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67回、访仙友路遇不认,龙隐姑结缘胡春

“有真正的仙家隐居?难道是前夜出手帮忙捉住五妖的那位高人?”梅振衣惊讶的问道。龙感湖离大官湖不太远也就百里左右,如果说附近有什么仙家高人那夜出手帮忙,很可能就住在此处。

“师父难道认识这位仙家?我也觉得此地不寻常,但没有察觉仙人踪迹。”知焰也在一旁道。

“不欲叫人察觉,自然不露踪迹。振衣、知焰,既然路过此地,人家又可能帮过我们的忙,想不想去结一番仙缘?”钟离权摇着扇子问道。

梅振衣与知焰齐声道:“当然想了,还正想说声谢谢呢,就不知如何结此仙缘?”

钟离权笑了笑:“这种事勉强不得,就看看人家愿不愿意露面了,我们就去湖中逛逛吧。”

命张果等人赶着车马沿湖自行游玩,到龙感湖北边的官道旁等着,钟离权领着梅振衣与知焰沿另一个方向走,在几里路外看见了一个渔村。

村子建在高地上,湖滩上支着不少竹竿晒着很多张网,湖旁有十几艘船,搭着跳板有人上上下下。钟离权走过去问道:“船家,贫道云游至此,能否行个方便,搭你们的船进湖游玩一趟?”

一连问了几家,船家都说这是渔船,要进湖打鱼的,不能带闲人玩赏。一直到最后,有个二十多岁的后生穿着带补丁的粗布衣裳,正在往船上搬鱼网,见钟离权问话回礼道:“道长,带你们几个上船也无妨,只要不妨碍我打鱼就行,但我的船既破也小,行到湖心若有大浪,恐怕不安全。”

梅振衣:“没事,我们几位水性都很好,只怕在船上有些碍手碍脚耽误你打鱼,你载我们出湖一趟,我给你二十斤鱼钱算是补偿。”

小伙看了他们一眼,想了想道:“你们是路过的游客?这湖风景确实不错,用不着二十斤,十斤鱼的钱就够了。”

商量好了正要登船,小伙子又拦住他们递过来几样东西道:“把这个绑在身上,万一起浪落水也能保个平安。”

梅振衣一看,这小伙子递过来的竟然是三件“救生衣”。不要以为救生衣是近代才有的,古代的渔民就有这种东西。有一种葫芦科植物叫条瓠,如黄瓜似的长条状,却比黄瓜要长多了,长成之后就如葫芦一般外面结一层硬壳,里面的瓤干透了很轻。

一左一右挂两根瓠子在肩前,用细麻绳系好,就是一件古老的救生衣。一般水性好的渔民自己不用,但船上有小孩帮忙时,父母一般会在孩子身上绑两根瓠子以防万一落水。

梅振衣也不推辞,接过栓着细麻绳的瓠子先给知焰系好,再给师父也细上,三人的样子颇有些怪怪的,对望一眼都在暗中偷笑。给那小伙十文钱,三人登上了小船往湖心划去。

在船上闲谈得知,这小伙子名叫胡春,父母早亡家中就他一人,平时以打鱼为生。胡春收了钱把船上的鱼网麻绳搬开,让三位游客有个干净的落脚地方。先撑槁离岸再摇橹前行,并不打鱼,直接往大湖深处而去,一边还讲解此湖的各处风景与民间传说。

梅振衣劝道:“我们只是随船到湖中看风景,你不用刻意招呼我们,该打鱼就打鱼,不要耽误了营生。”

胡春摇头道:“我收了你们的鱼钱,就得陪你们游玩,鱼打上来水花四溅,莫要弄脏了三位的衣衫。”

知焰也问:“我们从双峰集那边来,还见到了湖神庙会,此地神祠众多,你们这龙感湖中有神仙吗?”

胡春又老老实实的摇头:“没有,至少我没听说过。”

胡春做为一个乡下渔民,说话办事还挺机灵,谈吐举止也很得体。他从未见过知焰这般仙子似的人物,不时悄悄偷看几眼。梅振衣暗中在笑,对知焰眨眨眼,那意思仿佛在说:“知焰,那小伙偷看你,你很美啊?”再看知焰仙子肩上搭着麻绳挂着两根瓠子的样子,着实也很好笑。

渐渐的船已经驶入湖中,岸上的渔村远望过去成了地平线上的一个小点,胡春又问道:“三位客官,你们想要我把船摇到哪里?附近有几个岛,花鸟风景不错。”

钟离权摆手道:“不用了,就穿湖而过,我们在对岸下船便是了。”

胡春:“这湖很大,到那边恐怕天就快黑了。”

梅振衣:“怎么,你不方便回去吗?我再给你加钱。”

胡春赶紧摆手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好办,停船歇一夜就行了,我是怕你们错过了宿头。”

梅振衣:“不用管我们,湖那边走不远就是官道,你尽管慢慢摇吧,我们只想看风景不着急赶路。”

眼见已到中午,船至湖心停下来稍事休息,凉爽的清风吹来感觉很是舒适。梅振衣与知焰都用询问的眼神看了钟离权一眼——“怎么没有察觉到有仙家想露面的痕迹?”

钟离权摸着胡须想了想,冲胡春道:“小伙子,既然不着急,你就撒一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知焰一听这话也劝道:“胡春,我还从来没见过渔夫撒网呢,难得上了渔船游湖,你就撒一网让我开开眼界。”

胡春站起身来拍拍手道:“这里的水深又太清,未必能打上来鱼,既然道长和姑娘想看撒网,我就撒一回。……三位站稳了,撒网的时候船会晃一下。”

胡春一脚站定,一脚踏上船帮,左手牵好绳结,右手托住鱼网,一个扭腰转身很漂亮舒展的动作,鱼网飞了出去在半空散开成圆形罩在水面上,非常干净利索。小船微微晃了一下,梅振衣看见师父也举起仙风扇朝湖中挥了一下,不知捣了什么鬼。

胡春小心翼翼的收网,尽量不让水珠溅到知焰等人的身上,这一网没有打上来一条鱼,鱼网中却有一件东西。

这是一个沉香木匣子,上面雕饰的花纹非常精美,尽管是从水里打上来的,但匣子上却丝毫没有沾湿。一网打上来这么个古怪的东西,胡春也愣住了,钟离权在一旁道:“小伙子,这可能比鱼值钱啊,快打开看看。”

胡春打开木匣,阳光下立时耀眼生辉,只见里面是满满的一匣龙眼大小的明珠。梅振衣生在巨富之家,也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明珠!

胡春张大嘴傻眼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梅振衣也很意外,难道又是师父搞的“点石成金”的把戏?他仔细以神识感应,却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这时知焰以神念悄然道:“这不是幻像,就是真真正正的一匣明珠,不知师父在搞什么文章?”

钟离权用扇子拍了拍胡春的肩膀道:“小伙子,别发愣,真是好运气,你今天发财了!”

胡春过了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道:“掐我一下,这是在做梦吗?”

梅振衣上前掐得他哎呦叫了一声,笑道:“光天化日,真真切切。”一面又以神念对师父道:“该不会是您老偷了那位仙家的东西吧?假如人家找上门,看你怎么办?”

钟离权回神念开了个玩笑:“不是想看看此地隐居的仙人会不会现身吗?结个仙缘也不错,假如赔不起明珠,就把你小子赔给人家,南鲁公的大少爷,可比一匣明珠值钱多了。”

梅振衣与知焰心知这匣明珠来历不正常,一直等着有仙人现身,然而一直等到黄昏渔船靠岸,什么都没发生!这一下午胡春的神情都有些恍恍惚惚,很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船靠岸这才清醒过来道:“几位,地方到了,请下船吧。……前面有条小路通向官道,我送你们一程,正好也到附近的镇子买些油盐,顺便办点事情。”

梅振衣等人解下“救生衣”下了船,胡春将那匣明珠放入怀中,在岸边找了块大石头将船一系,也跟着他们走上了岸。钟离权笑道:“小伙子,就把船这么一扔也不怕被人偷了?发了财不在乎了?”

胡春答道:“我平常就这么停船的,这里不会有人偷。”

湖岸边花草齐膝,前面是一片竹林,林中有一条弯曲小径通向北边的官道,众人随着胡春走入竹林,就听前面传来女子的哭泣声。胡春脸色一变道:“此处是荒郊野外,怎会有女子在哭,难道出了什么事?”赶紧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前面拐了个弯,路边坐着一名女子,头戴荆钗身穿湖蓝色的衣裙,以手掩面正在那里嘤嘤哭泣。胡春上前道:“小娘子,这荒郊野外怎么只有你一人,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放下了手抬起眼来,脸上泪痕未干,然而众人却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她明眸皓齿容颜秀美脱俗,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梅振衣不是没见过美女,但突然在这荒郊野外见着这样一位女子也挺吃惊的。

更特别的是,以神识感应竟无法察觉她周身上下的神气波动,那只有一个解释——此人不是凡人!他发现了异常,钟离权与知焰当然也发现了,都站住脚步不再说话只是看着。

女子答道:“我姓龙,小字隐姑,就住在龙感湖边。今天上午在湖边游玩时不慎将一匣明珠落于水中,被浪花冲走。我在湖边转了大半天了,不知怎么去找,眼见天色已晚又迷了路,心里又急又怕。”

梅振衣闻言已明白是怎么回事,钟离权搞鬼让胡春撒网收走了人家的东西,现在这龙隐姑现身拦路了。三人都将目光望向胡春,看他如何回答?

胡春愣了愣,欠身问了一句:“姑娘丢的匣子是什么模样?”

“一尺长,六寸多宽,一寸厚,沉香木雕花。……难道这位大哥看见了?”龙隐姑站起身来,紧张的抓住了胡春的衣袖。

胡春:“我今日在湖中撒网,确实打上来一个匣子,再多问姑娘一句,匣子里装了多少枚明珠?”

龙隐姑:“不多不少,正好九九八十一枚!你既然找到了,求求你还给我。”

“慢着,我要点清楚。……三位,请你们来做个见证,匣中明珠我未取一枚。”胡春掏出木匣放到路旁一块石头上打开,一五一十的清点,不多不少正好八十一枚明珠。然后合上匣子递给龙隐姑:“姑娘拿回去,都在这里了,千万别再弄丢了。”

梅振衣等人暗暗惊讶也连连点头,没想到这山野渔夫毫无贪占之心,这么痛快就把一匣明珠还给了龙隐姑,而且事情做的一点都不含糊。龙隐姑接过木匣倒身下拜道:“请问恩公名号,来日也好相谢。”

胡春赶紧伸手搀扶:“我姓胡,叫胡春,是胡家村的渔民。姑娘不必多礼,谁没有落难遇事的时候,只是碰巧帮上了你的忙而已。天已经快黑了,你快回家吧。”

龙隐姑一看天色表情又快哭了:“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家。”

胡春问道:“龙感湖周边一带我都熟,你家住在什么地方?”

龙隐姑:“我也说不清,只记得湖岸边有三株很大的香樟树,从那里上岸走不远就是了。”

胡春想了想,哦了一声道:“我有印像,在湖中打鱼时远远看见过三棵大香樟,那地方可不近啊,要绕过大半个湖呢,走路过去今天是来不及了。”

龙隐姑着急了,打开匣子取出一枚明珠道:“恳请胡大哥送我一趟,这是小女子的一点谢意。”

胡春看了看天色道:“是大晴天,天黑了也可以看星光行船,不往湖中走就沿岸边也无妨。姑娘不必给我这枚明珠,五文船钱就足够了,如果今天没带钱不方便的话,以后见面再付也不迟。”然后又转身对钟离权等人道:“诸位,我就不陪你们往前走了,要送这位姑娘回家,不能让她露宿荒郊野外,你们顺这条路前走不远就是官道。”

钟离权抱拳道:“多谢这位小哥了!”又上前一步向龙隐姑行礼道:“在下钟离权,人称东华先生,今日有缘得见姑娘,真是幸会!”梅振衣与知焰也一起行礼道:“龙姑娘,幸会!”

龙隐姑看了胡春一眼弱弱的问道:“胡大哥,这三位是……”

胡春:“这三位是过路的游人,都是好人。……龙姑娘,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快走吧。”

龙隐姑欠身回了一礼,随着胡春去了,两人的身形消失在小路的转弯处。三人就站在那里看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梅振衣呵呵笑出了声:“师父啊,人家现身了,你也报出了名号,那龙隐姑却没理会你!”

钟离权敲了徒弟一记仙风扇:“你笑什么,人家不也没理会你吗?”

知焰在一旁抿嘴道:“我们游湖是想寻访仙家道友,而龙隐姑现身,看样子却不是来见我们的。”

梅振衣:“今日不是我们的仙缘,而是那胡春有仙缘。”

知焰轻轻给了他一拳,戏谑道:“怎么,你失望了?”

梅振衣:“不不不,我只是替胡春高兴,那人很不错。”

钟离权:“岂止是不错!见他谈吐举止并不是憨厚无知之辈,人聪明做事也仔细妥当,还有如此心性就更难得了。难怪龙隐姑收回明珠还要让他送一程,就是想借此机会结识。”

知焰:“师父你报出名号,那龙隐姑也应该能看出我们的身份,却不多理会,连暗中的神念都不回一道,这就有些奇怪了。”

钟离权沉吟道:“也许有她自己的原因吧,前天夜里出手帮忙拿妖的应该就是这位龙隐姑,当时没有现身,今日也不说破仙家身份。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梅振衣笑嘻嘻的说:“我们今天也不算白来,师父挥了一扇子,帮胡春打上那一匣明珠,也是他结识龙隐姑的机缘。”

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又挨了一记扇子,只听钟离权道:“那龙隐姑就在龙感湖隐居,以她的神通想找个机会结识胡春还不容易,有没有我们都能有这一出,我们只是顺道遇见了而已,算不得帮忙。……胡春有没有仙缘,全在他自己的行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