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39回、酒香芜城十里外,扬名万家老春黄

给玉真观的皇田找个庄户头容易,派个诚实可靠的人就行了,无非是监督雇工种植茶树,组织人采茶而已。但是学习炒茶之法,掌控出产茶叶的数量与质量,非得派一个能干的得力心腹不可。

张果想了半天才说道:“炒茶、验货、分装的负责人,应该是少爷的心腹手下,梅氏六兄弟跟随你这么多年,是最能信得过的,也该让他们各挡一面了。老大梅大东为人稳重谨慎,老六梅六发做事聪明机灵,这两个人都可以。”

梅振衣点点头:“六兄弟当中,论资质、悟性适合于修行的,只有这两人了,同时也是打理事务的人才。老六是我最喜欢的,不仅聪明而且悟性好,里里外外的事情交给他办,都能处理的很妥帖,他我另有重任。这炒茶产茶之事,就交给梅大东负责吧,只要稳重细致即可。”

张果附和道:“确实是梅大东最合适,少爷还要给梅六发什么重任啊?”

梅振衣眨了眨眼睛:“刚才说的是茶,还有酒啊。”

张果不解道:“梅家不产酒。”

梅振衣又变戏法似的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个小坛子,不到一尺高,六寸方圆,大约能装三斤酒的大小,笑着说:“这是我叫自家窑场的工匠烧出来的,看着眼熟吗?”

“老春黄!上面烧的字,不是万家酒店……原来少爷你在打它的主意。”张果看见酒坛子上有“芜州纪氏老春黄”七个字,这才恍然大悟。

梅振衣:“不错,我要卖的酒就是老春黄,去洛阳这一路,见过不少酒楼,卖的酒好坏不一,却都挺贵的。假如芜州纪氏老春黄能够销往各地,闯出一个名头来,赚钱不难。俗话说酒香也怕巷子深,万家酒店的美酒只在芜州郊外零沽,未免可惜。”

盛唐民生富足,各地物产也很丰饶,但在那个年代,民间消费品大多以分散的手工作坊加工为主,比如酒,各地可能都有一、两种较为知名的品种,但都是世代相传家族作坊出产不成规模,没有形成跨地域的流通品牌。

茶、酒两项,以梅振衣的历史经验,应该是古代利润最大的商品,他想做生意,就打了这方面的主意。酒这种东西,只要形成规模与品牌,而本身质量又有保证,在那个年代不难赢得社会口碑,连费都省了。

在唐朝做生意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没有太大的社会竞争,当时的风气,世家豪门对商贾有歧视之心,认为那是逐利小人之举。像梅氏这么大的家业,也不过就是各处田庄所产以供自用而已,梅孝朗并没有什么经营之心。而像柳家虽然很有钱,但假如不是因为与梅家的关系,社会地位并不高。

张果又提醒道:“少爷,你想经营老春黄,也得那纪家点头才行。你对纪家有恩,让他们答应你这件事并不难,但少爷想怎么做呢?”

梅振衣把酒坛子又塞给了张果:“张老啊,你是我的管家,也应当替我分忧,凡事不能都让我来操心,你说该怎么办呢?”

他让张果想办法,张果还真想出一二三来——

万家酒店祖传的窖池产量有限,够酒楼自用而已,就算有富余的酒,前一阵也都让张果给买空了,仅仅让梅振衣陪着父亲在洛阳喝了一个月,实在不是很多。这还是梅家面子大,否则万家酒店的老春黄是不外卖的。

钟离权那个玩笑,试出了万家酒店酿酒的底细,要想增加产量,就需要新开窖池,至少要三到五年才能产出可上市的新酒。而酿酒的工艺只有纪家人才会,梅振衣要想经营这种酒,就得与纪氏一家合作。

老春黄是纪氏祖上所传,估计他们一家是不会愿意出卖祖传工艺放弃这门家传营生的,因为这意味着“不孝”。现代人看来也许没什么,但在那个年代,这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

张果建议梅氏与纪氏一家合股,开挖新窖扩大产量,酿酒的工艺还是由纪家负责,梅家这边派人负责销售就可以了,所得利润按股分配。万家酒店还归纪氏所有,梅家并不插手,开挖新窖以及生产新酒的所有投入都由梅家出,给纪家三成干股,芜州纪氏老春黄这个招牌不变,以示仍然尊重纪氏祖先。

开出这种条件,再加上梅振衣与纪氏一家的关系,那边一定会答应的。无非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才能见效,但梅振衣有五百两黄金的本钱打底,也能等得起。

张果说完后,梅振衣赞道:“张老啊,你考虑的不是挺周详吗,刚才为什么总夸我?”

张果有些不好意思答道:“少爷问起,我才想到的,你太有主意了,老奴在少爷面前常常都忘了自己动脑筋。”

梅振衣:“这种需要与外人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给梅六发负责吧,张老,你明天就带着六发一起去找纪家谈,按你刚才的主意。”

两人商量已定,张果又想起另一件事,挠着头问道:“事情可以让老奴张罗,派大东与六发去办,但这些笔帐怎么算呢?”

梅振衣:“种茶制茶之事,玉真观的皇田那块,当然要单立一本帐,毕竟是玉真公主的地。今后若在梅家山地中开辟茶园,就入菁芜山庄公帐。至于经营老春黄是我名下独立的产业,三、五年之内见不了利,就另立一本帐与菁芜山庄无关。”

他言下之意,不能让玉真公主赔钱,而经营老春黄不论赔赚,都是梅振衣的私房钱。张果得了主意,又从少爷这里暂支黄金百两办事去了。在那个年代,家主交代了,下人办事通常都很认真负责,也不必梅振衣过多的操心。

张果刚刚带着梅六发出门,负责齐云观东院值守的梅二南就来禀报,新任芜州刺史程玄鹄求见。

梅孝朗说话算数,办事也挺快,已在京中打点关节,把程玄鹄调到芜州来任刺史。这位程大人一入芜州境,先不着急去州府上任,而是跑到齐云观来见梅公子。一听是程先生来了,那也是曾经的师长,梅振衣赶紧亲自迎出门去。

将程玄鹄接到厅中坐下,梅振衣笑着说:“程先生啊,您可来了,芜州现在缺长官啊,梅毅不理事,把张果忙坏了,而我梅家还有一堆事等着管家去做呢。我全府上下对程先生欢迎之至,今天不要着急走,晚上设宴为你接风。”

这几年宦海沉浮,程玄鹄的两鬓已染上风霜之色,苦笑道:“莫名与裴炎逆案牵扯,若不是芜州守城一战,我也不知被贬至何地了。多亏南鲁公关照,将我调任芜州,也是让我做几年轻松外官。说起来芜州还真是我的福地,在这里有幸结识了梅公子。”

梅振衣:“能结识程先生,也是我的幸运。”

这时下人献茶,程玄鹄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面现惊讶之色道:“梅公子,这齐云观的茶与别处不同啊,我以前怎么没喝过?观其色味,似是以嫩芽新煮,但又不太像,究竟是什么茶?”

梅振衣笑着递过来一个竹筒:“这是我新近学得的炒茶之法,饮时以滚水冲泡即可,你新官上任,就送你一筒茶叶做见面礼吧。我想将它行销各地,程先生替我看看前景如何?”

程玄鹄接过那筒茶叶研究了半天,也是啧啧称奇,两人的话题就聊到了经商,梅振衣把自己的打算都告诉了这位程先生,连那个老春黄的酒坛子都抱出来了。程玄鹄不仅是一介书生,还精通各种民间杂务,对梅振衣经营茶叶的前景十分看好,至于老春黄,他又出了另一个主意。

他建议梅振衣分两种方式销售,一种就是以这三斤装的小坛在各地商铺出售,另一种是用百斤的酒瓮装,专供各地的知名大酒楼,同时奉送酒楼一批席间饮酒专用的陶壶,上面打上芜州纪氏老春黄的标记。

比如梅振衣曾去过彭泽县,当地最有名的酒楼就是望湖楼,假如望湖楼向客人提供老春黄,又能赢得来往客商的口碑,那么名声在满城都会传开。这样一来,当地别的酒肆也会出售这种酒的,梅振衣可以给酒楼让利,而酒楼的售价当然要比商铺贵很多,所得利润也更大。

彭泽县那样的地方好办,程玄鹄打声招呼就行,芜州的地方也好办,老春黄本来就挺有名,只要一步步推广,不愁没有销路。以此类推,未来最好的打算,假如把这种酒打入洛阳的凤元楼,或者能够端上白牡丹的花魁宴,那身价可就不一样了。

不论万家酒店开挖多大的新窖池,相比天下酒楼所需,产量也是十分有限的,因此只能在品味上做文章。酒这种东西,只要它真的好喝,而且又出了名,价钱可以提的很高,利润自然很大,就看经营者有没有这个本事,又能不能想到这些门路了。

人才啊!程玄鹄所说,就是现代市场细分以及品牌营销的理念,假如一个现代商人提到这些算不了什么,但做为一个唐代的官员有这些想法,那是相当了不起了。梅振衣叹道:“程先生啊,假如你不是芜州刺史,我真想重金聘你做梅家的经营总管啊!”

程玄鹄自嘲道:“倘若有朝一日我辞官不做,就做梅公子的经营总管吧,那比做州府长官要有趣多了。”

梅振衣打趣道:“我记得您当初赋闲之时,是一心想进身登阶的,如今官为刺史已经不小了,怎么反倒有了这种念头?”

程玄鹄微叹道:“经历过了,当年的心思也就淡了,再说我这官,州府之长恐怕已经到头了。如今也只想谋浮生几日清闲,为官一任守护一方吧。……梅公子,你要在芜州经营产业,本刺史全力支持,这也是帮我的忙啊。”

梅振衣:“帮你的忙?”

程玄鹄很认真的点头:“我虽然还未上任,但对芜州的情况心中有数,不必看帐册,也知库府钱粮空虚。古时贤明常言‘大州应备三年钱粮,以赈不时灾荒’。芜州乃鱼米之乡,日常用度自然不缺,但府库钱粮不足应对意外之变。梅公子要经营产业,官民皆可获利。”

前段时间组织民勇守城与叛军作战,事后抚恤封赏,紧接着又奉旨建造玉真观,如今还在奉旨建造九林禅院,名义上是朝廷出钱,但都是由芜州府垫付,然后在今后几年上贡税赋中扣除。这么折腾下来,芜州府库还真有些钱粮不足了,所以程玄鹄也支持梅振衣经营民间产业,这样芜州百姓也能多些赚钱的营生,州府还能多有税赋收入。

程玄鹄与梅振衣再度相见,谈的十分投缘,又去拜见了持盈法师,当晚在齐云观中设席,喝了不少酒留宿一夜,次日才赶往芜州城上任。那边梅毅得到消息,早就等着交割大印呢。

把谷儿、穗儿送到舅舅家之后,梅振衣原本没什么事可操心的,可他偏偏自己做了不少事。每天夜里与提溜转一起修炼,白天想着经商,而且制定的计划长达三、五年之久。好在程玄鹄来了,梅毅与张果都轻松了,俗事也不必再让大少爷劳神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梅振衣还真没闲下来的命,程玄鹄刚到芜州没过几天,齐云观又来了一位客人。此人是一位身穿道服的妙龄女冠,看上去双十年华,身材高挑挺拔,容颜秀美端庄,曾与梅振衣有过一面之缘,就是东华门积渊掌门的得意弟子立岚。

立岚以前没来过芜州,只知道梅振衣住在齐云观,却不太清楚观中的讲究,直接求见观主,曲振声出面接待。恰好这一天梅振衣不在,曲振声一直陪着立岚见了积海护法等同门,又安排晚饭和住处。

如果立岚是到梅家来作客,在东跨院安排一间女子的客房就可以,但是曲振声得知立岚不仅到芜州找梅振衣有事,而且奉师命留在齐云观,可就有点犯愁了。怎么安置呢?齐云观中都是男道士,想了半天把后院自己观主的卧房让给了立岚,这是观中最好的、独立不受打扰的住处。

立岚来此是送积渊掌门炼制好的玉简,同时留在此地,以便将来协助梅振衣建造洞天。立岚擅长培植灵药、设计亭台,在太牢灵境的凿建初期出力不少。她还有一个临时任务,给梅振衣以及积海真人带来一个口信,东华门正在追杀两名违戒的高手。

东华门一个清修的门派,怎会行此追杀之举呢,事情与“丹霞峰立戒”有关。

当初东华、妙法两派掌门陪着梅振衣到丹霞派,了结丹霞三子在菁芜山庄挟持人质相逼的恩怨,结果立了一条共守新规。修行人之间的争斗,不得以对方无关普通家人的安危相要挟。后来三派共立的这一戒传遍世间修行各派,得到了广泛的响应,很多门派也共同立书,表示愿意共守此戒。

时间过去不到半年,还真有人违戒了,违戒之人是一对夫妻,也是颇有名望的两位江湖散修。男的号恨贤散人,女的号恨贤夫人,合称恨贤双修,百年来行游天下,与各派修行前辈也多有结交,是法力相当深厚的一对飞天高手。

他们为何会违反这新近所立的世间戒律,又被东华门传令追杀呢?前因后果说来话长——

前一段时间恨贤双修去昆仑仙境了,却没有拜访各大派的道场,也没有留在众散修驻留千年的福地结庐清修,而是深入绵延莫测的广漠群山。昆仑仙境很大很大,不仅有修行人,无边山野之中还有各种珍奇瑞兽,更有占据洞府修行的成道妖王。这些族类与修行人之间通常相安无事,但修行人也不是可以随便乱闯的。

这一对夫妻或许有探险精神吧,也自恃手中一对宝剑神妙无比,就往异兽聚集的群山中去了,也许是想搜集灵药与各种天材地宝,或者想找一处险峻洞天安身。他们在深山中行走时惊扰了一只休憩的异兽,遭到对方的袭击。

夫妻俩修为高深自然不惧,拔剑击退异兽的进攻,却又认出这只异兽就是传说的斑节豸,它的骨头尤其是长尾乃是炼制法宝的上佳之物,于是反过来追杀这只斑节豸。他们追出很远,却意外的与山中一位得道妖王起了冲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