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10回、随缘小筑相进酒,别时依依走还留

修行人的随身法器,使用时与御器之人身心一体,日子久了,感觉上真的就像自己的一部分,宛如手足一般,这和一般人所理解的“法宝”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有的修行人法宝虽多,但是最善用的、一直跟随自己成长的法宝才能称之为随身法器。

梅振衣不是小气的人,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当初他跟随左游仙万里行游,使计想脱身时骗左游仙把护腕妖王扣带上,再珍贵的东西也没有人珍贵,他能舍得。不过拜神鞭可有些不一样,拿着它就想起穿越前那支打猴鞭,又是钟离权为他“量身打造”,意义完全不同。

这三年来拜神鞭在他手中千变万化,一方面是因为神器妙用无穷,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随时用心神与这件法器沟通,伴随他一起成长,日子久了,自然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感情,这支鞭子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件法宝,而已经成为他自身的一部分。

他在感慨什么,不是舍不得,而是感慨师父钟离权的仙家手段真厉害!梅振衣非常聪明,小小年纪就熟悉人间各种技巧手段,但这一次,小江湖毕竟斗不过老神仙。

三年前钟离权曾经试探过他多次,就是传说中“钟离十试吕洞宾”的手段,梅振衣曾经还在等下文呢,却没见到钟离权再有什么试探之举。没想到钟离权这一次试了他三年,用了一支神器拜神鞭,他却一直蒙在鼓里。

这是一种考验,钟离权给他出了一道难题。能不能守承诺将东西还给知焰,当然是第一道关,但这道关对梅振衣来说并不是很难,假如连这个都做不到,就别想指望钟离权教他什么仙家道法了。更重要的是,获悉拜神鞭就是飞云岫所炼制之后,所添的烦恼。

大成真人身心内外真如不二,但一样有烦恼心。所以钟离权叫他将以前所学种种在心中都好好梳理一番,全然了然无碍,能守常如常才算真正到了地步。这也是将修行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考验再度回味一番,了却过往烦恼,否则修为很难更加精进。

梅振衣拜师之后的第一件事,是请师父陪他去丹霞派,了断当日丹霞三子上门相欺之事,其实也是在收拾烦恼心——他的修行悟性是相当好的。但却没想到师父早就给他种下更大的烦恼,就算他能守信把东西还了,那种情感上的不舍,以及三年来蒙在鼓里的懊恼必然难免。

假如当初钟离权赐器之时,明明白白告诉他这就是飞云岫所炼制,哪怕梅振衣知道这是一件神器,恐怕也会转眼就还给了知焰。三年来不会在这法器上凝聚这么多的心血。——这便是东华上仙的高明之处。

梅振衣在齐云台上想了半天,眼见日头已经偏西,终于抬起手臂,轻轻的对着袖子吹了一口气,就像小心的吹去灰尘,然后拜神鞭从袖中飞出化为一片祥云。梅振衣脚踏祥云向承枢峰而去,早就和知焰约好了今天见面,无论心中如何感慨,还是要去把这件事了结。

知焰就站在随缘小筑门外等他,一袭红裙似染上了天边的云霞之色,墨绿丝绦在风中飘扬,见到梅振衣落下云端,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你来了?”

梅振衣也点了点头,足下祥云一收,化为一条银白色的半透明长鞭盘旋在一起,双手捧着递到知焰身前:“我来了,按当日之约,这件东西,给你!”

知焰直视着他的眼睛,明净的眼神中情感十分复杂,伸手接过拜神鞭。鞭子在她手中化作一片飞云收入裙袖,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道:“飞云岫本已是世间难得的无形之器,钟离权前辈真是好手段,能凝虚为实,化为如此神用。”

梅振衣微微一怔:“原来你早已认出来了,为什么没有说破?”

知焰:“上次你脚踏祥云而去的时候,我就看出了一些端倪,虽不敢确定,但回想先因后果,也就能猜到了。……至于说不说破,很重要吗?还是让你师父对你说破更好。”

梅振衣有些不安:“东西变了样子,被人重新炼化过,你还能回师门复命吗?”

知焰:“修行人不强人所难,师门之命要我到世间寻回飞云岫,而此物就是飞云岫所炼化,我带着它回去,自然可以复命,你不必为我担心。”

梅振衣笑了笑,尽量使自己的笑容看上去很温和:“那我就放心了。”

知焰又道:“修行人不强人所难,做不到的事情并不算违反承诺,此物已不是飞云岫,对你来说若不还,并不算不守信。”

梅振衣的笑容变得有些苦:“并不完全是为了守诺,要说人间投机取巧的说辞,我懂得绝对比你更多,知道怎么耍赖。……这三年,我欠你的人情太多,不能再为难你。”

“还情?”知焰只问了两个字,眼神有些闪烁,微微低下头不再直视梅振衣的眼睛。

梅振衣:“也不能说是还情,我应该还给你,也愿意还给你,况且你也需要它。”

知焰:“这哪里是还,分明是送啊!……别的东西还好说,唯有这件东西,我知道它对你的意义所在,你就不心疼吗?”

梅振衣终于当着知焰的面叹了一口气:“怎么不心痛,说实话不怕你笑我,就像割我的心头肉一般。”

知焰:“但今日见面还此神器,你并无一丝犹豫。你要是后悔,就将它拿回去吧,我已说过,你可以不还的,这拜神鞭已经变不回飞云岫。”

梅振衣:“我也已说过,这是我应该还的也愿意还,只要你能拿它回师门复命就行,当初答应相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与它变成什么东西无关,没什么好犹豫和后悔的。……祝你早日回昆仑仙境,完成师门之命。”

“多谢!”知焰只说了这两个字,施了一礼,看了看他欲言又止,转身向随缘小筑走去。

“等一等!”梅振衣在身后叫道。

知焰一旋身问道:“梅公子,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知焰?”

梅振衣:“对你说过我曾随鞭炼药之事,这支鞭子里还有二十七味药的药性炼化在其中,你不用担心,都是补益神气之用,如果使用时不小心发散出来也没关系。”

知焰沉默了片刻,拜神鞭从袖中舒卷而出,用手轻抚着鞭身道:“这件神器也是你随鞭炼药的炉鼎,在别人手中发挥不了这种妙用,你是不是炼制什么丹药尚未成功啊?”

梅振衣:“是的,不过没关系,那丹方上的药物根本就收集不全,而这二十七味药都是我能找到的。我再想炼丹药的话,可用专门的丹鼎一次炼制成功,不必使用这支鞭子那么麻烦。”

知焰手抚着拜神鞭有些出神:“我不知你想炼制什么灵药,但如果丹方上的药收集不全,何不去求一求清风仙童?”

梅振衣:“不好相求啊,哪有那么简单?但多谢你提醒,那丹方上的药物有些我只知道名字,连见都没见过,有机会是要去请教清风。”

拜神鞭已经还了,事情已经办完了,梅振衣却没走。知焰又一次收起拜神鞭,语气微微顿了顿道:“如果梅公子不着急,那就请进来坐坐。”

“好吧,我还真有事想请教!”梅振衣随她走进了随缘小筑,分别在两个吉祥软草垫上坐了下来,从怀中取出了两个精巧的小葫芦,递给知焰一个道:“这是芜州万家酒店特酿的老春黄,这酒与我很有缘份,别处是喝不到的。你的修为可不食人间烟火,但就要回昆仑仙境师门了,喝一口算作饯行吧。”

知焰接过小葫芦道:“你真不愧是钟离前辈的弟子,今天刚拜了师,也和他一样带着酒葫芦了?”

拜神鞭送人了,知焰也要走了,这酒喝的着实有些郁闷,梅振衣一口接着一口,很久没有说话。知焰坐在对面看着他,她显然没怎么喝过酒,只是学着梅振衣的样子,见他喝一口她也拿起葫芦来抿一口。

屋外的太阳渐渐落山,葫芦里的酒也渐渐见底了,还是知焰首先打破了沉默:“梅公子,方才说有事要问,怎么不说话了?”

梅振衣放下酒杯:“的确想请教,飞云岫究竟是什么东西?”

知焰:“我知道你会问的,假如能找到一模一样的东西还给妙法门,你就可以留下拜神鞭,这一点我怎会想不到呢?但这不太可能,飞云岫不是普通之物。”

飞云岫是什么东西?据说是当年妙法门创派宗师西王母,在仙境道场巅峰之上云端中,感悟满天祥云神妙,修炼“采云”之术,以法力凝炼其物性,历尽百年行功日久,竟于无意之中裁炼出一片无形之器,名曰飞云岫。这么一件东西,到哪找同样的?

梅振衣吃了一惊:“原来此物对于妙法门意义如此重要,你师门派你来人间寻回,也是应当的。”

知焰:“此等无形之器本已难得,但更难得的是钟离前辈竟然能凝虚为实,加以另一种材料合炼,使它能在虚实之间变换。”

梅振衣:“加了另一种材料?”

知焰:“是的,飞云岫本就是一件可使用的无形法器,若想继续炼化,只能用合器之道,这是钟离前辈所擅长,他用的是万载沉银魄。”

梅振衣:“沉银?我听师父孙真人说过这种东西,它可做为刀针之材,怎么会变成无形?”

知焰:“万载沉银魄,不是沉银,这不是一样东西。所谓沉银魄,指的是五行中金的物性精华。昆仑仙境有的矿脉之上,地气异常,有光华乱飞,以沉银为引,收聚最难遇的万载不息光华,称之为万载沉银魄。若以此物凝炼法器之中,是世间至利的炼器之道。”

梅振衣:“世间至利,可这拜神鞭分明是虚实变换之器啊?”

知焰:“万载光华本以难寻,高人以沉银为引收聚也非常困难,一不小心光华飞走或灭掉则前功尽弃。它本身无形无质,却可以凝聚无形之物成有形,钟离前辈招聚世间东华门下弟子组成法阵,以心念化为实质之力,将万载沉银魄与飞云岫合炼,沉银耗尽一丝不留,万年光华与飞云岫炼化一体,凝炼成形就是这一支拜神鞭。”

梅振衣长叹一声:“原来如此,这支长鞭不愧为神器!知焰,你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知焰:“你来之前,钟离前辈已经来过,告诉我前因后果以及这件法器的来由,所以我才会知晓的这么清楚。没想到拿回飞云岫之时,还另有如此收获,若是这样,我想人人都会愿意为此等上三年的。”

梅振衣笑了笑:“我师父做事,从来都是这样机缘巧妙。你把这支拜神鞭拿回去,妙法门师长一定会很高兴的,来人间一趟也算是结一段善缘。”

知焰:“不要总顾着说我,你呢,你将拜神鞭还我之后,又有什么打算?”

梅振衣挽起袖子拍了拍护腕道:“你不必为我操心,看看这是什么,太乙金仙的妖王扣!”又从靴筒里拔出一柄光芒闪烁的短刃道:“这就是传说中周王西征所得的昆吾剑,也是了不起的法宝,没了拜神鞭,也没什么关系。”

知焰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有些动容:“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心中惋惜,不必在我面前刻意掩饰。方才想问的是你打算做什么,听钟离前辈说,你要去丹霞派?”

梅振衣神情有些尴尬:“是我误会了,还以为你要问我以后用什么法器呢,我是要去丹霞派,我师父已经告诉你了?”

知焰:“事情我都知道了,东华门一家上丹霞峰未免单薄,两家只便谈恩怨事理,三家方能商规矩方圆,有见证好为外界所认。而你此去,应该是为了谈规矩方圆。”

梅振衣眉梢一挑:“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与用意?”

知焰:“我已熟悉你的行事,不知道也能猜到。……这样吧,我去一趟世间妙法门,请鸣琴掌门出面,与东华门一起上丹霞峰,既可做个见证,也便三家相商。我也想看看,你上丹霞峰会讲一番怎样的道理?”

“你说什么,要随我上丹霞峰?”这提议大出梅振衣的意料之外。

“不是我随你去,而是让世间妙法门出面,我跟着一起去。如果梅公子嫌知焰多事,那就算了!”她的神情还是淡淡的,但语气无意间却有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哪里哪里,对我来说,这是求之不得!就怕耽误你的事情。”

知焰:“你送了我一对世上最好的坐垫,又将你最不舍的随身法器给我,如此重的心意,我怎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一走了之?”

……

“知焰要走了,梅公子的神器也没了,我好舍不得啊,她要是不走就好了!”在随缘小筑之外,正对着大门的山外半空中,有两个“人”隐去身形凌空而立,前面是仙童清风,而提溜转在他肩膀后面探头探脑的说话。

清风:“你怎么什么事都想管?我看张果别干了,你帮着梅振衣管家得了!”

提溜转:“好啊好啊,我愿意,既然仙童开口,就请成全!”

清风:“我开口有什么用?那要人家愿意,而你自己又办得到,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行。你说梅振衣找我有事,方才听他们说话,就是为了问丹方上的药名?”

提溜转:“不是这件事,但梅公子方才提到了,就请仙童也一并成全了吧,他如果哪天开口问了……”

清风打断了它的话:“他自己还没问,你多什么嘴!说话不要总是扯这么远,究竟是什么事?”

提溜转:“刚才你也听见了,梅公子要上丹霞峰,他是想去找丹霞三子算账,丹霞三子到菁芜山庄的事情你也在场,东华上仙让梅公子请你一起去撑腰。我恰好听见了他们说话,就……”

清风又一次打断了它的话:“怎么事情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钟离权不介意你躲在旁边偷听,否则一扇子就能把你打散了,你这个习惯不好。”

提溜转:“对对对,仙童教训的极是,以后不再象这样与仙童一起偷听别人说话了。……那你去不去丹霞峰?”

清风:“我去,你告诉梅振衣一声,就不用特意来找我了,等他们出发的那一天,我自会一道前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