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5回、锦襕袈裟飞烟灭,明月不归随风辞

在已有的仙界中开辟仙山洞府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是原先开辟仙界的主人同意,仙界本就是灵台所造化,造化者不同意,别人也不能在此基础上延伸开辟。其二是修行道法要有相通之处。

至于第一点,原先的仙界中的主人通常不会拒绝,因为这对他也有很大的好处。仙界本是他的灵台中化转而出,他人以法力在此基础上延伸开辟,所造化出的一切也印入仙界之主的灵台之中,等于延伸了他的神识与见知,互相都有益处。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最大的一片仙界就是天庭,为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自洪荒时开辟,初时的规模并不算太广大,不过是一片凌霄圣境,后来西王母飞升至此,与玄穹高上帝结为道侣,以大法力开辟瑶池圣境与蟠桃园。

蟠桃园中的蟠桃堪称仙家第一异果,其效用不亚于天地灵根上的人身果,玄穹高上帝与西王母在仙界召开蟠桃法会,引来了最早的道家十二金仙,共同在此开辟仙山洞府,仙家景象规模越来越大,号称天庭,成为了游散仙人的飞升之地,可谓功德无量。

天庭是在凌霄圣境的基础上,多位大德金仙灵台造化之功而成,除了各金仙各自开辟的洞府之外,还有广袤的空间,正适合仙人们在仙界修行。没有金仙境界的仙人虽无开辟之功,但可以在既有仙界中建立洞天与各类仙家景象,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原因,天庭已经成为中土众修行人心目中仙界的代名词,游散真仙飞升后都会来到此地。而金仙开辟各自的仙界,也会选择天庭为基础连成一片再成规模。

至于佛门修行另有讲究,佛家弟子修行有成,寂灭往生后都会去西天教主无量光开辟的佛国仙界,又称灵山圣境,人间是他们的轮回修行之所,也是接引众生渡入佛国的功德之地。各菩萨开辟仙界道场,也有各乘天之说。佛国与天庭,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两片最大的仙界。

仙界本属凡人不可思议之地,谈论起来貌似有限,实则开辟无边,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并没有界限。

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来了,怎么从一片仙界进入另一片仙界呢?没有路,只问灵台心境。如果你本身有进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修为,又愿意且能够了解对方的修行心境,就可以进入对方的仙界。换句话说,即使你是修金丹大道的仙人,也可以拜访佛国。再进一步讲,如果你能够了悟景教中人的修行心境,甚至可以去拜访所谓高德上帝的天堂。

当然了,拜访作客是一回事,如果想在一片仙界中延伸开辟,那必须有同源修行功果。

镇元子开辟的万寿山仙界,却独立于天庭与佛国之外,虽然经过了千年的经营规模不小,但都是他自己门下的弟子飞升之所,并无其它的金仙来合力开辟,也无仙人飞升至此安置洞府,因此远不能与佛国与天庭相比。

那么镇元子今日在五观庄这一番人身果法会,结交佛道两家,盛事将传遍人间与仙界,往后定会有不少佛道两界的高人往来万寿山作客,不仅能吸引高人与其门下弟子在此常留,也能吸引那些不愿去天庭的飞升散仙来万寿山。镇元子的好处显而易见。

清风说到这里已不必再多讲,明月睁大眼睛连连点头都明白了,她问了一句:“镇元子想把自己的万寿山变成仙人飞升之所,还想结交那些尚未开辟仙界的金仙来万寿山。但是天庭有蟠桃法会,万寿山有什么,人身果法会吗?”

清风:“天地灵根只有一株,与蟠桃相比,人身果实在太少。”

明月直眨眼睛:“镇元大仙有灵台造化之功,可以在万寿山造化人身果园,就像当初西王母造化蟠桃园一样啊?”

清风伸手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灵台造化受见知之限,镇元子再大的法力,也无法在万寿山植造人身果园,普天之下有此神通者只有一位金仙,就是你——明月!”

明月哦了一声:“我刚刚成就金仙,就有这么大的用处啊?让我好好想想,如果让我开辟仙界,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只会在灵台中造化天地灵根。”

清风:“修行有此一用,对于镇元子来说就足够了。他妙算无疑,连你的修行都想到了,假如不是五观庄这一出,你也不会这么巧能在此时入劫、历劫成就金仙。其中过程对于你来说真凶险啊,却不是他本人的凶险!”

说到这里清风长叹一声,又接着问:“有此经历,我的推演之道也更为精进,恐怕是唯一出乎镇元子意料之外的事。……明月,你愿意随镇元大仙去万寿山开辟灵台仙界吗?”

明月想也不想就反问道:“清风哥哥,你去不去?”

清风:“我不愿再随镇元子。”

明月:“为什么?你不是不生他的气吗?”

清风:“但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尽管你成就了金仙,不必问为什么,我就是不愿。”

明月又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我们都成就了金仙,金仙是不是很多呀?”

清风:“不能以多少论,据我所知天庭中有数十位,但不超过百数。”

明月讶道:“这么少?”

清风笑了:“确实不多,仙家修行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心念纯净一尘不染,所以没有什么艰难感觉,但不要小看你自己。”

明月又问:“一千二百年前清风哥哥成就金仙,但一直守护天地灵根不能去别处,现在一千八百年的约定已满,你可以去想去的地方了,为什么不去天庭开辟自己的灵台仙界呢?”

清风摇头:“我的愿心有些自私,不伤天下有灵众生,也不受天下有灵众生所伤。我灵台中的天地山河,就是眼前所见的众生世间,不必也无法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

明月:“那我也不愿留在镇元子的道场。”

清风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和我不同,失去天地灵根仙灵不染之气的庇护,人世间没有你喜欢的容身之地,修为也很难更进。”

明月:“那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找啊。”

“我们?”清风的眉头似皱非皱。

“当然了,就是我们,难道清风哥哥不愿意带我一起走吗?”明月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清风也看着她,默然半晌才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嗯!”明月很认真的点头,抿着小嘴表情很严肃。

清风站了起来,掸了掸衣袖道:“那好吧,我实在拒绝不了你的要求,自会把你带走。”

明月很开心的笑了:“谢谢清风哥哥,你现在要去哪里啊?”

清风道:“人身果法会开的差不多了,我要去前面给镇元子一个交代,也扰乱他对你我的算计。”

明月很不解:“你不是说镇元子妙算无遗吗,你怎么扰乱?”

清风:“我有我的办法,让他的一番推演重归混沌不可知,须另起缘法。心猿悟空之乖张行事,本就在镇元子推演之中,到头来他与心猿悟空结为兄弟皆大欢喜,却偏偏无端把我算计,我怎能眼看着心猿猖狂无忌?”

说完话清风让明月上天地灵根暂且休息,他办完事之后自会来带她离去,独自走出了后院。一出门只见外面站着一名魁梧的黑大汉,以无语观音术道:“小童子,说的好,事情本就不该这么便宜!”

清风很诧异的问道:“这不是普陀道场的熊居士吗,你怎么也来了,是来参加人身果法会吗?”

熊居士上前躬身施礼:“非是为法会而来,而是为相谢而来,那心猿悟空无端打死我两位至交好友,如今仙童打了他的师父玄奘以惩戒,为我出了一口恶气,故此特地相谢!”

清风回礼道:“熊居士心中总有恨意纠缠,也非修行之福,这样吧,今天让你消去心头恨意,日后也好在仙界清净道场中潜心修行。”

熊居士有些吃惊,伸手拦住他道:“小仙童,你想做什么?菩萨在前殿,还有诸位仙家高人,可不能乱来。”

清风摇头道:“世上没有做恶的菩萨,也没有乱来的金仙,我要做的事也是助人修行,至于有人领不领情,我并不在意。你不必多说,就等着看一出好戏罢。”

清风来到前殿,镇元子与心猿悟空结拜已毕,众位仙家、观自在菩萨、玄奘师徒、万寿山众弟子正在人身果法会上谈笑风生很是欢洽。

见清风进门,镇元子举杯招呼道:“仙童,来来来,快坐下,这法会也少你不得。多谢你守护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也祝贺你成就金仙一千二百年,我刚才还和众位仙家提到,邀请各路高人到仙界万寿山作客,也欢迎你去万寿山开辟灵台仙界。”

清风淡淡一拱手:“多谢镇元大仙的好意,如今一千八百年之约已满,我是来辞行的,将与明月仙童一起离开此地。”

挑选这种场合来说辞行的事,清风可真不给面子,镇元子愣了愣,随即笑道:“仙童要走可自便,也欢迎常来万寿山作客,但明月仙童乃天地灵根感化而生,你也要把她带走吗?”

清风坦然道:“不是我带她走,而是她愿随我走。……况且你我有约,我守护天地灵根修行一千八百年,并在闻醉山下开辟药田,可自取天地灵根上所结三枚果。明月乃天地灵根中仙灵之气感化而生,成就人身灵性,我带她走便是一枚守护之果。日前玄奘师徒路过五观庄,我已取两枚人身果,加上明月正合三枚之数。……于情于理,她都可以随我走,众位仙家与菩萨在此,想必也不会认为不该。”

镇元子收起了笑容,捻须道:“如此说来也有道理,明月要随你走我不能阻止。但她的修行离不开仙灵不染之气的庇护,何不留在天地灵根之下,或去万寿山仙界开辟天地灵根,你也可常来看她,顺便来我道场作客。”

清风只答了四个字:“明月不愿。”

镇元子看了看周围众仙家,沉吟道:“明月欲随仙童去行游,那就去吧,法会之后,烦劳明月援手将天地灵根移回闻醉山药田,就可以自行离去。”

清风摇头道:“明月只答应帮你将天地灵根移来五观庄,并未答应帮你将天地灵根移回闻醉山,镇元大仙神通广大,就自己移树吧。反正你当初曾明言,不论明月帮不帮忙,你都会移走草还丹树,那么这次就恕明月不帮忙了。”

观自在菩萨插话道:“清风,这本是随缘之事,何苦不与人方便呢?”

清风转向观自在拱手行了一礼:“结缘则随缘,随缘也要随愿,你说是不是?我倒有个建议,就把天地灵根留在此处,以纪念今日人身果法会的盛事。……菩萨,既然你开口,我正巧有一件事想请教。”

观自在:“仙童有何事请教于我,难道想与明月去我普陀道场?那也无妨。”

清风:“非也,只想问一件东西,菩萨可曾赐给玄奘法师一袭锦襕袈裟?”

观自在的脸色有些莫测,点头道:“确有此事,不知仙童问它何意?”

清风转向对面的玄奘,朗声喝问道:“就因为那么一块遮身的布,惹动人心祸乱,观自在禅院放火,黑风山上杀人!千年古刹成断瓦残骸,山中修士无端殒命,而你也险些为贼僧所害,可有此事?”

玄奘脸色一变,站起身来低首合什,愧然道:“确有此事,贫僧之失。”

清风的语气淡然,语意却十分逼人:“既知如此,你还能披着那样一件袈裟去求慈悲真法吗?你还要把它当作一件不舍的佛宝吗?在众位仙家与菩萨面前,你还要带着它西行吗?”

玄奘面容一肃,回头道:“悟空,去把锦襕袈裟取来。”

心猿悟空看着清风挤眉瞪眼,却又无计可施,只得将熠熠生辉的锦襕袈裟取来交给师父。玄奘捧着袈裟递到观自在面前道:“弟子师徒有愧,而佛衣无辜,请菩萨收回。”

清风却又说了一句:“若仅是神器法宝,自然无辜。”

就这半句话让观自在菩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有喟然一弹指,一片真火在佛衣上升起,带着大神通法力。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玄奘手中的锦襕袈裟于火光中化为乌有,玄奘的双手却毫发无伤。菩萨念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玄奘闻言拜倒在菩萨面前,又对几名弟子道:“还不过来拜谢菩萨的示法点化!”心猿悟空抓耳挠腮也无奈,眼睁睁的看着宝贝袈裟被烧掉了,还得过来拜谢菩萨。

镇元子的脸色就如火光起灭般阴晴不定,他万没想到清风临走前会来这么一出。在这人身果法会上,他刚刚与将来会成佛门重要人物的心猿悟空结为兄弟,清风就让观自在菩萨烧掉了那件曾被心猿悟空卖弄过的锦襕袈裟。

当着众位仙家的面,镇元子对此也无话可说,只能沉声道:“仙童好一番苦心啊!不知还有什么见教?”

“没事了,到此为止,清风告辞,也替明月一道辞行!”清风向厅中诸位转圈拱手行礼,转身出门而去。

他还没走进后院,熊居士大步迎上前来,俯身下拜道:“多谢仙童消我心头之恨!锦襕袈裟烟灭,玄奘拜谢菩萨,熊某也应拜谢仙童的点化。”

清风伸手搀扶:“不必客气,结缘随缘而已,这也是你我的缘法。……唉,说到修行缘法,那厅中的心猿悟空真是好福缘。”

“你说他吗?”熊居士悄然说了四个字:“上面有人!”语气顿了顿然后也叹道:“灭六贼、斩三尸、去二心,这西行求法是玄奘的宏愿功德,也是心猿悟空的修行之路,五观庄前已灭六贼,前面路上又该斩三尸了。”

清风:“这等修行之路,你身为居士,不也是很清楚吗?福缘在人,修行却在己。”

熊居士:“知易行难啊,不说别人了!仙童,既然那镇元子能与心猿悟空结为兄弟,我老熊也有个不情之请,想与你结为兄弟。”

清风微微一怔,随即又笑道:“与你结义?呵呵,看你的形容,我该叫你一声熊老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