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50回、天长地久有时尽,守望一千二百年

清风抬头望去,百丈高处,天地灵根枝叶间有个小女娃探出了脑袋,冲他露出俏皮的笑容。清风吃了一惊,赶紧招呼她下来,小女孩一松手就掉下来了,幸亏清风施法接住才没让她摔着。

这个小女孩就是后来的闻醉山药园童子明月,她的名字是镇元子起的,与清风正好是一对。明月不是从别处来的,就是从天地灵根枝叶间钻出来的。

她这种来历很奇特,可能是应天地灵根汇聚的仙灵之气造化而生,也可能是因为清风在树下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她从天地灵根树上感应而生。——这在仙界称为化生。

明月不是天地灵根树精,因为那棵树不是她的原身,她就是她,更像是树上结的草还丹感悟成灵,但是清风后来检查过树上的三十六枚草还丹果,一枚都没少。

天地灵根生长在昆仑仙境,这个地方是天成修行道场,广义上讲仍是人间。这棵树扎根人间却不染俗尘之气,如同生在仙界,枝叶荫护之下也如同仙界一般。明月虽不是此树精灵,却有着与这棵树一样的习性——不染凡尘俗气,至纯至真。

明月不是凡人,一出现就是仙人,但她从树上刚下来时尚无修行,也就没有仙家法力,也不能离开这棵树汇聚的仙灵之气范围。她第一眼看见的是清风,也就一直跟着清风混了,清风是药园童子,明月也成了闻醉山的药园童子。

从明月出现到草还丹成熟,一共是一千二百年,明月刚出现时三、四岁的样子,到离开闻醉山时大约七、八岁的样子,而清风的容貌一直未变。

万寿宗的祖师爷镇元子知道清风的来历,也清楚明月的来历,自从清风修成金仙之后,镇元子四处行游并去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仙界,一般不回闻醉山,子弟传人陆续飞升,由后世弟子继续传承万寿宗。

镇元子也不是完全不理会昆仑仙境的道场,大约每六十年下界一次,为后世传人开讲妙法。地仙之祖的法会,是昆仑仙境的一大盛事。镇元子每次开完法会,都会与清风见一面,而其他人就不知情了。

这样一来,千年之后的万寿宗弟子大多不清楚清风、明月的来历,只道他们是闻醉山道场的药园童子,在昆仑仙境中这样的药园童子很多,镇守百年的也不少。再加上清风素来不多话也不显弄神通,明月天真烂漫毫无心机,众人就更没有特别注意他们,清风也乐得自在。

明月初生时没有法力,但是清风察觉她的神识与天地灵根一体,类似于这棵树的化身,她修行的仙法就是“天地灵根妙法”——这个名字还是清风给起的。

随着明月修行日久有了仙家法力,清风发现了她的妙处,只要是天地灵根汇聚的地气所在,明月对每一种灵药的生长习性与药性就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什么灵药培植在什么地方、该怎么培植,不论以前她有没有见过。无论什么灵药经过她的手浇灌培育,不仅能达到最佳的生长状态,而且采摘之后能具备最佳的药性。

清风开辟药田,明月培植灵药,更有天地灵根的荫护,万寿宗的闻醉山药田成了昆仑仙境最悠久、最大、最好的药田。万寿宗弟子有各种世上最好的修行灵药相助,还有镇元大仙那样一位祖师爷,是世间难求的福缘,先后飞升成仙者有近百人,都去了仙界万寿山。

近百人不算多,但别忘了是在一千多年时间内,万寿宗这一个门派传承的弟子,已经相当惊人了!

昆仑仙境中其他门派都挺羡慕万寿宗,有不少门派也将自家的药园童子的法号起为清风、明月,到后来昆仑仙境中叫清风、明月的少说也有百八十位。

……

在清风成就金仙,明月出现在闻醉山药田之后又过了近八百年,这一天正午,从远方来了一名修士,手持一根齐眉虬结棍,一身道袍多有破损,风尘仆仆神情疲惫。

他来到闻醉山下,只见一株参天大树周围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药田,堆垄为界并无藩篱,天地之间的气息彷佛有清神之妙,有一名童子正在用一支鹤缘百草锄松土。他上前稽首行礼道:“请问这位仙童,万寿宗闻醉山仙府在何处?”

童子放下百草锄一指远方:“你在这里是看不见的,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往山谷中走,自会有万寿宗弟子现身问话。”

修士向他道谢,又问道:“我叫乔散人,来自人世间,请问仙童怎么称呼,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闻醉山药田吗?”

童子:“我叫清风,是闻醉山药园童子,这里就是闻醉山药田。我听说人间父母所生,都有名有姓,修士另取法号,乔散人是你的姓名还是法号啊?”

乔散人答道:“我姓乔,是人间一散修,乔散人既是我的姓名也是法号。”

“我叫明月,这是我的名字也是法号。”不是从哪里钻出来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娃,笑眯眯的说道。

乔散人笑着向明月一拱手。明月眨着眼睛指着他道:“你身上有伤,而且神气衰弱,是怎么搞的?”

乔散人苦笑:“我在人间争斗时受伤,带伤飞升昆仑仙境,穿越瑶池结界已筋疲力尽。说来好笑,我与人争夺一支紫石芝而受伤,来到此地药田,却发现四处都是修行灵药。”

清风:“紫石芝有续命之功,在人间罕见,引起争夺也有可能,你所见的药田,在昆仑仙境也是独一无二的。……请问人世间如今是什么状况?”

乔散人:“魏、蜀、吴三国鼎立,连年战乱不休,实在不是清修之地,若不是修行未成,我早想飞升昆仑仙境了。”

清风:“你去万寿宗,是为了求人治伤吗?”

乔散人:“不仅是为了治伤,还想拜入仙府修行,以求早成仙道,就不知万寿宗能否收留?”

清风:“你的运气不错,正赶上六十年一度的万寿宗法会,镇元大仙要亲自下界讲法。像你这种飞升到昆仑仙境的人间散修,若诚心拜入万寿宗门下,就有资格听闻,你来的机缘正好。”

乔散人一听这话眼中神采陡现,不顾风尘疲惫,冲清风、明月施了一礼就要赶往万寿宗闻醉山仙府。明月叫一声:“乔散人,你!”

他止住脚步回头道:“仙童还有何赐教?”

明月跑过来递给他一样东西:“给你一支紫石芝,往后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受伤了,紫石芝本是续命之物,若因它伤人伤己甚至送了性命,还有什么续命之功可谈,那样是续命呢还是损命呢?……我清风哥哥的修行,就不伤天下有灵众生。”

乔散人不太敢接,用询问的目光看了清风一眼。清风道:“明月给你的,你就收下吧。你既然要拜入万寿宗,又经过了万寿宗的药田,我就给你三枚丹药,可助你治伤。”

乔散人接过紫石芝与丹药千恩万谢的走了,明月扯了扯清风的袖子问道:“人世间是什么地方呀?”

清风:“人世间就是人世间,你去了就知道了,众生百态痕迹在昆仑仙境中一样可见,你可以想的到。……再过四百多年草还丹将成熟,我就完成了诺言,等你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也能离开天地灵根的庇护,我可以带你去人世间。”

明月摇头:“我就是问问,这里挺好的,我为什么要去人世间?”

清风:“对啊,为什么要去?不想去也不必去就不去呗。”

……

乔散人拜入万寿宗,又过了两百年。

这一天正午,明月与清风在玩捉迷藏。明月不论躲在药田中何处,清风一动念就能祭出一道神风把她轻轻卷出来。后来明月爬上了天地灵根,神气与枝叶完全一体,清风就不好找了。他化神识为化身神念,在枝叶中穿梭,如同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仙界,漫漫延伸寻找明月的所在。

明月会在千丈高的树上移形换位,总能躲开清风的化身神念,找了半天也没有踪迹。后来清风还是把明月“抓”住了,不是因为神通玄妙,而是明月咯咯笑了,让清风听见了声音。

刚刚找到树上的明月,就听药园外有人传音道:“请问童子在吗?在下钟离权,前来求药。”

清风移换身形,立即出现在钟离权眼前道:“你不是万寿宗弟子,不能直接来此求药。”

一看清风如此现身,事先连自己都未察觉,钟离权也吃了一惊,拱手道:“我已经见过万寿宗掌门乔散人,他让我自来药田。”

清风一皱眉:“让你自来药田?这乔散人倒也会推脱!请问你想求何种灵药?”

钟离权:“我也不知药名,只是观其药性适合即可。”

清风点点头:“世间灵药本无名,都是人们给起的名,你这不是求药而是采药,难怪乔散人让你自来。此乃结缘随缘之事,想让我放你进去,你总要随缘吧?”

钟离权面有难色:“我这次来的匆忙,身上恐怕没有什么宝物能入仙童法眼。”

清风一指他的腰间:“你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

钟离权:“酒。”

清风:“给我喝一口,就放你进去采药。”

“多谢仙童!”钟离权解下葫芦递了过去。清风接过来打开塞子,喝了一口,将葫芦还给他道:“我喝完了,你可以进去了。”

钟离权拿回葫芦脸色就是一变,因为清风只一口就将葫芦里的酒全喝干了,不仅酒一滴不剩,就连葫芦上所带的酒气也一丝不留!

钟离权的酒葫芦当然不是普通的酒葫芦,这一葫芦有多少酒凡人难以想象,更重要的还不在于酒,而是这个葫芦已经炼化百年,是专门用来装酒的。就算是清泉装入葫芦,倒出来也是“人间美酒”,与酒一样的滋味,与酒一样能醉人。

这是钟离权炼化出的妙用,玄机在于葫芦上所带的酒气与醉意,清风这一口倒好,不仅把酒喝干,而且将酒葫芦上百年炼化的酒气与醉意都给吸尽了。

钟离权却不好责怪他什么,说好就是一口嘛,收起葫芦道:“仙童,这种喝法恐酒劲过烈,你没事吧?”

清风打了个酒嗝,晃了晃道:“无妨,你请自便吧。”

钟离权正要伸手搀扶,从天上蹦下来一个小女孩,扶住清风道:“清风哥哥,你怎么啦?”

清风以手抚额:“酒喝多了,感觉有些昏沉。钟离权,你这葫芦很有些名堂啊!……明月,扶我到树根下面坐一会。”

明月扶着清风来到天地灵根树下,让他背靠着树干而坐去醒酒。钟离权哭笑不得,自去药田中采药。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钟离权来到树下,见明月摘了一片芭蕉状的树叶在给清风扇扇子,而清风的小脸红扑扑的还带着醉意,看上去很热的样子。

钟离权上前道:“仙童,我的药采完了。”

清风闻言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这么快就采完了?这里全是世间难求的灵药,你倒是一点都不贪心。”

钟离权:“无论珍贵与否,只是取我所需而已。仙童这么快就醒酒了?佩服佩服!”

清风:“我不清楚你酒葫芦的名堂,这一口酒喝的有点多,还吸尽了你葫芦的酒性。这样吧,这药田中的灵药,除了天地灵根上的草还丹,不论是哪种,你可任取一株,算是我还你的。”

钟离权:“灵药就不求了,仙童既然开口,我想要天地灵根上的一片叶子。”

清风抬头看着树冠道:“这天地灵根上的每一片叶子,完全长成至少有三千年光阴,你摘不下来,就算能摘下来也没用,离枝之后即化为清风消散为天地之间的仙灵之气。……再说了,这不是我的树,我只是替镇元大仙在此守护,不能帮你这个忙。”

钟离权笑了,指着明月手上的那片树叶道:“我不从树上摘,只要明月仙童手里这片,可以吗?”

清风也问明月:“可以吗?”

明月点了点头,表情很可爱的说:“清风哥哥答应的话,我可以让酒葫芦仙人拿走这片叶子。”

清风:“既然我已经说出条件,那就给他吧。……钟离权,你要这片叶子做什么?”

钟离权:“这是仙家天材地宝啊,我拿去炼制一把仙风扇。”

……

钟离权拿着一片树叶走了,时间又过了两百多年。草还丹即将成熟,这几天从药园外经过的各色修士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看见这片药田与那株参天大树纷纷赞叹几句,然后向闻醉山仙府方向而去。——六十年一度的地仙之祖法会又要到了。

明月在天地灵根上踩着一片叶子荡秋千,清风坐在旁边的树杈上看着她说道:“明月,你已修行一千二百年,如今可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

明月:“一千二百年修行,就可以成就金仙了吗?”

清风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在说你。”

明月:“为什么要成就金仙?一定要历化形天劫吗?”

清风的神色很柔和,说话也很有耐心:“成就金仙的劫数与凡人修行不同,如果你不愿历劫,就可以不历,但若想历化形天劫,一是修行要到了地步,二是要有劫愿为机缘。……你是天地灵根仙灵不染之气而化生,只有在天地灵根的庇护下才有仙家修为。须历化形天劫,方可离开天地灵根的庇护。”

明月:“什么叫以劫愿为机缘?”

清风:“灵台中造化神用俱足,一念之间,一片山河天地,一体有灵之身,皆能纤毫毕现,就是修行到了地步。……有历劫之缘又有历劫之愿,就是以劫愿为机缘。”

明月摇头:“我还是没听懂。”

清风叹了一口气:“我与镇元子一千八百年之约将满,推演千年往来之事,知镇元子心有宏愿,这一次草还丹成熟,牵连的玄机莫测。到时候,你恐怕得放弃这个千年安适无忧之所,脱离天地灵根的庇护。这便是历劫之缘,而对于仙家修行,你还得发此愿心才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