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忘江湖
第125回、上古人皇身已殁,宝印重现人世间

“您派梅刚去,授意京兆衙门把那些歹徒全部杖毙了?这么做,就不怕……”梅振衣欲言又止,父亲是身经百战的宿将,又是在朝堂争斗中稳居相位的权臣,做事的手段很干脆也在意料之中。但主动插手这件事,而且处理的如此之狠,难道就不怕得罪薛怀义,进而得罪武后?

梅孝朗笑了:“儿啊,为父不怕,于公于私,为父都应该这么做,薛怀义那厮若恨我,只能说明他是个蠢材,别人可不是蠢材,你说呢?”

梅振衣是个聪明人,以前虽没有经历过官场,但听见父亲的话当即一点就透,也不禁有些佩服父亲。虽然这种手段梅振衣不是很喜欢,但是梅孝朗想在朝廷中立足施展抱负的话,还真得这么做。

梅孝朗主动插手派梅刚监督杖刑,等于逼着京兆衙门下重手行刑,把二十七名歹徒全部打死了。这样一来,朝臣们会拥护梅孝朗。梅孝朗毕竟是文昌台群臣之首,关乎朝臣尊严的事情,他不管谁管?

尤其是肃政台冯御史那一边,对梅孝朗会相当感激。肃政台的职责是监督百官,弹劾失职与贪渎之事,并且定期给予评价,这些职责都是独立的不受干涉,相当于现代的检察院加反贪局再加政绩考核领导小组。梅孝朗这么做,御史们往后也不会主动找他的麻烦。

光头党作恶多端,但由于薛怀义撑腰,以前作案被抓住,官员也不敢重惩,事情往往不了了之。冯御史来了一次“严打”,结果把麻烦引到自己身上,梅孝朗则更狠,将这些还敢大胆作乱的余孽全部当堂杖毙,这是对光头党最致命的打击。以后恐怕没人再敢乱来了,洛阳百姓会拍手称快,对梅孝朗的官声名望有极大好处。

最后的问题就剩下武后那一边了,这是最微妙的,假如武后知道这回事,不仅不会生梅孝朗的气,反而会很赞赏他。武后宠薛怀义,无非是为了鱼水之欢,她也不希望洛阳治安混乱,老百姓都恨薛怀义,进而恨到自己头上。收拾掉光头党,让薛怀义在外面老实一点,也是武后所乐见。

人们忌惮光头党,无非是忌惮薛怀义,而忌惮薛怀义,无非是忌惮武后。既然武后不可能会怪罪这种事,那梅孝朗还怕什么?正好借机剪除这批人,还洛阳百姓一个太平。如果说有什么损失的话,就是不能讨好薛怀义,借机得点什么好处,但梅孝朗不想要这些。

薛怀义如果聪明的话,不仅不应该怪罪梅孝朗反而应该感谢他,光头党这么闹下去对薛怀义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殴击御史这件事已经闹的很大了,假如有人事后说出是薛怀义主使,就算薛怀义可以抵赖,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梅孝朗授意,把这些人全打死了,未尝不是一举两得。

薛怀义如果糊涂,不仅不谢反而要恨梅孝朗,那也没办法,世上自作孽的糊涂人有的是。但武后可不糊涂,她如果糊涂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地位,身为宰相的梅孝朗看得很清楚。

梅振衣喝了一口酒:“父亲的手段非常高明,只要想一想,腾儿全明白,只是我恐怕学不来,当朝宰相,果然不是好当的。”

梅孝朗:“你是我儿子,才智应不在我之下,但你是个学道之人,自然不会像为父这样行事,在其位则谋其政,有时候事情不能全部按你最好的想法去做,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了,玉真公主在芜州出家,不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吗?你出的主意不错。”

梅振衣很有些不好意思:“原来父亲都知道了,是梅毅告诉你的吗?”

梅孝朗看着他,端着酒杯似笑非笑:“梅毅给你这个大少爷面子,没有告诉我其中内情,但是知子莫若父,我虽没有见过你,接到芜州消息,也能猜到是你捣的鬼。……玉真公主留情于你,是不是?”

梅振衣低下头:“我这个儿子实在不孝,竟然搅了父亲大人御赐的婚事。”

梅孝朗呵呵一笑:“你没有为难裴玉娥,又能善待弟弟妹妹,为父已经很感激了,这件事,就算扯平了,为父不怪你。”

梅振衣又问:“父亲猜到是我捣的鬼,那么武后能不能猜到呢?”

梅孝朗一撇嘴,平日里很威严的南鲁公难得露出几分滑稽的神色:“我都能猜到,武后也不比我笨,你说她能不能猜到呢?就算当时不知,事后打听打听,也能猜出前因后果来,反正这件事无伤大雅,就让玉真跟着你在芜州胡混罢。”

这个话题有点尴尬,梅振衣打岔道:“父亲,我已到洛阳,什么时候去文昌台交旨,什么时候去见武后呢?”

梅孝朗:“你是装扮成道士而来,沿途驿站也没留消息,所以不着急,既然第一次来洛阳,就在城里城外游玩几天吧,那位仙童不欲被我等俗人打扰,你招呼好他。等你把洛阳逛的差不多了,过几天为父带你去文昌台交旨便是。”

说话时已是后半夜,多年来父子两人第一次见面长谈,都没有睡意,酒反倒越喝越精神,烫好的老春黄早已冷了,也不叫下人来热,饮着冷酒继续聊天。就在这时,梅振衣忽然神识一动,感觉到不远处有一股法力波动传来,紧接着冲天而去,就是清风所在的后院方向。

这股法力非常强大,却收敛隐蔽的很好,若非梅振衣已有飞天之能,修炼灵山心法多时,灵觉异常敏锐,也很难感觉得到。他眉头一皱:“父亲,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吧。……我感觉到仙童清风突然飞天而去,不知发生了何事,也想飞上天去看一看。您不必过问,也不要惊动府中下人。”

梅孝朗吃了一惊:“儿啊,你随东华上仙学道,已有飞天之能吗?仙家之事为父就不过问了,但你小心些,洛阳可不比别处。”

……

洛阳以北八十余里,已到黄河北岸太行山余脉上空,此处人迹稀少,夜空中的云端站着不少人。

中间有两人相距十余丈,面对面而立,一名男子身着黄衫腰束玉带,背手而立尽显雍容气度,正是那位随先生。而他对面站的是一名女子,不容易看出年纪有多大,生得是丰腴妖娆、五官艳媚,站在那里隐约也有一派庄严气象。

女子的身后站着九位僧人,身披法衣手持各式法器,个个神情肃穆。

女子说话的声音带着柔和的磁性,却有一种不自觉的威严:“阁下好大的胆子,仗着一身神通,竟敢夜闯禁宫!”

随先生微微一笑:“太后,你误会了,我只是路过,看着洛阳帝气升腾,居然还有人皇气息,就想看一看究竟,你也不用亲自带人追出这么远吧?”

那女子正是武太后,她冷冷道:“洛阳乃神都,帝王居所,有帝气升腾又有人皇气息,本属寻常,我不明白这位先生有什么好奇怪的?”

随先生:“别人听不懂,太后你还听不懂吗?我所说的人皇气息,指的不是人间帝王,上古人皇印,怎会落到你的手中?而你居然有能耐动用它封神!”

“上古人皇印,武太后,它真的在你的手中吗?难怪你能下法旨在敬亭山封神,你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动用它?”随先生和武太后正在说话,天空突然又出现了另一个人,正是身穿银丝羽衣的仙童清风。

随先生看见清风就笑了:“仙童,想当初我登门拜访你避而不见,结果真让人夺了道场,主动来看究竟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清风:“随先生,你想要见我,我就得主动来见你,真是很了不起呀,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随先生:“你不是已经叫我随先生了吗?那我就是随先生吧,你是不是也想夜闯皇宫,结果却被引到了此处?”

清风:“你煞费心机把我引到此处,就想当面告诉我,上古人皇印在武后手中?”

说话间,清风、随先生、武太后这三人在空中呈品字形站定,彼此离十余丈远互为犄角之势,武后身后还站着九个和尚,一共是十二人。这时武后粉脸一沉,低喝道:“上古人皇印确实在我手中,我不论你们是什么人,哪怕是金仙下凡,也不得在本后面前放肆,二位是否太猖狂了?”

随先生却没理会她,仍然冲清风道:“仙童,你若想夺人皇印,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清风却没理随先生,冲武太后道:“姓武的,你做你的太后,跟我没关系。就是敬亭山封神之事让我很意外,想来看个究竟,现已知是怎么回事。”

武太后却没理会清风,眯着眼睛冲随先生道:“这位先生,您似乎不是来自人间,却管什么人皇印的闲事?就算有人皇印,也不代表人间帝王,我想不通它对你有什么用处。人皇印在我手中,我能动用,与你何干?竟夜闯禁宫,真以为这人间是可以乱来的吗?”

梅振衣此时从远处飘然飞来,小心翼翼收敛神气,在十几里外已经看见了这些人,他刚想再靠近一些,突然肩头一沉被什么人按住了,大惊之下正要施法,却听神念中有人道:“徒儿,速速隐身落地,不能再靠近,别让那些人发现你,你现在这两下子可插手不了他们的事。”

竟然是师父钟离权的声音,梅振衣很听话的没有反抗,随着师父的手被按落在黄河岸边,在神念中问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钟离权:“听闻你到洛阳,我从太牢峰赶来,却遇见这件事。……徒儿呀,不要再说话了,就只是神念交流也有可能被高人感应到法力,入坐收敛心神,师父帮你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梅振衣立刻定坐,收摄身心断绝外感,他自然是听不见十几里外天上说的话了,但钟离权能听见,不知施了什么法术直接将那几人的谈话传到梅振衣的神念中。

那边随先生冲武太后道:“你怎知人皇印在我手中没有用处?就算没有用处,也比它在你手中强。……仙童,你若不想夺人皇印,我来夺好吗?”

清风:“随先生,你想夺印的话尽管动手,与我无关。”

武后喝了一声:“随先生!真以为你可以随便来去吗?”

随先生仍然面带微笑:“武太后,你贵有天下,还留那么一颗人皇印做什么?不如交给我吧。”

武后应该很生气,但表情一转竟然也笑了:“交给你,那你也得告诉我你是谁呀?能引动本后亲自出手,一定不是无名之辈,何苦藏头露尾?”

随先生反问道:“我知道我是谁,不用你操心,但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武后:“我是当朝太后,天下皆知,无须你问。你既然敢来,又能惊动我,那我就不以太后的身份,按你们仙家的规矩来吧。……人皇印就在我手中,如果今天你取不走,不得再来骚扰。”

武后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枚明黄色的印章,单手凌空而托,印面朝着随先生缓缓旋转。此时武后身后那九名僧人齐诵佛号,有人敲响了木鱼,声音轻脆悦耳带着无形的穿透力。

在很远的地方定坐的梅振衣也清晰的听到了这木鱼声,不是因为钟离权从神念中传音,而是直接听见的。梅振衣已断绝外缘,应该是不会被外界声音干扰的,可这木鱼声竟然能够无视他的定力,直接送到元神中听得非常清晰。

听见声音之后的感觉很奇异,不是昏沉晕眩或有其它的异状,而是灵台越来越清醒。这本不是什么坏事,却有一个很特殊的结果,就这么自然而然将梅振衣从定坐中“唤回”,这也是一种破法!

木鱼声响起,武后抬起一只细嫩的玉手,伸出一指遥遥的向随先生虚空一点。再看随先生,立起一掌竖于胸前,浑身衣袂荡开,停留在一种奇异的静止状态,就像在空中飘飞而人却没动。而旁观者清风,突然脚下飘移,往后退了十余丈。

假如是梅振衣,木鱼声就已经能逼得他使不出神通来,更别提武后那神通莫测的一指。但随先生的修为似乎深不可测,就在空中这么奇异的对峙,还有闲暇说话:“仙童,他们十个和尚帮一个婆娘欺负我一个,你就不帮忙吗?”

清风淡然道:“你自找的,关我何事,想要我帮谁啊?”

随先生突然点了点头,似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先看我们相斗,找机会再突然出手夺走人皇印,嗯,这个主意不错!”

此话一出口,武后与那九名僧人都不由自主的看了清风一眼。在他们看来,清风站在那里不走就是个搅局的,指不定会帮谁,谁都得分心防着他突然插手。

天空两方相斗,并没有什么动作,也看不出什么凶险来,只有木鱼声不断传出。但钟离权知道双方的法力与神念相持不下,恐怕无暇顾忌远处的事情,于是在神念中又问了梅振衣一句:“小子,假如清风真的出手,你帮不帮忙?”

梅振衣:“他出手的话,我当然应该帮他,但如果对付武太后,我不太方便现身。”

钟离权:“我只是问你想不想帮他,没要你出手,你那两下子现在还不行。假如清风真出手,为师去帮忙,你可千万别露面。”

随先生与武后斗法,清风站在一旁不动却等于是个变数,远处还有一个等着捣乱的钟离权。清风听了随先生的话却没有反驳,只是左右看了一眼,淡淡道:“我若在此,有人会分心,你们接着玩吧,我告辞了!”

说话完清风一转身向后飘飞很远,接着化为一道神风而去。随先生见清风走了,伸手在头上拔出一根簪子朝面前虚空中一划。随着这个动作,武后伸出的手指一颤,仿佛这十余丈空间内瞬间撕开一道无形裂隙,把她的法力给逼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