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1回、玄奘西行发宏愿,镇元待客五观庄

清风提醒明月,要发愿心才能历化形天劫,而如今的机缘将至。明月躲在一片大树叶中,将自己的身体都包裹起来,只露出脑袋皱着小鼻子道:“四百年前,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里挺好的,我不想也不必离开天地灵根。”

清风看着她眼神有些无奈:“假如天地灵根不在了呢?假如我也不能在此守护呢?此处虽好,却不是我灵台中的仙界。”

明月一听这话从叶子里蹦了出来,跳到树枝上很紧张的抓着他的袖子道:“清风哥哥,你要走了吗?”

清风:“我没说要走,但将要发生的事不是由我决定的,可能你我都要走。如果你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无论走到哪里,都如同天地灵根所在,明白了吗?这才是你的金仙修行!”

明月笑了,指着身旁的枝叶道:“如果清风哥哥要走,我可以带着天地灵根一起走啊?”

清风:“你有这个法力吗?”

明月歪着脑袋道:“我没有,但清风哥哥这么大本事一定有的。”

清风:“我只能移树,却移不走天地灵根。”

明月:“这好办,你只要移树就行,有我在,不论移到哪里,这棵树还是天地灵根。”

清风目露异色,用不解与疑问的眼光看着明月。明月就是个调皮的孩子,见清风这种表情,凑到他耳边悄悄道:“清风哥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不是离不开天地灵根的庇护,而是不喜欢外面的气息。”

清风神色一怔,把明月拉到身前仔细看着她:“明月,我小看你了,连我都没察觉,你何时历的化形天劫?”

明月伸手就去摸清风的鼻子:“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了吗?你忘了两百年前那个酒葫芦仙人钟离权来求药的事了吗?我能让他带走一片叶子,自己怎么就不能离开呢?”

清风长出一口气:“当时我喝多了,很是昏沉,没有细想,事后也没有再去想。”顿了顿又说道:“你的修为到了,而且已经有化形入劫的修行,既然如此,你迟早要经历劫数考验。我守望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你陪了我一千二百年,我也会守护你历劫圆满。”

明月:“什么考验啊?如果过不去怎么办?”

清风:“仙家修行与凡人不同,证金仙愿心未成,要再入轮回走一遭,以全新之生的经历重发愿心,才能再证金仙,是为化形天劫中‘劫’的含义。”

明月:“还不成功呢?”

清风:“再来。”

明月追问不休:“那要是不愿意呢?”

清风:“仙人已跳出生死轮回,如果不愿意,也就没必要再入轮回走一遭,可以选择不证金仙,况且有很多仙人也证不了金仙。但你的情况很特殊,全无一丝心机沾染,修行自然而然,连我都没察觉你已经化形入劫求证金仙成就了。”

清风对明月讲述化形天劫,并没有把其中的玄妙都解清楚,只是介绍了一个过程。一般而言,历天刑雷劫成就金仙,就跳出了生死轮回,此后可以不证金仙。但假如真仙入化形天劫去求证金仙成就,如果历劫成功自然没什么问题。

但假如历劫失败,就要再入轮回走一遭,在全新的轮回经历基础上再发愿心,如果还失败了,还要再入轮回又走一遭,不证金仙就永远没完,等于重入轮回。

辛辛苦苦修成仙道,为什么还要冒重入轮回的危险呢?没人逼谁,这是仙人自己的选择,有很多仙人就选择不入化形天劫,当然了,也不是想入就能入,修行到了方可求证。而另一方面,能够成就金仙自然另有大解脱,其意义超出了简单的跳出生死轮回,其中玄妙清风并没有多讲。

明月听的直眨眼:“我不知道仙家修行还有这么多讲究啊?”

清风:“经历过了,才能知道,我以前没有告诉你。”

明月点了点头,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一件事。”

清风问道:“你明白了什么?”

明月伸出粉嫩的小手指天:“为什么仙界那些金仙会开讲法会,他们讲的是什么?而那么多已经成仙的修士还要去听,听来听去也没听说都有了金仙成就。”

清风笑了:“你还真明白了,那么今天就算我为你一人开讲的法会吧。”

明月:“可是我们今天不是在开法会,而是在说天地灵根,清风哥哥如果要走,我们可以一起把天地灵根移走。”

清风摇头:“我不能,我只是替镇元子守护天地灵根,这不是我的树。……他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树下有人道:“清风,难为你守护此地开辟药田一千八百年,这草还丹不日即将成熟,你我的约定就要完成。”这是镇元子的声音,清风每六十年见他一面,都在闻醉山地仙之祖的法会之后。而这一次很特别,那边法会还没开,镇元子先来了。

清风挽着明月飘然落下天地灵根,淡淡道:“这一次你来早了,闻醉山法会还没开呢。”

镇元子还是当年的打扮,手捻长髯道:“说来也巧,算一算日子,草还丹成熟之时,正巧我要开闻醉山法会。”

清风:“那也无妨,我自会守在天地灵根旁等你来,一千八百年都守了,不在乎多那么几天。”

镇元子上前两步,躬身行礼:“那我先谢过仙童了!”

清风一侧身:“几天而已,没必要特意礼谢吧?”

镇元子很认真的说:“当然有必要,因为我要将这株天地灵根移走,以草还丹与人结缘。”

清风眯起了眼睛:“移走?你能移得走这株树,却移不走天地灵根!”

镇元子笑了:“明月仙童可以帮忙啊。……明月,你从未离开过此地,也未到过人间,正好有这个机会去别处一观。”

明月刚想说话,清风却示意她不要开口,冲镇元子道:“你说什么?移到人世间?你有这么大的法力将天地灵根移出昆仑结界?”

镇元子:“我在人世间已布下一座法阵,我在人间法阵旁施法接引,仙童在此地施法移树,如果明月仙童肯帮忙移转天地间仙灵之气,自然可以将天地灵根移植到人世间。”

清风深吸一口气:“你的修为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再问你,不论我与明月帮不帮忙,你都要移走天地灵根吗?”

镇元子:“是的,但有二位帮忙则万无一失,你答应我继续守护天地灵根,一直待到闻醉山法会之后,所以我先谢过了。”

清风:“你既然主意已定,我和明月为了天地灵根,自然会帮你的忙,这已在你的算计之中了。……你移走天地灵根,请问闻醉仙山药田怎么办?天地灵根已去,此处地气会削弱大半,就不考虑万寿宗的弟子传人了吗?”

镇元子:“这也好办,三十六天之内再施法将天地灵根移回来,不会有太大影响。”

清风叹了一口气:“只怕移去容易,移回再难,你执意如此,那就如此吧。”

镇元子:“那好,就这么定了,离闻醉山法会只有两天时间,我们就立刻把这件事办完。我这就去人世间,仙童感觉到我的法力接引,就请在此地施法移树。”

说完这些,镇元子转身欲走,明月终于忍不住了,招手喊道:“哎,,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镇元子转回身来,和颜悦色道:“明月,你想问什么?”

明月:“你为什么要把天地灵根移到人世间?你要移树我们阻止不了,但既然我和清风哥哥帮忙,你就应该把话说清楚。”

镇元子点头笑道:“说的也是,是我太着急了。”

他倒不隐瞒,说出了原因。佛门大乘天发愿心证菩萨果,为中土众生求大乘佛法、传大般若妙谛。在仙界空发这种宏愿没用,愿心一起自当历劫。大乘天轮转化身入人间,俗家姓陈名袆,少时聪慧悟性超绝,年仅十三岁就正式剃度为僧,法号玄奘。

玄奘多次上书唐皇李世民,请求前往当年佛祖弘法之地,也是当时人世间的佛学研究中心与佛典汇集中心,天竺的那烂陀寺求法。圣意未允。

观自在菩萨领佛旨下界点化玄奘,赐他九环锡杖一支,紫金钵盂一个,锦斓袈裟一件,指点他偷关西行而去。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偷越出境了。

如今人间已是大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

镇元子与大乘天是仙界故交,这一次大乘天的轮转化身玄奘西行,镇元子也想在人间结一段善缘,助他历劫成功。镇元子领仙界众弟子来到人间,在玄奘西行的路上建造了一所庄园等候。掐指一算,玄奘会在草还丹成熟后路过那里。

结缘随缘,镇元子要奉送玄奘草还丹两枚。偏偏草还丹这种东西离枝之后要用黄绫托着尽快服用,时间一久丹果僵化就没有药性了,所以想把天地灵根直接移到庄园中。

事情很巧,玄奘到达庄园前,也正好是六十年一度的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所以镇元子感谢清风守护天地灵根,并且托他与明月帮忙。

明月听完后眨着眼睛问道:“就这么简单,移走天地灵根,等一个和尚经过,你要送给他两枚草还丹?”

镇元子:“就是如此,既然二位肯帮忙,镇元子在此多谢了。”

镇元子说完这些匆匆离开了,明月道:“清风哥哥,你推算的很准哎,天地灵根果然要被移走。”

清风:“我却推演不出此后的事情,那镇元子的法力在我之上,而牵连其中的人可能个个非同小可,这正是我所担忧的。”

明月:“推演不出就推演不出吧,天地灵根在哪里都一样,我跟着就去行了,我还没去过别的地方呢。”

清风皱眉道:“如果镇元子要移走这棵树,我们也阻止不了,但你不帮忙,那么这棵树就是一株普通的草还丹树,不再是天地灵根,对他对你都没有好处,所以他料定你会帮忙。……他对你的修行,居然了解的比我还清楚!”

明月笑眯眯的说:“人家是地仙之祖,修为比你高,法力比你强,知道的比你多也正常。帮忙就帮忙,对他对我也都没有坏处,而且也没别的办法。”

清风伸手摸了摸明月的脑袋,眼睛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却没有再说话。

过了大半天,清风感应到天地灵根之下地气移转,那是镇元子在人间以大神通施法,接引他移走天地灵根。他招呼明月到了天地灵根枝叶间,明月神识与天地灵根一体,施法化转这汇聚的仙灵之气不散。

明月在树上消失了,清风一跺脚,身形化作一道无形神风,平地而起绕着天地灵根旋转。药田中草叶不动也听不见丝毫风声,只见天地灵根的光影渐渐模糊,就像一幅快速退色的画,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竟凭空消失不见!

……

出玉门关西行,一路有险峻高山,走过山地可见成片草原与农田相间,陆续能看见村庄人家。再往西行田庄渐少放眼都是草原,草原过后是戈壁滩,到处是奇形怪状的地貌,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绿洲。

走过戈壁与断续的绿洲,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只能看见连绵起伏的沙丘,还有沙丘中偶尔露出的白色的驼马枯骨。大沙漠中有一条无根无定河,说不清发源何地流向何方,绵延千里两端都消失在沙漠之中,沿河多布陷人流沙。

越过流沙与无根无定河,再行数百里,地势渐高又现稀疏草原,越往前走草木越加茂盛,远处有了起伏的群山,这里是天山山脉的南端,已经到了龟兹国的境内。

穿山古道边,群峰簇拥下,有一片山谷,名曰海天谷。远处山高峻极,眼前日映晴林,风生丘壑杂花漫野。谷中参天古木掩映间,隐约可见一座很大的庄园,青瓦白墙竟是中土道观的风格。

深山野地怎会有这样的所在?观四下景致,感清灵气息,绝无半点邪祟,定是圣僧、仙家修行之乡。

这是一天黄昏,海天谷中有一道无形神风从天而降,直落在庄园的后院。有一位大仙身着大袖道装,领数十名弟子结阵,施法接引无形神风。眼前如仙家景象开辟,神风舒卷中出现了一株千丈大树,等神风收起,树下站着一名羽衣童子。

大袖道人就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羽衣童子就是闻醉山药园童子清风,他们得明月的天生神通之助,合力将天地灵根移到此处。自仙界万寿山跟随镇元子下界的众仙人见此不可思议情景,皆啧啧称奇。

清风一脸淡然,没有理会旁人的惊叹,走过来道:“镇元大仙,天地灵根已经移至此处,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镇元大仙拱手道:“多谢仙童援手,我要率众弟子赶回昆仑仙境闻醉山开讲法会,就烦劳仙童看护天地灵根,明日草还丹就将成熟。”

清风:“若玄奘恰好这几日来,你不在又如何?”

镇元大仙:“假如那样,烦劳你替我传话,就说镇元子送上草还丹两枚,以结善缘。”

镇元子交待完毕,率众弟子离去,清风送至庄园门外,回头看见大门两旁挂着一副桃符题字“清虚人事少,寂静道心生”,而门匾上写的是“五庄观”三个大字。

清风一皱眉,手指门楣到:“镇元子,你要在此地接待玄奘,却让和尚怎么进门?”

他说的有道理,镇元子要在此地等玄奘来,以草还丹布施,可是挂了这么一块门匾,一看就是一家道观。自古以来,还没听说过行脚僧人跑进道观里化缘的。

镇元子哦了一声,点头道:“亏你提醒,是我失于计较了。”手中拂尘一挥,门匾上后两个字调换了位置,“五庄观”变成了“五观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