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8回、入坐月下斑驳影,转眼林间沐晨风

惠明已经目瞪口呆,惠能起身接过包袱,立单掌行礼道:“谢谢!请问二位仙家高人名号,来自何方?”他的眼光不俗,已看出面前两位童子不是凡人。

小女娃答道:“我叫明月,那边的是我清风哥哥,我们来自昆仑仙境。”

这时清风朝惠明道:“方才明月说我披上袈裟也不像菩萨,我确实不是,而你披上袈裟就是禅门六祖了吗?”

惠明面红耳赤,躬身低首道:“仙童喝问的是,我弃将军位而出家,本就为求佛法,怎得又贪一件袈裟名位,一念之差矣,有失根本。今日幸得惠能行者点悟,不虚大庾岭之行。”

清风看了看惠能,又对惠明道:“你也许是好心,认为你师父所托非人,小和尚不能担法嗣大任,故想取而代之。但这一念偏执,以至于持刀夺他人之物,天下多少争端,由此而起啊。”清风看上去就是少年,却直呼惠能为小和尚,惠能也不介意。

惠明向着几人团团拱手道:“今日已悟,山外还有追兵,我且去为行者解围。”他转身就欲往来时路回走。

清风叫住他道:“把刀带走。”

惠明:“我已放下了。”

惠能又说道:“放不放下,不在手上,你带来,你自带走。”

惠明啪的一拍光脑门,走进草丛拣起戒刀,又对惠能拜了三拜,这才大踏步下了大庾岭,往他追来的方向。

……

大庾岭北坡之下,有近百僧人蜂拥追来,远远只见山道狭隘之处,惠明身形威武持刀而立,有凛然不可侵犯之意。有人小心的上前问道:“惠明师兄,你看见惠能了吗?”

惠明晃着明晃晃的钢刀答道:“我脚程最快先到此处,山脚下不见一人,问此道上南来客,亦不称见过惠能。想必是追错了路,应回头四下再寻。”

……

以清风之神通,对山下发生的事自然是一清二楚,他冲惠能道:“持刀人是你点化,我听说僧人不打诳语,他怎么一下山就撒谎呢?”

惠能笑了,毫不客气的答道:“我听闻真人言出则必诺,而既行可不必言。君子不可欺之以方,真人不可欺之以信,通达不仗机巧亦不讳机巧,是为不诳。你这般刁问,才是诳语。”

明月插话道:“小和尚,我清风哥哥和你开玩笑呢!他吃过和尚的亏,还眼看着菩萨烧了一件惹祸的袈裟,今天又看见一帮和尚抢你一件袈裟,所以才会开口刺探。”

清风也不生气,摸着明月的脑袋道:“这个小和尚了不得,凭这番话,就是苦海已渡之人。”

明月:“什么是苦海已渡啊?”

清风:“道家修行,破妄心称真人,破妄之法种种,人亦有不同;渡苦海称地仙,再不同于人。这些与你没什么关系。”

明月一皱鼻子:“仅仅如此,还是小看了小和尚。”

惠能接话道:“小看大看皆无妨,境界虽有相通之处,但佛门修行果位毕竟不同,我不与争。只是方才仙童所言菩萨烧袈裟之事,恳请详言。”他的兴趣也被勾了起来,想听菩萨是怎么烧的袈裟。

清风也不隐瞒,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将五观庄遇心猿、离去时当众说了一番话、观自在菩萨烧了锦襕袈裟的经过都告诉了惠能。此时就看出惠能的不凡之处,听闻这些仙家与菩萨之事,他从头到尾竟面不改色,既不惊异也不惶恐。

清风说完后,惠能微笑道:“那袈裟菩萨烧得,别人却烧不得,因为菩萨烧的实不是袈裟,否则就算将世上袈裟都烧去,也于人无益。仙童与熊居士结缘,菩萨也在点化心猿。”

清风又问道:“那你的袈裟呢?”

惠能一指山下道:“他们来夺的也不是袈裟,实是心中风帆影动。我师告我‘衣为争端、止汝莫传’,我受此袈裟是为行佛法,若顿悟之道已传,衣不必再传,禅宗寄名法嗣至此为止。”

清风:“原来你想了断禅宗祖师法嗣,只传承开悟之法,这样一来,后世弟子会如何责你?”

惠能一笑:“后人不会。”

清风又追问:“何谓顿悟之道?”

惠能一指路边草丛:“就如惠明放下屠刀。”

清风站起身来,很少见的朝惠能躬身深施一礼道:“我这一路,见菩萨烧锦襕袈裟而始,遇禅师护木棉袈裟而终,终于有所得。……自寻必知的争端,虽有仙家缘法,亦有我自己的过失。……谢谢你!小和尚,那惠明拦不了多久的路,你还是速速南去吧。”

惠能还了一礼,背起包袱从南面的小道下山了,明月拍手笑道:“走了这么远的路,终于碰见有人能教训清风哥哥你了!”

此时北边山下追来的那些僧人,已经四散而开,有人向北回追,有人在山野中搜索,明月又一皱鼻子道:“我不喜欢这里。”

清风苦笑:“岂止是你不喜欢,连我都呆不住了。禅师往南去,我们就往北行,勿再自寻争端,择一地待结福缘吧。”

惠能南去之后,改法号为慧能,隐姓埋名十余年,待机缘至,大兴禅法于南华。待到武后当权大肆崇佛,神秀入宫封为国师,向武后推荐了慧能,想借帝王家之手取回木棉袈裟。慧能没有入宫,却干脆将木棉袈裟交给了武后,此后无人再称禅宗之祖。

清风与明月北上,最后驻足之处在终南山中,也就是梅振衣第一次碰见他们的地方。清风、熊居士、慧能等三人合神念给梅振衣所讲的这个漫长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

梅振衣是以入境观法来听这个故事的,于定坐中仿佛自身并不存在,灵台中当年的往事自然而然的在发生。他自己并不是故事里的任何一个人,谁是谁非只是旁观,三位高人也仅仅是“告诉”他曾发生了这些事。

一千八百多年的造化,种种仙家玄妙之处,让梅振衣是大开眼界,还有许多他未解或遗憾之处,因为做事的种种人等毕竟不是他,换做是他恐怕也不会那么去做。未解虽未解,了解这一段事情就足够了,其中福缘之大难以想象。

故事结束,梅振衣从定境中出,仿佛也经历了漫长的一千八百多年,有恍如隔世之感。下一瞬间,灵台重归清明,故事中发生的一切仍历历在目,但就像刚刚入坐一般。

他入坐时是在夜间,清晰的记得月光将斑驳的竹影投在他的身上,当他睁开眼睛时是一个清晨,初升的霞光将竹影染上一层辉韵。

面前还是三张竹椅,当中坐着一名高簪道士,正是他的师父钟离权,左边坐着一名红衣绿绦女子,竟是他的道侣知焰,右边椅子上有一缕朦胧的光影,老老实实一转不转,是提溜转。

知焰竟然历尽苦海劫出关了,而师父钟离权也来了,梅振衣刚想起身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身形好似被定住了,周身血脉不行仿佛不再是自己的身体,只有灵台神识清晰无碍。

钟离权见他睁眼,挥起芭蕉扇扇来一缕仙风道:“不着急,慢慢起身。”

仙风及体,经络重行,梅振衣以“省身之术”运转炉鼎神气,又渐渐重新“拥有”了身体。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通常人们的意识都依附于身体,而此刻梅振衣的经历,就像让身体重新依附于独立存在的神识。

半个时辰之后,才一切如常,梅振衣先离座起身,再给师父下拜,而知焰已经走到他身边。梅振衣问道:“知焰,你怎会在此?我这一入坐是多长时间?”

知焰还没开口,提溜转从椅子上飘了过来惊呼道:“梅公子,你能说话了!”

梅振衣这才意识到,入坐前被随先生施法禁言,如今已经自解。以前所修种种神通,在方才“重新找回”身体炉鼎后已然圆融无碍,也掌握了“无语观音术”,开不开口说话已无分别。这一段定境修行就是“无我而观景”,更何况“无语而观音”呢。

知焰扶起他道:“已过去三年了,清风、熊居士、慧能当夜就已离开,而你一直在此地定坐。一年前我破关而出,也是钟离师父这般助我离定。师父料到你会在这几天出关,所以我与提溜转前来守候。”

梅振衣:“恭喜你历尽苦海成就地仙……三年!竟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钟离权似笑非笑道:“你能自己从入境观中出,不需我施法打断强行将你唤回,就是这一段修行圆满。……这三年发生了不少事情,不必着急也急不得,知焰会一一向你分说,现在该回家了。”他一边说话还一边瞄了正欲着急开口的提溜转一眼,似有提醒之意。

三年没回家了,梅振衣当然着急回去,不知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家中一切可安好?回到齐云观,梅毅、张果率梅氏兄弟等众人来迎,钟离权只说三日后山中见,有事细述,带着知焰与提溜转先去了青漪三山。

可怜提溜转一直想说话,但钟离权一直没让它开口,临了还被带走了。

见过张果等人,询问家中事务,再入内宅与谷儿、穗儿、玉真等人另叙私语,款曲不必为外人道。俗话说山中方一日世事已千年,虽然夸张但也形象,这三年还真的发生了不少事情,不知不觉中忽然回首,变化真的太大了!

首先说谷儿、穗儿,夫君不在却留下了修行道法,三年来这两丫头也有了易经洗髓的修为境界,同时与玉真公主相处的如姐妹一般。

立岚与曲振声早已从关中而回,结为道侣,梅振衣错过了这顿喜酒,他的那份贺礼还是玉真公主给安排的。立岚如今在青漪三山的法柱峰半山腰建园而居,同时也开辟药田。

立岚开辟药田据说还得到了提溜转的很多指点,梅振衣猜测定是提溜转跑去问明月,再回头来指点立岚的。在青漪三山动土,梅振衣不在别人不好点头,是钟离权做的主,知焰仙子也赞同。

如今三山洞天的凿建已经开始了,承枢峰上的随缘小筑扩建成片,是知焰与提溜转平时的修行之所,谷儿、穗儿携玉真也常来做客,各有居处。对面法柱峰上除了立岚修行并开辟的药田之外,梅毅、张果等人也各自结庐,平日清修就于山中。

张果如今也有飞天之能,但他与星云师太的关系——还是老样子。

梅振衣虽不在家,但是在青漪三山中凿建的费用却都是他出的,当初炒制茶叶与营销老春黄这两样生意,在梅大东与梅六发的负责下,已经初见成效,梅振衣、芜州梅家以及合作的柳家、纪家都赚了不少钱。

尤其是老春黄酒,如今已是名声在外供不应求,价钱卖的很贵,它经营的如此成功还有另一个原因。梅六发以少爷的名义给洛阳牡丹坊的白牡丹写了一封信,还送去了一船老春黄,这种美酒就出现在了白牡丹的花魁宴上,很快就名扬洛阳,然后在江南一带也身价高企。

梅六发还玩了个心眼,送到洛阳牡丹坊中美酒都是纪家祖传老窖中所产,搞得万家酒店所售反而是后来的新酒了。梅振衣听说之后把梅六发叫来斥责了一番,并告诉他往牡丹坊送酒可以,但不该以他梅振衣的名义写信。

柳家各地商铺行销的茶叶,不仅包括梅家的,后来还有丹霞派的。丹霞派在世间也有营生,原先主要是经营药材,见梅振衣学会炒茶之法,普及工艺在世俗间推广很成功,也派人上门来谈合作。知焰做主,点头答应了。

丹霞派所售的茶叶,都是修行人以文火炒制的最上品,不是普通工匠以铁锅灶火炒制的那种,产量不高却价格最贵,也能弥补梅家所产上品茶叶数量的不足。丹霞派上门所谈的可不仅仅是茶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恨贤夫妇半年前行游昆仑群峰而回,恨贤散人劝夫人到芜州与梅家众修士作伴,可恨贤夫人执意要陪丈夫一起上丹霞峰领罪。不久后丹霞派将此事传书天下,连同当年的立戒之书。

这一次传书的范围非常广,不仅世间大小各派无遗,而且丹霞派七位长老一起出山,同时得到了钟离权的指引帮助,昆仑仙境各派都送到了。

传书中还有一条,那就是请接到传书的门派,向附近相熟的门派以及到访的散修转告,以至于很多人接到了多次传书,比如齐云观不仅接到丹霞派护法悟玄真人的亲自传书,还接到了九林禅院、妙法门、东华门转来的传书。此举开创了修行界的一个先例,后世称为江湖令。

一份传书,丹霞派为什么会派悟玄真人亲自来一趟呢?因为他还带来了两样东西和一句话,东西就是恨贤夫妇的紫电、青霜剑,话也是恨贤夫妇托他捎来:“我夫妇入生死关之前,世间不应再亏欠,以这对宝剑相谢梅真人。另有一事相求,我二人若再入轮回,希望再为一世修行道侣,若有缘,请梅真人点化成全。”

丹霞派的传书只说恨贤夫妇主动上丹霞峰领罪,没说如何处置,世人皆知他们再也没下丹霞峰。悟玄真人私下转告,恨贤夫人陪着丈夫在丹霞峰上一起入了生死关,所谓生死关就是没有出关之时,若一世尽不成仙道,则再入轮回。

想在生死关中成仙道,除非世间法已修至尽头,再无他念只待天劫。以恨贤夫妇的修为,入生死关就等于再入轮回转世。但他们托了梅振衣一件事,这件事可相当不好办。意思就是梅振衣若有缘碰见他们转世中的一个,再帮忙找到另一个。

仅仅是找到还不算,还要点化他们修行结缘,再为一世修行道侣。梅振衣想拒绝也不好说了,悟玄真人剑已留下,而恨贤夫人已入生死关不可能再见面,说不定已经轮回转世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