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3回、清风忿挥金击子,大乘天奴灭金身

清风忿然出手,这一击打得又是毫无征兆,猝然之间猪八两与智诜都来不及相救,金击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玄奘的顶门上,将僧帽打的粉碎。玄奘并未躲闪,整座五观庄以及庄外的海天谷都似震颤了一下,他被打得跌倒在地。

等猪八两与智诜抢步上前去救师父,心猿悟空从地上弹起来挥棒欲击清风,而清风已化作无形之风往后院飞去。

“尔等住手!”这时听见一声断喝,玄奘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掸了掸僧衣上的灰尘,看他全身上下,竟然毫发未伤。

“我的修行不伤天下有灵众生,你若是大乘天,我打也就打了,可你是玄奘,我自不会伤你。欲求真法,就依宏愿之心去求,不打灭你的护体金身,算不得真正的人间功德。”风中传来清风的一句话,然后就再无他的声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要解释玄奘是什么人。

他是佛门大乘天入世历劫轮转之身,不是金仙、菩萨斩出的人间化身,就是大乘天本尊法身再入轮回,托舍投胎为玄奘。带着前世所发的宏愿之心,却不带着前世的仙界记忆与神通法力,需要在这一世中修行历证,如果所发愿心圆满,寂灭之后重回仙界,那么就能证得大乘天菩萨果。

玄奘一出生是个凡人,证罗汉果,证觉缘乘,修为不低,但还不能与金仙清风相比。不过他也并非是个完全的凡人,大乘天本尊法身轮转,带着前世的金身福缘庇佑,有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伽蓝化身随行护法。西行路上玄奘经历重重劫数,总能有惊无险,不是仅仅仗着他几个不靠谱的徒弟。

清风那一击,打灭了他的护法金身,六丁六甲无踪,五方揭谛尽灭,四值功曹弃守,护教伽蓝皆去,只留一个凡人玄奘。清风有那么大的能耐吗?谁叫玄奘不还手呢。

这不等于坏了玄奘的修行,修行就是个人的修行,别人是坏不了的,就是打灭了他的护法金身而已。如果玄奘此世宏愿圆满,寂灭之后仍能证得大乘天菩萨果,只是过程要凶险了许多。而且清风离去时话说的明白——如此才是真正的人间功德。

心猿悟空打倒了天地灵根,明月失去了仙灵不染之气的庇护,清风要想帮她会麻烦许多。清风打灭了玄奘的护法金身,心猿悟空再想护玄奘西行求法也会麻烦很多。清风守护天地灵根不力,被心猿悟空打倒,有他自己的责任。但是玄奘教徒无方,也有责任。

金仙泄愤的手段,倒也玄妙的很。

打了玄奘当头一记,清风未再纠缠,来到后院。天地灵根散落的断枝挂着残叶倒在那里,脱落的叶片早已化作仙灵之气散去。明月坐在地上,抱着残存的树根哭泣,小脸上全是泪痕哭的很伤心,一千二百年来,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流泪。

清风蹲下身来,手放在明月的肩上柔声劝道:“天地灵根如今已毁,这也是你的修行机缘,否则你永远离不开它的庇护,发不了此种愿心。”

明月垂泪道:“清风哥哥,你就不伤心吗?”

清风:“未伤我心,它在我眼中只是一棵树,但我守护了它一千八百年,自然不希望看见它被人所毁,心中有遗憾与忿意。”

明月:“可是我伤心。”

清风伸手拭去明月脸上的泪水道:“古往今来,天上地下,我只见过一位仙人流泪,就是眼前的你。……你伤心也是应该的,它是你的来处,是你灵台中的世界,也是一千二百年来庇护你的天地。”

明月站起身来,脸色淡如金纸,突然晃了晃手抚额头道:“清风哥哥,我感觉好晕好难受。”

清风把她抱住了:“你的五官神识与天地灵根一体,心猿悟空打倒了天地灵根,也伤了你的仙身。还好你已经能离开天地灵根的庇护,刚刚又服用了一枚人身果,应该无恙。这就是你化形天劫中的劫数,须静坐行功渡劫。”

明月很虚弱的说:“我的愿心不是离开天地灵根能染尘俗之气,而是希望天地灵根无恙。”

清风:“既然如此,你就入坐吧,我会为你护法,只要天地灵根无恙,你也能历化形天劫圆满成就金仙。”

明月:“我救不了天地灵根。”

清风:“你有汇聚仙灵之气的神通,天生不染尘俗,却没有救活天地灵根的法力。但是你放心,我料定天地灵根无恙。”

明月的眸子亮了亮:“你有办法帮我救它?”

清风:“我没有办法,但是有人早已料到今日局面,这是一盘棋,你与我都是棋子,当我打中玄奘的那一刻,心中已经明了。”

明月:“你是说镇元子?”

清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言下之意就是承认了。这件事从头到尾就很蹊跷,镇元子在哪里建五观庄不好,偏偏要在这个地方?玄奘路过此地时恰恰草还丹成熟,而镇元子又恰恰因故不在此地。这一万多年才成熟的人身果,镇元子就把它扔在这个地方,还特意留清风去迎玄奘师徒进门,以镇元子的大神通,就想不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吗?

他应该是故意的!镇元子为什么要这么做,清风并不愿意关心,但他却想明白了一点,肯定还有后招,镇元子不会凭白无故的让天地灵根毁了,这棵树还有树上的草还丹肯定还有大用处。如果是这样的话,天地灵根无恙,明月也无恙。

明月想了半天才说:“清风哥哥,我们被镇元子算计了,你不生气吗?”

清风摇了摇头:“镇元子对你我并无恶意,你虽遭难,却也正是历劫成就金仙的机缘,如果天地灵根最终无恙,你也借此机会修行有成,我们没有什么好怪罪他的,不必生气。”

明月还是有些担忧的说:“但你答应了镇元子守护天地灵根,如今天地灵根被毁,你有守护不周之责。”

清风:“我的责任我自会承担,等到他设法救活天地灵根时,我会出手帮忙。你既然已发此愿心,就好生在此等待吧,入坐调养生息。”

明月:“那玄奘师徒呢?他们走了吗?”

清风:“爱留就留,爱走就走,我已经不想再理会。天地灵根如今毁了,我也无所守护,虽不生镇元子的气,但也不想再插手他的事,除了救天地灵根助你修行之外,五观庄的一切与我再无关系。”

明月虚弱的脸色上终于露出了笑意:“清风哥哥,其实你想留他们也留不住,就那心猿悟空一个人,你也未必是对手。”

清风:“没关系,镇元子自然会留他。”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就在这里等着天地灵根复活。”明月从清风的怀抱中起身,走向天地灵根的枯枝残叶,身形突然消失不见。

“慢着!”清风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出言阻止但已经晚了,只有对着倒地的天地灵根叹道:“明月,你为什么这样毫无保留的相信我?如果天地灵根救不活,你也完了!”

明月消失之后,清风一直静坐在残根之下闭目无言,仿佛五观庄中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不知过了多久,天上有仙乐之声,四面有祥云环绕,清风睁开眼睛,看见镇元子率领众仙家弟子已飞落眼前。

“天地灵根怎会这样?”镇元子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

清风站起身来,也不隐瞒什么,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最后道:“我守护天地灵根不力,有负你所托,如天地灵根不治,尽请大仙责罚。”

镇元子长叹一声:“这也怪不得你,那猴头神通广大手段百出,我也是早有所闻。”

清风眼中有光芒闪过:“原来你早就知道心猿悟空是什么人?”

镇元子:“他是西天佛国教主无量光在人间斩却的心猿之念,化为九窍顽石,却不知为何自感成灵,天性多动顽劣不堪,须菩提尊者下界为一隐居道士,点化心猿,并为他起名悟空,期翼他斩却心猿成悟空,西天光明在人间普照圆满。”

清风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后来呢?”

镇元子:“他得了大神通,有金仙不灭之体,曾大闹天庭,偷走兜率天宫灵药,成就金刚不坏之身,被佛旨镇于五行山下数百年洗炼凶顽之心,后经观自在菩萨指点,护玄奘西行求法,以求功德圆满。”

清风淡淡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镇元子见清风的反应有些意外,诧异的问道:“那玄奘师徒现在何处?”

清风:“如果不在庄中,那就是走了。正如你所说,以心猿悟空的神通广大,我强留是留不住的,但镇元大仙的手段自然比他们更高明。”

“走了?”镇元大仙一跺脚,腾云而起就去追赶,其余众弟子也跟着大仙飞天而去。清风抬头看着天空,抿着嘴唇面无表情。

随后发生的事情就似与清风无关了,镇元大仙门下众弟子对于清风没有守好天地灵根,还是这样一副不闻不问很拽的态度颇为不满,但镇元子没发话,其它人也不好说什么。镇元子去了,清风依旧留在后院守护着残败的天地灵根。

……

镇元子施展乾坤大袖,将离去的玄奘师徒捉回,而心猿悟空千变万化手段百出几番逃脱,却都没有逃过镇元子的大神通。玄奘师徒三番五次被捉,终究无法逃走,心猿悟空最后无奈的问镇元子道:“你待如何?”

事情至此峰回路转,镇元子拉住心猿悟空道:“我也早闻你的大名,知你的神通手段,但你不要越理欺心,这道理不论讲到何处,你也要还我人身果树。”

心猿悟空道:“早说这话,不也省了一番折腾,我还你一株活树便是。”

镇元子道:“你若有此手段,能救活这株树,我就与你结为兄弟。”

这两人说定,镇元子就放了玄奘、猪八两、智诜等人,将他们安置在五观庄内礼待,而心猿悟空去求各路仙家医树。

清风在后院不闻不问,事情却是清楚的,至此心中更加明了。那镇元子既称在仙界与大乘天是故交,怎么回头要与心猿悟空结拜为兄弟?只怕五观庄布施草还丹的安排,其中另有文章了,不仅是冲着玄奘的前世故交之情。

那心猿悟空卖弄手段,凭着在仙界的人脉,请来了各位金仙与帝君,这几日来往不歇,却都治不了天地灵根。镇元大仙却把诸位仙家都留在了五观庄,名为做个见证,却是结交结缘之意,一时间五观庄仙家高朋满座,宛如灵山法会。

众仙家救不得天地灵根,清风也一直没有露面。直到这一日,瀛洲九老携来碧藕琼浆也无功而退,镇元子走进后院对清风道:“仙童,就算心猿悟空求来灵药,也只医得活这棵树,恢复不了天地灵根。”

清风离坐起身打断了他的话:“明月已化身与天地灵根一体,只要树救活,天地灵根也就等于重现,明月也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

镇元子捻须笑道:“如此皆大欢喜,我心甚慰!”

清风淡淡道:“听你的意思,客人来的差不多了,天地灵根也该救活了,那心猿悟空此番欲上何处求药啊?”

镇元子:“正在陪众仙家用碧藕琼浆,仙童却不愿出席,心猿悟空稍后将去灵山仙界普陀道场请观自在菩萨。”

清风向镇元子深施一礼:“我没有守好天地灵根,也有责任,请求与心猿悟空一同前去普陀道场请观自在菩萨。那猴头十分顽劣,我也想看着他,以防他在普陀道场乱来,连累大仙开罪了菩萨。”

镇元子想了想点头道:“这样也好,那普陀道场巡山护法黑熊精,与心猿悟空有宿怨,遭遇恐起争执。仙童跟着一起去,可以在一旁劝解并说清来意,料想观自在菩萨不会为难。”

清风随心猿悟空飞升普陀道场,出入仙界都要历天刑雷劫,心猿悟空在云端上打了个跟头旋身就入了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紧随其后的清风有些诧异——这猴头只怕做业不少,历天刑怎生如此轻松?就算他法身强悍心志坚定,天刑也不能如此轻描淡写啊?

随即一念又想通了,心猿悟空这段时日恐怕已来往仙界多次,以前种种业力在他第一次出入仙界时已经洗去了,那次一定不轻松,不知道法身有没有被斩灭?心猿悟空曾吃了一枚人身果,不知此时的法身是不是借人身果的妙用重新凝聚而成?就算法身可凝聚,但历天刑中种种怨念纠缠而神识未散,这心猿悟空的心志之坚却也相当了得!

清风一边这么想,一边也飞升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来到普陀道场。

普陀道场清幽峰峦不断,紫竹云岭间白鹤栖松柏,清风的身形出现在道场外围的一片紫竹林边,一边举步前行一边还揉着脑门。刚才经历的天刑雷劫没什么怨念纠缠,但是脑门上挨了重重的一记,虽不伤身,可眼前金星乱冒耳中震响轰鸣,半天没回过神来。

耳鸣刚止,就听见前面紫竹林中传来呼喝与打斗之声,两条人影飞上半空斗在一起,有个震雷般的声音喝道:“你这泼猴,还敢送上门?偷东西偷到普陀道场来了吗!”

只见一条威风凛凛的黑大汉,手舞一支黑缨枪,与心猿悟空斗在一处。那大汉好生了得,枪来棍往竟丝毫不落下风。清风想起了镇元子的叮嘱,心中暗道这位恐怕就是普陀道场的巡山护法黑熊精了,果然一见面就与心猿悟空起了冲突。

清风二话不说,御神风飞上半空,祭出金击子就打了过去。心猿悟空正与黑大汉过招,没有防备清风突然冲他发难,脑后中了一记,哎呦一声就被打落在紫竹林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