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62回、新宅碧瓦门庭换,幼姑犹待故人回

积海真人也想凑热闹,可钟离权命他留守齐云观,不能人全部跑光了,有什么事却无人处置。梅氏六兄弟当然也想去,但家事还得有人打理,大少爷虽不在,菁芜山庄还有二少爷振庭与大小姐素节呢。原先做主的这回全走了,可算轮到他们几个出面管事了,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家中商议完毕之后,人人满意,都忙着收拾打理行装去了,这一去几个月,是得好好准备一番。张果却没着急离开,凑到梅振衣面前磨磨叽叽的说:“少爷,既然这么多人都一起行游,连曲观主与立岚道友都请了,是不是再请些别的人?”

梅振衣笑着瞪了他一眼:“什么别的人,你不如直说星云师太。我们这一行人中有三位道士,再请一位尼姑同路,你不觉得别扭吗?”

张果摇头道:“我不觉得别扭,大家都是修行人,路上可以互相交流印证心得嘛,再说了师太是出家人,云游天下也没什么。”

梅振衣微微点头道:“星云师太是我读书时的启蒙业师,如今住持的翠亭庵,历来也受我梅家供奉,请她一起云游西海倒是在情理之中。”

张果:“那少爷就去请她呗。”

梅振衣:“张老开口相求,我哪能不答应?但若我去请,那是我的面子,如果你亲自去请,那是你的交情。”

张果直挠头:“我去?我怕请不来。”

梅振衣笑道:“张老,你在人间经历这么久,就连大管家都做了几十年了,这点人情世故不会看不透。你无非是想与星云师太一道行游,师太若愿意,你自能请来。如果她不愿意,让我为你去请也无趣。”

张果老脸微红道:“少爷说的也是,我这就进城去翠亭庵一趟。”

梅振衣一招手:“且慢,我还有话要交代。你去翠亭庵请星云师太,只要一说,我估计肯定能请来。我建议你再问一句话,问师太愿不愿意戴上纱冠换上便装出游?这样路上也方便。”

张果:“少爷想的真周到,只是师太能答应吗?”

梅振衣笑得有些神秘:“可能会答应,也可能不会答应。但如果她答应了,就说明你心里那些鬼算盘,此生不是没有得逞的可能。”

张果直摇头道:“少爷切莫这么说,我对星云师太绝无一丝非份之想。”

梅振衣笑容不改:“但你还总想看见她,是不是?我虽然年纪小,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一点点的,吾观星云师太,不是真正的佛门僧侣性情。”

张果脸色一变:“少爷这是什么意思?星云师太冰清玉洁,平日行止无一丝越礼违戒之处!”

梅振衣一摆手:“张老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星云师太的修养自然没话说,但她在翠亭庵栖身,无非是因为身世流离,感叹世事无常,并不是为了出家修行而出家,而是因为无家可恋而出家。”

张果摸了摸脑门:“少爷说的太对了,确实是这么回事。但求你不要在星云师太面前乱说,人家可是真有佛门修行。”

梅振衣眨了眨眼睛道:“真有佛门修行怎么了?也可以做在家居士嘛,这在你我眼中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顺其自然而已!就看自己所愿了,勉强不得。……这话说的有点早了,如果你不爱听就当我没说,快去请师太吧。”

张果去翠亭庵请星云师太,果不出梅振衣所料,师太欣然答应,而且还答应了换上便装出游。张果心中高兴自不必提,喜滋滋的回去准备车马,众人约定好是三日后出发。

梅振衣也没闲着,他与知焰仙子一起去了敬亭山,这一次离家远游,也应该和山中的仙童清风打声招呼。清风听说之后淡淡道:“早知你会去,此去可能会有些波折,你想救治白牡丹尽力则可,若实在不行也不要太过失望。此事我也插手了,还是帮个忙吧,这个葫芦你拿去。”

清风拿出来一个二尺长雪白晶莹的葫芦,就是当初他在闻醉山药田培植一千八百年的盘古藤上所结。梅振衣正要伸手去接,清风却摇了摇头将葫芦扔给了知焰道:“你的修行尚未出神入化,虽然勉强能用这个葫芦,但挂在身上太显眼,还是交给知焰保管吧。”

知焰一挥手,葫芦在空中化作拇指肚大小被收于袖中,她施了一礼道:“多谢仙童,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

清风:“就是我要给梅振衣的灵药,都在这里面了,只要都不浪费,恰好是炼制一炉九转紫金丹之数,所缺的几味你们自己去找。这葫芦也是我的信物,如果你们在昆仑仙境有什么难处,可以找三个人帮忙,只要亮出葫芦就行。”

清风说的这三个人,第一个就是万寿宗掌门乔散人。但他特意叮嘱梅振衣与知焰,如果要找乔散人帮忙应该私下亮出葫芦,乔散人自然会明白,不要在闻醉山弟子面前说出自己的身份,更不要说是清风让他们来的。

至于另外两个人,是太乙门乾元山道场的清风与明月,梅振衣曾在那一千八百年的定境往事中见过。清风又告诉他们,当年那两位药园童子如今可能已经不再叫清风、明月,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见面可以直接说明来意,就说是当年的闻醉山清风请他们帮忙。

从敬亭山下来,知焰仙子叹道:“听昆仑仙境传言,清风童子当年是踏过乔散人的身躯离开闻醉山的,万寿宗引以为奇耻大辱。然而外人恐怕不会知道,昆仑仙境中若有事找人帮忙,清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乔散人。”

梅振衣:“内情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明白,清风曾对我讲了那一段故事,若不得允许我也不好转述他人私事,既然他今天提到了可以找乔散人,我就把这段故事告诉你。”他告诉了知焰关于乔散人与清风、明月之间的往事,最后又问道:“那位乔散人,后来怎么样了?”

清风出走闻醉山已经过去快六十年了,后来的事情梅振衣不清楚但知焰却是知情的。当年乔散人当众受辱,万寿宗弟子一度颇有微词,认为他的修行不足为门中表率,还有人说他已失掌门威仪。但这种议论不久后就自然平息了,因为乔散人历天刑雷劫成仙。

事实胜于雄辩,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好说,因为人家成仙了!这说明乔散人当日所行自有他的道理,也有他的感悟,随后很快就能修行破关,而那些议论的弟子也在长辈们的训斥下开始有所反思。乔散人成仙却没有飞升去万寿山,仍留在昆仑仙境为万寿宗掌门。

昆仑仙境中不是没有仙家驻足,但大多都是一些成道的妖王,在仙界有祖师洞府的仙人,当然都愿意去仙界。妙法门掌门天意仙子是真仙,那是西王母命她留在昆仑仙境的,至于乔散人的情况有些特殊,是他自己要求留下的。

听完之后梅振衣笑道:“假如被清风踩一脚就能成仙,天下不知有多少人会来求清风踩上几脚,队伍能从这里一直排到昆仑仙境去。”

知焰掩嘴而笑:“怎么话一到你嘴里,就变成了这样?清风当年在昆仑仙境揍的人可多了,也只成就了一位乔仙人。你如果这么说,就第一个去求清风踩吧,踩死你也成不了仙!”

两人说说笑笑,又谈起了正事——怎么找波若罗摩花神?这位花神去没去昆仑仙境,去了多久,有没有上别处?这些都不清楚。就算她在昆仑仙境中,那么大的地方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这是眼下最头痛的问题。

梅振衣脑筋一转,又想了个主意——张榜悬赏!就像当年张榜重金悬赏寻找“紫纹白鳞波罗蜜”一样,这次换成了寻人,榜上要寻的人却不是波若罗摩,而是那位名叫韦昙的居士。

梅振衣见过韦昙,可以请人画出肖像,刻版印制四处分发。榜上说此人叫韦昙,曾在濠水落欢桥边为船夫,后来不知所踪。若有人知其下落,能帮助梅家找到韦昙,愿以黄金三百两相谢,这可是一笔极重的赏金啊!

知焰皱眉道:“如此重赏,若是换一个人很可能找得到,但那韦昙居士不是普通人,这一招未必有效。”

梅振衣点头:“是啊,未必能找到韦昙,但是另一个人若在人间听说消息,一定会自动上门。我们若在昆仑仙境未回,可以交待积海真人留意。”

知焰转念一想立刻就明白了,附和道:“对呀,波若罗摩就在找韦昙,听闻梅家大张旗鼓的寻此人,一定会来问消息的。……但你的重金悬赏,未必能传到昆仑仙境,我倒还有个建议。”

知焰的建议是托乔散人帮忙,放出消息就说万寿宗要寻找一名叫韦昙的修士,也不必提什么赏格。只要波若罗摩在昆仑仙境听说这个消息,一定会去万寿宗找乔散人打听的。

梅振衣连连叫好,轻拍着知焰的香肩道:“我的道侣好生聪明,清风刚说可以找乔散人帮忙,你就想到了找他能帮什么忙。”

知焰挥粉拳打了他腰间一记:“这些鬼心眼,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说话间已路过妙门山下,道旁就是梅家在养贤乡的田庄,知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动声色的提醒梅振衣道:“你已经三年没去何家了,这一趟远行之前,是不是该去看看何家父母与那一对兄妹?”

梅振衣有些惭愧的说:“真不知道该怎样谢你,还会提醒我这件事。我是打算回齐云观换身道装,这就去何家一趟。”

……

梅振衣上敬亭山入坐三年之前,当然也去何家打过招呼,就说自己要跟着齐云观中的仙长出去云游,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何家夫妇还特意杀鸡做鱼,给他来了一顿送行饭,何火根与何幼姑兄妹很是恋恋不舍。

这两年何火根带着妹妹过去齐云观好几次,打听小吕道长何时会回来,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这几天梅振衣把菁芜山庄的管事赵启明与梅大东叫来问过何家的情况,知道那一家人过的很好,何木生与何火根父子分别做了养贤乡田庄与玉真观皇田的庄户头,在何家村的日子也算拔尖了。

三年后再进何家村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然而到了何家门前梅振衣却几乎不敢认了,这还是当年的何木生家吗?

只见面前是一座府宅,崭新的青瓦粉壁,院落很大,从旁边看去,原先梅振衣从天空掉落的那口水塘,已经被院墙圈到后院中。这样的府宅在梅振衣眼中自然不算什么,但出现在何家村实在很是“气派”。

梅振衣记得何家原本是没有前院的,堂屋的大门就对着路边,现在新盖的房子向后退了一截,原先的墙基就成了前院,还有一道上漆的正门,门前虽然没有石狮子,但也放置了一对稍嫌粗糙的雕花石鼓,门槛前铺着青石板。

梅振衣正在发愣,那边大门一开走出一条魁梧的汉子,留着浓密的短须。汉子见门前站着个道士在张望,神情一愣接着突然变得很激动,一跃上前当胸给了道士一拳,把他打了个趔趄,紧接着一把抱住道士惊喜道:“兄弟,你可算回来了!”

这人正是何火根,三年不见,梅振衣的相貌没什么变化,但何火根壮实了不少,也留起了胡须。他的激动绝对是真情流露,在他看来,小吕道长就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梅振衣也很感慨,拍着何火根的肩胛道:“是啊,我回来了,三年不见,哥哥家的变化太大了。……你且松手,想把我勒断气吗?快让我进去拜见叔叔与婶子。”

何火根松了手却没有领他进大门,而是一把扯住道袍,绕过宅子将他拉到了自家的后院墙下。梅振衣不解的问:“火根哥,干嘛把我带到这里说话?”

何火根搂着他的肩膀低头小声道:“道士兄弟,你一去三年都没消息,不清楚我家的事。这一年来,给我妹妹提亲的人都快把门槛踏断了,前两天州城的王老爷还派人来说要纳幼姑为妾,我娘坚决没同意。”

梅振衣讶道:“哪位王老爷?”

何火根:“就是那位承奉员外郎王元方,老色鬼一个。”

一提这个名字梅振衣想起来了,他有印像,七年前曾经在齐云观见过一面。就是那位带着小妾上门看病,见梅振衣把脉颇有微词,却被曲振名开玩笑吓唬了一顿,吓的差点要把小妾送给梅振衣的员外郎王老爷。(详见033回)

梅振衣皱眉道:“我听说过这个人,怎能将幼姑许给那样的人家,当然不行!火根哥你放心,我会帮你家摆平这件事的。”

何火根一跺脚:“你怎么没听明白我的话呢?姓王的用不着你摆平,我们何家也不会理会他。但如今我家的日子过的很不错,我妹妹也快到出嫁的年纪了,提亲的人当然不少,我娘的眼光现在高的很,挑来挑去还没有中意的亲家。”

梅振衣:“火根哥究竟是什么意思?”

何火根:“和你明说了吧,不论谁来提亲,我妹妹根本就不愿意嫁人。但我娘万一相中了谁家女婿点了头,有父母之命,妹妹不嫁也得嫁。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原来如此!何幼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到了该定亲的年纪,家中殷富人长得也标致,来提亲的人自然很多,然而她却不愿意嫁。

听说这些梅振衣心情很复杂,他对这一家人很好,开始仅仅是觉得何幼姑神似曲怡敏,但后来的交往确实有亲人的感觉,但他却从未认真想过何幼姑将来该怎样?三年一晃小姑娘快长大了,但也命不久矣!

就算有九转紫金丹,也不一定能救的了何幼姑的命,不是灵丹无效,而是药效过于猛烈,何幼姑的身体炉鼎十有八九承受不了。尽管是这样,梅振衣也想一试,就像当年太乙天尊救徒弟灵珠子一般。这就是他当年炼制九转紫金丹的初衷,那时还没有白牡丹的事。

“幼姑为什么不愿嫁人呢?”梅振衣问了一句,语气微有叹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