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38回、取财天下须有道,遍传人间煮茗香

“梅公子有何大事要与我商量?”提溜转跟着他飘下了山,语气很是兴奋。

梅振衣来到山谷中,在小溪边站定:“提溜转,我临走之前,教你的炼形之术,你尚未得其精要啊。这样吧,接下来三个月时间,我每夜都会来此,一边守候知焰仙子,同时你我也有件事要做。”

提溜转忍不住转了好几圈,兴高采烈的绕着梅振衣道:“梅公子要和我做什么?”

梅振衣:“我助你炼形,你助我修行。还记得我送给知焰的那对坐垫吗?我想继续编制一百零八扇,三十六扇供奉给翠亭庵,另三十六扇供奉给齐云观。”

提溜转:“还有三十六扇呢?”

梅振衣:“待到九林禅院落成后,如果智诜禅师并无恶意,就供奉给九林禅院。”

提溜转的声音很吃惊:“这也太难了吧!据我所知,你编的那对坐垫,每扇都要用九百九十九支炼化纯净的吉祥软草茎,编制时以炼器之法,神念相接不能有一丝闪乱,否则就成不了法器。妙手偶成一对已经难得,一百零八扇,老天,这是多大的功夫!”

梅振衣背手道:“当然艰难,不如此,怎能脱胎换骨?人炼器,器也炼人。提溜转,我问你,人自婴儿始,因何而成人?”

提溜转:“梅公子在问我丹诀吗?太高深了,提溜转还没有那个修为。”

梅振衣:“这不仅是丹诀,无非是因事、因历、因行、因受、因感、因知而成人,这就是因人炼器,而成器也炼人的道理。”

提溜转左右飘乎像是摇头:“我还是不太明白,梅公子要炼制一百零八扇吉祥软草垫,与我的修行有什么关系?”

梅振衣:“当然有关系了,我们一起来,我传你炼化草茎之法,所有的草茎都要你去山中采得,并炼化纯净,每凑齐九百九十九支,我就开始炼制一扇蒲团。”

提溜转身形一滞差点没趴下:“那我得炼化多少支草茎啊?我算算……”

梅振衣打断了它的话:“不用算了,最少是十万零七千八百九十二支,你失败一次,就得多炼一支,而我失败一次,你又得多炼数百支。”

提溜转喘着气道:“山中有这么多吉祥软草吗?那得炼到什么时候。”

梅振衣信手从身边摘了一根吉祥软草茎,另一只手取出了那件许久没有动用的法器指妖针,闭目片刻也不知在施展什么法术,睁开眼睛道:“只能取用去年秋天刚刚枯白的草茎,青漪三山中总计有十二万支以上。小心炼制的话,应该够用了。”

提溜转说话已经有气无力了:“只有一件事,我不会呀!”

梅振衣:“不会我可以教你,你如今已有些许法力,恰好可以炼化一支吉祥软草茎。虽然艰难,但对你也是有莫大好处的,你本无形,我传你这种炼器之法,是希望你以器炼形,不仅是在炼化草茎,也是在炼化你自己。”

提溜转:“多谢梅公子传法,但我得炼到什么时候?今年炼不完,明年接着来可以吗?”

梅振衣:“此山中吉祥软草九年一生,今年不成,就要等到九年之后了。我也不勉强你,初时自然极慢,但只要你用心不移,会越来越快的。此等以器炼形之法,最适合你这种不安分的性子,也正好借机磨砺你。”

提溜转:“那好吧,请梅公子传我法术。”

梅振衣一摆手:“先别着急,我还有一件大事要和你商量。你我一旦开始这段修行,你将会寻遍满山,我要你留意熟悉此地一草一木,以及每一片山势地气。……我听说你想给我当管家,这事不太可能,但等到将来,我若在青漪三山凿建仙家洞天,你既是九连山巡山护法,也将是三山道场的总管,愿意吗?”

“愿意,当然愿意!梅公子请放心,我一定寻遍满山,一面炼化吉祥软草茎,一面考察将来的洞天道场!”提溜转从地上一窜多高,打着旋,连旁边的小溪都被它带起浪花来,显得异常的有精神。

梅振衣很了解提溜转的脾气,这么枯燥的事情让它重复那么多次,实在太为难这不安分的小鬼了。但若给它一个精神上的动力,让它自己抢着去做,事情就要好办很多,而且这也确实是最适合提溜转的修炼之法。

提溜转在小溪上转了几圈,又凑过来道:“梅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梅振衣:“就从今晚开始,别再转了,安定形神,听我传法。”

他所传法术并不复杂,就是要提溜转以炼形之法去炼器。提溜转的法力不强,却有无形之妙,恰恰可以去炼制吉祥软草茎。梅振衣需要的数量极多,提溜转需要寻遍满山,这段时间它也没空去别处乱转了。

第一夜,提溜转竭尽全力,也不过炼成了三支,炼废了七支。

第二夜,提溜转仍然是炼化十支,但是炼成了七支,炼废的只有三支,功力未见增长,手段却熟了不少。

第三夜,提溜转炼化十五支,炼成了十一支,梅振衣连连夸奖。

提溜转很喜欢听梅振衣夸它,越夸它越起劲,法力的增长与心性的修磨是不知不觉的。到了第七天的时候,竟然总共炼成了九百九十九支,好似是突破了一个瓶颈,两百年的修行终于找到了适合它的法门。

梅振衣也开始编制吉祥软草垫,一百零八扇啊,此时的心境与当日妙手偶成完全不同,完全是一种枯燥的重复,每一次都是从头至尾的考验,容不得一丝差错,否则前功尽弃。他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呢,有两个方面原因。

一来是以此磨炼自己,不仅是炼器,同时也是锻炼自己的炉鼎神气。修行中“脱胎换骨”这一步时日最久,没有什么取巧之道。梅振衣自幼修行精进极快,因为他的悟性好资质也一流,但恰恰在这一关资质与悟性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主要看用功之深。

二来是为了炼制九转紫金丹。自从得到温玉髓之后,梅振衣自知没有把握一次炼制成功,但他也没有机会来第二次,所以要将炼药之道掌握的绝对纯熟才行。最好的办法往往就是最笨的,他的炼器之术是从炼药之道中领悟来的,继续以此锻炼,以求万无一失。

丹霞三子送他三十二味灵药,他初步炼制,再炼化入拜神鞭,总共失败了四次,在别人看来成功率已经很高了,但想炼制九转紫金丹的话,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世间没有那么多灵药让他反复尝试。

原先他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只是当作一种锻炼而已,但自从清风答应帮他找齐药材之后,梅振衣立刻谨慎对待了。不仅是温玉髓啊,他希望清风给他的每一味灵药,自己炼化的时候都不要失手,所以反而没有着急去炼制,而是回头打好根基。

假如丹霞三子听说梅振衣会这么干——用十万余支吉祥软草茎,炼制仅仅是打坐用的蒲团,用的却是与炼药相通的炼器之法,也会大吃一惊的!聪明人往往凭着悟性好,不愿意下苦功,而梅振衣深知这一点,特意给自己找点苦头吃。

梅振衣一开始编制,提溜转的草茎可就供不上了,忙着满山遍野的团团转,再也没闲功夫去当包打听了。

提溜转忙坏了,梅家真正的总管张果也没闲着,一边还要管着芜州府的事情,少爷又让他整理统计梅家在芜州所有的佃户、田庄、各家的人丁、各处的出产等名细。还好程玄鹄曾经整理过一遍,做的很详细,否则张果一时之间还真拿不出符合少爷要求的东西。

梅家在芜州的下人有两千户,男女老少加起来近万人!这些人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他家中的奴仆,做各种梅家安排的差事,按月有例钱。另外三分之二是田庄中的佃户,种梅家的地交租,或者每年给梅家干两个月的活抵租,并无绝对人身依附关系。

张果拿来这些帐册的时候,很奇怪的问:“少爷,你怎么管起这些俗务了?如果让你来管,我不就没事干了,也不是该大少爷操心的。”

梅振衣一边看帐册一边道:“张老,你也知道我就要娶亲了,不能只成家不立业啊。”

张果笑道:“这份家业将来就是你的。”

梅振衣:“我自幼以来,就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少爷,除了拜师修行之外,经营家业没有操过半点心,坐享他人劳作之力,现在我自己也得做点事情。”

张果:“少爷你如果这么说,那可让天下纨绔汗颜了,少爷要做的事,不必在此吧?”

梅振衣笑了:“其实我想经营产业,因此要清点一下手中有多少资源可用,发现潜力还是挺大的。只举一个例子吧,那何家四口人,何木生帮梅家管养贤乡的田庄是你的安排,但他儿子何火根身强力壮,也只是在地里帮帮忙,闲暇很多却没有别的营生,而他老婆何仙姑无非在家中装神弄鬼赚几个闲钱。”

张果:“乡下人过日子,自古如此,图个风调雨顺就不错了。”

梅振衣点头道:“所以可以帮他们想想办法呀,也是在帮我自己。我去洛阳这一路考察,发现我梅家还是可以开发产业经营的,至少茶、酒两项,就足以获利。”

张果提醒道:“梅家九山所产的茶,除了自用之外,都供奉到京师南鲁公府了,我家产的茶饼不多,也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这里需要介绍一下唐代流行的制茶、饮茶之法,非常之繁复——

茶叶的采摘多在谷雨前后,须晴日,以茶树上端挺拔的嫩叶为佳。那时人工种植的茶园不多未成气候,也无专业采茶工人,制茶者往往是自己背着茶笼上山采茶,十分不容易。

采回鲜叶先蒸熟,再捣烂成茶泥倒入茶模,还需要经过拍击压实,使其结构紧密坚实不留缝隙,等茶泥完全凝固,取出来就制成了初步的茶饼。

茶饼制成之后,还要用焙炉以文火焙干,以防止发霉腐败易于保存。焙干的茶饼中间有孔,用线贯穿成串,以便贮蓄或携带。仅仅是制茶,就有这么多复杂的工序。

饮用时,先将茶饼放在火上烤热烤软,然后用茶碾将茶饼碾碎,再用筛子筛成细末,放到开水中去煮。煮的时候还有一沸、二沸、三沸的讲究,前后用到的茶具有十来种之多。客厅里的老爷、客人端杯喝一回茶,底下至少要有两个仆人忙半天。

在那个年代到人家做客,主人请你喝茶,那是相当高规格的待遇了!一般人家根本没那个闲工夫伺候茶水,就算喜欢饮用,也不是常年能喝得起的。

既然这么麻烦,那么唐代之前人们是怎么喝茶的呢?最简单的方式,直接采新鲜的茶树嫩芽煮水,就和煮汤喝差不多。但是新鲜芽叶不能保存与运输,只能现摘现煮,饮茶受到地域、气候、季节的很大限制。直到唐代出现了茶饼,饮茶才成了贵族名流中流行的生活方式。

“谁说要经营茶饼了,你看看这个,是我在丹霞派学的制茶之法,如此炒制包装,既可四季保存也可四处携带,饮时以滚水冲泡即可。这一筒茶叶是我在自家小茶园摘得炒制,一日两杯可以饮用三个月,最上品卖它二两银子,最下品卖它五十文,对于大户人家与小康人家都不算贵吧?如果行销天下,岂不是财源滚滚?”

梅振衣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竹制的带盖茶筒,递到张果手中。张果研究了半天啧啧称赞道:“少爷不仅制茶,连装茶的竹筒都制好了,只是如此饮茶并非世俗习惯,恐怕没有商铺肯卖呀。”

梅振衣胸有成竹道:“这一点你放心,只要推出去,大家就会发现它的方便之处,而且比茶饼也便宜许多,普通人家都能用得起,自然会推广开来。第一步嘛,可以找舅舅合作,柳家的商铺在江南各地都有,让三分利,托柳家代售便是。”

张果:“这倒是个好主意,舅老爷一定会帮忙的。”

梅振衣:“我还有一个主意,刚开始的时候,柳家的商铺销售此种茶叶,可以在铺前摆张桌子,现场冲泡让人饮用,大家喝过了不就了解了吗,也能放心的买回去。”

这一招其实并不新鲜,现代很多茶庄卖茶叶都这样做,梅振衣只不过简单的借用而已,张果却连声叫好,一竖大拇指道:“主意真妙,少爷简直是诸葛亮啊!”

梅振衣笑着摇摇头:“先别夸我,妙不妙,试过了才知道,先在芜州、浩州、润州等地试销。润州乃运河与长江交汇之处,南北通商要津,是我们试销的重点。我们一开始出产也不会太多,先在润州打开局面,只要成功,日后自然可以销往中原各地。”

张果歪着脑袋想了想:“如果按少爷的设想一切顺利的话,茶也不够啊!”

梅振衣:“当然不够了,所以我们自己要种植茶园,此事不能急,需要分步来。我已经和玉真公主商量好了,先拿她那御赐的三百亩贡田试验。如茶园种植成功,茶叶试销也顺利,就在梅家之地中,择靠山坡地大片推广。……张老,为何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张果眼睛瞪得老大,击掌赞道:“少爷,我都不知该怎么夸你了,一步步都算计的这么好。梅家最不缺的就是山地,尤其是靠山坡地,贫瘠不适耕作,引水浇灌也不方便,只能荒弃闲置,然而用来种植茶树是最适合不过了,老奴就是树精,对此非常了解。”

梅振衣:“算计的再好,也要第一步成功才行,我有五百两黄金的本钱,应该足够了。”

这回轮到张果摇头了:“哪用得了这么多!老奴可以亲自去办,无论成与不成,几百两银子足够了。”

梅振衣补充道:“真正需要大举投入之时,要等到试销成功之后,但那时也就不怕花钱了。当务之急,是要挑选稳妥能干之人,负责茶园种植以及学习茶叶炒制之法,张老有什么人可推荐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