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29回、本属寻常江湖技,擅化腐朽为神奇

这症状能不能治?还真不好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必治疗,一年之后自然恢复,可薛怀义不知情,也等不起那么长时间,所以才会求医,这几天他也没敢进宫去见武后,于是梅振衣的机会就来了。

想当初穿越前,曲正波教授没有学过打猴鞭法,却一样以针灸解了昏厥鞭术,名医就是名医。而此时的梅振衣,虽没有清风那种仙家法力,却也是飞天高人与神医弟子,清风这也是出题目考他,看他能不能治这种“怪病”?

梅振衣看着这份医案,沈南蓼诊断的很详细,甚至无须再见薛怀义本人,良久之后命人取来文房四宝,开始写诊治之方。他边想边写,这一写就是一炷香的时间。

写完待墨迹稍干,递给沈南蓼道:“沈师兄,这病症倒也不难治,以针法引泄,半年之后自然无恙,但要想立时见效,还须汤药调理。这用针之法与服药的种种注意,都写在上面了,沈兄是此道高手,一看就会明白。”

沈南蓼喜上眉梢,接过医方道:“愚兄何尝不知只消等个一年半载,此症自然消退,但那薛和尚等不起啊。我要的就是这张药方,多谢了!请问诊金该怎么算?”

梅振衣大大方方的一摆手:“沈兄,以你我的关系,谈钱忒俗!”

沈南蓼连声道谢,又仔细看了看药方,眉头微皱道:“师弟,这方中有好几味药,愚兄怎么没有听说过?”

沈南蓼官居太医丞,宫中御医之首,如果连他都没听说过的药,恐怕寻遍洛阳药铺也没处找去。梅振衣噢了一声:“那是先师所传海上仙方中的灵药,自认不会常见,想那薛寺主办法多结交广,兴许有办法寻得,你把药方交给他就是了。”

正事谈完了,梅振衣还要留沈南蓼吃晚饭,可是沈太医已经坐不住了,客气几句就立刻告辞。

沈南蓼走后,方才在一旁伺候笔墨的老管家梅安道:“少爷就这么把方子给了他,那沈太医未必会说实话是向您求的方,还不知会在薛和尚那里给自己捞什么名声与好处呢?您还是年纪太小,不知这些心机门道。”

梅振衣心中暗道:“就这些心机,在我眼中太小菜了!”然而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您多虑了,给薛怀义那种人开方,我本就不欲留名。……老人家,我和你打个赌好不好?就赌两吊钱的,那沈南蓼明天日落之前,必定还会再来找我。”

梅振衣一时兴起,和梅安打了个赌,然后抄了份医案去清静别院找仙童清风。

清风靠在一张新买的竹椅上,仰头看着天上的飞鸟,神态很是悠闲,梅振衣进院他也没理会。梅振衣将医案挡在他眼前道:“仙童,你真是好手段啊,能人所不能!”

清风淡淡道:“即为仙,当然能人所不能。嗯,你竟然开出医方来了?”

梅振衣:“别忘了我是什么人?你真是好算计!”

清风:“我再好的算计,也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我估计那假和尚要么去找武后,要么去找医生。如果求医,一般的医生治不了他的症状,十有八九会找到你这里。”

梅振衣:“不是十有八九,而是一定,他不会去找武后的,只想快点治好病。”

清风又问:“人来了,你方子也开了,来找我干什么?”

梅振衣:“这方中有几味药,别处难寻,想问仙童这里有没有?”

清风连看都没看:“我早就说过,要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我有没有这几味药,都不会帮你。一个医生,开出一张自己都配不了的药方,算不得本事。”

梅振衣笑了,收起医方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来验证一下而已,我医方中开的几味灵药,别处难寻,但是东华门太牢峰药田中却是有的。”

清风微微动容:“原来你是在试验推演之道,到我这里来练手?”

梅振衣:“哪敢拿仙童练手,不过另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对薛怀义用的法术,与我所学鞭法中的一招绝技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手法却高明多了。”

清风:“算不得高明,我毕竟是金仙。你说的那一招绝技,是不是你那天抽灭心猿的鞭法,我也很感兴趣,教我好不好?”

他竟然要学梅振衣的打猴鞭,见梅振衣不答话,又说道:“也不让你白教,既然是从药方引起的话题,就说药。我知道你在炼制九转紫金丹,自己找了一些药,丹霞派又送了一些药,剩下的,我帮你配齐。”

梅振衣大喜过望,早知金仙不会轻易开口求人,先求梅振衣带他来洛阳,再求打猴鞭法,就一定有好处在等着他,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好处!他上前一步深施一礼:“多谢仙童成全,其实你不帮我这个忙,我也会教你打猴鞭法的。”

清风:“我已经答应帮你了,说一说,你还缺多少味药?”

梅振衣拜神鞭中已经炼成二十七味药,丹霞三子又送了他三十二味灵药。那三十二味灵药尽管梅振衣很小心的初步炼制提纯,再炼化入拜神鞭中,仍然失败了四次。此时拜神鞭中共有五十五味灵药,除去药引之外,还缺三百一十味,差得远呢!

而清风身上有的是灵药,别忘了,他当初离开闻醉山之时,将昆仑仙境中最大最好的千年药田一扫而空!梅振衣当即背出了九转紫金丹中的药方,让清风看看他能凑齐哪些?

非常巧,九转紫金丹中的三百六十五味灵药,清风身上只缺六十味,而鞭中的已有的五十五味,都在这六十味当中。

关于这五十五味药,清风告诉梅振衣,他身上没有并不是因为药材珍稀,而是因为这些药材比较常见,昆仑仙境山野之中就可以采到,因此不值得在千年药田中特意培育。

至于另外五味药,那是真正难寻之物,分别是:仙人不留果、波若罗摩花、草还丹、千年夜明砂、万载沉银魄。

昆仑仙境中没有“仙人不留果”这种植物,至少清风没有见过,据说生长在人间;而“波若罗摩花”人间没见过,据说生长在仙界;“千年夜明砂”只有在白蝙蝠聚居千年的地方才能采得,闻醉山药田中自然没有,但清风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在昆仑仙境一个叫龙空山毒舌岭的地方,就有白蝙蝠聚居千年之地。

仙人不留果、波若罗摩花、千年夜明砂这三味灵药,要分别在人间、仙界、昆仑仙境这三个地方寻得,炼制九转紫金丹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至于“万载沉银魄”,梅振衣并不陌生,钟离权就是用它与飞云岫合器炼化成拜神鞭的。万载沉银魄本身并没有什么药性,其作用是在炼药的最后一步,与药引一起加入丹鼎,让九转紫金丹最终凝炼成形。

梅振衣以拜神鞭炼药,就用不着再去找万载沉银魄,拜神鞭这个奇异的药鼎本身就有这种功效。那么,还有一味草还丹下落不明。

如果梅振衣没有记错的话,穿越前所读《西游记》中,“五庄观”的人参果就叫草还丹,而清风就来自那个地方。穿越后见到传说中的真人,清风却自称在“五观庄”见过玄奘,名称有差异,看来小说与事实有出入当不得真。

清风并没有提草还丹的事,却告诉梅振衣,用另一味药性至寒之物温玉髓,可以代替草还丹炼制九转紫金丹,成丹丝毫不受影响。而这种温玉髓虽然罕见,但人间与昆仑仙境都能找到,并详细告知梅振衣此物究竟是什么样子、什么来历。

所缺的四味药就需要梅振衣慢慢去搜寻了,清风也答应帮忙,至于其余的药清风都有。以梅振衣的随鞭炼药之法,是分步炼化药性与鞭身一体,最后加入药引一次成功,因此也不能着急,先慢慢来就是。

商量完九转紫金丹之事,梅振衣当即传了清风打猴鞭法。教金仙鞭法,当然用不着一招一式,梅振衣凝神入坐,发动灵山心法,以一道神念将这套鞭法印入清风的神识中。别看就是这一念,梅振衣调息半天也起不了身,几乎全部法力都耗尽了。

他的灵山心法如果没有达到“心如印”的境界,无法这样传法,平日里以简单的神念交流还可以,但将如此复杂的整套鞭法凝成一念印出,堪堪是他的极限。

清风皱了皱眉头道:“还挺复杂,这种东西我从未学过,梅振衣,你是跟谁学的?”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答,穿越前的三叔、穿越后的孙思邈?都是又都不是!梅振衣想了想道:“最早是和耍猴的艺人学的,后来嘛,结合习武与修行所悟,又有了变化,与当初的所学巧妙不同。”

“耍猴?洛阳有吗?去看看!”清风从竹椅上站了起来,第一次主动提议出门去看热闹。

……

耍猴这门表演艺术古已有之,究竟能追溯到什么年代已经无法考证,但在唐代肯定是有的,是梅振衣亲眼所见。

在洛阳南下河市场的南边,靠近南门的位置,有一片空地,是来往江湖人开棚耍把式卖艺的地方,平日里非常热闹,宛如现代的游乐园。这里有一处耍猴的棚子,几只大大小小的红屁股猕猴叼着小面具穿着小戏服,在卖艺人的锣声与所唱戏文的指引下,翻着跟头做着各种动作,引来围观者的阵阵掌声与喝彩声。

清风与梅振衣也在人群中观看,之所以选择这家棚子,是因为耍猴人用的鞭子。卖艺的是一对父子,大人敲锣唱戏文,而另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提长鞭看场子。他的这根鞭子与其他耍猴人所用不同,是一支鞭梢很长的、赶车用的马鞭。

长车鞭能够凌空舞出啪啪作响的鞭花,梅振衣就是被开棚时的鞭花声吸引来的,看见这一对父子,他莫名就想起了穿越前的三叔与自己。

清风想看打猴鞭,也得卖艺人会才行,就算会,还得猴子配合才能看到。不知是因为金仙的面子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观众中还真有手欠的,有好事者扔了一枚小石子,正打中一个小猴子的肩膀。

小猴叫了一声,这下可就闯祸了,旁边一只大猴龇牙尖吼,竟然挣脱耍猴人手牵的绳索,一蹦多高,腾空就扑向那个扔石子的人。

梅振衣耍过猴,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般驯化后的猴子,不会轻易发飙攻击人,但被石子打中的那只猴很小,一岁都不到,而跳起来的大猴是一只母猴,一定是那只小猴的妈妈。它此时发起攻击是一种天性,不会因为驯化而消失。

耍猴人最怕遇到这种意外,而对于所有走江湖卖艺的人来说,也最反感那种没教养的观众,有时候真恨不得拖出来好好抽一顿。一只成年的猕猴身材虽然不如人,但是弹跳力极好、动作极其灵活,一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遇见这种攻击,肯定挠不过它会被抓伤。

就在这时,空中一声鞭响,看场子的少年挥出长鞭,鞭梢正抽在那只发飙大猴的脑后耳侧。这只猴叫都没叫一声就一头栽倒在地,像是死过去一般。小猴扑到大猴身上使劲挠,发出呜呜的啼叫。

而那少年一脸怒气,鞭梢一转在空中又是一声脆响,一阵冷风扫过,险些没有抽中那闹事者的鼻尖。这一幕,把那扔石子的人吓得脸都白了。梅振衣眼神一亮,这少年挥鞭的手法,就似穿越前三叔教他的昏厥鞭基本功夫。

那个大人已经一纵身拦在少年身前,抱拳道:“行走江湖四海为家,开场卖艺只为一日三餐,随手打赏皆是衣食父母,江湖相遇即是有缘,不赏也莫要为难。……小儿方才露了一手晕鞭绝活,请诸位再仔细观瞧。”

他说完话将小猴抱了起来,又将大猴脖上的绳子牵入手中,冲儿子使了个眼色。少年挥鞭又是啪的一声,地上那只猴突然动了,一骨碌身爬了起来,看样子并没受伤,就是神情有些发蔫。

观众又发出一片喝彩声,那耍猴人是位老江湖,虽出了意外但及时把场子圆了回来,术语叫“救棚”。趁此机会,耍猴人一敲锣大声道:“儿啊,请诸位大爷打赏!”

少年一手拿着鞭子,另一手托着一面倒放的锣,第一个就来到刚才扔石子的家伙身前,鼓着腮帮子看着他。众目睽睽之下,闹事者也臊得慌,伸手放了一把铜钱扭头钻进了人堆。少年转了一圈收赏钱,回到场中,将那面盛钱的锣递给了父亲。

耍猴人接过锣只看了一眼,就似中了定身法一般怔住了,张着嘴呆立在那里。少年见父亲不对劲,推了他一把小声道:“爹啊,你怎么了?”

耍猴人抬起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向锣中,只见一堆散碎铜钱之间,竟露出十来片亮闪闪的金叶子!

重金打赏的梅振衣已随清风离开了此地,清风一边走一边说道:“晕鞭绝活,果然是江湖耍猴人的手艺,有趣,有趣!……梅振衣,这绝活到了你手中,称为打猴昏厥鞭,竟成了一种独门法术,看来你有创派宗师的潜质啊!……古往今来多少秘法,本属寻常中开悟,证修行境界,化腐朽为神奇。”

清风似是自言自语,梅振衣也是感慨万千,刚才那一对父子耍猴人,显然是练过武的会家子,但绝不是修行人。看来自己穿越前与三叔学的昏厥鞭,古已有之,就是在耍猴艺人中流传的“晕鞭绝活”。

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传到梅溪之手不仅可以打猴,有七窍者皆可抽之,梅太公甚至告诉他可以抽鬼。另有传说这套鞭法能打三界人鬼神,当年听起来当然不可置信,但后来的经历告诉梅振衣,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而此时他的鞭法,早已不是当初的鞭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