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26回、当街剃发全无忌,南衙滚地只饶声

木鱼声顿了顿,趁此机会,随先生一展双臂,飘飞的衣袂落下,朗声道:“你有人皇印与禅音相助,能逼退我也算不得本事,罢了,我不会再亲自出手夺你的人皇印。”随着话音,他的身形化为一片神光,消失于天际。

这时有一名僧人道:“天后,我等法力低微,无法助你留住此人。”

武后转过身来,展颜一笑扫视众僧:“那人应从仙界来,使用的却不仅仅是仙家法力,恐怕身份有些特殊,留不住他也没什么好惭愧。今日能令此人知难而退,众位高僧已经立了大功!”

一场奇异的斗法就这么结束了,在常人眼中看来,一点惊天动地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惊心动魄都谈不上。无非是几个和尚念佛号敲响木鱼,然后武后伸出一指虚点,随先生立单掌在胸前,彼此说了几句话。最后随先生拔出一根簪子在面前划了一下,就这么走了。

但是梅振衣却觉得其中境界已极,双方斗的似乎不仅仅是法力,他此时也琢磨不透。武后带着众僧也走了,梅振衣坐在地上问了一句:“师父,上古人皇印,究竟是什么东西?”

钟离权抬头看着远方,方才那云端上的众人争斗之处,没有回头像是自言自语道:“上古人皇印,不仅仅是一件东西……”

上古神农百草鞭,是炎帝神农氏手中的鞭子,但也不仅仅是指那根鞭子,也是一种炼药的法术,梅振衣手中的拜神鞭也算是山寨版的了。上古人皇印是上古三皇曾掌管的一枚印章,同时也代表着一种人世间大神通权柄。

上古之事无史可记,待到有伏羲与女娲出,画八卦正乾坤,而定人间大伦。人皇印是青帝伏羲画八卦时所制,相传可以定山河万物之序,相安众生守常。这枚印如为法器,用处就大了,比如武则天下法旨封绿雪为敬亭山神,如果追究其妙用,就是定山河万物之序。

这枚印不是随便用的,就拿封绿雪之事举例,不是下道法旨绿雪就成山神了。将满山灵枢地气汇聚与绿雪原身一体,清风能办到,那位智诜禅师也能办到。但不同的是,他们需要施法才行,如果收了法术,绿雪本人没那个能耐,则绿雪还是绿雪。

但有了人皇印就不一样了,智诜禅师施法将满山地气灵枢汇聚与绿雪原身一体,再用真火焚尽以人皇印颁出的法旨,山河之序已变,满山灵枢地气自然而然就与绿雪原身一体。她就成了真正的山神,不用智诜禅师再继续施法术。

除非清风杀了绿雪,否则他也夺不回这个道场,后来还是绿雪自己想了个办法解决了麻烦。

有人皇印在手,不等于就代表拥有人间帝王之位,但还有个奇妙的地方,其它人拿到这枚印没用,据说掌印者必须有人间帝王之位才行,以帝王之旨施法加印才有效。比如换个人,哪怕是菩萨金仙,就算拿到这枚印也不能用之重定山河之序。

使用这枚印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有出神入化以上的神通,世间修行圆满要达到极致,否则动用不了它。这一点对人间帝王来说太难了,几乎没有可能。

想当初青帝殁身之后,炎帝神农与黄帝轩辕争天下,印本在炎帝之手,后来交给了黄帝,但在黄帝之后此印失传。一方面因为黄帝认为山河之序已定,不可再去随意扰乱,子民应相安而处在世间自尽其力,另一方面恐怕也没有人能动得了这方印。

这些本已是上古洪荒传说,后人不知真假,没想到当朝出了个武太后,这枚印居然跑到了她手中!敬亭山封神之举应该是尝试,武后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动用人皇印。

听完钟离权的讲述,梅振衣问道:“师父,人皇印真的是如此用处吗?”

钟离权沉吟道:“只是上古传说,究竟如何为师也不敢确定,就像那上古神农百草鞭一样,人皇印也自有其巧妙吧,敬亭山封神之事,你也亲眼看见了。”

梅振衣:“假如传说是真的,拿来滥用的话,可未必是人间之福啊?”

钟离权:“传说人皇印不在帝王手中无用,在帝王手中也不是人人能动用,这些未必是真的,但一定有所依据。假如是真的话,碰到滥用之人,要么夺其印,要么夺其位,这枚印也就失去用处了。其实在最早的传说中,它是上古三皇用来安定人间的,让仙界无法随意干扰人间生息之地,众人灵觉开启自然生息之后,人皇印也就弃之不用了。”

梅振衣仍然追问:“那位随先生为什么要来夺印?这枚印对他能有用吗,看他的用意,还特意把清风勾引来。”

钟离权:“很简单,这枚印对随先生有没有用我不清楚,但他不希望人皇印出现在武后手中,同时也在试探清风,看看清风对这枚印感不感兴趣。结果随先生没有夺走印,清风对这枚印也不感兴趣。”

梅振衣皱着眉头道:“上古传说多有夸张离奇,可能不实之处甚多,我估计那枚印上有上古三皇留下的法力,因此在世间妙用神奇。但因为这个传说,它的名字也叫人皇印,成了一种象征,一般人也不敢拿出来动用。……师父,如果没有人皇印,你能封一个像绿雪那样的山神吗?”

钟离权想了想:“仙家高人有可能办到,也有可能办不到,至少对于我来说,没那么容易。”

梅振衣:“假如能办到的话,应该怎么办?”

钟离权:“用仙家神通也不复杂,比如像你那样先为绿雪立神祠,让她神识有所依附,受香火心愿供奉修行,再像明月那样传她天地灵根妙法,大成之后汇聚满山地气灵枢与原身一体。只是这样做,一来无法保证绿雪本人能否修成妙法,二来无法得知她需要多少时日。如果一切顺利最终成功的话,就与当日封山神的结果是一样的。”

梅振衣:“老天,这还不复杂呀?还是人皇印来的方便。”

钟离权:“其中也各有利弊吧,假如照我说的那么做,绿雪成就山神很难,但等到那一天,她本人也等于仙家妙法修行大成。而现在这般,绿雪还是绿雪,只是汇聚满山地气灵枢与原身一体,得到山神之位罢了,却不等于自身修行已成。……对于很多人来说遭遇此事,若为凭空所得的神位所惑,往往止步于此,修行永远也无法再进了。”

听了师父这番话,梅振衣琢磨了半天才说道:“无山神之心,亦尚无山神之能,却受山神之位,当然会有问题。”

钟离权转过身来:“徒儿啊,先别说这些了,你今日已有飞天之能,为师十分高兴,但你谈论这些话题还太早,今天的事也不是你所能插手。我给你一个忠告,假如清风不提,你也不要再问,就当今夜你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这回事,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梅振衣起身行礼:“师父所说是金玉良言,弟子一定遵从,今天如果不是师父赶来,我冒冒失失的闯过去被他们发现,对我恐怕也没什么好处。您既然来了,随我去洛阳逛逛吗?”

钟离权摇了摇头:“皇都有什么好看的,太牢峰还有事,我先回去了。若碰见什么事情超出了你所能处置,到太牢峰找为师便是。”说完话摇着破扇子也飞天而去,梅振衣在黄河岸边站了半天,犹在回味今夜所闻,天色微明时才返回洛阳城中。

天亮之后陪父亲用完早饭,再到后院中去招呼清风,这位仙童正站在院子里晒太阳,见到梅振衣只淡淡问道:“今天你要去哪里?”

看清风神色如常,一点也没有提昨夜的事情,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梅振衣记住钟离权的劝告,也什么都没提,只是笑道:“想去洛阳城中四处逛逛,仙童随不随我一起去?”

清风点了点头:“既然来了,我也想看看,那就走吧。”有他跟随在身边,梅振衣也不必带其它的下人,这次换了普通人的装束,就像个富家公子领着一名书童出门。只不过这位书童看上去很拽,一路上不伺候公子,甚至都不怎么理会。

在那个时代,洛阳什么地方是逛街的最佳去处?当然是南下河市场,达官贵人平民百姓穿着各色衣衫来来往往,这里能买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百货物产,各色商品从琴棋书画、珍奇古玩到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应有尽有。

梅振衣一路上都在留意这里什么东西卖的最好,又缺什么,都有哪些商家字号,来往者兜里都有没有钱,大多都买什么价的东西。清风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也一脸淡然的向周围扫视,不知他在看些什么,既没有好奇之色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梅振衣在一家茶饼铺前停下脚步,问了几样商品的价钱,又问老板道:“煮茶之道费功费时,假如将茶叶简单炒制,饮时以滚水冲泡即可,这样是不是更方便?”

那老板卖了一辈子茶,也没听说过这种建议,挠了挠脑袋说:“那不就是泡树叶喝吗?不像是饮茶。”

梅振衣笑了:“不必繁琐另有真趣,而且价格比茶饼便宜的多,我只想问一问,如果那样的话,好卖吗?”

老板一摊手:“这我可说不好,大家以前可没见过呀。”

正在说话间前方突然一阵人声嘈杂,转角处油坊那边传来一片大呼小叫,还有不少逛街的百姓提着东西就往这边跑,一边还相互招呼道:“快闪快闪,薛和尚来了。”

循声望去,只见一群光头簇拥着一匹高头大马站在路口,马上坐着一名和尚,此人生的是唇红齿白相貌堂堂,身材非常健硕,脑门油光发亮。听见众人议论,这人应该就是薛怀义,周围摆的小摊被他这群人马冲的乱七八糟。

薛怀义在马上耀武扬威的喝道:“是什么人,走路不长眼,敢冲撞本师的马?”

有两名手下左右架住了一名高簪道士,大叫道:“寺主,就是这个臭道士,挡在道中把你的马给惊着了。”

那名道士战战兢兢的说道:“薛寺主,你的马快,贫道有些走神没有躲开,以至冲撞在一起,在此给您赔不是了。”

薛怀义一名手下喝道:“惊吓了寺主的宝马,那可是太后赐的御马,赔个不是就完了吗?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供奉白马寺吧!”

那道士眼中有怒意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反问道:“你们是出家人,我也是出家人,岂有让贫道给佛寺布施的道理?”

昨天梅孝朗派人到京兆衙门监督行刑,当庭杖毙二十七名凶徒,光头党作鸟兽散,再也不敢肆意妄为。薛怀义心中郁闷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带着一群手下到南下河市场散心。他在集市中骑马,有一名道士走神没躲开与他冲撞在一起,他不仅不道歉还要找道士的麻烦。

听见这道士居然敢顶嘴,薛怀义心头火起,指着对方道:“朝中达官贵人,到白马寺布施的多了,一个臭道士有什么了不起?……来人,剃发!”

一声令下,左右如狼似虎,按住道士掏出小刀就要剃头发。梅振衣见状刚想上前,袖子却被人拉住了,是清风阻止了他,轻轻摇了摇头。

“仙童,你不管闲事也就罢了,我见到了却不能不管,这个假和尚太嚣张了,哪有当街按住道人剃发的道理?我师父孙思邈与钟离权都是道士,看同门的面子,我也应该管一管。”

清风淡然道:“有必要吗?那道士的头发剃了还能长出来。你真想插手也不是这种管法,让他以后不能随意剃人之发才是正理,放心,我已经出手。”

梅振衣注意到清风的表情,发现他又在笑,看着薛怀义闹事的方向,笑容怪怪的有点坏,看样子已经暗中使了什么手段。真是八百年难得一遇的奇事,清风也会出手管闲事了,而且他这种表情梅振衣还从未见过。

“仙童,你到底做了什么?”梅振衣按捺不住好奇心,压低声音问道。

清风很奇怪的问了一句:“你不是想赚钱吗?”

“这跟我赚钱能扯上什么关系?”梅振衣有些摸不着头脑。

清风笑容有些神秘:“听那个薛和尚自己说,他们白马寺很有钱,那就让他送上门来吧,你在家里等着就行,到时候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拿了,我可不会帮你。……先别问,过几天就知道了。我们走吧,这里已经没什么热闹好看。”

梅振衣一头雾水的跟着清风离开,不知这位仙童使出了什么玄妙手段。仙人行事很难看穿,比如钟离权当初赐给梅振衣拜神鞭,以他的聪明也要等到三年后才回过味来。清风出手惩罚薛怀义,却和梅振衣赚钱扯上关系,又没见他有任何特别的举止,梅振衣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回家后也没见有什么动静,清风也没再提这件事。闲话少述,在城里城外逛了两天,第三天梅振衣跟着父亲一起去文昌台交旨。

武后召见梅振衣,也不是说他来到洛阳就能见驾的,先要到有司衙门报道履行手续,登记此人已经奉旨来到。第二天早朝时到殿外候旨,负责此事的朝臣先奏明,武后宣他上殿他才能觐见。梅振衣有老爹领着,这些手续都没什么麻烦,趁此机会,梅孝朗也向文昌台众官员引荐自己的长子。

想当初南鲁公阵前射子,后来玉真公主登城一战,梅振衣在朝中已经很有名了。众官员见到梅家公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纷纷过来打招呼,都开口嘉奖勉励几句,梅振衣也向各位叔叔伯伯一一行礼,言谈之间十分谦逊有礼。

梅孝朗在一旁捻着胡子一直面带微笑,有这么一个出息儿子心中也很得意,这回是带出来露脸了。

文昌台是六部官员办公的地方,它在皇宫南门之外,俗称南衙。文昌台的最高长官原先是左、右仆射,武后改制后称为左、右相,梅孝朗官居右相,而左相大人是新调来的温国公苏良嗣。

武后将朝堂设在洛阳,原都城长安设留守大人一职,梅孝朗就曾经担任长安留守,他奉旨出征后刘仁轨担任长安留守,刘仁轨病逝后长安留守便是温国公苏良嗣。这位苏大人刚刚从长安留守调任文昌台左相,今年已经八十有二,须发皆白,在朝臣之中年纪最长,人人都很敬重。

苏良嗣握着梅振衣的手一个劲的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要有你这样一个孙子就好了!”

梅孝朗在他旁边一个劲的替儿子谦虚道:“苏大人过奖了,小儿当不起。”

堂中百官热热闹闹的说话,寒暄之后梅孝朗领着儿子去了内堂,这时忽听外面有人道:“薛大师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薛怀义大踏步穿过二门,已经走进南衙朝房之中,众人纷纷朝他躬身行礼。而苏良嗣看见薛怀义进门,只是微微一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再理会。

薛怀义今天到南衙是找侍郎宗楚客来的。宗楚客是武后的远房外甥,素有才学,因此被提拔到文昌台担任要职。最近宗侍郎见武三思等人都很巴结薛怀义,也见机讨好,托人说自己要给白马寺主写传。

薛怀义闻讯当然高兴,今天就兴冲冲的上门了。一进门见大家都毕恭毕敬向自己长揖及地,屋子中间却站了一个以前不认识的白胡子老头,只冲自己抬了抬手,连头都没低就把脸扭过去了。他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喝问左右道:“哪来的糟老头子,第一次见到本师,也不行大礼!”

一时间左右没人敢答话,苏良嗣人老耳朵可不聋,一转身怒斥道:“何物秃奴,敢这般傲慢?”

这一句话可是火上浇油了,薛怀义自从得势以来,谁敢这么当面骂他?当即勃然变色上去就要揪老头的衣领。然而步子刚迈过去,就觉得脚下一空,原来有人提着后脖领子把他给拎了起来,来者正是南鲁公梅孝朗。

南鲁公在内间正和儿子说话,听见外面的动静,走出门来正巧看到薛怀义要上前揪苏良嗣。那老头的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就算撞一下也得散架呀,梅孝朗纵身上前就把薛怀义给拎了起来。薛怀义身形高大壮硕,然而在梅孝朗手中就像拎小鸡一样挣扎不得。

梅孝朗也不废话,手一挥就把薛怀义扔出了房门摔到院子里,总算他下手有轻重,没有摔的太狠,又转身冲苏良嗣道:“老大人,您别生气,何苦与他一般见识?”

苏良嗣见刚才的架式,已经气的白胡子直颤,指着门外道:“把这个无礼的东西按住,好好给我掌嘴!”

南衙门外有执守的卫士,听左相大人下令,上前按住薛怀义就是一顿揍,说是掌嘴其实就是一顿老拳。薛怀义此时已经懵了,在地上抱头道:“别打脸,别打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