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龙空山
第161回、方正峰上谈大梦,忽如脱枷好轻松

知焰问中了梅振衣的要害。在花魁宴之后白牡丹面前,梅振衣曾说过自己十二岁之前患失魂症长睡不醒,却做了一个穿越千年的大梦,梦中认识了付小青。但这不能完全解释他为什么要这般对待白牡丹,与白牡丹可以这么说,与知焰却不能交代的这么含糊。

梅振衣沉吟良久才道:“知焰,我早想告诉你一件事,身为道侣也不该瞒你,但不知从何说起。不仅想告诉你,也有问题想向师父求教,这是我此生以来最大的困惑。我们先去芜州见师父,我会把这一切都解说清楚。”

他想说什么,就是想交代自己身为“穿越者”这个事实,这的确是他此生以来最大的困惑,很多问题在心中萦绕无法求解,到了该真正了断的时候了。此刻就能看出修行上师的重要,梅振衣自己解脱不了时,可以去向师父钟离权求教。这一颗隐瞒身份的独窃之心,终于要打开了。

知焰见他说的郑重,语气微变道:“你此生以来最大的困惑?若是真不能说的话,我也不再追问。”

梅振衣摇头:“不是不能说,而是不好说,今天你一问,缘法该到了。”

两人回到芜州,没有回齐云观而是直奔青漪三山,提溜转已不在,钟离权独坐于承枢锋顶提着葫芦饮酒,见梅振衣与知焰落下云头并不意外,只是点头道:“你们回来了,白牡丹如何?”

知焰答道:“白牡丹藏身于南鲁公府后院的清静小园中,困守三丈花丛不得脱身,也无法再修行。振衣欲炼九转紫金丹助她移换炉鼎,我们将去昆仑仙境采药,特来禀报师父。……振衣有一件大事要说,还有疑惑要请教您老人家。”

钟离权:“这件大事有关白牡丹的来历吗?臭小子是应该说清楚,我正等着他回来解释呢,那就说吧。”

梅振衣上前行了一礼,一指远处的方正锋顶道:“此事不是白牡丹的来历,而是我的来历,请师父移仙驾到三山最高峰。”

“你的来历?呵呵呵,看来事情不小啊!还要专门挑个地方告诉我,走吧。”钟离权闻言先是怔了怔,随即呵呵一笑,挥起仙风扇向方正峰上飞去,梅振衣与知焰紧随其后。

方正峰绝顶是九连山的最高峰,已在飘渺云端之间,也是这条地脉的起点灵根所在,地气非常特殊宛如一个小小结界,飞鸟都会避开,就连提溜转也上不来。站在此地,视线穿过薄雾状的烟云,九连山以及整个芜州都能尽收眼底,有览尽人烟之感。

钟离权坐在山巅挥扇道:“你还真会挑地方,在这里说话,谈的仿佛不是此生此世啊。”

梅振衣:“是此生此世,却又不似此生此世,师父,您老人家是否听说过‘穿越’二字?”

他此刻再无顾忌,交代了自己特殊的来历,从穿越前记事开始,如何在梅家原长大,如何考上大学去了北京,又如何在街头遇到了风先生与关小妹,莫名其妙的穿越,一睁眼却看见了孙思邈,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十二年的梅家大少爷梅振衣。

其中当然免不了要解释一些现代术语与社会变迁的现象,钟离权是汉代出生的人,对世事变迁也很理解,至于结识付小青的过程,已经无需特意交代了。

他是用无语观音术讲述的,世上也只有钟离权与知焰能听闻。虽然不像清风等三位高人讲一千八百年的故事那么神妙,但神念发出也是极快,尽量以简练的方式只讲其大略。

听完之后,知焰神色惊讶半天没有说话,而钟离权脸色凝重,捻须沉吟道:“我倒没有听说什么穿越,只似听闻了一场大梦,你曾对白牡丹说在十二岁前有一场大梦,直至孙真人将你唤醒,看来此言不虚。”

梅振衣:“若真是大梦,梦中所见千年之后的往事皆不虚妄,此生我也见到了那位关小姐与付小青。”

钟离权:“自言千年之后,你却称为往事,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那只是你所历,就算去问白牡丹与观自在菩萨本人,也不会有结果。我且问你,此刻你是梅溪还是振衣?”

梅振衣答道:“自从破妄之后,无分振衣与梅溪,我就是我。”

钟离权:“既然如此,你有什么问题要请教为师呢?”

梅振衣双膝落地,恭恭敬敬的在钟离权面前跪下道:“当年没有对孙思邈真人明言,事后回想,引以为平生遗憾,后来有幸又拜您老人家为师,终于下定决心请教。”

梅振衣要请教的事情很简单但也很玄妙,几乎是每个“穿越者”心中都可能存在的困惑。有一段千年之后的经历,好似已经知道了历史的走向,那么此生所做的一切,对这个世界的意义何在?

如果不去改变或推动历史,却又“明知”以后的世间会发生很多让自己觉得遗憾或不愿意看到的事,心里总会觉得不舒服。

如果想去改变或推动历史,又真的能够做到,就等于后来的历史与穿越前所见不同,那么自己穿越前所知岂不变成了虚妄。以虚妄去推测未知然后去改变未知,本身就很可笑。

就像随先生所言,梅振衣明知武后会称帝,假如不愿意看见而去阻止她的所为,武后称帝没有成功,后世没有女皇武则天,那么历史走向就完全变了,穿越前的经历真真正正成了一场大梦!

所谓历史,其实并未发生,他要改变的,只是一场梦而已。但世上的人们,真的都生活在梅振衣的梦中吗?

面对这一切,梅振衣该怎么做?此刻的他最关心的不是改变世界或是那一场大梦,而是寻求真正的解脱,从这一场奇异的、莫名其妙的穿越经历的缠绕中解脱出来。这就是他向钟离权求教的问题。

钟离权听完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道:“知焰,你是苦海已历之人,自有所悟,且向他解说吧。”

知焰欠身道:“我尚未超脱生死成仙道,若有解说不明之处,还请师父指点。”她对梅振衣讲了一个小故事——

这个故事是引用佛家的“慧而不用”的经义,是关于慧眼神通的。据说慧眼神通能见未来,有人定境中见明日出门邻家楼上抛物砸中了自己的脑门,于是第二天没出门,脑门没被砸中。请问慧眼神通何用?慧眼所见根本没有发生,不成其为神通。

但假如此人出门硬着头皮挨砸了,果然有神通慧眼,但此时又有何用?脑袋还是挨砸了。这是一个居士反诘一名高僧的话,自以为问的很刁。

但高僧答的却很简单:“请问邻家是否抛物?若有,则神通有。莫从楼下走,莫在抛物下留,若果见邻家抛物,上楼劝他莫再行此举。”

梅振衣听了之后若有所思,而钟离权呵呵一笑,问他道:“小子,听明白了吗?孙真人当年对你说的一句话,与此有关,你还记得吗?”

梅振衣:“你莫管他是人是仙,只看他如何与人打交道。”

钟离权:“这句话你记得倒挺紧,但却没有更进一步,孙真人说的那个‘他’,未必是人是仙,也可以是天地,是世间,是古往今来事。”

他回答的很简单,直指要害,也就是说仙人有推演神通,凡人也可预测未来,或者像梅振衣这样以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有了一段千年以后的“经历”,是梦幻也好是真实也罢,但毕竟此时并未发生。

你能预料也好,不知所以也罢,并不因此刻意改变你自己的追求,拥护你所向往的,避免你所遗憾的,这就足够了。不是在改变历史,也不是在维护历史,实际上每一个人走过的历程都是在创造自己的历史,不论在哪个年代。

对于梅振衣来说,假如他救了白牡丹,甚至帮助她修成仙道,那么后世可能根本就没有付小青这个人,他所做的一切是虚妄吗?不,因为他毕竟做过那个“梦”,那就当个梦好了,而此时救了白牡丹,也是他所愿,与天下无伤又于己有得。

见梅振衣在苦苦思索,半天没能答话,钟离权又问道:“孔圣人曾说过六个字,也与此有关,你能想到是哪六个字吗?”

梅振衣的沉思被打断,听见师父问话下意识的答道:“不怨天,不尤人。”答出这六个字他突然间反应过来,犹如混沌中重归清明,有豁然开朗之感。

世上有人就喜欢怨天指地,却忘了自己身处天地轮回之中,一身精血与此生所有都来自于天地,自己只欠天地,天地却不欠自己。世间众生皆有遗憾,那么自己的所作所为,就不要重复这些遗憾,这是修行的发端。

从发端到极致,世上有圣人大德,诸如佛陀太上,会点化众生之憾,但却不能代替众生超脱。再往下之,诸如地藏王菩萨,发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但他也只能渡世人了悟,却不能替世人解脱,地狱毕竟未空。

当一个真正的修行人看待历史、现实与未来时,就要有这种心境,这才是修仙之人应有的觉悟。

想到这里,梅振衣终于露出了笑容,今年他已经二十岁了,恰恰就是穿越前的年纪,此刻的笑容带着一种无形的亲和力,宛如当年的梅溪。

见他笑了,钟离权也笑道:“历来高人也有梦中开悟神通福报一说,你这一场大梦虽然离奇,但也并非不可能,今日能解开心结是好事。幸亏你说了出来,否则苦海劫恐怕过不去。”

听见笑语梅振衣一颗心彻底放下来了,仙家高人的见识果然与一般人不同,既没把他当怪物,也没稀奇的不得了。虽然他在十二岁前有这段奇异的“梦境”,钟离权与知焰知道了,仍以平和超然的心态去看待。

梅振衣就这样把埋藏在心中这些年的大秘密说出来,钟离权没把他咋地,甚至没有刨根问底,看那表情仿佛在说:“我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反正是我徒弟,好好修行就是了。”而知焰还在一旁抿嘴笑,那表情仿佛在说:“原来如此啊?你终于老实交代了!”

这一切出乎他原先的意料之外,事情就这么简单!但看看面前的师傅和道侣,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此刻的他,身心内外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梅振衣下拜连磕几个响头,起身道:“不论身处何时何地,只论一身之行,今天总算彻底明白了。……师父,我还有一个问题。”

钟离权挥起扇子敲在他的脑袋上:“有话就问,难为你憋了这么多年!挑今天问出口,也恰好是时机。”

梅振衣:“今天我所悟,是师父教我,还是天下修行同道都如此?”

钟离权道:“是你自己所悟,来源于孙思邈真人为你打下的根基,也是我的顺势点化,天下修士不可能人人与你一样。就算神通修为差不多,人有不同,所学所修有不同,行事也会有不同。”

梅振衣又问:“我在入境观中曾听清风所言,世间破妄之法种种,我学的又是哪一种呢?”

钟离权:“孙真人所教也是太上之道,所谓种种实则殊途同归,若不同归,那就非太上之道。”

梅振衣:“多往师父点化,此刻明白了道理,还是要去昆仑仙境采药寻人,炼制九转紫金丹。”

钟离权:“我知道你一定会去,那就去吧,我也正想去昆仑仙境走动走动。”

知焰惊喜道:“师父也要一起去?”

钟离权:“倒不是一起去采药寻人,只想去昆仑仙境游历一番,寻访仙家故友,正好结伴走一段。”

梅振衣与知焰要去昆仑仙境,钟离权也与他们同行,这一去不知多长时间,家中事当然要再次交代明白。一连三年未回,这才回来几天又要远行。梅振衣这才明白为什么很多修行人要“出家”,像他这样在俗世间拖家带口确实是个麻烦事。

和家里人一说,果然有人不乐意,谁呀?几乎所有的人!

谷儿、穗儿三年不见郎君,这才相聚几日自不愿分别,但她们也不敢阻止大少爷去做自己的事。在玉真公主的攒动下,她们提了个建议——要一起去。

这个提议一出,就连张果、梅毅、曲振声、提溜转等人也纷纷附和,要一同前去。搞得梅振衣不忍拒绝但又不好答应,最后还是知焰仙子出来解围。

知焰提了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更好的建议:梅振衣定坐三年刚刚回家,这一去又不知要多长时日,确实不太合适。反正采药寻人不是一时一日之功,莫不如带上家人跟随东华上仙远游,让大家都能相伴领略芜州之外的山川风光。

但是不能带着大家一起去昆仑仙境,那里有瑶池结界,修为不到也去不了。众人从芜州出发,行至高原上的西海岸边为止。然后在西海岸边分手,梅毅、张果护送众人回芜州,东华上仙带着梅振衣与知焰去昆仑仙境。所谓西海,就是现代所称的青海湖。

知焰仙子的提议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要组团旅游啊,而且这一路至少要走几个月,还能结伴玩赏四处前所未见风光,这才是真正的仙家乐趣。玉真公主等人原先的提议倒不是真想阻止梅振衣去昆仑仙境,无非找个借口想让他在家中多留一段时间,如今有了更好的安排,自是欣然赞同。

梅振衣觉得自己这么一去又是很长时间,对不住玉真等人,本想多留些时日再走,但知焰仙子这个提议更好,以前总是自己离家远行,这回与其多留,不如带着家人一起出去行游。

这个“旅行团”的阵容可够强大的,名誉团长是东华上仙钟离权,团长是梅振衣,路线总策划兼导游是知焰仙子。成员包括:张果、梅毅、曲振声、玉真、提溜转、谷儿、穗儿、立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