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谈风月
第141回、紫鳞白纹波罗蜜,张榜江淮悬百金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梅振衣才返回齐云观,还有梅毅随行。他见到立岚收了那支玉简,自然是连连称谢。众人在一起聊起了恨贤双修之事以及东华门带来的口信,又一次道明前因后果,梅振衣心下恻然也是半晌无言。

“那巫叔龙的妻子儿女,近况如何?”这是梅振衣问的第一句话。

立岚答道:“只听说丹霞派的人在照顾,却不知近况如何。”

梅振衣朝梅毅道:“你派梅三西去一趟歙州,不必惊动丹霞派,假如他们照顾的很周全,就不必管了,如果还有什么不周之处,能帮什么忙就帮什么忙。”

梅毅:“知道了,明天就派梅三西去。少爷,你的意思是要插手这件事了?”他跟随梅振衣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见少爷开口先说这件事,就猜到还有下文。

梅振衣点了点头,长叹道:“巫叔龙的一念之差,是因为孝,恨贤散人的一念之差,是因为爱。无论孝与爱,本身都不是错,但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谁都有责任。巫叔龙的父母不该遭此横祸,巫叔龙有错恨贤散人也有错。巫叔龙已死,但恨贤夫妇不应该逃走,他们这一逃,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而无论如何,恨贤散人都犯了那一戒。”

积海真人道:“小前辈,就算你想插手,恐怕也非你所能。”

梅振衣没有答话,却问立岚:“积渊掌门托你带口信,原话是怎么说的?是让你通知在齐云观的积海护法顺便告诉我,还是让你特意通知我?”

立岚想了想:“原话是让我直接向你传信,同时告知积海师叔。”

梅振衣露出恍然有所悟的表情:“哦,果然如此!积渊掌门这么说,恐怕是另有内情吧,我师父说了什么吗?”

立岚面露佩服的神色:“前辈推算的精准,确实事出有因……”

原来在太牢峰上还有一段小插曲。积潭护法听说恨贤双修的事情后,就问积渊掌门:“恨贤双修是你我故交,如今被丹霞派追缉,并邀天下同道协助缉拿,你看我们东华门该怎么办?”

积渊掌门:“追杀故人我也不忍,你我也不是恨贤夫妇的对手,但依当日同立共守之戒,东华门应该出手。该怎么办,东华先生在,我们何不去请教他老人家?”

两人去请教钟离权,听闻始末之后,钟离权很干脆的说:“追缉令必须要发,这是东华门的态度,不因私交而有变,既然有承诺就应尽力信守。我也知道你们二位不是恨贤夫妇的对手,但应通知各地东华门弟子,留意恨贤夫妇的行踪,如有线索及时告知丹霞派,并率门中高手结阵前去劝阻。劝他们不要再逃了,事情既然做了,总得有个了断。”

东华门在外的弟子除了散居各地的俗家修行者之外,最重要的一支力量就是齐云观的积海等人,于是积渊派立岚向积海传信。钟离权又特意吩咐道:“积海是东华门弟子,获悉师门之命就可以了,立岚此去,应专门将这个消息通知我徒梅振衣。”

这是钟离权的原话,立岚在一旁亲耳听见的,此时听梅振衣问起,又都回想起来。梅振衣闻言道:“师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想看我怎么办。当初丹霞峰立戒,是我的倡导,各位高人合力促成。如今出了这种事,如果没个交代,各派大成真人以下的弟子就难以约束了,我首当其责不能置身事外。”

梅毅问道:“那少爷想怎么办?”

梅振衣沉默半天,又问曲振声:“段节梨我知道,但是斑节豸与段节梨可草兽双修之事,连我都没听说过,师兄是怎么知道的?”

曲振声:“老神仙留给你的典籍,不是他一生收集的全部,我八岁起就跟着老神仙了,平时他老人家读的书、采的药,十来年都是我负责整理的,我也都翻看研究过。”

梅振衣赞了一句:“师兄身为小药童,心向大宗师啊!据你推断恨贤夫人的伤势,会死人吗?”

曲振声:“这话就难说了,只要是人都会死,修行人如不修成仙道,尽管岁月长久,数百年也一样有尽头。她的伤势可能并不立时致命,但反复发作下去,待到炉鼎衰竭,自然就会辞世。这种伤说起来很特殊,就是让她的经络回归常人之态,而她需要不断用修行法力去弥补。”

梅振衣接着追问道:“假如有一枚段节梨,师兄能治她的伤吗?”

曲振声:“从未治过,但应该能治,不仅我能,你也能啊?……怎么,难道你有段节梨?”他说着话突然反应过来,这时旁边的立岚与积海也反应过来,同时开口发问。

梅振衣脸上有遗憾与惭愧之色:“其实丹霞派原先有一枚段节梨,但是丹霞三子送给了我,就是九转紫金丹中的一味。很惭愧,我炼化入拜神鞭时不小心失败了,这枚段节梨也就白白浪费了。”当初丹霞三子送给梅振衣三十二味灵药,梅振衣炼化失败了四味,其中就有一枚段节梨。

看他惋惜的样子,立岚劝道:“此事发生在恨贤夫妇上丹霞峰求治之前,再说九转紫金丹的炼药之法万分艰难,失手也难免,谁能想到后来的事呢?”

而曲振声一拍脑门道:“我明白了,为什么恨贤夫妇离开丹霞峰之后,能那么快找来段节梨?丹霞三子给你的那一枚段节梨,与恨贤夫妇找到的段节梨,出自同一株树,是丹霞派的长老告诉恨贤夫妇应该去什么地方找。”

梅振衣苦笑道:“事情就是这么巧,可能你们昨日所谈之事,仙童清风也听说了。这位金仙果然擅长推演之道,你们看看,今天早上他把我叫去,给了我什么?”

说着话他取出了两样东西,一枚雪青色的丹药,还有一枚香瓜大小的果实。这果实样子很像现代水果摊上常见的菠萝,但表面却不是那么粗糙,鳞片状的斑纹很是光润,颜色是洋葱紫带着浅白的纹路。

曲振声脱口道:“段节梨?”

这枚果实就是段节梨,而那枚丹药更特殊,名曰段节化润丹,是用提炼好的段节梨汁凝炼而成,施法以真火加热,可以化为液雾直接侵入人的经络。

昨天梅振衣进城办事去了,回来的比较晚没到齐云观,直接入青漪三山与提溜转一起修行。早上刚想回家,神识中突闻清风传音,要他去敬亭山。梅振衣立刻飞天而去,在绿雪神祠前清风给了他这两样东西。

清风先问了一句:“梅振衣,我在洛阳答应帮你补齐九转紫金丹的药材,为何这么长时间以来,你都未向我求药呢?”

梅振衣答道:“当初丹霞三子赠我三十二味灵药,我却浪费了其中的四味,可见炼药功夫还不精熟,正想打好根基,有把握之后再开始。”

清风:“你的根基已经很不错了,也该试试炼药。丹霞三子给你的三十二味药中,最珍贵的就是一枚段节梨,可惜你炼化失败了。这一次我给你两样东西,一样是段节梨原果,你要有把握的话就直接炼化它;另一样是我炼好的段节化润丹,你要想更稳妥,就把这枚丹药炼化入鞭中,应该不会再失败。怎么做,全看你自己了。”

新鲜的段节梨原果,用寒玉匣妥善保存,可以存放几十年时间,这一枚段节梨也不知清风从哪里采得又如何保存至今。至于那枚段节化润丹,则是早年在闻醉山药田时明月炼化好的。闻醉山药田原来也有段节梨,但只有一株,在清风明月离去后也枯死了。

梅振衣带着这两样东西回家,路上碰见梅毅,两人一起进了齐云观,随后就听说了恨贤双修这件事。他这才想到当日立戒清风也在场,今天早上特意把他叫去,不仅给了一枚段节化润丹,还特意多给了一枚段节梨原果,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

众人都看着这枚段节梨,积海真人叹息道:“小前辈,你拿到了这样东西,恨贤双修的事,恐怕不管也得管了。”

这时立岚与曲振声对望一眼,突然道:“我明白了!”

梅振衣转头问:“你又明白什么了?”

立岚:“方才听曲观主推测,丹霞三子送给小前辈的段节梨,与恨贤双修采得的段节梨,出自同一株树,我就明白那枚段节梨原本就是丹霞派的东西。”

像段节梨这种天下难寻的瑞草,如果丹霞派发现了,怎么会不守护呢?这株段节梨可能是多年前丹霞派前辈发现的,因为其生长的环境特殊不便移植,应该在当地布法阵或派弟子看守,每十二年采摘一次。——不这么做都不可能!

再推测一下,丹霞三子送给梅振衣的那枚段节梨,应该是十二年前成熟的,一直用寒玉匣保存。当恨贤双修上丹霞峰求治时,恰好另一枚段节梨行将成熟,地方可能在远离丹霞峰的某处,宝锋长老要他们自己去取,然后去找巫叔龙。

实情究竟如何呢?不得不说,曲振声与立岚的推测完全正确!

但是丹霞派向天下传送消息,为什么没提到这一件事呢?一方面它与恨贤夫妇后来的所作所为无关,另一方面生长段节梨的地方是门派内部的秘密,不会向天下人公开。

梅振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立岚道友的推测可能就是事实,但无论这枚段节梨的来历如何,都改变不了这件事情的对错与各人的责任。”

积海:“小前辈有段节梨,想怎么处置呢?”

梅振衣:“无论如何,先找到恨贤夫妇再说,我自有办法。曲师兄,还有件事我要与你确认,以段节梨汁配药,疗恨贤夫人之伤,用药之后有什么讲究?”

曲振声眯着眼睛思索了半天:“没有见到本人,症状如何我也不敢确定。但大概推断,服药之后,要在三个时辰之内择一静地,静卧调息七日七夜,不能受丝毫惊扰。”

梅振衣低头看着手中那枚段节梨,神情不知是惋惜还是感叹:“既然如此,那恨贤散人就已经是我的网中之鱼了,要他逃他都逃不掉。……师兄啊,我刚拿到段节化润丹的时候还挺高兴,打算用它给你易筋洗髓,现在看来只能先作它用了。”

梅毅在一旁插话:“少爷,你要找到恨贤双修,给恨贤夫人疗伤,趁她静卧调息之时,拿下恨贤散人吗?”

梅振衣:“你说的对,但我不必去找他们,刻意去找也不好找,我让他们自动送上门来。……立岚,那恨贤双修,知不知道我与齐云观的底细?”

立岚答道:“小前辈拜钟离先生为师,积海师叔带弟子来到齐云观,都是近年的事情。那时恨贤双修一直在昆仑仙境山野中行游,不可能听说。等他们回到人世间,就着急为恨贤夫人疗伤,也不可能去关心别的事,至于现在就更不便向修行同道打听了,应该不知道齐云观的底细。”

梅振衣:“那就更好办了,其实就算他们知道也会来!积海真人,你与恨贤夫妇有旧交,我不想让你为难,但既然东华门有命,你也该有所为。……这样吧,如果恨贤夫妇来到齐云观,我不需要你动手,请你立刻赶往丹霞派报信。”

梅振衣又对曲振声小声说了几句,曲振声摇头道:“你要装与巫叔龙老母一样的病症?不对不对,其实巫叔龙那么治并不对症,段节梨做汤剂只能缓解症状却治不好他老母的病,就算每发作一次就用一枚段节梨去缓解,天年已尽藏腑已衰,最终还是治不了的。”

梅振衣:“别再说巫叔龙了!你能推断出如此用药不能根治病症,别人却不太清楚,恨贤双修就更不清楚了,这么办没问题。”

接下来说的话都是几人之间的秘谈了,就连梅家的下人和东华门其它弟子也不得获悉。积海护法出去后下了一道命令,东华门十二名晚辈弟子全部撤离齐云观,到菁芜山庄暂住,无论听见什么消息也不许议论。

梅振衣还特意派梅毅给舅舅送去口信,叫他无论听见什么消息,都不许家中下人议论,只告诉谷儿、穗儿心中有数。柳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表示照办。

没过两天,齐云观就出“大事”了。南鲁公的长子,芜州都骑尉梅振衣得了一种怪病,平时还算正常,但一旦发病就全身麻痹、筋骨刺疼,喘息困难。齐云观的小神医曲振声用尽药石,也治不好梅公子的病,最后开了一张孙思邈真人留下的神仙方,却缺一味药,于是张榜悬赏。

这味药很怪,名字叫作“紫鳞白纹波罗蜜”,谁也没听说过,但是梅家自有办法,请巧匠画成图样刻板印制,并配以详细的说明,在各处张榜。同时开出重赏,愿以黄金百两求得一枚,有谁找到了这种“紫鳞白纹波罗蜜”,送到齐云观,就可以当场领金子,先到先得。

黄金百两啊!消息一下子就在芜州传开了,并迅速散布到附近各州府。

芜州众官员、士绅听说梅公子得了重病,纷纷上门探望。张果代表梅家出面接待一一表示感谢,并以少爷病重不便见客为由,婉言谢绝了大家当面探视梅公子的愿望。只有刺史程玄鹄是梅公子旧交,代表大家进了内宅面见梅振衣探问病情。

程使君出来之后脸色十分凝重,看来梅公子的病情也很严重!程玄鹄回衙门之后,也命地方衙役协助宣传梅家张榜求药之事。他这么做,附近各州闻讯,有不少长官也效仿,于是这件事闹得江淮一代几乎人尽皆知,甚至流传到更远的地方。

上哪里去找这种“紫鳞白纹波罗蜜”呢?重金悬赏真的有效!时间过去不久,真有人送来了,还不是一枚而是两枚,经小神医曲振声验看,就是所求的灵药无误。这本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可是因为这两枚“紫鳞白纹波罗蜜”,却引起了一场官司,送药者与梅家一直闹到了芜州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