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36回、待到金仙化形后,便是人间了断时

听他再次拒绝,关小姐劝道:“你何必这样决绝呢?我随你去,对你无丝毫之损,你拒绝我,亦无丝毫所得,为何不成人之美。先前的事情已然如此,有得罪之处愿意致歉相偿。”

梅振衣:“你没有得罪我,也不必偿还什么。假如就是因为我那日意外泼中了你,没有后来的事,倒也乐意带你走。至于后来为什么拒绝,那日已把话说清,你怎么办与我无关。”

关小姐:“时过境迁,事情是可以改变的。”

梅振衣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你的行事,还是与当初一样啊,要我怎么改变?”

……

白牡丹醒来的时候,只见南水晓风残月,画舫已经靠在了岸边,身旁的锦垫尚有余温,可见梅振衣刚刚离去不久。她很惊讶自己竟然喝醉了,记不起在沉醉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似乎梅振衣临去时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用神通法力摘走了她的一根头发。

“清风与随先生所赠皆非凡品,玉骨扇可遮身,紫石芝可续命,他日若有难,持此两物,速到南鲁公府后园暂避,我能为白姑娘做的,眼下只有这么多了。”——这是梅振衣以神念印在她神识中的话。

……

梅振衣离开牡丹坊时,梅刚还守在大门外,一见他赶紧迎上前道:“少爷,您今天可出了大名了,白牡丹留人对饮,从来没有……”

梅振衣打断他的话:“你还没回去?仙童呢,他回府了吗?”

梅刚:“仙童走了,他说话很奇怪,说你既然不听劝,他也没办法勉强,先回敬亭山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有点不高兴。”

梅振衣:“席间我说错了一句话,惹他不高兴,仙童还说什么了?”

梅刚:“他还说多谢款待,毕竟还要领情,在南鲁公府留下清静别院一处。”

梅振衣眼神一亮:“我猜到了,快回府!”

他们赶回南鲁公府,向刚刚起床的梅孝朗请安,梅孝朗听说儿子昨晚在牡丹坊独占花魁,乐得眉开眼笑。然而没说几句,梅振衣却和父亲商量了另一件事——

借口后院的清静小园曾为金仙住所,封院以示纪念,俗客与家中众人皆不得再入。然后梅刚忙了三天,悄悄从洛阳各处买回各色牡丹花种,都交给了少爷。梅振衣不知在鼓捣些什么,足足忙了一个月没露面,据说是在闭关修炼什么法术。

这一耽误,梅振衣离开洛阳时已经是五月了,这一趟出门,过了三个月才回芜州。临行前的一晚,父子又聊到了与朝政有关的话题,梅振衣穿越前那点可怜的历史知识,终于发挥了一点作用,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此人可是大大有名,就算没有读过唐代史,仅仅看电视也会知晓。

他向父亲道:“我举荐一人,父亲或可留意,此人姓狄名仁杰,字怀英,素有德才之名,来日未尝不可成为庙堂中流砥柱。”

梅孝朗笑了:“你真是举贤不避亲,度支郎中狄仁杰我早就留意,此人做事重实效轻缛节、坚操守善变通、擅推查不妄断,确实是难得的人才,我会关照的。”

梅振衣:“原来父亲了解此人,怎么又说我举贤不避亲呢,难道是我家亲戚?”

梅孝朗:“亲戚倒不是,你舅舅没和你提过?狄仁杰早年游学之时,曾为你外公柳伯舒的门生。”

梅振衣:“他老人家的门生?我外公可真了不得!”

……

梅振衣与父亲告别暂且不提,只说那仙童清风一月前离开洛阳,出城之后御风飞上云端,飘然前行眼看已离芜州不远,却在长江上空被人拦住去路,来者是一位威风凛凛的黑大汉。

“熊老哥,你居然在此地等我,是菩萨叫你来的吗?”清风站定问道。

熊居士挠了挠后脑勺:“不是菩萨叫我来,是我听说了落欢桥的事,主动来找你的,你知道那关小姐……”

话说了一半,见清风已经点头,熊居士就住口没有再讲下去。关小姐是观自在菩萨斩出的世间功德化身,同时也是历世化身,在人间与菩萨本人有一般神通。关小姐未必知道自己的身份,就算知道了也不能以菩萨自居,但在人间要有菩萨行方能了断。

世间没有“自了”的菩萨,关小姐走不掉,观自在也不能随意收回人间化身。这就有了一个后果,观自在无法在人间显圣,本尊法身与人间历世化身神识本一体,是不可能同时显现的。关小姐有出神入化神通,可以变化出很多分身,但那些还是关小姐。

观自在菩萨如果下界,只能与关小姐合一,小姐即菩萨,菩萨即小姐,无分别。

有人说观自在菩萨有三十二身,那是法身显现的三十二种相,与关小姐这等人间历世化身是不同的。假如关小姐在人间被“斩灭”,那就不存在了,观自在菩萨虽自损修行,倒也没了上述的麻烦。

但是,谁会去斩灭菩萨化身呢?有这个本事的,谁也不会故意这么做,观自在菩萨自己也不能。关小姐原先要做的事情,被梅振衣打乱了,还一种方法可以了断,那就是此化身在人间再证菩萨果,届时观自在菩萨将会有三十三身。

证菩萨果,言出即法,还是要过梅振衣这一关!怎么过这一关,要看她自己的缘法了。

熊居士拦路,提醒清风此中关窍,见清风点头便不再多说,施了一礼道:“老弟,哥哥求你一件事,能否去无边玄妙方广世界走一遭?去一趟普陀道场,面见菩萨把话说清楚,免得日后麻烦,牵扯越来越多。”

台州普陀山,是观自在菩萨的人间香火道场,但是观自在菩萨的本尊法身安住的普陀道场,却是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就是俗称的仙界。清风想了想,点头道:“我就去一趟吧,这一面不好见啊,百年来我在人间惹的麻烦太多,天刑不会客气。”

熊居士上前拍着他的肩膀道:“神通不敌业力,迟早都有这一遭,你的修行不伤天下有灵众生,也不必在意天刑,也正好趁此机会洗去业力了。”然后又在神念中悄然道:“梅振衣斩灭心猿的那一鞭,抽的痛快,兄弟你也有份,老哥谢谢了!”

飞升仙界,并不是往上飞,只见原地光线扭曲,似乎形成了一个能吞噬一切的黑洞。有无声的旋风状黑色闪电击来,熊居士与清风的身形消散无影无踪,云端上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无边无际一无所有,无光无影无声无息无始无终,凡人若至此,等同乌有,仙人至此,如寂灭深定,神识展开延伸而行。灵山有多远,要看神识能否及,或方寸之间,或十万八千。

仙家景象,皆是各路仙佛以大神通法力在灵台中造化而成,无中生有化虚为实,已不知经历几世几劫各成规模,彼此相连成片。普陀道场乃观自在菩萨于鸿蒙中开辟,山高峻极峰峦不断,幽鸟鸣紫竹,云岭四时花,白鹤栖松柏,清溪挂藤萝。

清风与熊居士的身形出现在普陀山脚下,清风面露几分疲倦之色,闭目凝神片刻,这才恢复如初。清风一挥衣袖,若随风而起,向着山中瑞彩祥光笼罩之处飞去,身形似凌空不动,普陀如迎面而来,见到了观自在菩萨。

莲台上的菩萨是女身,容颜绰约,却稍显憔悴惹人生怜,身形面目竟与落欢桥头所见的关小妹一般无二。清风落在莲台前,浅施一礼道:“菩萨好大的神通,竟然将这化身收回来了!”

观自在一手捧玉净瓶,单掌回了一礼道:“虽以大神通收回,但未能斩灭,行走人间,还得以此化身。仙童也是当事之人,我听的明白,当时是你让梅振衣泼的水,所以今日要向你请教。”

清风答道:“众人皆泼得,梅振衣为何泼不得?是菩萨自己定下的规矩,怪不得他,也怪不得添乱之人。”

观自在:“我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梅振衣两度拒我化身,心念坚决,我亦无他法。仙童与他交情不浅,可知善解之道?”

清风:“你在牡丹坊指点梅振衣如何助白牡丹渡劫,其实已将恩怨揭过,我也按你的意思给梅振衣留话了。假如就是交个朋友日后好相见,我看是没问题了,但是他娶不娶关小姐过门,却是两回事。”

观自在:“其实你我都明白,这样做,到头来也救不了白牡丹,让梅振衣徒然牵扯其中而已。”

清风叹了一口气:“是啊,但是梅振衣不会这么想,你想的是度人,而他的启蒙上师是孙思邈,心中总有‘济世’的念头,医生就算碰上绝症,难道还不治了吗?”

观自在也叹了一口气:“修仙之法委实飘渺难凭,在世间随手指一人,哪能说成仙就成仙,更无强求之理。梅振衣自己尚未成仙道,难免会这么想。”

清风笑道:“菩萨常说众生皆有佛性,但在世间随手指一人,也不是说成佛就能成佛,亦无强求之理。我看梅振衣这个人,就算成了仙,也会那么想。”

观自在:“仙童何故发笑?”

清风:“我若是菩萨你,不会想什么办法,就留关小妹这个化身继续行走人间好了,反正如今之计,你也只能以此化身行走人间,此谓道法自然。”

观自在:“你这个办法等于没说。”

清风收起笑容道:“菩萨有大智慧,但你要以为梅振衣不如你聪明,那可就错了,我可以告诉你,他把你算计了!此子的心机手段,为我在世间仅见。他既然知道关小姐是菩萨的历世化身,当然不娶,若想公平了断,等他有了金仙境界,同样以历世化身与关小姐了断,这才是他的想法。”

观自在:“他有这种想法,怎能说是算计于我呢?”

清风:“我今天开口告诉你这些,不就等于他算计了菩萨吗?我曾提醒过他,有人不希望他修成仙道,他不知菩萨的用意,自然会有所防备。他一日不成金仙,就一日不与菩萨了断,这是市井中的江湖手段。至少菩萨不会再与他为难,阻扰他的修行。”

观自在微微一笑:“市井江湖手段,对我有用吗?”

清风也笑:“有用没用不必说,但梅振衣就是这么想的,就如菩萨所说,他毕竟还没成仙嘛,难免有俗人的想法。”

观自在:“仙童,你在人间日久,好似也沾染了市井之气。”

清风:“有吗?那就有吧,我要说的话,也都说完了。”

观自在:“事情我都知道了,多谢仙童历天刑入仙界见我一面,如果你有什么事,本座也可帮忙。”

清风:“既然来仙界一趟,想求一支波若罗摩花带回去,菩萨的普陀道场应该有的。”

观自在微一蹙眉:“真是不巧,近日没有波若罗摩花开放,不仅是普陀道场,就连整个仙界,也不见波若罗摩花开放。”

清风:“难道仙界花神也会下界吗?……既然如此,我就再想办法吧,告辞了!”

……

梅振衣飞天而来,离芜州已不远,在云端上神识有感,前方陡然出现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他立刻止住了身形。

只见前方光影扭曲,出现一个彷佛能吞噬一切,不知尽头何处的黑洞漩涡。他本能就感觉到这扭曲的光影散发出一种毁灭的气息,远非一般的法力所能对抗。紧接着就见漩涡散尽,扭曲的光线中有无数细小的精芒汇聚,瞬间现出人形,赫然就是仙童清风。

“清风,你怎会在这里出现,刚才又是怎么回事?”梅振衣嘴张得老大,连声惊问道。

清风也看见了他,一挥衣袖道:“还真巧了,与你一起去,又与你一起回,躲都躲不开!我刚才飞升去仙界了,刚刚返回,你看见的,就是天刑砺雷。”

梅振衣:“天刑?来回都有吗?”

清风:“当然是来回都有,不过回来可比去时轻松多了,这百年以来,在世间纠缠了不少业力。”

梅振衣一指天空:“飞升,不是往上飞啊?”

清风:“虚空之上,还是虚空,凡人五官所及,还是人间,仙界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梅振衣:“哦,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第一次亲眼见到仙人下凡。”

清风:“下什么凡?我的道场本就在人间!”

梅振衣点头道:“也对噢,你不算下凡,就是回家。请问仙童,你去仙界干什么了?”

清风:“见观自在菩萨一面,把你的鬼心眼告诉了菩萨,说你想在修成金仙之后,同样以历世化身与关小姐了断,顺便求一支波若罗摩花。”

梅振衣讪笑道:“我哪有什么心眼,就是很公平的想法而已,竟然让仙童给看穿了,佩服,佩服!波若罗摩花找到了吗?”

清风摇了摇头:“菩萨告诉我,仙界近日没有波若罗摩花开放,可能是花神下界了,那就在人间找吧。”

梅振衣:“什么,花神下界?那我得给白牡丹捎个信。”

清风:“关她什么事?她又不是波若罗摩花神。”

梅振衣:“但她也是洛阳牡丹花神啊,花神找花神,说不定消息比较灵通,托她打听一下总没有坏处。……对了,多谢你帮忙!南鲁公府的清静别院中,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清风:“不是我一个人帮忙,我布下一座法阵,观自在菩萨留下一滴净露。”

梅振衣:“原来如此,看来观自在菩萨倒是好心。”

清风:“废话,可曾见过作恶的菩萨?”

梅振衣连忙点头:“是啊,先师孙思邈也曾这样说过,他老人家告诉我,若菩萨作恶,就不是菩萨。”

清风:“这倒是实话,快回芜州吧。”

两人结伴飞天,清风速度不是很快,梅振衣又问道:“仙童,你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