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09回、缠神三年方回味,钟离再试小纯阳

齐云观的院落分布很有特点,前后三进,左右也是三重,从空中俯视是个九宫格的布局。一进门绕过影壁是前院,正对着玄元殿,左侧是东跨院,闲人免进,是梅家人居住的地方。东跨院后进是个独立的院落,原先是梅振衣居住之地,现在玉真公主与谷儿、穗儿住在这里。

自从“持盈法师”住进齐云观之后,齐云观的后院也隔出来一个单独的小园,与东跨院的这个院落相通,算是梅振衣给玉真公主建造的私家花园。

从齐云观的前院往右手走,穿过一道拱门是西跨院的第一进,这个院落也是独立的,名叫药王殿,是梅振衣以及观主曲振声祭奠先师孙思邈之处,也是接待前来求医问药的乡民之处。曲振声以及芜州官署类的医博士,会轮流在此坐堂问诊,梅振衣有空时偶尔也会冒充小道士客串一把坐堂医生,这是孙思邈在时留下的传统。

穿过玄元殿,来到中庭,左右有两个高株的香樟树,树下的凉亭中分别架设着左钟右鼓。正中的紫气东来殿加上左右配殿,是观中举行法会的场所,也是道士修习早晚功课的地方。至于西跨院的后面两进,是观中道士居住生活之地,另有侧门与观外相通。

穿过紫气东来殿,就是齐云观的后院,院中有假山、池塘、紫藤、松柏,隐隐布成了一个阵式。走出后院门是一片空地,向着对面山崖延伸而出,崖边立着齐云台,这里也是梅振衣每天夜间静坐修行之处。

大唐垂拱元年二月初二,齐云观紫气东来殿,正在举行一场重大的法事,东华上仙钟离权正式收梅振衣为徒。世间东华门下积海护法领众弟子,还有梅毅、张果、星云师太、持盈法师等人观礼。

梅振衣拜祭祖师东华帝君,又对师父钟离权行叩拜大礼,确认了正式的师徒关系。他们早就是师徒了,但这个形式也是必要的,等于向外界正式公开宣布师徒传承。钟离权并没有让梅振衣拜入世间东华门下,只让他受了东华门之戒。

在拜师仪式之前,钟离权给梅振衣讲解了世间东华门以及世间修行各派的来历——

世间本无“东华”这个门派,东汉将军钟离权山中偶遇一长者,自称东华帝君,传他以金丹大道。钟离权三百年前历天刑雷劫成就真仙,但是钟离权并没有飞升仙界,一直在昆仑仙境中修行。当年他前往昆仑仙境之前将金丹大道传给身边的僮仆,三百年来开枝散叶,形成世间东华门。

钟离权留下金丹大道法诀时说的清楚,这一门的传法祖师是东华帝君,因此东华门也奉东华帝君为祖。钟离权本人不是开宗立派的第一代掌门,世间东华门的立派宗师是当年钟离将军身边的一位书童,钟离权被奉为东华先生。

如此说来,钟离权不是东华门弟子,因此他的徒弟梅振衣也可以不是东华门弟子。但因为钟离权的关系,东华门下却待梅振衣以太上护法之礼。

东华门和妙法门还不太一样,昆仑仙境中有一大派妙法门,为当年西王母创立,人世间也有妙法门道法传人,形成了世间妙法门。但是昆仑仙境中却没有东华门,这又是为什么呢?

昆仑仙境中的修行门派有两种来历,第一是当年宗师就在昆仑仙境中创派,比如西王母创妙法门,镇元子创万寿宗。如果在人世间留下道统,就会形成世间门派,比如妙法门。若没有来到人世间立道统,像万寿宗这种情况,在人世间就没有一个世间万寿宗。

昆仑仙境中修行门派的第二个来历,就是世间修行各派弟子修为到飞天之境,穿越昆仑结界来到昆仑仙境,在前辈祖师的招唤下再度集合在一起,那么也可在昆仑仙境中立成一派。

东华门立派只有不到三百年时间,有脱胎换骨修为飞升到昆仑仙境的弟子并不多,钟离权生性有些懒散,在仙境中并没有招集这些人,而其它弟子也无这种号召力,无非三三两两择吉地修行,所以昆仑仙境中并没有形成一个东华门。

受戒已毕,应该问道,钟离权却只在神念中问了一句:“徒儿,你已知天刑雷劫,如有仙缘,就想着如何去历劫吧。”

梅振衣答道:“自从踏入修行之门,这一劫已经开始。”

接下来应该赐器了,梅振衣正等着拿回飞云岫呢,钟离权却一挥衣袖道:“梅振衣,你可以起身了,从今日起,你正式成为我钟离权的弟子。待众人道贺之后,随我到后院齐云台去,我有秘法心传。”

梅振衣只得起身,观礼众人纷纷上前祝贺,他一一拱手回谢,好不容易一切都忙完了,这才随钟离权穿过后院来到齐云台上。钟离权却摇着扇子看青漪三山半天不说话,梅振衣忍不住咳嗽一声道:“师父,您老人家把我叫到这里,说有秘传心法,怎么不开口?”

钟离权转过身来,笑容有些尴尬:“小子,我是拣了个便宜徒弟,什么都没教你,你已是大成真人,孙思邈教的好啊!”

梅振衣乖巧的答道:“师父也不必自谦,您看似什么都没教过,其实指点了弟子很多,没有你,弟子也无今日成就。”

钟离权:“我只是给了你一支拜神鞭而已,它在你手中千变万化,有些妙用连为师都没想到,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它不是一件普通的法宝,而是一件真正的神器。”

梅振衣:“弟子近日已经猜到,多谢师父!”

钟离权:“先别急着谢我,你若没有出神入化之能,是领悟不了何为神器的。说到出神入化,你已知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但你可知,世间传法不过大成真人?”

梅振衣吃了一惊:“这我还真不知道,请师父指点。”

以前梅振衣只听说修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才可以正式传法收徒,却不知人间师门典传心法,只到大成真人为止,这也是自古以来约定俗成之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间修行弟子,到了大成真人之境就无法再往上修行了,个人的感悟很重要。比如当年的梅振衣,孙思邈离开时,也只传了灵山心法与省身之术,交代他“如神在”的口诀,后来的日子是他自己修成大成真人的。

修成大成真人,身心内外真如不二,可以传法收徒,对所修道法也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感悟,修行境界不会退失,再往上就是开枝散叶,看各人的悟性和机缘了。师门典传心法到大成真人境界为止,然后师长结合自己的感悟修行,还可指点不同的弟子。

在人世间,立派修行往往非常重要,讲究道、法、师、侣、地、财。因为大成真人的修为,是在易筋洗髓与脱胎换骨境界之间一种分界,再往上修行,会面临一种考验,可能会在一段时间之内动用不了神通,梅振衣称之为真空劫。这时需要一个安全而固定的场所,也需要依托同门为自己护法。

真空劫尽,进入脱胎换骨境界,修为至此不仅仅是身心内外真如不二,而是身心内外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变,可追寻世间存在的本源,用丹道的术语来形容,有婴儿出现说法。修为至此身心获得极大自由,将有飞天之能,修行人往往会飞越到昆仑仙境。

昆仑仙境与人世间不同,仙灵之气充盈,不需凿建随处都是仙家洞天。无凡尘俗事所累,琼花异草遍地、天材地宝漫野、珍奇瑞兽广布,地域辽阔,且有历朝历代飞升的前辈高人在此散居,是超脱之后的另一番新天地。

修行高人飞升至此,自然会潜心修炼,以求证得终究大道,自古以来绝大多数修行高人,都是在昆仑仙境中成就仙道的。在昆仑仙境中可以自行择地修行,也可以寻找原先的门派或同门道友互相切磋印证。

梅振衣听得直眨眼,问道:“师父,这是谁定下来的规矩?”

钟离权:“不是谁定下来的规矩,自古而来自然而成,其中自有道理。师父点化弟子,当然没有刻意的境界之限,但是各门各派立正传心法,在人世间确实只到大成真人为止,你想一想,是为什么呢?”

梅振衣一转念,立刻就想通了,这其实和后世的高等教育一样,基础学科学完了,就要靠自己去研究了。比如本科毕业之后去读研究生,跟着导师去选一个课题方向,完成研究论文,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以统一的标准教材进行考试。

修为到大成真人境界之后,修行不再有一定之规,很大程度上在于个人的感悟以及上师针对性的点拨。所以人间传法到大成真人境界为止,不是说往后不传,而是说接下来的修行师父只起一种引导作用,以点化为主。

梅振衣又问了另一番话:“假如有人在人间立道统,传世道法直至出神入化,将各类枝节包容其中,凝聚各代上师感悟精华,所悟不同者皆有指引,那又如何呢?”

钟离权笑了:“如果你是认真的,我可以告诉你不是不可以,但那样很难。有昆仑仙境这出世修行福地,又何必在人世间行此事倍功半之举?”

梅振衣:“弟子只是说说而已。还有一个问题,东华门下积渊、积潭、积海三位真人,已有飞天之能,为什么没有去昆仑仙境呢?”

钟离权拿扇子敲了他的脑门一下:“其实以积渊之能,飞越昆仑结界没什么问题,积潭与积海还有点勉强。积渊为什么没去,你不知道吗?”

这又是另一番道理,假如世间修行人到达飞天之境去了昆仑仙境,那么世间留下的弟子,就算有传世道法可以自修自悟,那也比师父在身边时要艰难。妙法门是昆仑仙境的大派,但是世间妙法门中高手却不多,连掌门鸣琴都是不久前才突破飞天之境的,还是因为知焰仙子的点拨。

所以世间的修行大派,门中高人修为到达一定境界,一般会飞往昆仑仙境,那里更适合修行,但也有人会留下一段时间,或者因为世间的事情未了,或者是为了指点弟子。还比如像左游仙那种人,已有出神入化修为,却基本上没在昆仑仙境混过,因为他还要在人间忙着四处煽动造反呢。

梅振衣陪笑道:“师父别老敲我的头啊,孙真人当年曾告诉我,拜师之时,什么都能问的。……弟子还有一个问题,我曾被丹霞派三位长老上门欺负,那三人可不简单,个个都有出神入化之能,听你这么一说,这丹霞派在人世间实力很大了?”

钟离权:“那是当然,丹霞派是世间修行第一大派,他们所修的绝壁丹霞术比较特殊,在丹霞峰就很合适,因此未必一定要到昆仑仙境去,门中高手不少,非世间其它门派能比。……臭小子,你拐弯抹角把话题引到丹霞三子身上,是不是想上门算帐,找师父给你撑腰呢?”

梅振衣道:“丹霞三子欠英国公的情,可是我家的谷儿、穗儿又不欠他们的情,为何跑到菁芜山庄来挟持人质逼迫我?我觉得这件事不说明白总有问题!……今日薛璋已死,可丹霞三子还在,不该有个交代吗?”

钟离权故意叹了一口气:“丹霞派为世间修行第一大派,丹霞三子行事难免无忌,但你也知道人间神通不过出神入化,丹霞派高人众多,真打起来,师父一个人可顶不住。”

梅振衣连忙摇头:“我可不是要师父帮着我上门揍人,只是想上门讲清楚道理,我不知他们在什么地方,希望师父陪我去一趟。……我并无理亏之处,应当登门相问。”

钟离权眼神一亮:“哦,你想去讲什么道理呢?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修为到了丹霞三子的境界,绝对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你无理亏之处,登门问罪也无妨,只要道理讲得明白,弄不好还能捞些好处回来。”

梅振衣:“我可不想捞什么好处,至于道理嘛,师父,你还记得当初遇到知焰仙子,我们如何处置张果之事?”

钟离权眯着眼睛道:“张果无意中学得妙法门秘籍,你让他受了妙法门的戒律,却不拜入妙法门下,这是前所未有之事。……今天我让你受了东华门的戒律,却没让你拜入东华门下,也是效仿当初,否则你的辈份在东华门中就太高了,与立派宗师同辈,连掌门都不好约束。……你去丹霞派,又想搞出什么新事情来吗?”

梅振衣:“我是有这个想法,但要去了才知道。”

钟离权扇了扇破扇子,瞪了他一眼道:“别人都是师父使唤弟子,你倒好,刚刚拜师,就使唤起师父来了!”

梅振衣作揖道:“哪敢使唤您老人家,只是请求而已。”

钟离权呵呵笑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上丹霞峰问清楚的,就是怕你自己不愿去,现在好了,你已经主动提出,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仙童清风当日也在场,你最好请他一起去,我回一趟太牢峰,让积渊掌门出面,就以东华门拜山的名义。”

师徒二人又商量了几句,打算就在近期去丹霞派,赶在朝廷招梅振衣入神都的圣旨到达芜州之前。说完这些,钟离权转身欲走,说是去和积海打声招呼,马上到太牢峰去找积渊掌门。梅振衣终于急了,在他身后喊道:“师父留步,您老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钟离权一拍脑门:“哦,你是说指点你修行心法之事?不着急,你刚刚突破大成真人境界,应该将以前所学种种在心中都好好梳理一番,全然了然无碍,能守常如常才算真正到了地步。等从丹霞派回来,我再指点你别的。”

“师父,飞云岫!”梅振衣见钟离权始终不提这茬,不得不开口了。

钟离权一愣,很奇怪的反问:“飞云岫?不是早就给你了吗?”

梅振衣:“哪有啊,我怎么不知道?仙人可不带说瞎话的!”

钟离权眼珠子又是一瞪,一扇子就敲了过来:“臭小子,竟敢说师父对你讲瞎话,你袖子里是什么东西?”

梅振衣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摸了摸衣袖道:“妖王扣,还有你赐给弟子的拜神鞭。”

钟离权坏坏的笑了:“当初忘了告诉你,拜神鞭就是以飞云岫炼制而成,这世间找到能炼制神器之物哪有那么容易?幸亏有了飞云岫,真是好东西啊,难怪妙法门想要收回。”

“师父,你不是开玩笑吧?”梅振衣呆立当场,就似冷水浇头。

钟离权:“这种事能开玩笑吗?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要做到,拜神鞭三年前就赐给你了,今日还问我要什么飞云岫?”

……

“梅公子,你在干什么呢?”有个声音从耳边直透脑海,将他从呆立中唤醒,钟离权早已不知去向,说话的是提溜转,它不知何时来到了齐云台上。

梅振衣似是自言自语的答道:“心情有些复杂,要将曾陪伴我最珍爱的东西送人。”

“什么!梅公子要将谷儿、穗儿送给谁?可千万不要啊!”提溜转惊呼一声,打着旋绕梅振衣转了一圈。

“你胡说什么!我说的是东西,不是人。”要是手里有把扇子,梅振衣真想象钟离权敲自己一样,给提溜转来一下。

提溜转好奇道:“送人东西?你又不是小气人,在这里发什么愁啊?”

梅振衣:“我不是发愁,只是感慨。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别的什么宝贝都无所谓,但它早已与我的身心仿佛一体,陪我渡过无数难关,舍它,就似割我的心头肉。”

要是别的修行高人听见这句话,就能猜到梅振衣在说什么,但提溜转这阴神没有随身法器的经验,还是没听明白,纠缠着问道:“有人要割梅公子的心头肉,谁这么厉害?”

梅振衣:“不是谁这么厉害,而是我应当这么做,自己也愿意这么做,假如那人是你,我也会如此的。”

提溜转不转了,身形隐约显现,语气竟有些羞涩:“真的吗,梅公子对我这么好?”

梅振衣苦笑道:“说了半天,你是一句也没听明白,我要将拜神鞭给知焰,前因后果很复杂,有些事到现在我才回过味,此刻没心情与你细说。”

“有这等事?梅公子不愿说,我去问知焰!”说完话它身形一转,就往青漪三山飘去。

“回来!你怎什么都好打听?今天不要去,以后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此刻也不要再烦我,我要一个人想些事情。”梅振衣挥手将提溜转的身形摄回,吩咐了一句。

凌空摄取阴神之身,他以前没有这个神通,灵山心法也只领悟了“唤鬼神”之术,此刻修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忽有所悟,自然而然就使了出来。提溜转见梅公子语气很认真,心情看上去也不是很好,不再去青漪三山,一溜烟飘进了齐云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