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22回、关小姐许身遭拒,梅振衣初斩心猿

心猿悟空气得连连暴跳,厉喝道:“那道士横插一手,坏我好事,正该一棒打杀!”

“天下好事都是你的吗?泼水而已,你自己来迟,还不让别人泼中?那害命一击好没道理,也吃我一杖!”恰在此时韦昙冲上天来,先动手后说话,从后面就是一扁担。

心猿悟空猝不及防,被砸中肩头,怪叫一声七窍喷火,一个跟斗就往天际翻去。

清风大叫一声:“此事不了,狂徒休走!”挥起一片金光缠绕他的身形,也往天际追去。那边韦昙提着扁担飞身而上,与清风一起围住心猿悟空相斗。

韦昙的打法属于直冲猛撞的那一种,不论心猿悟空身法如何变换,他总是踏步上前劈头盖脸挥扁担就打,动作不带任何花哨。只要韦昙打过来,心猿悟空总要举棒招架,铁棒打在扁担上声如巨鼓捶响。韦昙有意把他向高空逼,几人斗法之所越打越高。

韦昙的打法是直击不退,清风的打法是立足不败。这两人一攻一守,心猿悟空尽管棍法精熟千变万化,也占不得半点便宜,他嗷嗷怪叫道:“姓韦的,你不好好当个船夫,为何要管我的闲事?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哪怕是玉皇上帝,棒下也不留情。”

韦昙喝道:“老子不认识你,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但是这件事我遇上了就得管,你那一棒打在我的扁担上,就与我有关。”

三个人混战一团打得天昏地暗,心猿悟空眼见难以取胜,长啸一声身形急转,手中棒舞出满天棍花如雪飞落,暂时逼退两名对手,趁机一个跟斗后翻单手持棒。清风叫了一声:“韦居士,莫让他摸脑后!”

韦昙闻言大喝连连,扁担连挥招招砸向心猿悟空的后脑,清风也脚下踏步,挥金光紧紧缠住,不让他有缓手的机会。

摸脑后?修行高人想摸脑后什么地方,未必需要用手,施展什么神通,心念一起就有了,但此时情况不一样。几人的神念相逼,破去彼此的虚幻变化,韦昙的扁担带着法力不离心猿悟空的脑后,让他使不出别的变化来。

这么打下去心猿悟空有些吃不消了,身形连转铁棒急扫却奈何不得。就在此时,一片碧绿的青光从天洒落,与清风挥出的缠绕金光相触。战团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几位且慢动手,谁是谁非可分说明白。”

只见关小姐站在远处,手提一根树枝,那青光就是从树枝上祭出的。

韦昙怒喝道:“兀那婆娘,谁是谁非你不清楚吗?我不管你是谁,在桥头欲行何事,但依你之言,那道士泼中了你,你就自愿随他。现在这凶徒欲害道士,你居然还出手帮忙,想谋害亲夫吗!”

这话说的好难听,但也是正理,关小姐答道:“我不是帮他,而是劝诸位罢斗,我自会把话说清楚。”

清风道:“如果刚才那道士被一棒打死,菩萨的麻烦也就没了,无非是心猿惹业,吕道士上哪里说理?今日不将此事了断,这心猿还会伤害吕道士,关小姐,你此时若不帮吕道士的忙,就不该插手。先把狂徒拿下,等吕道士来了,正主凑齐再好好说话!”

关小姐闻言叹息一声,收了青光道:“事已至此,心猿,你就先住手吧。”

心猿悟空大叫一声“你也不帮我吗?”

清风冷笑道:“她没法帮你!”

心猿悟空不仅没有住手,反而发出一声怪叫,激引满天云霞颤动,手中金箍棒飞出,宛如一条巨大的金龙扫过,以凶悍无比的气势逼退韦昙与清风。——他想脱身而走。

“休走!”清风也大喝一声,一挥衣袖,羽衣上的银丝仿佛活了过来,化作万千条银光如一只舒卷大袖,将心猿悟空罩在其中。

“乾坤袖!”心猿悟空怪叫一声,认出这是镇元子的看家法术。

空中一声巨响,金箍棒化作的巨龙与大袖银丝一齐炸裂,心猿悟空化作千百条身影一起冲了出来。韦昙闷哼一声,手中的扁担扔了出去,化作千百根五爪金杵,象一张散开大网迎向心猿悟空变化的身形。——这一刻,相斗的三人都使出了大神通绝技。

满天五爪金杵与心猿悟空的满天分身相击,一齐湮灭,扁担也回到韦昙手中,刚才这硬碰硬的一击也将他震退很远。心猿悟空的满天分身被破了,但是人已经冲出战团纠缠,脚下生云,就势打了个滚,腾身而起就要翻跟斗。

就在此时,一条银白色的长鞭袭来,鞭梢正抽在心猿悟空的脑后耳侧!

不是别人,梅振衣恰好赶到了,看见心猿悟空冲出战团正欲逃走,正冲着他所在的方向。未及多想,看见心猿悟空的身形变化,梅振衣随即挥鞭而出,一出手就是打猴鞭中的绝技昏厥鞭。

使的是昏厥鞭的招法,但不是同样的手法,这一鞭凝聚了他所有的法力与内家劲力。对一个素未谋面就突然动手要杀自己的人,梅振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不论能不能打中,他尽了自己的全力。令人意外的是,这一鞭竟然结结实实的抽中了。

当初梅振衣连左游仙都抽不中,现在怎能抽中心猿悟空呢?不是因为此时修为更高,而是因为心猿悟空的变化神通已破。心猿悟空尽全力破了清风的乾坤袖,幻化的金箍棒妙用已尽,分身之法也被韦昙打灭,他仗着凶悍的斗志与巧妙的身法突围,却再也躲不过梅振衣的当头一鞭。

要是换别人可能打不中,可心猿悟空的身法在梅振衣眼中是再熟悉不过了,熟悉的甚至有些亲切,恰好在他想翻跟头腾云未起之时,活脱脱就像一只猴打滚,梅振衣闭着眼睛也能想抽哪就抽哪。也活该心猿悟空倒霉,不论梅振衣早到一步或晚到一步,都不会有这个结果。

尽全力的一鞭抽中,结果会怎样?

仿佛时间在这一刻突然静止,昏厥鞭的招法,此刻的目的却不仅是让对手昏厥,劲力切入心猿悟空的身体内部,这一鞭看似打在脑后耳侧,法力却直接钻进了炉鼎,由内而外爆发。接下来,就见心猿悟空的身形突然炸开,化作无形的冲击波向四周荡漾激射。

梅振衣手中的拜神鞭也被震散,化作一片白烟自动收回袖中,他也无法再稳定身形,被这冲击波卷走,就像巨浪中被打翻的小船,翻滚着栽了下去。他又一次从天上掉下去了,这次与前几次不同,全身已无半丝气力,真摔下去必成肉泥。

一股无形之风卷来,缓缓将梅振衣带回高空,是清风施法护住了他。此刻的梅振衣别说御器飞天,就连站都站不稳,眼前发黑全身发软,刚才那一击他不仅神气耗尽而且受了很重的内伤,要不是清风保护,此刻已经没命了。

清风、韦昙、关小姐三个人站在云端,都以不可思议之色看着梅振衣,眼神中充满震惊。梅振衣已经说不出话来,也顾不上别的,当即掏出一枚碧针黄芽丹服下,也不管身在何处,盘腿而坐闭目调息,借碧针黄芽丹的药力,运转省身之术疗伤。

太阳渐渐落下,云端之上满天星斗辉映,斗转星移一夜渐渐过去。东边霞光升起时,端坐于云端之上的梅振衣,周身也发出一片淡淡的霞光,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只见韦昙、关小姐、清风还站在那里看着他,连表情与姿势都没变化。

“你的伤势如何?”清风首先开口。

梅振衣:“已无性命之忧,只是炉鼎之伤一时难以尽复,还需慢慢调养。但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在这斗转星移中带伤省身一夜,又得诸位仙佛护法,堪破脱胎换骨门径,同时还印证九转金丹直指中‘九换转’丹诀。……多谢诸位了!”

梅振衣站起身来向三位高人一一行礼,连关小姐也没落下,他此时还用不得神通,仍是清风施法把他护在云端之上。

韦昙回礼道:“吕道长不必谢我,昨日之事是我先插手,引得这位姑娘注意,才没有防备高人暗中破法,让你泼中了她。……后来道友亲手斩灭凶徒,也算彻底了断这节恩怨。”

“你说什么,亲手斩灭凶徒,我杀了心猿悟空吗?”梅振衣有些不敢置信。

清风解释道:“不是他的本尊法身,是心猿悟空斩出的心猿历世化身,与他本尊有一般神通手段,却没有金仙不灭之身与金刚不坏之体,与我等相斗已是强弩之末,变化神通已破,故此被你一鞭打灭。……吕道长,你那一鞭好生厉害,怎能打得那么准?”

“无他,唯手熟尔。他无端要杀我,反被我所灭,也怨不得谁。这厮实在可恶,让我徒添业力!”梅振衣咬牙道。

梅振衣已经知晓何为天刑雷劫,将来如果飞升,那一鞭之力是要在天刑中打在自己身上的。清风昨日在神念中向他解说“人间化身”,有些内容梅振衣此刻才了解。

形容金仙、菩萨的人间化身,为何要用一个“斩”字呢?这不是用刀砍的意思,而是“了断”之意,斩出各种化身来人间,都是为了断一些事情,从结果来看大多有三种情况。

其一是事情了断之后,这个化身就消失了,比如某个和尚某天突然说“我就是某某菩萨的化身”,开口即圆寂,不留人间。这么做,一般都是因为已在人间办完未了之事。

其二是人间化身修行圆满,或要做的事情已了结,只要渡过天刑就可以收回去,不仅能收回当初斩出的化身法力,还带着人间修行功果与法身合一。这称为“斩尽”,斩尽是一种最圆满的结果。

其三是遇到了各种意外,比如在人间纠缠的业力太深,渡不过天刑,或者一世修行未成,或者象心猿悟空一样,让人给灭了。这称为“斩灭”,斩灭是最坏的结果,不仅事情没有了断,而且前功尽弃,还错过了原有的机缘。

总之一句话,就算你是神仙菩萨,人间也不是能随意乱闯的。

机缘巧合,梅振衣斩灭了心猿悟空的人间化身,算不算结仇呢?如果结仇的话,也只是与这个人间化身之间结仇,与这个人间化身之间了断,本尊法身是不会直接插手的,与本尊法身也并无关系,否则就不叫“人间化身法”了。

观音斩出人间化身关小姐,借着在落欢桥头募集修桥之资,发下泼水应身之誓,其实是在等心猿化身,按清风的说法,目的就是“渡心猿历世间所未历,以求功果圆满,斩尽心猿成悟空。”至于其中有什么玄妙,梅振衣还不是很清楚。

他只清楚一件事,本来应该是心猿化身泼中关小姐,可是由于随先生与法舟暗中插手,自己莫名其妙泼中了关小妹。等心猿化身赶来,见此情景也不露面,直接在云端上挥棒就想打死梅振衣。至于他是想打死道士之后,再从人群中现身,泼中关小妹取而代之,还是纯粹为了泄愤,因为此时已被斩灭,就不得而知了。

心猿化身就这么了断,可还有另一件事没了断呢,梅振衣正在出神,韦昙开口提醒道:“纯阳道友,你泼中了这位关小姐,此事还未了结。”这人倒是个实心眼,既然已经插手,就一定要等事情见个分晓。

梅振衣看向关小姐,沉着脸问了一句:“你此刻还留在这里,又待如何?”

关小妹:“我在落欢桥头有言,谁能用水泼中我,小女子就以身相许,无论如何,是你吕道长泼中了我,自然应当受诺。”

梅振衣摇头道:“那是你的事,不关我的事,我明明是空瓢泼水,内情如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关小姐:“但泼中我的人确实是你,不论有什么原因,这就是缘法,我愿以身相许。”

梅振衣一摆手:“谁想娶你,不能想娶就能娶,你想嫁谁,也不能想嫁就能嫁。若为妻媵,你我并无情意;若为宠妓,我没这个爱好;若为道侣,你不配!……一切因你而起,你说愿以身相许,但云端铁棒打落之时,出手助我的人却不是你;天际相斗之时,帮我拿下凶徒的人也没有你;我失足落下云端之时,施法救我的人还不见你。你这样的女子,不论是什么来历,有何等姿色,我不想娶,不应娶,也不敢娶!……韦昙道友,您说是不是?”

他来了一番长篇大论,最后却不问关小姐而是问韦昙。

韦昙想了想,冲关小姐道:“这位姑娘,我不知你是谁,也不能说你有什么不对,但是这位吕道长所言,确实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没我什么事了,韦昙告辞!”他行事倒也干脆利落,行了一礼就落下云端而去,梅振衣想谢谢救命之恩都没来得及。

“你若不答应这位关姑娘,观自在菩萨就无法收回此人间化身。”清风在神念中提醒了梅振衣一句。

梅振衣在神念中回道:“菩萨收不收回化身,关我何事?又不是我故意泼中关小姐,还差点惹来杀身之祸,该找谁算账就找谁算账,我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也不想招惹她,她也别再来烦我。……清风,我们走!”

梅振衣生气了,后果就是观自在菩萨无法收回人间化身。此时他已经完全想通面对的一切,“吕祖戏观音”不是传说中那么回事,关小姐不是那个观音,他自己也不是那个吕洞宾,心猿悟空也不是《西游记》里那个孙悟空。

传说与小说中的人物,对他而言相当于不存在,不论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