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70回、寻访花神求灵药,携手仙子上昆仑

梅振衣与知焰早有警觉,避开了闪电劈击的范围,仍在与西海湟缠斗。昆吾剑在空中盘旋寻了个破绽正伺机飞射西海湟的眼睛,发出片片剑芒作掩护。西海湟张嘴吐出飞剑,恰好此时不远处天空有闪电劈下。怪异的是这飞剑不是冲梅振衣去的,而是冲着闪电射去。

闪电劈在飞剑上爆发出一个耀眼的光团突然改变方向,一道电光如金蛇直冲梅振衣击来。就算有飞天之能身形再快,想躲闪电也躲不过,但修行高人有别的办法护身,梅振衣祭出的昆吾剑光芒大盛,以法力激引,金蛇电光空中折转劈在了昆吾剑上。

梅振衣只觉得浑身一麻,头发和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似有道道电流经过,再也控制不了身形像块石头似的直坠下去。知焰收回穿云梭,也顾不得与西海湟缠斗,以无形隔空之力卷住梅振衣向上就走。

她这一走,西海湟没有了压制,立刻就掀起了风浪,涛天巨浪足有十余丈高就像深水中爆发了一颗巨大的炸弹。西海湟越出水面一口就咬住了昆吾剑,同时天空接连有几道闪电劈下,都被那柄飞剑激引改变方向,向梅振衣与知焰两人接连劈击而去。

知焰护住梅振衣凌空飞舞盘旋,穿云梭发出的琴声如雨点般密集,似乎空气也发生了阵阵扭曲,闪电改变方向折射擦身而过,丝丝电光分岔如细长游蛇般慢慢消失。见此情景,远处的钟离权一挥仙风扇,从空中将两人摄走,远远的落回到湖岸上众人的立足之处。

被雷劈是什么滋味?可以去问梅振衣。饶是他修行了得,以昆吾剑硬挡下一记惊雷,也全身酸麻如有无数电蛇在体内乱窜,提不起一丝力气连身体都失去了控制。落地之后钟离权仙风扇接连几挥,他这才勉强能动,赶紧闭目静坐调息,良久之后才能开口说话。

张果与星云、梅毅、知焰与梅振衣,三番出手,从岸上一直斗到西海中,始终没有降伏那一只大鱼精,梅振衣的昆吾剑还被怪鱼吞去,众人无不骇然。

西海湟早已没入滚滚波涛中不见踪影,那头小毛驴似的青海骢与马群也跑的不知去向,刚才湖岸边的那一片战场已面目全非,大面牧草被连根卷起,翠毯般的大草甸一片稀烂泥泞。湖岸边浪花一卷,冲上来半具马尸,连头带前腿都被咬去,只有后腿以及下半身残躯,血污已被湖水冲刷干净。

一阵风吹来,星云师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紧靠张果站住,脸色发白道:“那怪物就算有四丈身躯,一次又能有多大食量,吃一、两匹马还不够吗?竟然要冲入马群肆意杀戮,山野中的豺狼虎豹虽以牛羊果腹,但饱食之后也不会无端滥捕,更不会如此凶残!”

张果细心答道:“我也是妖类,但已不能与寻常乌梅相比,那只西海妖湟显然也不能与寻常畜生相提并论。它灵智已开,有所思所想所为,就如世间有百态之人,修行界也有奸恶之徒,有人以凶残杀戮为乐,譬如此西海妖湟。”

梅振衣此时已经恢复一些气力,问钟离权道:“师父,您老人家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与知焰也不是那妖怪的对手?”

钟离权:“你们两人斗法输了,并非一定是修为不如,而是对手修行日久法力更强,且占据了天时地利并善加运用。我让你们去湖中动手,就是要给你们一个教训,这种斗法经验只有在此经历下才能积累,往后再遇到此种凶险,应知如何小心趋避。唯一没想到的是,你小子竟然把昆吾剑给丢了!”

知焰插话问道:“若是师父这般仙家高人出手,会怎样对付此妖?”

钟离权:“所谓仙家高人,修行经历不同,心性行止也有不同。若说相同之处,眼界超脱于世人之上,历天刑有所真敬畏,虽神通广大,却不像愚俗之人那般无知而空狂。就不说仅说仙人了,遇到这种妖物,不同的修行人对不同的情况往往有四种做法……”

他介绍了修行高人遇到这种西海妖湟一般会怎么办?一是收服,二是镇压,三是斩杀,四是不管。

所谓收服很好理解,在大官湖遇五妖作乱,钟离权的处置就是收服,龙隐姑也暗中帮忙了,这也是一种点化的方式。当然了,也有人收服妖物会继续作恶,譬如那位凌虚子。

有些作乱的妖物罪大恶极难以轻饶,可以镇压,让它们不能再作乱,钟离权在五湖岛上一开始也说要镇压,把那五个水怪吓得够呛。天刑无仁也无私,仙家高人知道厉害,往往不愿意亲手多造杀业,对于那些不想饶恕的妖物或者是修行败类,通常会首先选择镇压。

有些作乱的妖物神通广大,不容易镇压,或者遇到的高人脾气不好、不在意这番杀业等原因,也会将之斩杀。斩杀还有一种情况,譬如这条西海妖湟虽然难斗,但浑身的筋骨血鳞都是天材地宝。

修行高人遇见了这种东西,也可能会主动斩杀采取天材地宝,如世人之渔猎,但这样做自身也是在冒险。怪物吞噬人畜,修士也会斩杀怪物,各取所用而已,这种情况在昆仑仙境比较多。至于杀业,有人不在乎,这一世修成仙道的希望本身就渺茫,也不是人人在未成仙之前都像梅振衣这样知道天刑为何物,连知焰都不清楚。

至于不管,也很好理解。如果妖物过于厉害不是对手,想管也管不了,只能避开不管了。或者有修士一向独善其身,不主动招惹争端,事不关已也不刻意理会。钟离权经过西海多次,每一次都是飞天而过,就算察觉到湖中有妖气也不会刻意落下云头看究竟。这一次是行游到西海岸边,恰好遇到了这件事,才叫弟子出手试试。

听完之后,知焰又问道:“师父能出手镇压此妖,帮振衣拿回昆吾剑吗?”

钟离权苦笑着摇头道:“你们斗法时我一直在看,心中推演数番,非不能也,实不可轻为也。”

以钟离权之能,自然不会怕那只西海湟,但是不怕不等于可以轻松镇压。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假如钟离权一意孤行要以大神通下湖降妖,以刚才那妖物显露的法力与种种手段来看,将是一番惊天动地的恶斗。

到最后就算钟离权能够镇压妖物成功,这高原上的西海也会面目全非,湖中以及可能波及到的岸边一带,恐有无数生灵遭殃,这对钟离权自己同样也不是好事。拍死脸上的一个蚊子,却要打掉嘴里的牙,这不是明智的做法。有时候很多事不是因为做不到而不去做,而是代价太大不可轻为。

西海上空的云层渐渐散去,阳光重新照在水面上,碧波荡漾仍是一片美景。梅振衣看着西海长叹一口气,钟离权反常的没有用扇子敲他的脑袋,而是拍了拍徒弟的肩膀道:“有了这一番教训,去昆仑仙境蛮荒中行走时就知道小心了。这一去将是你修行破关的机缘,昆吾剑是你自己丢的,等回来后,再与知焰一起取回就是了。”

梅振衣反问道:“回来后?连师父你都不可轻为镇压之事,我怎么能斩杀此妖呢?”

钟离权以神念悄然道:“你既知天刑雷劫为何物,自然要避免把事情搞得惊天动地。你今天刚出手时与梅毅的配合就很不错,只可惜妖物太强没有得手。可智取则不必力斗,只要手段巧妙,无非就是在湖边打一条鱼而已。你小子的鬼心眼比师父我多,到时候自己去想办法。”

知焰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也能猜到钟离权私下有话交代梅振衣,笑了笑问道:“钟离师父,你要振衣与我将来取回昆仑剑,又在私下吩咐他什么呢?”

梅振衣答道:“师父说我的鬼心眼多。”

钟离权笑道:“昆仑仙境连绵荒野之中,也有厉害的妖异之类,那恨贤夫妇的修为未必比得上此时的你们,他们怎敢行走其间呢?”

“紫青双剑!”知焰突然反应过来。恨贤夫妇行走昆仑仙境的荒野,依仗的就是手中紫电、青霜两柄宝剑的配合,如今剑在知焰这里,一样可以与梅振衣配合使用。只是这种神器不能拿来就用,两人还要试炼纯熟才行。

“我们去了昆仑仙境之后,抽时间好好练习紫青双剑的妙用配合,未尝不可设法斩杀这西海妖湟。”知焰冲梅振衣道。

钟离权又提醒道:“你们也要注意,恨贤夫人受伤,未尝不是因为太过依仗紫青双剑的威力,以至于行事无忌自陷险地。……此事就说到这里吧,今天休息一夜,明日就该出发去昆仑仙境了。”

知焰却没止住话题,又多问了一句:“师父,那怪鱼吐出的短剑似的东西是什么?我不信这种山野异类也会炼制法器。”

钟离权:“有修为怎么不能炼器,只是有所不同,那飞鳍、飞鳞不就是天成法器吗?也是天材地宝。至于那柄剑是什么东西,你问我不如问鱼,师父我又不是湟鱼!”

梅振衣一拍脑袋,拉住知焰道:“走,我们去打几条湟鱼,今天晚上炖鱼汤喝。”

……

草原上夜幕低垂,晚风中有花草的清香,众人在远离湖边的山脚下扎下营帐,帐前燃起了篝火。梅振衣在火上支了口大祸炖鱼汤,娴熟的放着各种佐料,热腾腾的香气四溢。卢红卢翠帮着梅毅摆放坐垫、矮几、杯盘,就等着开祸了。

这两名婢女曾在大官湖岛上三年,与湖中水妖打过不少交道,也算是有见识,心里承受能力不错,此时已恢复了平静。换成一般人,看见今天的场面不被吓晕才怪。她们俩没事,其他人就更没事了,明天就要分别,众人都很不舍。

提溜转缠着知焰,说自己也想去昆仑仙境。知焰当然不允,劝说它身为九连山巡山护法,守护青漪三山责任重大云云,好歹把它劝住了。

张果闻见鱼汤的香气,皱了皱眉头说:“阿弥陀佛,我吃素!师太,我给你炖蘑菇素鱼汤好不好?今天喝几杯酒,为少爷送行。”

星愿师太微微一笑:“多谢了!不必总叫我师太,直呼法号星云即可。”

等到用餐的时候,玉真打趣道:“梅郎亲手烹鱼羹,不是那条大鱼的对手,就拿小鱼出气吗?……这汤真好喝,太鲜美了!”

西海特产的湟鱼肉质鲜嫩味美,梅振衣做鱼的手艺也相当不错,这道鱼汤自然不会差了。梅毅正在吃鱼肉,突然说了一句:“少爷,你看这是什么!”

梅振衣打的这几条湟鱼都在一尺左右,炖熟之后拆食,会发现鱼头中间有一根骨刺,接近一寸长,形状酷似一把宝剑。梅振衣这才清楚那鱼精吐出的四尺宝剑是什么东西?原来就是一根剑形骨刺,可能经过千年来西海上天然雷电的淬炼,威力不亚于昆吾剑这等法宝。

当晚无话,梅振衣在大帐中交代玉真回到芜州多多保重,谷儿、穗儿不要耽误了修行同时照顾家中诸事,自己去昆仑仙境寻人采药,尽量快去快回,临别叙话不必多提。

次日天明后,钟离权带着知焰、梅振衣在西海边与众人挥手告别,飞上云端而去。这飞天一去速度就快了,不消半日功夫已飞过玉柱峰,又西行千里,来到常年积雪不化的皑皑群山上空。

梅振衣虽然从未去过昆仑仙境,但却是认识路的,因为在那一千八百年“入境观法”中经历过。在一处连绵雪峰与庞然冰川环抱之地,三人身形停在一座不知名的巨大雪山上空。钟离权望着群峰之间一望无际的冰封雪谷问道:“梅振衣,你看见瑶池了吗?这里就是人世间出入昆仑仙境的门户。”

梅振衣默运神念极目望去,神识中“看见”了千里天池波光浩淼。在这群峰环绕之间的巨大冰川上方,居然有一湖天池荡漾,水面有千里广阔恰恰与周围雪山的最高峰平齐。不是群峰之间真有这么一池湖水虚悬,也不是虚无幻象——它是另一处天成洞天结界的景物,恰恰在此重叠。

梅振衣点头道:“弟子知道瑶池门户在此,也看见了。”

钟离权:“此结界门户要以神念穿透,以法力护身才可进入。自古修行人有飞升昆仑之说,虽不是真正的飞升成仙,但穿越门户遭遇罡风猛烈,修为不足也会殒身而落。故此人间修士就算有飞天之能,法力不足也不敢轻易尝试,你有把握吗?”

梅振衣淡淡一笑:“没问题,我们走吧。”

……

昆仑仙境绵延数万里,瑶池碧波千里广阔。湖光荡漾四野无人,正中的天空忽然光影恍惚扭曲,透过这团光影可以看见连绵雪山宛如另一个世界的幻影。紧接着三道人影从朦胧光团中飞出,一位高簪道士、一位红衣绿绦女子,还有一位穿着道装的年轻男子。

梅振衣横空出现时,周身上下环绕着灿烂耀眼的霞光,直到落于岸边才将霞光收起,看看了周围赞道:“好个灵气充盈之地,只要稍加营造,随处可比青漪三山啊,难怪成为自古出世清修福地。”

钟离权:“此地并不适合凡人留居,山野洞府中大多是清修之辈。在此行走如无必要,莫以侵切神念触动山野,飞天之时也不要全力疾行散布法力扰动四方,以免惊扰了清修定坐的道友。……很多人间散修无上师指点,初来昆仑仙境不知此种讲究,引起了不少不必要的争执冲突,你一定要注意。”

知焰微笑道:“就算师父不说,我也会提醒振衣的。”

梅振衣愣了愣道:“多谢提醒!但我曾观清风、明月行走昆仑仙境,好像没有注意这些。”

钟离权终于又是一扇子敲过来道:“明月过境不染,清风有金仙修为神念收发自然,你能和他们比吗?再说了,为师虽然与清风交好,欣赏其修为心境,但也不希望你学他的脾气与行事之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