灵符防身。二是可利用天时地利,不同的符箓可以激引外界不同的力量,譬如紫府天雷符。

凡事有利就有弊,修行弟子本身修为不足,过于倚仗符箓也有坏处。比如师传灵符非自己所能炼制,用完就没有了,或者以自身的修为一次用不了几道。假如用符箓降妖,几张灵符发出去妖物没降住,自身修为又不能与妖物相斗,那就得求老天保佑自己运气好能跑掉了。

倚仗符箓还有个最大的坏处,那就是灵符只能应急防身,对修行本身没有什么帮助。比如龙虎山一派真正的师传道法是“五雷天心正法”,它是修为的根本,修成各种境界也是炼制、使用各类灵符的基础。假如弟子只沉迷于使用符箓的威力,会有碍自身真正的修行,这往往是晚辈弟子中很常见的情况。

东华门弟子修炼的是金丹大道,辅以炼器、御器之法,并不修符箓之术,而知焰原先所在的妙法门也不修符箓之术,所以她并不了解。钟离权见多识广,却是知道的。

“五雷天心正法”是张天师门中秘传,钟离权也不可能很清楚,怎么又与梅振衣今天用的法术扯上关系呢?因为其运用的方式有同源之处,梅振衣不可能学过专门寻找藏神石的法术,但却能借助指妖针的妙用,以一物为引,以神识感应周边相通的物性。

理论上这种法术不仅可以用来寻找藏神石,只要能够控制神识激引各种物性,可以有种种不同的用处,接近于符箓之术的根本了,却是用御器之法施展。但梅振衣还没完全掌握激引外物的妙用,全凭自身法力,用的又是指妖针这种非常难控制的法器,贸然而行当然凶险。

钟离权说完了,梅振衣听得直眨眼,回味了好半天才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得好好研究一番,这几天趁着师父在身边护法,我得把这门法术琢磨出一些门道来。”

知焰劝道:“你学的是金丹大道,去研究这些对你修为并无太大用处,可能还徒耗精力。”

梅振衣点头笑道:“我明白,但是它的确很有用,比如刚才找藏神石,不能做什么事情都要想着修为法力,领悟各种玄机妙处也是修行乐趣所在。”

钟离权哭笑不得,语气既像是赞赏又像是指责:“你就找乐子吧!但至少要等你调养恢复之后,现在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歇着罢。”

梅振衣:“其实我没有受伤,就是体内元气生发需要时日,此刻就看出外丹饵药的好处了,想来想去,假如有三枚生元丹,我一夜之间就可恢复。”

知焰拍了他一下,语气微嗔道:“我离开妙法门已经八年了,当初随身带的生元丹早给你拿去送人,现在上哪里去弄?”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刚提到生元丹,就有人就送上门来了。

几人正在说话间,远处沿着河边走来一位女子,身披粉色纱裙,抹胸低勒露出半双丰满圆润的胸房,云鬓半卷淡妆浅束,恰如出水柔媚芙蓉,正是好久不见的世间妙法门掌门鸣琴。

鸣琴看见这几人吃了一惊,赶紧上前一一打招呼,最后问道:“知焰仙子,你们怎会来到昆仑仙境?”

知焰:“我陪振衣来此采药,你呢,怎么会在此处现身?”

鸣琴:“不久前我已将世间妙法门的掌门之位托付给彩琴,飞升昆仑仙境来到妙法群山道场。天意掌门告诉我,要为妙法门做一件事,才能正式入道场得授仙境师传妙法。”

知焰点头道:“仙境妙法门确实有这个规矩,以提示弟子莫忘闻道之缘,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太难,天意掌门要你做什么?”

鸣琴:“她让我在藏神河中找一块可以炼制阵符的藏神石,此河中藏神石虽多,但可用者太少,我都在河边找了好几天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她找了几天都没收获,梅振衣只走了十里路就找到一枚可用的,也难怪,谁能有他那种变态的找法呢?知焰闻言笑道:“这么巧?振衣正好找到了一枚可用的。……振衣,你把那块藏神石给鸣琴好吗?”

道侣已经发话了,梅振衣笑着上前将那块藏神石递过去道:“不好意思,这一块成色不是太好,勉强可用而已,不知能不能帮上鸣琴道友的忙?”

鸣琴接过藏神石赶忙回礼:“可用就行,昆仑仙境天材地宝虽多,也不是随手可用,能找到这样一块就很不错了!真不知该怎么谢你?”

知焰趁机道:“不必刻意相谢,振衣为寻找藏神石元气耗尽一时难以恢复,你随身若带有妙法门灵药生元丹,请赠三枚。”

鸣琴有些奇怪的看了梅振衣一眼,她想不通找一块石头又不是与妖魔生死斗法,怎么会搞得元气耗尽?但她并未多问,取出一个小瓷瓶道:“我身上恰好有十二枚,全都给你吧,以防不够。”

知焰也不推辞,说了声谢就接了过来。鸣琴告辞离去,似乎欲言又止,走出几步终于忍不住回头道:“知焰仙子,你已回到昆仑仙境,若不去妙法门有个交代,恐怕不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