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2回、贪嗔缘因人身果,一朝打断烦恼根

就在镇元子率众离去后的第三日黄昏,山谷外走来一行人。一匹枣红色的精瘦老马,铁鞍桥上坐着一名三十左右的僧人,五官端正神色甚是祥和。有一名弟子在前面牵马,此人尖嘴猴腮身高不足五尺,目露精光左顾右盼闪烁不定,戴着一顶镶金花帽,身穿红艳艳、黄灿灿的绵布直裰,这衣服穿在他身上就跟偷来似的。

有个肥头大耳的汉子跟在马后,一边走一边还在嚷嚷道:“师兄,这路还要走到什么时候?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饿了!”

最后是一名挑担的年轻沙弥,接话道:“从此地往婆罗门国,路还远着呢。”

马上的僧人道:“路莫论远近,只要见性志诚,念念回首处,便是灵山。”

前面牵马的猴头道:“这一路就师父开口,句句打机锋,也当不得饭吃,前面有个大庄园,正好去借宿一晚,明日好翻山。”

僧人下马步行,望向庄园道:“此非寻常气象,乃非常人所居。”

猴头伸脖探脑看了几眼道:“无半丝邪祟之气,应是修士隐居之地。”

“说的不错,此地乃地仙之祖镇元子所建,自然不是寻常庄园,请问诸位长老从何而来?”庄园门前有人答话,只见大门已开,走出一位羽衣童子与一名小女娃,正是清风与明月。

僧人上前道:“我乃大唐僧人玄奘,西行求法路过贵宝山,眼见日头西落,能否借宿一晚?”

清风一拱手:“你就是玄奘?此庄园便是随缘之处,请进吧。”

清风迎玄奘等人进了五观庄,明月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问道:“清风哥哥,那个牵马的是什么东西?人不是人妖不是妖,神仙不像神仙菩萨不像菩萨?”

清风面容一肃悄声道:“不要乱说,此人有金刚不坏之体与金仙不灭之身,修为相当了得,来历也颇为奇特,连我也看不清端倪。这四个人皆修为不俗,那胖子也是金仙轮转化身,只是有些不伦不类,就连那匹瘦马也是神龙所化。”

说话间穿过二道门来到正厅,只见中央山屏上挂着天地二字,下方雕漆几上摆放着一对金瓶。玄奘有些疑惑,在天地二字下驻足礼拜,回头问清风道:“此间主人也是一名修士,为何只供奉天地二字?”

清风:“那你得问镇元大仙自己,他号称地仙之祖,不知奉谁为尊,故此只供天地。”

玄奘的大徒弟心猿悟空道:“好大的口气呀,难道自比元始不成?”

玄奘斥道:“奉天地,意为奉生之久,你休得妄言。”

此时明月从清风身后探出脑袋问道:“玄奘,你带着这些人去求什么法呀?”

玄奘微笑着答道:“远绍如来,近光遗法。”

心猿悟空又指着清风、明月问道:“你们二位又是什么人?”

清风:“我叫清风,她是明月,昆仑仙境闻醉山药园童子,受镇元大仙之托在此看守。”

玄奘见主人不在家,也没有多打扰,叫大徒弟心猿悟空歇了马,二徒弟猪八两解开包袱取些米粮借庄中的炉灶做饭,挑夫智诜帮着烧火。三个随从弟子都各自忙去了,玄奘在厅中小坐休息。

这时清风又拿了一个托盘进来,黄绫上放着两枚果子,这果子约七寸长短,有四肢躯干宛如小儿人形,清风将托盘递到和尚面前说:“玄奘师父,此地主人镇元大仙与你前世曾是故交,听闻你要路过此地,特以两枚素果布施。如今他不在,我代为传话奉上。”

玄奘看着果子吃了一惊:“此物非凡品,闻它的气息,可扫周身邪祟之气,究竟是何物?”

清风:“长老好眼力,此果名为草还丹,本性至寒至纯,凡人服不得,有伤疼在身也服不得,有净化炉鼎之功,服者不受五行毒障之染。而此间的草还丹又不一般,天地之间仙灵之气滋养一万零八百年方成,果现人身,服之有化形延年之妙。”他介绍了草还丹的妙处与服用之法。

玄奘站起身来摇手道:“多谢好意,也请你替我向此间主人转告谢意,但此等宝物贫僧不敢轻取。……若是施舍些水米倒也寻常,但施舍此物,出家人不应受之。”

清风再怎么劝,玄奘只是摇头推辞,见他意思坚决,清风也不再多劝了,只有叹息道:“你不接受,我也不能勉强,镇元大仙不日将回,可能会在路上追你,到时你再与他解释吧,不是我没有传话办事。”

清风托着草还丹出去,正好碰见智诜那边做好了饭端过来送给玄奘,见清风出门,智诜侧身站在一旁很是有礼。清风打了个招呼问道:“你是什么人?”

智诜答道:“佛门一沙弥。”

清风来到后堂静室中,只见明月在桌椅板凳上跳来跳去很开心。闻醉山药田中没有房舍建筑,明月以前从未见过这些物件。将天地灵根移植到此地之后,汇聚的仙灵不染之气笼罩了整座五观庄内外,明月这几天跑来跑去很是新奇。

清风招呼道:“明月,不要玩了,来把草还丹吃了,再过片刻这果子就僵了,没了药性。”

明月跳下桌子很好奇的问:“那个和尚没吃草还丹?”

清风:“是的,他不吃,不愿无端受人重惠。”

明月捧着草还丹,左看右看,又问道:“清风哥哥,你守了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就为了三枚草还丹?”

清风笑了:“最早只是借地修行,而镇元子让我守护天地灵根到草还丹成熟,于是我再求三枚草还丹,他则让我做闻醉山的药田童子。……闲话不忙说,快服草还丹。”

说到这里,这天地灵根上结的草还丹到底有什么奇效,据说能助仙人渡劫?

它是天地间灵仙之气汇聚万年而成,服用之后可以大增法力。当然了,这不是指吃下去之后立刻法力大增,而是指在以后万年之内,只要定坐运转周身神气,法力增长即可精进无碍,如同身处仙灵洞天。

它还有一名叫人身果,形似人身,服用之后有一样奇效。如果本尊法身被毁,可能是因为天刑或者别的原因,只要神识未散就可以重新凝聚法身,相当于多了一个真正的渡劫法身,不必转世托舍重修。

梅振衣要炼制的九转紫金丹中就有一味草还丹,指的是普通的草还丹果,三十年一成熟,而不是天地灵根上所结的人身果。这种人身果,比九转紫金丹还要珍贵,只当一味药拿去炼丹当然不值得。

它的服用方式也不是简单的吃下去,而是以净露化开,含之如舌下生津,以玉液炼形之法送服。

明月与清风一人吃了一枚,服用之后明月觉得手足冰凉,需要静坐几个时辰化开药力,她的来历与修为奇特,人身果的药性对她的影响尤为强烈。清风守在旁边为她护法,难免有了疏忽,这一段时间就出事了。

心猿悟空神通广大耳目通灵,清风与玄奘在厅中说话时,他放马回来走进院子全部听见了。听说世间还有此等宝物,它躲在墙根下是抓耳挠腮,又听师父坚辞不受,急得是直想翻跟头。清风拿着人身果走了,与明月一人一个服下,这些心猿悟空都知道了,心里就动了念头。

天地灵根树高千丈,却被施法隐去了痕迹,站在后院之外是看不见的。但那心猿悟空自有神通,眼中金光直射,直向着五观庄仙灵之气汇聚的中枢照去,天地灵根露出了身形。他隐去身形一个跟头翻到后院,跳上树找到一枚果子伸手就摘。

这一下却没摘下来,心猿悟空暗道一声奇妙,施展移转神通,把这枚果子给扯了下来。不料果一离枝,既化为清风散去,重归天地之间仙灵之气。他这才想起清风对玄奘说起的此果种种讲究,眼睛眨了半天,取出一支金箍铁棒,用那棒上金箍击落了两枚果子,用衣襟兜住跳下树溜出了后院。

心猿悟空来到厨房,智诜不在,只有猪八两抱着个大碗在吃饭,他急急忙忙就拿碗找清水去化草还丹。不料猪八两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道:“大师兄,你是不是去偷人家的果子了?那小童子与师父说的话,我也听见了,正想找你商量,却见你鬼鬼祟祟的捧着这两个果子进门。”

心猿悟空道:“小声小声,你撞见了就分一枚吧。”这两人也在厨房一人吃了一枚人身果。

猪八两脸肥嘴大,一口下去还没尝出滋味,只觉得全身冰凉手脚发麻,惊问道:“师兄,你的果子是什么味道?我怎么没尝出来,只觉得就似大热天喝了一碗冰梅汤?”

心猿悟空讥笑道:“你这呆子,修行不足,吃得快药性化得倒慢。”

话音刚落,就听清风在院中喝骂道:“何物秃贼,竟如此大胆无礼!”

原来明月正静坐调息,突然间睁开眼睛道:“清风哥哥,不好了,那只猴头破了后院的法阵,溜上树偷走了三枚果子。”

她的五官神识与天地灵根一体,心猿悟空一动手明月就应该能感应到,可是刚才因为行功化转药性没有察觉,神识稍复就立刻开口。清风起身变色道:“你还需调匀神气,不要乱动,我去找他们算帐。”

清风来到前院,开口喝骂立刻惊动了客厅里坐的玄奘,他出门问道:“仙童何故口出恶言?”

清风:“有恶行,自然招恶评!我好心奉你两枚草还丹,你不受也就罢了,却不知约束弟子,做下这等盗窃之事。”

玄奘大吃一惊,连忙命智诜将心猿悟空与猪八两叫来,问他们有没有偷吃庄中的草还丹?那猪八两指着清风嚷嚷道:“你这童子,镇元大仙送我师父两枚草还丹,师父不吃,还有我们这些徒弟呢,结善缘应该结到底才对。镇元大仙本来就说要送两枚,我与师兄取了两枚,你有什么好骂的?”

清风反诘道:“镇元大仙只托我以草还丹两枚施予玄奘,未说施予旁人。你们这些个贼和尚,上门是化缘呢还是打劫呢?这西行万里路上,遇好心人家留宿,也是这般行止吗?”

心猿悟空道:“此庄主人要布施两枚草还丹,我们也取用了两枚草还丹,前因后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一个看家传话的童子,在这里罗唣什么?……哦,我明白了,我师父不吃,那两枚草还丹你们自己吃了,回头主人家问起,就推到我师父名下。……你这个监守自盗的小家贼,偷吃了果子没法栽赃,因而恼羞成怒!”

这猴头伶牙俐齿,竟然反过来讲了一番道理,很是咄咄逼人。清风也动了真火,回头冲着玄奘骂道:“子不教,父之过,己有贼行偏好指人为贼,你这个师父就是这么教徒弟的吗?我吃没吃草还丹,用不着你们多言,你带着这个尖嘴矬个的杂毛贼猴上门,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玄奘已经听明白了事情始末,上前连声致歉,劝道:“贫僧本不欲受此间主人如此贵重之物,但我两个徒弟贪嘴吃了,就算在贫僧的头上,小仙童也好向镇元大仙交待。我徒儿行止不端、出言不逊,我自会责罚,在此向小仙童赔罪。”

清风:“你说话还有几分道理,但是那贼猴偷走的是三枚草还丹,多出的一枚怎么算?这不是我的东西,我受人所托有看护之责,就必须要追究。”

猪八两嚷道:“明明是两枚,师兄,难道你自己偷着又多吃了一枚?”

心猿悟空叫道:“那一枚果子一摘下来就不见了!想必是自行回来处去了。”

清风转身怒斥道:“摘下来三枚就是三枚,贼猴,你难道是个不识数的未开化野种吗?”

玄奘赶紧拦住:“悟空,休得再多言!……小仙童,你想如何处置?”

清风:“我守护此树一千八百年才求得三枚草还丹,若是依我,就罚那贼猴守树六百年。但我做不得主,得镇元大仙说了算,在他没回来之前,断不能放你们离去。”

猪八两呵呵笑了:“罚我师兄守树,那果子还有的剩吗,你不知道当年西王母的仙界蟠桃园是什么下场吧?”

就在此时,后院传来明月的一声惊呼,清风神色一变化为一道神风而去。接着山谷中风声四起,笼罩在五观庄内外的仙灵不染之气竟随风散去。玄奘等人疑惑不解,只见心猿悟空抖了抖身子道:“解气!”

玄奘上前一把抓住他:“悟空,你刚才做了什么?”

心猿悟空一龇牙:“那小童子得理不饶人,一口一个贼猴,我一生气动念,就使了个分身法,真身去后院打倒了那棵树!多施舍一个果子,就如要了命一般,算什么仙家修行?不如帮他们断了这烦恼根,倒也清静。”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智诜被唬的一哆嗦:“大师兄,你怎么如此胡来?”

心猿悟空:“你怎知我是胡来?草还丹再神奇,能替人修行吗?死守一棵树,怎能得真解脱?不舍一个果,哪有缘起因?你还不懂其中玄妙。”

“如此说来,我还要谢谢你喽?”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只见清风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院门处,手中拿着一支二尺长的金锏,那是他的法器金击子。

心猿悟空一耸肩,摆手道:“不必客气。”

清风反常的没有再生气,只是冷笑不止:“你总是自以为有道理,但不能为他人妄拟天心,真的以为自己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吗?……玄奘,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说,事情算到你的头上?”他绕过其余众人,径直来到玄奘身前。

玄奘无言的点了点头,后面心猿悟空见清风语气不善,目露凶光正要过来,却突然抱头摔倒在地,不住的呻吟打滚显得痛苦异常。而玄奘嘴唇微动,不知在念什么咒语。

清风没有理会这一切,沉声道:“那么天地灵根所受的一棒,我也打在你的头上。”说话间已挥起金击子,朝着玄奘当头打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