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6回、身后尘埃已踏落,仙家动念自寻烦

“明月,自从离开五观庄,就没见你笑过,一千多年来还是第一次,你既然心明无染,又何必在意这世间众生念的沾染气息?”清风挽着明月飘然而行,边走边问到。

明月:“不是在意不在意,就是不喜欢而已。”

清风:“也对,看来与你相比,我的心性还是落了下乘,本就不该问的。”

明月终于笑了:“清风哥哥想问就问呗,我们现在去哪里?”

清风:“从你的来处,我们先去昆仑仙境闻醉山,了结一千八百年之约。”

……

万寿宗闻醉山八百里药田,生长各色千年灵药无数。世间很多灵药极耗地气,这一片药田虽大,但是千年来能够培植这么多灵药生长,一来是清风仙家手段凿建玄妙,二来是明月熟知各类灵药的物性配合分布,三来更重要的原因是天地灵根汇聚的仙灵不染之气。

如今天地灵根不再,药田的地气削弱了大半,虽然仍是昆仑仙境数一数二的药田,但已不适合这么多灵药的生长。清风站在药田中问道:“明月,这里的灵药,哪些是你所植?”

明月环顾四周道:“全部都是,除了那一根仙藤。”

清风开辟药田从一千八百年前开始,那时昆仑仙境还没有万寿宗,仙界也没有万寿山。后来镇元子在闻醉山建立仙府,开讲“万流归宗诀”,这才有了万寿宗。一千二百年前,清风成就金仙而明月出世,镇元子去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仙界,这才有了万寿山。

清风早年所植灵药,早已被万寿宗最早的那一代弟子修行时用尽,后来有了明月,清风只管开辟药田,灵药都是明月所植。这一千多年来,万寿宗弟子得世间最好的灵药所助,又有镇元子这样一位祖师爷讲法,先后飞升成仙者有近百人。

这其中的莫大福缘难以形容,别的不说,九转紫金丹中三百六十五味灵药,清风一次就能拿出三百零五味,剩下的六十味中还有五十五味是他认为没必要种植的。万寿宗历代弟子得的好处太多了,镇元子可谓深谋远虑。

药田中只有一根盘古藤是清风一千八百年前所植,它缠绕在天地灵根树干上长达千丈,不入药用,只结了十二个雪白晶莹的葫芦,一直没有完全熟透。天地灵根被移走,盘古藤倒伏于地,叶蔓枯黄而藤身成了半透明的金黄色,葫芦恰好已经长成。

清风走上前去,将十二个葫芦摘了下来,又挥袖施法,将这根精心培植了一千八百年的仙藤收走。十二个葫芦飞上天空,分十二时方位在药田中穿梭,将药田中所有成熟的灵药全部采空。

采药并不是连根拨,比如段节梨这种灵药,可能已经生长了千年,每十二年成熟一次,清风只收走了树冠上已成熟的段节梨果,留下了药园中的树。又比如百涎草这种灵药是三年生的草本,不可能生长千年,每三年结籽落地重发,对地气要求极高。至于没有成熟的草籽,清风也没有收去。

饶是如此,清风收走的千年灵药也实在惊人,珍贵如千年紫石芝之类的整株灵药,那就是连根采走了。

药采完了,十二个葫芦飞了回来,化作拇指肚般大小,都被清风收于袖中。做完这些,清风冲明月道:“此地事毕,我们走吧。”

他在药田中搞了这么大动静,早已惊动了闻醉山中的万寿宗弟子,他与明月刚刚走出药田,万寿宗掌门乔散人已经带领五位门中高手拦住了去路。清风上前道:“乔散人,相识四百年了,你已出神入化成就地仙,今日为何拦我去路?”

乔散人施了一礼道:“清风,您带着明月仙童要去哪里?”

清风:“我与镇元子一千八百年之约已满,带着明月离开闻醉山,在人间五观庄,已与镇元子交代明白,你不知道吗?”

如今的闻醉山弟子大多不清楚清风、明月的身份,只当他们是一对药园童子,但掌门乔散人还是了解一些内情的,所以清风会对他这么说。

说话间又有近百名弟子从闻醉山赶来,站在乔散人身后,见药园童子清风直呼祖师法号,掌门拱手他却不还礼,背着手在那里轻描淡写的说话,皆面露义愤之色。但掌门在前,众人也不好插话,只能狠狠的瞪着清风。

乔散人答道:“此事我有耳闻,二位可自去,但今日为何返回闻醉山,将园中灵药采摘一空?我身为万寿宗当代掌门,绝不能允许二位就这样离去!”

明月问了一句:“乔散人,你拦路是为了求药吗?需要什么灵药,以你与清风哥哥的交情,只要开口相求,是可以给你的。”

乔散人被她说的哭笑不得:“非为我一人求药,而为我万寿宗弟子的修行福缘,你们不能将药园中的灵药全部带走。况且天地灵根不再,药田地气削弱大半,有很多灵药无法再得,就更不能让你们这么走了!”

万寿宗众弟子纷纷露出敌意,看架势只要掌门一声令下,就会一拥而上将清风、明月拿下。

清风冷冷一笑,回身指着药田道:“天地灵根是镇元子自己要移走,怪不得旁人。我当年答应镇元子守护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开建药田助他众弟子修行,只要种了一株灵草连年结籽,就算完成了诺言。但我没有那么做,因为结善缘应尽愿心,所以才有了这一片昆仑仙境最大、最好的药田,请问我有何负于尔等?”

乔散人:“我代表万寿宗历代弟子多谢仙童的相助之恩,但这里毕竟是万寿宗药田,虽是你助镇元祖师开建,却不是你的药田,其中灵药属万寿宗之物。”

清风淡然冷笑没有答话,明月眨着眼睛很奇怪的问道:“当年的清风哥哥与镇元子的约定是开药田助你们这些弟子修行,如今一千八百年已满,约定也就没有了,清风哥哥不必再助你们修行了,当然可以收走我种下的成熟灵药。我们留下八百里药田和那么多瑞草灵苗,是奉送的福缘余荫,你们应该谢谢才对,为什么还要拦路?”

清风摸着明月的脑袋道:“第一次听你与人理论,以前怎么不会这么说话?”

明月抬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呀,没想与谁理论。其实他们想留下这些灵药,可以在约定期满之前全部采走,清风哥哥也不能拒绝,但现在拦路说这些,那就不必理会了。”

清风笑道:“既然不必理会,你还要理会?”

明月:“我只是不想看见清风哥哥为难。”

清风:“你的心念太过纯净,遇事不想其余,可以说你是不懂事,人世间的很多道理,不是你这样讲的。”

明月:“那依清风哥哥,应该怎么讲?”

清风:“其实你讲的也对,你也不必懂那些麻烦事,只是对面有许多人不会听。”

他们两人视面前拦路的万寿宗弟子如无物,竟然自顾自交谈起来,终于有人忍不住喝骂道:“清风、明月,你们也太放肆了!叛出师门还口出狂言,该当何罪?”

乔散人赶紧回身约束弟子道:“清风、明月二位金仙千年来在闻醉山做客,并非万寿宗弟子,不要胡言。”

不少晚辈弟子露出震惊之色,纷纷向旁人询问议论,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清风与明月不是万寿宗弟子,而且还是两位金仙!拜入万寿宗之后总能从清风、明月那里要来各种修行灵药,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根本没想到还会有今天这一出。

清风对明月道:“你看见了吗?我尽心尽力施一千八百年莫大福缘,而你毫无私心助人一千二百年,离去时却招致这一群人的瞪眼之仇。你为什么不喜欢世俗间众生心念的沾染气息?这就是其中原因之一。”

说完这些他又对乔散人道:“拦我去路或有道理,但是你们拦我去路就不对了,你刚才说的话也不对。我开辟药田时世上尚无万寿宗,我与镇元子有约定而不是与万寿宗有约定,今日已经完成诺言,与万寿宗没什么关系,要怪只能怪镇元子没有把话对后世弟子交代清楚。如果有人拦路与我理论,那也只能是镇元子本人,你们在这里又做什么?”

乔散人缓缓抽出一件法器道:“我身为万寿宗当代掌门,有传承道法与守护宗门之责,若不闻不问放你们这样离去,如何约束弟子维护师门尊严?”

清风见他祭出法器,无奈的摇头道:“你还没听明白吗?一千八百年灵药助修行,是你们的祖师镇元子留给后代传人的余荫,不是我欠尔等的人情。如今这余荫已尽,你们可以求祖师再赐福缘,或自求多福,但不能强拦我的去路。你手中的法器群芳点颜笔,还是一百年前从明月这里求得,真想以它动手吗?”

乔散人上前几步,悄然发出一道神念:“仙童,你的话我都明白,在我心目中,你与明月,实可与镇元大仙并称万寿宗三大祖师。若去万寿山仙界开辟仙人洞府是皆大欢喜,何苦如此呢?”

清风以神念回道:“我若愿去万寿山,在五观庄就答应了,何必等到你来劝?仅凭灵药不能修心境,天地灵根不再,我的灵药又能再助几人成仙?既然要走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在闻醉山点化仙缘,希望数百年来结识的这些人间弟子能堪破‘福缘’二字的含义,否则我要走便走你们也拦不住,何必费这些口舌?至于面前众人能否堪破,在于自己了。”

再看乔散人身后的不少晚辈弟子,有人面露沮丧之色表情都快哭了,有人目中喷火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有人神情发怔若有所思,还有人盯着清风眼中有贪炽之色。乔散人又以神念道:“镇元大仙确实没有向后世传人交代清楚,我身为万寿宗掌门,不得不拦你的路。仙童此举,实在也有些负气动念。”

清风暗道:“仙人非无知无欲顽石,非冷血无情僵魂,性情超脱并非无有,一样会动念动怒,行事随仙缘而已。你有你的难处,那就拦路吧!”

乔散人开口大喝一声:“清风,你自有你的道理,但我要尽我的守护之责,你若想离开此地,除非从我身上踏过!”

清风也开口问道:“他人不知我的身份也就罢了,你明知我有金仙修为,也要自取其辱吗?”

乔散人:“修行求生死超脱,先将那荣辱浮名堪破,我拦你是因为我身负守护之责,不因为你的身份修为而变。”

清风喝了一声:“好!”挥起金击子就打了过去。乔散人祭出群芳点颜笔招架,笔尖卷出万道彩光,似将周围群山都点上了颜色,而清风一法破万法,一道金辉扫过,天地之间再无颜色。乔散人的法术被破,清风的金击子直接在他的肩头,一股大力将他砸倒在地,紧接着清风一脚踏过他的后背,拉着明月扬长而去。

等众人回过神来,乔散人已从地上跃起,浑身上下竟毫发未伤,而清风、明月已不见踪影。

……

“你们既然来到我妙法门道场,本门祖师西王母有话,欢迎二位仙童到瑶池仙境另辟仙府。”这是在昆仑仙境妙法群山中,妙法门掌门天意仙子对清风、明月说的话。

昆仑仙界中的道场范围,不仅仅是修行洞府的概念,周围很大一片被历代弟子以大法力移转清理地气灵枢的山川,都是道场的范围,其间还有散植的灵药与放养的瑞兽。世间东华门在人间凿建的太牢灵境有内、外洞天,就是效仿昆仑仙境中的门派道场格局。

这些洞府中枢之外的道场地域很大,平时并不禁止其他人驻足,甚至也允许飞升到昆仑仙境的散修结庐修行。但是清风明月路过妙法群山时,却被妙法门掌门带着门中一众高人拦住了。领头的天意是一位真仙,她没有去仙界修行,仍留昆仑仙境执掌妙法门。

听见她的话,清风上前行礼道:“多谢西王母好意,但我无此愿心。”

天意掌门:“既然如此,请你不要留在妙法群山之中,你的所作所为,为仙境各大派所忌,妙法门不敢收容。”

清风皱眉道:“谁要你们收容了?我们仅仅是路过而已!不去瑶池,为何就是这种态度?”

天意掌门:“清风,西王母的好意你已拒绝,就请绕道而行吧。”

清风也不多话,回头道:“明月,我们走!”

天意掌门移转身形又拦在前方:“明月仙童,清风走,你可以留下。”

清风的脸色发冷,抽出金击子缓缓道:“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在这里我一人很难与你们这么多高手分出胜负,但你们也奈何不得我。我的修行不伤天下有灵众生,只要不破戒,也不被天下有灵众生所伤。还有一点天意掌门不要忘了,你已不属天下有灵众生。”

明月上前一步站到清风身前道:“天意掌门,我随清风哥哥走。”然后一牵清风的衣袖,两人绕过天意离去了。清风手中的金击子一直没有放下,而天意掌门脸色几变也一直没动。

……

“前面两个娃娃,是闻醉山的清风、明月吗?”这是离开妙法群山的两天后,清风、明月正在山野中驻足,后面霞光大盛,有五人飞天而来。

清风飞上天空道:“我就是从闻醉山出走的清风,你们找我何事?”

对面当中一名身穿道袍的女子叱道:“果然是你,我乃人间飞升此地的修士九凤,往万寿宗欲求修行灵药,路上却听闻你将闻醉山灵药采空而去,请速速交出!”

清风问道:“你是来求药啊,还是来劫药啊?”

九凤:“我是替万寿宗追回灵药,也为昆仑同道共结福缘。”

清风淡淡道:“那好办,你自去闻醉山药田种植千年,不要在我这里讨什么便宜。”

“不知好歹!”九凤怒喝一声,对面五人一齐出手,周身霞光连成一片,无数刺眼的飞芒向清风激射而来。清风一挥衣袖,道道银丝幻化而出将飞芒尽数打灭,随即一道神风后发先至,卷向那五人的身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