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11回、丹峰忽闻云外信,真人拱手拢烟霞

丹霞派根本道场丹霞峰在何处?梅振衣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就是后世所说的黄山炼丹峰,黄山他穿越前来过,某年暑假当地政府搞了一个徽州文化节,他跟着三叔一家赶场子搞民俗演出,也算是江湖卖艺的一种新形式。

当年付小青带着他去黄山上转了两天,莲花、天都与光明顶都上了,风景之美、山势之险、游客之多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炼丹峰是在莲花峰与光明顶之间一座独立的山峰,别看现代黄山旅游开发已经相当成熟,但很多山峰根本就没有人上去过,比如炼丹峰。

为什么没人上去,因为根本就没路,而且没地方开路。炼丹峰的顶端是圆形的,像一个巨大的鼎盖,往下数百丈全是峭壁,座落在不可攀越的险要群山中,山势宛如天地间矗立的一座丹鼎。

黄山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传说黄帝轩辕氏曾在此山中炼丹,而黄帝炼丹之处,据说就是炼丹峰。直到二十一世纪,当地百姓间还有一种传说,炼丹峰上有仙人遗迹,而传说究竟是真是假也没人能上去看看。总之炼丹峰地势之险,笔墨很难形容,实地去看看才能有体会。

在唐代,此峰藏于深山之中鲜有人知,但在修行界却大名鼎鼎,名曰丹霞峰。假如是一只飞鸟,能在黄山中飞游,你会发现,在黄山上看云海日出最好的地方不是光明顶,而是丹霞峰。当每天日出之时,丹霞峰上霞光大盛,甚至能照耀群山环抱中整片青云林海。

梅振衣、钟离权、积渊、鸣琴、知焰、清风、提溜转一行七“人”就是在日出时登上莲花峰的。其它六个人来此倒不意外,提溜转这样一个阴神小鬼,怎么也要闯世间修行第一大派的道场?不是梅振衣让它来的,是它死皮赖脸缠着非要跟来,梅振衣当然不让,它又跑去缠清风,清风还真把它带来了,吩咐它只许看热闹不许乱说话,跟在自己身边就行。

提溜转一离芜州,却不跟着清风,只围着梅振衣打转,那架式就似个保镖。梅振衣也没办法,而在场的其余高人也没把这个阴神小鬼放在眼里,它在不在都无所谓,就当没看见。

积渊与鸣琴昨日已派弟子向丹霞派送上拜帖,告知对方今日要上丹霞峰拜山,同行的还有东华先生、知焰仙子、闻醉山清风,是陪同芜州梅振衣真人结缘而来。这“结缘”二字说的客气,但丹霞派的人应该知道梅振衣的来意。

钟离权施展神通带着梅振衣,而提溜转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能跟着梅振衣,其余众人各施妙法飞天而来,落在离丹霞峰最近的莲花峰上,恰在日出时分。

只见东边的阳光照在丹霞峰上,这座巨大的山峰只在云层中露出三分之一,却映射出漫天的霞光,照映着周围的群山与漫漫云海,其恢宏之象甚至超出了天边的云霞,远远看去真仿佛仙境一般。

梅振衣一眼看见就知道这霞光不一般,光芒就似那日丹霞三子发出的护身霞光,梅振衣自己也会这一手,可发出三尺护身霞光,而现在眼前所见,却是这座巨大的山峰映射出漫天霞光!看来此地确实是了不得的修行道场,而且山中高人很多,这霞光似是一种炫耀。

众人没有立刻飞过去,钟离权在莲花峰上抱拳道:“在下东华先生钟离权,携小徒梅振衣,随世间妙法门掌门鸣琴、东华门掌门积渊、昆仑仙境妙法门弟子知焰,前来拜山。”

他的声音爽朗,一直传到丹霞峰中,就见丹霞峰之上映射的霞光一收,虽仍很灿烂,却不似刚才那样漫天散射。紧接着钟离权等人面前的云海翻滚,向左右退开,露出了丹霞峰的全貌。云海甫分,一道弧形霞光射来,就像一条铺在半空的光毯,在丹霞峰与莲花峰之间凌空展开。

对面有一个声音传来:“在下丹霞派掌门悟道,携门中众长老与各房持事在此恭候多时,六——七位高人有请。”看来这位悟道掌门修为了得,刚一开口就查觉到不对,离这么远,连躲在众高人之间的提溜转都发现了。

对方摆开的阵势是迎客,那空中展开的一条如大道似的霞光应该就是迎宾之路,但这条路可不能踩着走。梅振衣的衣袖突然被人拉了一下,知焰悄悄的把拜神鞭又递到了他手中,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只看她的眼神,不用说话甚至不必用神念交流,梅振衣也能明白她的意思。这里其它五位高人谁都能脚踏霞光过去,而提溜转不论缠着谁也一样能过去,只有梅振衣没这么大本事。众人都是陪他来的,如果再让钟离权施法带着他,未免失了气势,所以知焰悄悄的把拜神鞭给他,让梅振衣也能和众人一般自己脚踏霞光过去。

这个小动作给钟离权发现了,他微微一笑没有理会梅振衣,挥着破扇踏上霞光,众人也跟在他后面纷纷举步。

钟离权走在霞光之中,身形周围光影朦胧晃动,霞光阵阵闪烁。

清风衣袂飘扬,就似闲庭信步一般,仿佛是脚踏神风而去。

积渊身后悬起一柄青锋剑,剑芒护身,也在这道霞光上凌空而行。

鸣琴身边有一缕似有似无的青烟升起,身姿婷婷袅袅妙曼婀娜。

知焰与鸣琴并肩而行,身边隐约有仙乐之声,霞光似随乐声起舞闪亮。

梅振衣在几人中修为最低,然而姿态却是最为潇洒好看!只见他脚下祥云舒卷,与霞光相映熠熠生辉,每一步迈出,都有七彩光环如涟漪般出现在周身三尺之外,还有更绝的,他身后有一个半透明的影子仿佛在旋转,将脚下霞光散射而开,宛如身披瑞彩千条。

这条霞光大道在半空中绕了个弧形,转到了莲花峰上看不见的丹霞峰另一侧,空中转了个弯梅振衣才看见,巨大的丹霞峰半山之中有一个很奇妙的地方,百丈绝壁间有一个空洞,下部是个巨大的平台,上方是个半球形的穹顶。平台上站着一群人,看打扮道家俗家都有,其中道士们的法衣是米黄色的,束着玄黑色的腰带。

丹霞派掌门悟道真人已有百岁春秋,看上去却似个面容白净的年轻人,顶多二十出头。见众人走过霞光大道登上平台,笑着迎上前来:“东华上仙请,诸位高人请!”

脚踏实地,梅振衣这才看清这丹霞派道场重地的规模,这绝壁间的空洞非常大,平台后面是一个院落,就像一个小庄子,而这个庄子的后院连着山壁,后方山壁上还刻着金光闪闪四个大字:“丹霞洞天”。梅振衣猜测,这后面山腹仍然是空的,丹霞峰中还有不少玄机,是丹霞派众人的隐居修行之所。

进了院落,走进一间大厅,宾主双方互相介绍名号分别落座,早就听说丹霞派是世间修行第一大派,见到客厅中的阵势梅振衣还是微微吃了一惊,这里的高人真不少啊!

正面是三张座位,掌门悟道坐在中间,左手边是悟玄真人,右手边是一名道姑,法号九禾。悟玄掌管门中戒律,九禾掌管门中仪典,他们与悟道掌门一起是如今丹霞派主事之人,看打扮都是出家的道人。

左右手边各有九张座位,梅振衣等人的对面坐了五个人,分别是惊寂真人、黄落碧、马奇王、邓止月、费立国,都是丹霞派的护法,有人辈份还在掌门之上。在这五人身后还有一道很高的台阶,阶上没有放坐椅,有七人盘腿而坐。

这七人分别是宝锋真人、江剑藏、方士德、何者意、秀峰真人、巍峰真人、临峰真人。他们都是丹霞派地位崇高的长老,平时只在山中静修不见外客,这一次也现身了。梅振衣认识的丹霞三子,在这七位长老中排名最末。

这大厅之中见客的十五名丹霞派高手,至少也有飞天之能,那七位长老人人都有出神入化的境界。丹霞派应该还有高手在闭关修行或者忙于门中事务没有出席,但就这个阵势,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梅振衣以前所见过的所有飞天高人,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今日所见更多,世间修行第一大派果然名不虚传。丹霞派搞这么隆重干什么,有显示实力之意啊!

如果只是积渊或鸣琴来拜山,按礼数悟道掌门出来见一面也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把长辈护法与门中清修的长老也请出来,但今天来的客人可不一般。

钟离权是一位真仙,理应好好接待。知焰一人未必能让丹霞派忌惮,但她来自昆仑仙境妙法门,那可是昆仑仙境中传承千年的大派,也不好怠慢。更让人头疼的是“闻醉山清风”,这位仙童无门无派,不过却很不好惹,听说他当年是踩翻了万寿宗掌门,一路打出昆仑仙境的。

梅振衣自我介绍是钟离权的弟子,临时给自己编排了一个身份“芜州菁芜山庄庄主”,世间修行界并没有“菁芜山庄”这一家字号,但悟道掌门仍拱手回礼道一声久仰。提溜转更有趣,自称是梅振衣的护法侍者,装模作样的也在右手边最后一张椅子上“坐”住,丹霞派众位高人倒没说什么,可上茶的晚辈弟子忍不住乐出了声。

落座之后,晚辈弟子献茶,悟道掌门不提正事先问了一句闲话:“梅真人,听说你出自王侯之家,那就请品一品我丹霞峰的茶如何?”

“好茶,针针羽立,有如云毫!但此茶之佳尚不在此,而在于炒制冲泡之法,真如仙家随意天成。”梅振衣夸此茶的冲泡之法,这茶是怎么泡的?其实与现代人差不多,就是炒制成绿芽茶,以滚水冲泡。

唐人喝茶,是将茶叶揉制成可随身携带的茶饼,用时煮茶而饮,所用器具很多也很讲究,在当时喝一次茶很麻烦也很正式。而丹霞峰上的泡茶之法,与千年之后的现代社会差不多,在当时看来,还真如闲云野鹤般的随意天成,所以梅振衣会开口夸赞。

悟道掌门笑了:“梅真人过奖了,如果你喜欢,今后可常来往,丹霞派一定煮茗待客。”又向清风道:“清风仙长,你从昆仑仙境来,听说曾与丹霞派弟子切磋印证,显示仙家境界高超,我等听闻亦十分佩服。如果当日曾有什么误会,请仙长见谅,仙境中的纠葛,此时在人世间就不必再提了。”

他这人也很老道,先不提与梅家有什么梁子,反而借茶说事显得气氛很融洽。然后对清风提起了当年丹霞派门人在昆仑仙境中与他交手之事,试探一下他的来意,同时表明态度,这事与世间丹霞派没关系。在悟道掌门心中,最忌惮的还是这位传说中的“仙境小恶霸”。

清风摇了摇头答道:“悟道掌门,当年之事我没放在心上,误会由来不能怪那几位丹霞派弟子,本与他们无关的。”

悟道:“没有误会就好,请问仙长,当日在昆仑仙境见到的丹霞派弟子是谁?”他却不问当年昆仑仙境到底发生了何事,只问与自己门派有关的。

清风:“一共有五人,施展的是绝壁丹霞术,我只知道领头那人的名字,是个女道士,法号九凤。”

这时九禾说话了:“九凤师兄六十年前飞升昆仑仙境采取灵药,一去不回,早已与世间丹霞派断了联系。”

清风:“就算有联系,他们的事也与诸位无关,今日不是为此而来,我就是陪梅振衣,在这里做个见证。”

悟道:“积渊、鸣琴二位掌门,你们也是陪这位梅真人来的吗?”

积渊答道:“梅真人是东华先生弟子,我世间东华门待之以太上护法之礼,听闻他有意到丹霞派拜山,我代表东华门随同前往,也是应当的。”

鸣琴也答道:“知焰仙长她与芜州梅真人有交谊,此次也前来丹霞峰,我代表世间妙法门相随,一来拜望诸位道友,二来也是在同道之间做个见证。”

这时钟离权挥着扇子道:“悟道掌门,既然丹霞三子也在这里,有话就直说吧,你不会不知当初丹霞三子到菁芜山庄挟持人质相逼之事,我徒弟来讲讲道理,我也是跟着来看看的。”

话说到这里,那边丹霞三子不得不开口了,临峰长老微微欠了欠身道:“梅道友,当日上门相逼,我等确实有愧,至于其中原由,当日已经说过,所幸未伤及你的家人,希望此事也能善结善解,这一炉碧针黄芽丹,就算我们三人陪罪了!”

说完话袖中飞出一个玉匣,缓缓飘到梅振衣身前,梅振衣听说过碧针黄芽丹,那可是难得的修行灵药。丹霞派善于外丹饵药辅助修行,临峰长老出手不凡。梅振衣接过玉匣,起身谢道:“临峰长老,你太客气了,出手也太大方了!……其实梅某人今日前来,并非为了怪罪谁,只是想当面说清楚前因后果。”

临峰长老:“前因后果,当日已经说清,我兄弟三人八十年前曾受英国公救命之恩,有人持英国公信物上门相求,我们兄弟也不得不报。那日在您府上,我虽未出手伤人,但仍有愧,请梅真人见谅。”

这时清风插了一句:“我也在场,看得清楚,你们是没有伤人,可是由于你们出手,有别人把刀架在他三位家人的脖子上,让梅振衣无计可施。”

这话一出口,就是不想平息事态,悟道掌门赶紧劝道:“当日之事,已经解说清楚,三位长老已经致歉,而梅公子的家人并未受伤,这事情可以了结。如果诸位还有什么要求,不妨提出来,只要与缘法相合,丹霞派自当尽力满足。”

钟离权摇了摇头道:“了不了结,我们说了不算,苦主是梅振衣,应该他说了算,徒儿啊,收了人家的灵药,这事是否就此打住,就看你一句话了。”对面几位护法闻言皆面露不满之色,但在掌门和诸位长老面前却不好开口,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梅振衣。

梅振衣将那匣灵药放在几上,看了对面一圈,缓缓说道:“这碧针黄芽丹,我有些不敢收啊。我修为低微,不太懂仙家缘法,听临峰长老方才致歉语焉不详,只想问一句,三位错在何处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