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40回、悲乎一念谁差错,曲折怅惋难评说

所谓妖王,并不是指什么妖精之王,也没人去封这个称号,只是一种俗称而已。一般指两种情况,一是修为在地仙以上的妖怪精灵,其中可能也有已经修成真仙的;二是指某些妖怪精灵修行有成之后,会庇护与指导同类自感成灵者修行,这就类似于修行人建立门派了。

这种情况很少见,但昆仑仙境很大,各种异兽与瑞草很多,仙灵之气充盈,千年以来山野中也有不少妖王。

恨贤双修遇到的这位妖王修为极高,见他们追杀那只斑节豸,勃然大怒一言不发就出手了。如果是一对一的动手,恨贤双修谁也不是妖王的对手,但他们手中那对宝剑却是一件非常厉害的法宝,相互合器攻击威力无比,最后斗了个两败俱伤。

妖王中了一剑,施法带着斑节豸走了,而恨贤夫人被妖王的法力所伤,伤势怪异一直难以痊愈。调养一段时间看似好了,可是过一段时间又会发作,全身经脉节节如锉,就像被一股力量钻到身体里面反复扭折一样,简直是痛苦无比。

恨贤双修不敢在昆仑仙境久留,于是回到了人世间,找到丹霞派求治。他们是为了治伤而不是治病,修行到了脱胎换骨境界,理论上已经不会再得什么病了,但还会受伤,有些伤势还可能会很严重。

恨贤双修行游百年,与丹霞派各位长老也早有结交,宝锋长老亲自接待了他们,并给恨贤夫人诊断伤势。发现她被妖王的法力侵入全身经络,炉鼎已受损,伤势纠结很难痊愈,若非她法力高深可以自行调养修复,恐怕早已毙命。

要想彻底治愈,需要一种奇药,名为段节梨汁,此药既不是内服也不是外用,而是以法力炼化侵润入全身经络,重新修复炉鼎使之回归正常状态。丹霞峰上没有这种药,需要恨贤夫妇自己去找段节梨。

宝锋长老告诉他们段节梨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如果寻来了段节梨不必再上丹霞峰,就去附近的歙州城找一家药铺老板名叫巫叔龙。此人也是丹霞派弟子,修为不高,但却最擅长炼制汁类灵药,有了段节梨还需要炼化,并且配以其它的药材,各种炼药器材和配药巫叔龙那里应该都有,找他最有把握。

恨贤夫妇还真的找来了一枚段节梨,去歙州城找到了巫叔龙,把段节梨留给他并说好七天后来取药,这本是皆大欢喜之事,谁也没想到又出了变故。

巫叔龙是丹霞派俗家弟子,祖上就经营药铺,他的药铺很大,也帮丹霞派出售药材,同时做自家的买卖。像丹霞派这样的大门派,长老护法等高人也许不食人间烟火,但那么多弟子以及维持整个门派的运作开支,在世间还是需要有营生的,巫叔龙的药铺就是其中之一。十余年来巫叔龙的帐目清清楚楚从无差错,丹霞派的长老们也很信任他。

巫叔龙是个大孝子,父母俱在都已年过七十。他的母亲半年前病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而且这一段时间病情越来越严重。古人对病症的描述与现代人不同,很难说这是一种什么病,就是发作时全身僵硬麻痹,呼吸心跳困难,周身经脉运行皆感凝塞,从症状上看有点类似现代说的重度肌无力,但却是间歇发作的。

巫叔龙用尽针药也无法缓解母亲的病情,头发都急白了不少。偏巧恨贤夫妇送来了这枚段节梨,从药性上来看,恰好可以治疗他母亲的病症,而且无需像外丹饵药那么炼化,焙干之后切碎了直接配以汤药就可以了。

这是恨贤夫人用来疗伤的灵药,千辛万苦求得只此一枚,一开始巫叔龙也没敢打主意。但是恰恰两天后他的母亲又发病了,发作的十分厉害,眼看生命垂危,一念之差让巫叔龙改变了主意,一咬牙就把那枚段节梨制成了汤剂,喂老母亲服下。连服三日之后,母亲的病症终于缓解了。

七天后,恨贤夫妇来取药,巫叔龙跪在堂前请罪,就说自己为了治母亲的病,一念之差已经把段节梨给用了。恨贤夫妇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这等天下难求的修行灵药不是治疗普通的病症所用,更不是适合普通人服用的,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段节梨汁如果不用来治伤,就通常的药性来看,可助修行人易筋洗髓,就像五石散能助修行人突破五气朝元的境界一样。而巫叔龙本人的修为,恰恰在这个阶段,不让人起疑都不可能。

恨贤散人劝巫叔龙道:“如果是你一念之差私自藏匿,我不会怪罪,此药我夫人急用,你还是交出来吧,等将来我们若再寻到灵药,一定送来助你修行。”

而巫叔龙只能说自己没有藏匿,真的是让母亲给用了。恨贤双修去看了他的老母亲,却看不出任何端倪来,病治好了这种药性也不会有残留,他们如何能够发现痕迹?假如再去寻找一枚段节梨,不仅需要时间而且不一定能找到。

恰在此时恨贤夫人的伤势再度发作,这一次来的异常猛烈痛不欲生。恨贤散人心疼夫人,却又无计可施,一念之差也做了一件事,他带走了巫叔龙的老父亲,并留下一句话:“你既然自称是个孝子,那就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拿灵药来换你老父。”

上述这些,是立岚在齐云观对曲振声、积海护法等人介绍的事情经过。听到这里,积海忍不住插话道:“作为恨贤散人,还是救夫人要紧,当务之急应该是再去寻找一枚段节梨,他们既然能够找到一枚就知道出产的地方,为什么不再去试试?”

立岚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时曲振声却开口解释道:“我知道其中的原因,找到一枚段节梨,十二年之内,在同样的地方,就不可能找到第二枚。”

段节梨这种东西,和人们通常所知的“梨”不一样,倒很似“凤梨”一类的植物,冠叶很高只有一根主干,主干分成很多细小的层节,在顶端冠叶间只有一枚“果实”,十二年开花成熟一次。

它属于修行人所说的“奇花异草”,只能生长在阴湿却又燥热之处,对环境和“地气”的要求很特殊,按现代的话来说,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变异品种。更特别的是,某地出现一株段节梨,周围就不可能再生长同类的植物,仿佛地气已被这一株耗尽。

所以恨贤夫妇有幸找到一枚,却很难在十二年内再找到另一枚段节梨。曲振声解释了原因,立岚惊讶道:“我曾在太牢灵境培育药田,却从未听说过段节梨的这些讲究,连见都没见过,曲观主是如何得知的呢?”

曲振声:“其实我也没见过,这些都是先师孙思邈留下的古方、古籍中的记载,我曾经细细翻阅先师所有的留书,也都记在了心里。……其实我不仅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不到第二枚段节梨,也知道恨贤夫人被谁所伤。”

“曲观主认识那位妖王?”立岚、积海齐声问道。

曲振声摇头道:“我这点末微修为,怎可能去过昆仑仙境?但我能够推断,那恨贤双修遇到的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妖王见他们追杀异兽,会一言不发就动手?”

恨贤双修在昆仑仙境遇到的对手,是一种人世间很罕见的“草兽双修”,有意思的是对方也是“双修”,但情况完全不同。在奇花异草生长的地方,往往都有异兽守护,可能因为各种奇花异草生长之处地气特殊,或者散发的气味、分泌的脂液,对某种异兽有好处,或者有利于它的修行。

家里养的狗可能都很聪明,异兽当然灵性更足,久而久之,会主动守护这片地方以及给它带来好处的那株奇花异草。这种情况在昆仑仙境不算很少见,人间也不是没有,很多采药者都曾遇见过,如此还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草兽双修。

假如这株奇花异草能自感成灵,比如像张果或绿雪那样,并且修行有成,会反过来照顾那只守护它的异兽,并点拨帮助异兽的修行,这就是草兽双修的一种了。恨贤夫妇碰见的恰恰是这种情况。

打伤恨贤夫人的那只妖王是什么来历,巧得很,恰恰就是一位修行有成的段节梨精灵,它曾经是一株段节梨,而守护它的异兽就是那只斑节豸。斑节豸的全身筋骨生长发育非常缓慢,段节梨散发出来的气味与树干上分泌的汁液都有助于斑节豸的成长,所以它们在一起并不让人意外。

更有意思的是,恨贤夫人所受的伤,需要段节梨汁才能治愈,也正是因为那位妖王的修行以及施展的法术威力就在于此。曲振声虽然没有见过段节梨以及斑节豸,但却根据自己所知这种异兽与瑞草的习性,推断的十分准确。

孙思邈一生收集了许多古籍、古方,曲振声全部翻阅牢记在心。如果说医道见闻之渊博,芜州地界上首推这位曲观主,他不仅博览群书,而且这些年一直在齐云观为乡民治疗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这一点连梅振衣都比不上。

立岚对曲振声是暗暗佩服不已,那边积海真人又问道:“方才说到恨贤散人带走了巫叔龙的老父亲,后来又如何了?怎会惹出我东华门下追杀令?”

立岚叹了一口气:“后来发生的事情,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恨贤散人也许不一定要伤人,但那巫叔龙的老父,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市井平民,连儿子有什么修行都不清楚,哪见识过飞天高人的手段。况且他已经七十九岁了,年老体衰,被恨贤散人施法凌空抓走,竟然惊悸而死!”

接下来立岚的声音很低沉,充满惋惜,说的故事全是悲剧。巫叔龙的老父亲死了,他母亲大病刚有缓解,身体还是虚弱至极,陡然遭受这种变故,染风寒一病不起,没几天也跟着去了。可怜巫叔龙一片孝心,却突然间遭遇父母双亡。

说到这里厅中的气氛很沉重,曲振声低声问道:“巫叔龙后来的情况怎样了,毕竟是他有负于恨贤夫妇在先,丹霞派是怎么处置的?”

再说下去,立岚的眼圈都有些发红。丹霞派按门规将巫叔龙废去修行,逐出门墙。其实也用不着提什么修行了,他几乎都疯了就像得了魔症,成天惨呼“儿不孝啊,你们应该杀我!”就是喊着这一句,在父母的坟前上吊自尽。

巫叔龙还留下了妻子儿女,现在都由丹霞派原先的师兄弟在照顾。事情到这里还没完,别忘了梅振衣上丹霞峰,三派共立的那一戒——

“如我门中弟子与修行同道冲突,以对方无关普通亲友为要挟,门中共诛之,也请天下同道共诛之。如修行同道与我门中弟子冲突,以我门中弟子无关普通亲友为要挟,本门上下共诛之,同立此约之派,亦合力共诛之。”

巫叔龙一念之差,确实是有错在先,但已经身死无法追究了。可是恨贤夫妇的所为,虽事出有因,也的的确确是违反了这一戒,不仅是丹霞派要追究,根据当日立书的内容,至少同时立戒的东华门与妙法门两派也应该合力追究。

据说丹霞派的三位长老,就是曾经到过菁芜山庄的丹霞三子,因此联袂出山,在歙州城外截住了恨贤双修。以那丹霞三子的修为联手出击,世间难逢对手,却无法彻底击败恨贤双修,又不想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最终让两人逃走了。

说道这里,立岚忍不住自己问了一句:“积海师叔,那恨贤双修怎么如此了得,连丹霞三子那样的前辈也制不住,他们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积海轻轻摇头,解释了另一番玄机。若论单打独斗,恨贤夫妇每一个人的修为都不如丹霞三子,在积海之上,与积渊掌门可能在伯仲之间。但他们手中有一对二尺短剑,一名紫电、一名青霜,是千年之前吴越炼器大师欧冶子所制。

若只是得其一,就已是难得的法宝,假如两个人修炼同一种道法,又能心意相通各御一剑,紫电、青霜可以合器相击威力大增。

合器之道非常玄妙,不是所有法器都可以合器攻击的,流传于世者少之又少,像紫电、青霜这样的威力巨大的法宝就更罕见了,这也是恨贤夫妇当初敢闯入昆仑仙境群山中冒险的原因。

丹霞三子也擅长合击之术,但他们不是以法器合击,而是以“绝壁丹霞”这门法术合击,梅振衣曾经在菁芜山庄就领教过。如果仅仅是试法切磋,丹霞三子自然能胜得了恨贤双修,但生死相斗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有紫电、青霜在手,恨贤双修有同归于尽拼命的打法,丹霞三子却不想这样,因此还是让他们给逃了。

解释完这些,积海真人也问了一句:“有一件事我也不解,恨贤夫人不是受伤了吗?怎能与恨贤散人联手相斗?”

这回是曲振声答道:“据我推断,那恨贤夫人的伤势发作之时痛苦异常,但只要挺过去了,也就与平常时无异。只是如不治愈,每次发作的症状会越来越严重,我估计恨贤散人也一直在用法力帮助道侣压制伤势。……我等不打岔了,还是听立岚姑娘接着说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但也有些微妙。丹霞派向世间共同立书、表示愿意共守那新设一戒的各门派传书,要求合力追击恨贤双修。他们也知道恨贤双修的厉害,并没表示有谁遇到了一定要拿下,就是希望各大派注意追查这两人的行踪,有线索及时通知丹霞派,并在丹霞派动手时给予协助。

但一个多月过去了,恨贤双修仍然毫无消息。

找不到恨贤双修,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修为太高,手中的一对宝剑太过厉害,比如东华门,自掌门积渊以下,没有人是恨贤夫妇的对手,其他小门小派就更不必提了。派几个去追无济于事,为这件事举派全体出动又很为难。

另一方面,恨贤夫妇是成名高手,又好行游,与各派前辈多有结交,比如积海真人,就与他们有点交情,三十年前一起喝酒切磋过剑术。所以很多人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不会去帮他们,但也不太愿意主动去追查恨贤夫妇的下落。

如此一来,以恨贤夫妇的修为,只要藏身谨慎,真的很不容易找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