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4回、净瓶甘露活枯树,金仙童子拜观音

普陀道场巡山护法熊居士正与心猿悟空交手,却没料到与悟空同来的小童子突然出手,不帮心猿悟空却帮他,端枪后退道:“小童子,你是何人?既与那泼猴一道前来,又为何将他打落?”

清风抱拳道:“我乃昆仑仙境闻醉山药田童子清风,与心猿悟空同来,求观自在菩萨医治被那泼猴打倒的天地灵根。”他说话的同时使用了“妙语殊胜”的神通,话语伴随着神念将整件事的原由交代清楚。仙人以大神通交流,就是这般简便。

心猿悟空从地上一轱辘身蹦了起来,指着仙童骂道:“你这黑心小子,与我一道来求灵药,怎得在我背后下黑手?”

“进菩萨道场不知礼拜,上门有求于人,却与巡山护法动手,殊为无礼,故此出手制止你的凶行。镇元大仙曾有嘱托,让我看住你不要乱来,以免开罪了菩萨。”清风淡淡的答道。

心猿悟空正要发怒,不远处有个祥和悦耳的声音传来,微微带有嗔意:“你这泼猴,在哪里又闯了什么祸事,躲到我普陀道场来了?”

这是观自在菩萨的声音,心猿悟空闻言腾身而起向声音来处飞身而去,熊居士与清风也跟在后面,清风以“无语观音”神通问道:“还未请教护法大神的尊名?听闻你与那心猿悟空有宿怨,刚才一见面就动手起了冲突,那猴头是怎么得罪你的?”

“去年玄奘师徒西行路过黑风岭,无端打死了我两位结义兄弟……”熊居士发来一道神念,对清风讲述了当初的一段往事——

这位熊居士原先是黑风山上一位成道的黑熊精,于黑风山上建立洞府名曰黑风洞,洞天前有一幅题字:“静隐深山无俗虑,幽居仙洞乐天真”,倒也是个乐天知命的得道妖王。

山中还有两位修士与熊居士是数百年来的故交,一白花蛇精名叫李丰居士,一苍狼精名叫闲心居士,此三人号称黑风山上三居士。熊居士福缘深厚资质过人,早已成就仙道,而李丰居士与闲心居士,修行尚未出神入化。

黑风山下二十里有一座观自在禅院,院中老寺主金池上人已经有二百多岁了,黑熊精等三人也经常到禅院听闻佛法,与金池上人有结交。

那金池上人虽是个出家僧人,却好养生全形之道,经常与熊居士等人在一起谈论立鼎安炉、抟砂炼汞、白雪黄牙等佛家人眼中的旁门外道,相处的倒也融洽。

就在去年,玄奘带着心猿悟空,路过观音禅院求宿,金池上人听闻玄奘不远万里西行求法,特意请到禅堂问茶。那老僧活了二百多年,平生收藏的日用物件如茶钟、茶盘等都十分精致,特意拿出来待客,玄奘夸赞了几句。

金池上人谦虚道:“这般器具,出家人眼中何足夸赞?长老来自天朝上国,随身可有什么佛宝,能让老僧开开眼界?”

玄奘只说无宝,一旁的心猿悟空却起了卖弄之心,对师父道:“日前我收拾包裹,见袈裟一件,那可不就是佛宝?”

金池上人一听袈裟二字就笑了,命弟子取来了上百件僧衣,件件精美异常,是二百多年来四方信徒所供奉。心猿悟空争胜之心难抑,玄奘没有劝住,他已经打开包袱抖出了观自在菩萨所赐的锦襕袈裟,立刻霞光满室彩气盈庭,一看就是一件佛门异宝。

金池上人一念之差,动了贪毒之心。

这老和尚平常也不是坏人,修身功夫还不错,否则也活不了两百多年,但心性还是有偏。如果按现在的话来说,他更适合做个收藏家而不是去当和尚,平常好收集珍奇物件。见到这件宝物,心为所迷,竟再也舍不掉了。

他向玄奘借去袈裟,称想在观自在菩萨座前供奉一夜,他也好细细品赏,一面吩咐僧众安排玄奘师徒到禅堂休息。等玄奘师徒安歇后,金池上人在灯下捧着袈裟长嘘短叹,有两位徒孙广智、广谋问他为何叹息,金池上人只说不舍此宝。

广智、广谋想出了一条毒计,趁玄奘师徒睡着,在外面堆干柴放火烧了他们师徒睡觉的那间禅堂,这样袈裟不就留下来了吗?

心猿悟空神通广大,寺中动静不对他早已察觉,隐身变化探听出寺僧的毒计,恨的直咬牙关。待到僧人放火时,心猿悟空施法护住师父所睡的禅堂,断绝了内外声息,同时施法招来一阵大风,将火焰吹散烧着了整座禅院。

这一夜,寺中僧人极力扑火,但这风势火势来的怪异,怎么扑也扑不灭。冲天大火惊动了黑风山上的熊居士,也驾云过来救火。可惜他来的迟了,火已救无可救,却在火海中看见一件熠熠生辉的锦襕袈裟,水火不能侵。熊居士知是佛门异宝,一时动念把袈裟带回了黑风山。

天明之后玄奘走出禅堂看见一片断瓦残骸,寻问之下方知昨夜之事,既感叹金池贪毒招祸,也责怪心猿悟空放火,命他寻回锦襕袈裟。金池上人闻讯悔恨不已,在火场中触墙而死,心猿悟空找不到袈裟只得逼问寺僧,恰在此时熊居士遣人送来了一封请帖。

心猿悟空夺过帖子,只见上面写道——

“侍生熊居士顿首拜,启金池老上人。屡承佳惠,感激渊深。夜观回禄之难,有失救护,谅仙机必无他害。生偶得佛衣一件,欲作雅会,千乞仙驾过临一叙。是荷。先二日具。”

原来是熊居士请金池上人两天后去黑风洞参加佛衣法会,品赏他新得的一件宝物。心猿悟空得知袈裟去向,腾云赶去黑风山,正巧碰见李丰居士、闲心居士与熊居士在山中谈论佛衣法会筹备之事,他大喝一声:“这伙妖贼,偷我袈裟,还谈什么佛衣法会?”挥起金箍棒就打了过去。

李丰与闲心二位居士猝不及防被当场打死,熊居士祭出黑缨枪与心猿悟空交手,喝骂之中才知事情始末——那锦襕袈裟是过路僧人玄奘之物。但心猿悟空无端打死他两位好友,熊居士心中深恨,哪肯再还他袈裟?

熊居士修为了得,仗着洞府庇护,心猿悟空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他回去之后玄奘责怪甚切,又念咒惩戒,心猿悟空无奈之下去普陀道场撒泼。因为事情是在观自在禅院里出的,他非要观自在菩萨站出来负责不可。

观自在菩萨随他下界,引出了熊居士,以大神通收服,斥责道:“你在火海中不寻旧友,却只顾取宝而去,袈裟明明得自观自在禅院,却又请金池上人去开佛衣法会,这是何等居心?……动贪嗔之念,炫耀异宝引动人欲祸端,与心猿悟空同罪,加金箍一顶以定心真言约束。”

熊居士被观自在菩萨收服,来到仙界普陀道场于紫竹林中修行,为普陀道场巡山护法。——这就是他与心猿悟空恩怨的始末。

说话间已经来到观自在菩萨座前,只见一条如玉带般的清瀑之下,诸天神、木叉、龙女簇拥着莲台上一尊女身菩萨,宝相庄严仪态万方。心猿悟空上前行礼,向菩萨说明了来意。

观自在菩萨叱道:“又在镇元大仙那里闹事,你这泼猴真不知好歹!既然求医树之方,何不早来找我?我这净瓶中的甘露水,擅治仙树灵苗。”

清风在后面冷冷插话道:“若早来找你,五观庄哪得那么热闹?听说是菩萨点化心猿悟空护玄奘西行求法,这事你也有责任!你说擅治仙树灵苗,我要试一试方可相信。”

观自在身边的龙女喝道:“哪来的小童子,菩萨面前不拜,还出言不逊?”

清风反诘道:“我非菩萨座下童子,观自在菩萨也无半点慈悲于我,我为何要拜?天地灵根是镇元子之物,但有一仙童明月已化身于残枝一体,我知菩萨的大神通或可活树,但要相信树活之后明月能化形脱身而出,才能让菩萨伸手。”

观自在菩萨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悟空,你先回五观庄待信,我随后就到。……清风,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随你去人间试一试神通,让你相信便是。”

打发走了心猿悟空,观自在菩萨与仙童清风下界来到人间,飞于云端之上看人间苍茫山野,菩萨问道:“仙童,你想叫我怎么试呢?”

清风却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菩萨,世间最好的医生是谁,能否化腐朽为神奇?”

观自在菩萨答道:“就算将人间第一神医孙思邈请来,也救活不了天地灵根,但我手中杨柳枝洒下净露即可。”

清风停在半空,一指脚下道:“就在此山间有一株枯槁古树,扎根之地灵之气充盈,此树根骨不俗,却已枝叶衰残,你去试一试。”

他们落下云头来到山腰,此山不高却灵气充盈,远远的望见二十里外的一座城池。半山谷地中有一株茶树,约三丈来高,枝干窈窕颇有灵姿,但已枯槁衰残。观自在菩萨来到树前,净瓶中洒出一滴甘露水于树根下,再一挥扬柳枝。

生发之机润物无声,但清风的神识却能感应到,那棵树“活了”,生机已复,来年将再发新芽。他闭目推演,此法能救天地灵根,明月也将无恙化形而出,于是俯身拜倒:“多谢菩萨慈悲。”

观自在菩萨侧脸问道:“仙童,你因何而谢?”

清风:“非为天地灵根,我为明月而谢。”

金仙下拜,菩萨受礼,两人姿势未动脚下祥云升起已到半空,却露出了身形。恰好山中有一伙砍柴的樵夫,离山顶不远还有几位采药人,都看见了这一幕,慌忙丢下手中的东西纷纷下拜。

菩萨见露了行藏也就不再掩饰,在山巅之上现出五彩庆云与百丈法身,远近乡野与州城中万民震动尽皆顶礼。观自在菩萨以妙语殊胜大神通传音道:“我乃灵山圣境普陀道场观自在菩萨,今日下界显圣,诸位若有虔诚向佛之心,来日当结善缘。”

等众凡人再抬头看时,天空庆云与法身已收,再不见菩萨身影。

救活人间一株枯树,观自在菩萨与清风驾起风云直奔龟兹国境的海天谷五观庄。镇元子早得到消息,与众仙家在庄门前等候,见到观自在菩萨落下云头一一上前行礼问候,说笑间众人簇拥着菩萨来到后院,见到了枝残叶败的人身果树。

菩萨照样施法,洒一滴甘露于残根之下,手中杨柳枝一挥,满天青光升起将人身果树笼罩其间。这番情景与山中救活古茶树大不相同,菩萨使出了大神通法力,如同渡化世人的宏愿之心。

见此情景,镇元子也飞上高空,大袖舒卷化作无形的清灵之气,垂天千丈护住那满谷青光。眼前所见真真切切化腐朽为神奇,那一株残树根枝相合,叶长芽生,树冠上还隐约可见草还丹挂果点缀。

等菩萨收起杨柳枝,镇元子也落回院中,这棵树已然恢复原形,接着天地之间仙灵之气重新收拢,笼罩于五观庄内外,天地灵根重现。然后树上跳下来一个小女娃,清风一卷衣袖施法将她接到身边,此人正是明月。

明月修行的就是天地灵根妙法,有救回天地灵根的神通,却没有那么大的法力,得到观自在菩萨的甘露滋润,镇元子又以大法力相助,不仅此树存活,而且又复天地灵根之妙。明月一现身就惊叫道:“清风哥哥,天地灵根又活了,你果然说话算数。”

清风挽着她道:“不是我说话算数,而是镇元大仙妙算无遗,观自在菩萨妙手回春。”这话中分明有刺,有嘲讽镇元子之意。

观自在菩萨微微笑道:“这位仙童就是明月喽?你们若是拜在我的门下,也是普陀道场好一对金童玉女。”

她有收拢之意,但却没有明说,只是做了个假设。那边镇元子还没开口,清风已直截了当的摇头道:“我已证金仙果位,欲寻太上忘情之道,哪有拜在菩萨门下道理?”

观自在菩萨碰了个软钉子,那边镇元子岔开话题圆场道:“天地灵根重现,我守前约,与心猿悟空结为兄弟!今日菩萨与众位仙家到此,又逢万年人身果熟,正好奉与诸位品用,一来谢劳,二来相庆,三来做个人身果法会共结善缘。”

众仙家纷纷唱诺还礼,都说五观庄一聚是佛道两界的盛事,镇元子命弟子取二十四枚人身果,引众人到正殿享用,他与心猿悟空在“天地”二字面前结拜为兄弟。

那猪八两倒是个实心眼,跟随众人走出后院时,见清风还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凑过来问了一句:“仙童,大家开会吃果,你不去吗?”

清风淡淡答道:“镇元之心我已知,不愿与之,你请自便吧,不必管我。”

前院在开人身果法会,清风站在天地灵根下若有所思,明月在他身边悄声问道:“清风哥哥,你守了一千八百年才得三枚果,现在镇元子开法会以果待客,你怎么不去呢?”

清风反问:“你想去吗?”

明月摇头:“你不想去,我也不想去。但你说镇元之心已知,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他想成就真正的地仙之祖,而不仅仅是一个尊号,万寿山与天庭、佛国鼎足而立。”清风答了这一句,见明月眨着眼睛不解,又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明月,你已有金仙成就,知道金仙果位的妙处吗?”

金仙果位有何大解脱?未必法力比真仙更强,这一点还是要看修行根基,但境界上的区别最重要的是多了一样大神通——能在灵台中开辟天地,化虚为实,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有造化之功。

飞升成仙,跳出生死轮回是超脱,修行人的修行,其实也是一种信仰,在追求一种存在的方式。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等同寂灭,实则一无所有,成仙之后去的往往是已经开辟的仙界,比如天庭。

金仙可以自行开辟一片仙界,以灵台愿心化转而成,就是他修行中向往的净土天国,是存在方式的一种极大超脱。但很少有金仙直接这么做,为什么呢?因为大小难易之别!

清风曾经对明月说过“灵台中造化神用俱足,一念之间,一片山河天地,一体有灵之身,皆能纤毫毕现,就是修行到了地步。”——这是金仙成就的基础。

设想一下,假如是个普通人,你能一念之间将身边一个普通的景物,比如你住的房子,在心中纤毫毕现吗?心法修行未成自然是做不到的,更别提灵台造化之功了。金仙开辟仙界,同样也受法力与“见知”之限。

打个比方,你可以在神识延伸与法力所及的范围内,造化出一个理想家园,但推开门却一无所有,这也不是最佳的结果。还有一点,一人所见所知能完全通透的景物毕竟有限,超出这个范围也造化不出来。

于是绝大部分金仙并不是孤辟天地,而是来到早已开辟的广袤仙界中,在此基础上延伸开辟仙人修行洞天,与原有仙界连成一片。

这么做有两个极大的好处:一是能领略仙界中各位仙家的造化之功,弥补自身修行中见知的不足。二是能广结仙缘,同享仙界中自己无法造化之物,相当于你自己造了一座庄园,而别人在庄园外为你铺设好了一片山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