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13回、三家共商丹霞会,笔落春秋立新约

既然以拜山的名义,总不好意思空着手,梅振衣上丹霞峰之前,想了半天才选了这么一件特别的礼物。将孙思邈留下的丹方抄录一份,自己没有任何损失,对丹霞派而言却很合用,这送礼也送的很有学问。

以外丹饵药辅助修行,是丹霞派道法传承中最重要的一环,身为掌门的悟道真人自然是个大行家,一眼就看出了这张丹方的价值所在,又向梅振衣道了一声谢,这声谢与刚才相比就不仅仅是客套之语了。

悟道掌门又将这张丹方交给了几位长老传阅,众人纷纷点头,宝锋真人手捻长髯道:“梅真人有心了,果为结缘修福而来。……悟玄,方才谈立戒之事,东华、妙法两派都已在此同立一戒,我丹霞派应该做何啊?”

悟玄真人在丹霞派中执掌戒律,所以宝锋长老会问他的看法。悟玄起身道:“此种戒律前所未有,今日欲开千年风气之先,亦未尝不可。但立戒乃我门中之事,梅振衣携两派掌门与众位仙家高人拜山,在我道场中与三位长老相坐而论,尚未见分晓。”

悟玄的话只说了一半,不说不立戒也不说立戒,只说梅振衣与三位长老“相坐而论”尚未见分晓。他们刚才的话确实还没说完,就被积渊与鸣琴二位掌门起身表态打断了。

悟玄的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算丹霞派要立这一戒,那也是门中自己的事情,不应该被此时的场面所胁迫。梅振衣拜山商谈立戒,那也得有商谈的资格才行,这与东华、妙法两派以及在座高人撑腰无关。

众人一番“口占仙缘”的试法相斗之后,宝锋长老让丹霞派三子与梅振衣相坐而论,已经是给了他极大的面子,在修行界,不是人人都有在公开场合“相坐而论”的资格。这要见个分晓才算结束,此种分晓不一定是争斗的胜负,而是得出结论。

宝锋长老笑了笑:“方才相论,至积渊、鸣琴二位掌门开口之时,已见分晓。但梅公子拜山结缘,与我门中三位长老相论立戒,按修行人的规矩,总要印证一番,否则我门中自商此戒即可。”

他的话也挺有意思,表示梅振衣应该与丹霞三子切磋互相印证一下。如果梅振衣有能耐让丹霞三子折服,那么丹霞派依他的建议立戒,若梅振衣没那个能耐,丹霞派自己门内相商。就算事后丹霞派立了类似的戒律,也与梅振衣登门拜山无关。这确实是修行人之间“相坐而论”的规矩,并不是不讲道理。

虽然是讲道理,可是听上去有些欺负人,如果印证修为境界,此时的梅振衣哪里是丹霞三子的对手?宝锋长老身为丹霞派辈份最高的前辈,怎会说出这种话?众人闻言皆以不满或不解的眼光看着他。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宝锋长老仍然笑着道:“孙思邈留下的这张丹方确实珍贵,我丹霞派感谢梅真人的好意。方才听这位提溜转道友所言,梅真人身为孙思邈的衣钵传人,未将我派灵丹妙药放在眼中,那就请指教炼药之道吧。”

哦,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在这种场合话是不能乱说的,当然了,乱说话的也只有提溜转一个。提溜转是什么底细众人都能看得透,和它计较没意思,但它自称是梅振衣的护法侍者,那么它说的话,丹霞派可以理解为是梅振衣的授意。不管是不是梅振衣让它说的,梅振衣也得负责。

梅振衣瞪了提溜转一眼,朝对面道:“梅某人不敢狂妄,谈炼药之道,天下修行大派首推丹霞,方才是我这位随行侍者失言了!……三位长老,请指教!”他一边说话,一边走向前去,绕过面前那一排座位,来到丹霞三子身前,躬身伸出双手递过去一样东西,是一支半透明的银色长鞭。

梅振衣为什么要把拜神鞭递给丹霞三子?刚才开口替提溜转道歉,但是切磋印证这一关是免不了的。切磋炼药之道可不像出手斗法,不太好比,总不能在这里开炉炼药吧,那要比到什么时候?梅振衣想了个最简单的办法,直接把拜神鞭拿了出来。

丹霞派众高人都面露疑惑之色,不知道梅振衣在搞什么花样?秀峰长老也是一脸不解的接过拜神鞭,然而片刻之后脸色就变了好几变,沉吟着问了一句:“这法器之中,炼化了二十七味药?”

梅振衣点了点头,赞叹道:“长老果然是精于此道的高人,一点都不错!”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啊!当初知焰仙子拿到拜神鞭,没发现这一点,但是在大行家秀峰长老手中,立刻就查觉到了。

巍锋长老拿过拜神鞭,长鞭化作一团白雾,在他手中还有点点银光闪烁,过了片刻又恢复了原形。他紧皱眉头也问了一句:“梅真人,你竟然在炼制九转紫金丹?”他通过这二十七味药的药性配比,推断出梅振衣在炼制何物。

梅振衣:“实在惭愧,不能算炼制,只是在尝试。丹方中的药物,有许多我只知道名字,连见都没见过,这次登门拜山,如有机缘,我还想向丹霞派诸位高人请教。”

临峰长老拿过拜神鞭把玩良久,这才说道:“此是一件世间神器,能虚实变化,梅公子竟然以它为丹鼎,炼制并凝聚药性,此乃上古神农百草鞭之术,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此等炼药之法说似简单,实则神乎其技,比用丹鼎炼药难多了,我等虽精通此道,但自问也不能及。”

他这么一解释,丹霞派的人都听懂了。上古神农百草鞭,究竟神妙在何处,行家不开口别人是说不明白的。普通炼药,先把药材采来,再精心培制加工,然后开炉提炼,这个过程是一步步来,当然成功率高了许多。

而梅振衣随鞭炼药不一样,想当初他随左游仙行游之时,看见野生药材就直接挥鞭打散,以法力凝炼药性一次成功,时间只有那么一瞬,还不能让左游仙那种高人看出破绽。这还不算完,他要在御器练鞭同时,炼化鞭中的药材合成迷仙散,确实是神乎其技。

临峰长老当然不知道迷仙散这码事,但也看出了上古神农百草鞭高明之处,居然开口认输了!这意味着什么,炼制外丹饵药是丹霞派最擅长,而梅振衣竟然更擅长。

梅振衣很谦虚的答道:“长老过奖了,其实我曾被高人胁迫,行游万里荒山野岭,逼不得已才如此炼药的。它确实比普通炼药之法难得多,后来炼制这二十七味药在鞭中,我曾失败了近千次,算不得神乎其技,甚至有些多余。”

临峰长老点了点头:“小小年纪,能有如此神技,又能如此自谦,难得难得!”又摇了摇头道:“梅真人,你方才的话说错了。”

梅振衣一愣:“请问我错在何处啊?”

临峰长老指着拜神鞭道:“你虽失败了近千次,但每一次炼制成功,药性即可凝聚鞭中不失,按四道火候、二十四种复方于鞭身中炼制,最后加入药引,九转紫金丹即可功成。……假如是以丹鼎炼制,虽可以准备的更充足,但炼制过程只要出了一点意外,则前功尽弃。……所以它看似艰难,一般人无法如此炼药,自有其艰难的道理与妙处,你明白了吗?”

梅振衣深施一礼道:“长老之言,真如醍醐灌顶,多谢指点迷津!”

刚才临峰长老开口认输之时,丹霞派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毕竟炼药之道是丹霞派最擅长的绝技,梅振衣拿出一根鞭子,三位长老当场就认输了,当着东华门与妙法门两位掌门的面,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但是听后来临峰长老与梅振衣之间的对话,众人的脸色又都缓和下来,甚至面露笑意。谁都能看出来,若论炼药之道的造诣,丹霞三子并没有输给梅振衣,只是他们在上古神农百草鞭这种炼药神技上,不如梅振衣而已。其实真想到丹霞派来讨论炼药之道,此时的梅振衣还不行,除非是他师父孙思邈亲自出马。

那边话还没说完,临峰长老见梅振衣给自己行大礼,并没有伸手相扶,面带微笑接着说道:“你用世间最妙的神农百草鞭之术炼药,炼制的又是万难成功的九转紫金丹,这种磨砺前所未见,将来你若炼制其它普通灵药,自然是手到擒来,所以方才那位提溜转道友所言,也不能算是狂妄。……但我给你一个建议,对你会有好处。”

梅振衣没有起身,恭恭敬敬的答道:“请长老指教!”

临峰长老:“你完全以神农百草鞭之术炼制九转紫金丹,炼制药材时失败的次数必然极多,这丹方中很多灵药世间罕见,不可能让你有机会试那么多次,这样也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建议你先按常规之法采集炼制药材,再以百草鞭之法凝聚鞭中,这样成功的机会高很多。”

梅振衣:“长老所言是金玉良言,在下记住了!以前只是以此修行炼药之法,并未想到其余的事,所以有些随意,确实不该。”

临峰长老神色十分满意,一伸手凌空将他扶了起来:“九转紫金丹万难炼成,假如你将来真有缘福炼制此丹,要记住,最后成丹的那一刻会有鬼神惊扰,还是有可能前功尽弃的,应格外小心。……你起身吧,如果有时间,就在丹霞峰上盘桓几日,我们慢慢聊。”

他最后这句话有留客之意,那么就意味着事情圆满解决了,梅振衣又向丹霞三子施了一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那边宝锋长老向悟道掌门点了点头,悟玄真人也向悟道掌门小声说了一句话。

悟道掌门笑呵呵的走到大厅中央,向两旁拱手道:“今日在我丹霞峰道场,东华、妙法、丹霞三派共立一戒,开世间修行风气之先,斯为盛事,应立书为记,传于世间修行各派!”

他这番话说的高明啊,不仅是丹霞派也立同样的一戒,而是举行正式仪式三家共立,还要立书为记向世间修行各派公布。事情是在丹霞派道场定下来的,丹霞派当然会成为主持之人。

丹霞派做为世间修行第一大派,与其余两派共立新戒,立书为记传于世间,那影响就完全不同了。梅振衣就是为解决这件事而来,而不是为了自己出风头,也乐见其成。

接下来三派掌门焚香净手,推梅振衣执笔,立书为记共立新戒。梅振衣亲笔写下了自己所提议设立的新戒——

“如我门中弟子与修行同道冲突,以对方无关普通亲友为要挟,门中共诛之,也请天下同道共诛之。

如修行同道与我门中弟子冲突,以我门中弟子无关普通亲友为要挟,本门上下共诛之,同立此约之派,亦合力共诛之。

丹霞派、东华门、妙法门,大唐垂拱元年,乙酉,二月初八。”

这一次三家商定共立新戒,当时看来事情不大,但影响却是极大,后世称为丹霞法会。立书传到世间修行各派,大家也纷纷效仿订立此约。有不少门派在收到丹霞派的传书之后,干脆把自己门派名称签在后面,派使者送回丹霞峰,表示直接加入三派共商之约。

此事为什么会在世间修行各派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得到一致拥护?原因也很简单,它其实是为了解决众人在世俗间的后顾之忧,其中的道理梅振衣与丹霞三子相论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修行高人也没有想不明白的。

在世间的反响都是后话了,立约之后清风告辞独自离去,其余众人相谈甚欢,接下来当然是要设宴待客了。席间悟道掌门道:“众位仙长与道友相聚丹霞道场,应多留几日,互相印证切磋,多结善缘。”

众人都欣然点头,积渊、鸣琴做为一派掌门,结交丹霞派自然有好处。钟离权答应陪着徒弟留下,而梅振衣自然愿意多留几日,他还有事情想向丹霞派众高人请教。

只有知焰仙子一直很沉默,悟道掌门开口的时候,她坐在那里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要走,表情很奇怪,看上去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自从梅振衣在大厅取出拜神鞭递给丹霞三子,知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酒到酣处,宝锋长老问了一句话:“梅真人,你那支长鞭乃世间神器,究竟是什么来历?”

梅振衣:“此器材质为昆仑仙境妙法门的无形法宝飞云岫,我钟离师父以万载沉银魄合炼而成。惭愧呀,这不是我的东西,我只是拿在手中用了三年。……知焰仙子奉师门之命来到世间寻回飞云岫,我本已归还,今日拜山之时,我修为低微无法踏过霞光大道,又暂时借用这件神器,大家不要笑话。……在诸位高人面前,我也没有必要再充什么场面了,知焰仙子,还给你吧,多谢了!”

这番话让人很意外,梅振衣又将拜神鞭递到了知焰手中,丹霞派众高人都露出了惊讶与惋惜之色。今天的事情一开始虽然有些不愉快,但后来解决的很好,梅振衣做成了这么大的事,却一点不自傲也不居功,很讨人喜欢。

拜神鞭在梅振衣手中意味着什么,丹霞派众高人都明白,那不仅是一件神器啊,却不再是他的东西,实在觉得可惜。想说什么吧,又是人家自己的事,不好说三道四。

知焰接过拜神鞭,低头咬住了嘴唇,拿在手里看着却不收起来,也不说话。众人见她神色有异,也都不再开口看着她,酒席有点冷场了。

过了好半天,知焰幽幽的叹息一声抬起头来,冲梅振衣道:“我虽知你随鞭炼药之事,但今日不上丹霞峰,却并不了解拜神鞭在你手中还有这么多神妙。……梅真人,请你收下它吧,这是我的心意!”

“收下它?我已经还给你了!”梅振衣愣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