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08回、三山五湖始足下,云端漫步莫忘形

听见知焰唤住自己,梅振衣转身问道:“仙子还有什么吩咐?”

知焰仙子一指地上那两个吉祥软草蒲团:“多谢了,你师父钟离权那日看见,就猜你是亲手编就要送给我的,果然如此。”

梅振衣:“区区之物,仙子又何必客气,特意叫住我道谢?”

知焰:“你师父对此物赞赏有加,看神色十分喜欢。”这句话是在提醒,言下之意既然钟离权也喜欢,那么梅振衣就不要只送她,也最好向钟离权表示表示,讨师父开心。

梅振衣是个一点就透的聪明人,立刻明白了知焰的意思,笑道:“仙子在人间这三年,也学会了这些?谢谢你的好意提醒,只是我不太明白,这种草编的物件,真的能入仙子与我师父的法眼吗?”

知焰轻轻一招手,示意梅振衣再跟他进去,走入厅中拿起一个蒲团递给梅振衣道:“你自己看看,虽只是一个坐垫,我自问也会炼器,修行日久修为也在你之上,却加工不出这种东西,修行法宝我见的多了,但以炼器之法制成这样的物件甚至从未见过。”

梅振衣无心中加工出的这一对蒲团,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还要从“炼器”之道说起。修行人炼器,也就是寻找特别的材料,炼制成修行法宝,方法虽不尽相同,但主要都包含三个步骤。

第一是寻找合适的材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天材地宝,以法力将其炼化提纯,加工成所需要的材质。不同的人加工同样的东西,也可能结果不同,这一步一不小心,就可能将材料给炼废了,不可再用。

第二步是成就器形,你想炼一件什么样的法宝,宝镜还是宝剑?先选合适的材料,炼化好材料之后再加工成型。如果只是单一材料,高明的炼器大师可以在炼化材料时直接成形,但如果炼器者功力不足或者所用的材质太多,那就要分别加工成型。

这第二步最难,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会前功尽弃,法宝也有可能就此损毁。所以一般炼制法器用的材料种类都不多,天材地宝本就珍贵难寻。对于特别珍贵的材料而言,用它一种炼器成形就足够了。还有一类法器炼成后已可使用,还可以继续加入其他的材质合炼,但那样前功尽弃的风险也很大。

第三步是赋予妙用,这一步最关键。一件法宝有什么用处,首先在于材料本身的物用有何巧妙,其次也与炼器之人的法力、修行的道法、采用的炼器方法,甚至炼器时心中的想法、本人的状态、对材料物用属性的微妙体会有关。

从炼器的角度,梅振衣的做法很罕见。他以一身元气为炉鼎,以心念为炉火,分别炼制了数千支吉祥软草茎,而且根根物性相通。一般人炼器没有这么做的,如果批量炼制一种材料,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大派之中的长辈给一批晚辈赐器,炼化同样的一批材料几十件,炼成十几件同样的法器。

而梅振衣仅仅是为了编坐垫,就将一种材料炼化了数千次,而且心念连贯,次次所得材质物性相通。

还有更不寻常的,坐垫编织有三层,每个都不多不少用了九百九十九支吉祥软草茎。梅振衣是一气编成的,其中动作未断,心念也未断。这就意味着物用相接一体成形,九百九十九支吉祥软草茎物性合为一体,这个坐垫真正成为了一件法器,器形是一个蒲团。

假如他的动作断了、或心念断了、或者编织时施展的神识感应之法有间歇,法器也就毁了。这种情况下蒲团还是蒲团,但不再是一件成形的法器,无非是材质特殊而已。修行人炼制一件法器,不可能一次将这么多件材料炼化成形,别说九百九十九种,就连九种都很罕见,尽管都是一样的吉祥软草茎。

梅振衣偏偏就炼制了这样一对“法器”,知焰仙子从未见过,说它是什么珍贵的法宝神器吧,也不是,但的确世间难寻。

至于它的妙用如何,梅振衣编织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就是想编个坐垫而已。这种“无心有缘”的炼器之法,其实就是炼器者赋予法器的妙用,同时它也最大程度的发挥了吉祥软草本身的物性——自性吉祥、安定守柔、勿忘勿助。

如果说这件东西也算法器的话,那么它就是为打坐而用,而且是世上最适合打坐的坐垫了。梅振衣的本意就是要送一对坐垫而已,而结果,他送了世上最好的!

梅振衣七天前编成这一对坐垫,然后就坐在上面,灵山心法恰好到了破关之时,一坐七日破妄而出,成就大成真人之境。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也许有,也许没有,修行机缘自有微妙难言之处。

知焰解说了这对坐垫如何不同寻常,梅振衣笑道:“我本来没想炼成法器,只是想给你编一对坐垫而已,无心之中成了这样,其实炼器之道,我还没学过。”

知焰:“难怪钟离前辈看见了这对坐垫,对你赞赏不已,你是如何自悟这炼器之道的呢?”

梅振衣:“你若不说破,连我也不知道这就是炼器,当初被左游仙劫持之时,我自悟随鞭炼药之法,再有一番变化而已。”他与知焰又坐了下来,聊起了当初暗中炼制迷仙散对付左游仙之事。

知焰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件事,很感兴趣,不时还会心一笑,她这种神情在三年前初遇时是不敢想象的。讲完了故事,梅振衣又道:“既然我师父喜欢,我也该送他一件东西。”

知焰问:“你想送钟离前辈什么?”

梅振衣:“你马上就能知道,我就在这里制做,恐怕需要一夜时间。”

知焰:“你一连七日不回,刚刚离坐而出,就不想立刻回家吗?”

梅振衣:“我想师父一定已告诉我的家人,我这几日在闭关练功,他们不会担心的。此刻已是深夜,我回去会把整座齐云观的人都惊动的,就不打扰他们休息了。”

知焰眨了眨眼睛,第一次露出些许俏皮的神色:“你不想打扰家人,就不怕打扰我?”

梅振衣嘻嘻一笑:“我本已告辞,是你把我叫回来的,打扰一观的人不如打扰你一个人,已经麻烦你七天了,干脆再打扰一夜吧。……仙子若烦我,这就告辞。”

知焰:“不必,不必,我一点都不烦,其实我也想看看你要送给钟离前辈何物?”

梅振衣要送给钟离权何物?地上还有数百支炼化完成的吉祥软草茎,梅振衣将它们放在身前摆好,施内息凝神展开法力,草茎一根根飞入他的手中,开始编织。知焰不敢打扰,只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

梅振衣这一次的动作很慢,非常慢,却连续不断毫无凝滞,神情肃穆已入忘我之境。过了半个时辰,知焰才看出他在编什么东西——草鞋!

梅振衣穿越前小时候会打草鞋,但那时就算在山村中,也很少有人穿草鞋了,仅仅是一门编织手艺而已。此刻他打的这双草鞋可不是普通的样式,先结双层底,回纹相扣,鞋面编成的形状就似两片白云舒卷相合。

柔韧细密的吉祥软草编成,不仅样式典雅还融入了现代的时尚风格,别看是一双草鞋,就算拿到国际名品店橱窗中展览都可以。过了一个多时辰编成一只,梅振衣闭目调息半晌,才开始编第二只,仅仅是编一只草鞋,也极耗神气。

当山外天边霞光微吐的时候,这一双“卷云双耳软芒鞋”终于编成了,梅振衣深吸一口气,脸上也掩饰不住有疲惫之色。知焰瞪大眼睛赞叹道:“梅真人好手法,如果说那一对坐垫是机缘巧合无心所得,那么这双芒鞋一次编就,可是太难得了!”

梅振衣微喘几口气道:“我也觉得很难得,方才妄境中的机缘,心中忽有所感,于是编成了这双鞋,差一点就没有成功。假如换个时间地点,同样的坐垫我可以再编,但这样一双鞋很难再编成了。”

他为什么要送钟离权一双鞋?在妄境中的第六天,随心念化转所见的荒诞场景中,“钟离权教授”登上讲台时,脚上穿的就是一双吉祥软草编成的双耳芒鞋。梅振衣心有所感,破关离境之后,真的给师父编了同样的一双。

知焰将这双芒鞋拿在手中把玩,眼中尽是赞赏之色,这时听见门口有人说道:“好漂亮的一双鞋,踏遍人间也难得啊!你送人一对坐垫还不够,又开始交换贴身信物啦?就是尺寸大了点,不合知焰仙子的脚。”

钟离权来了,梅振衣起身行礼道:“师父又在取笑了,您看看尺码,也知道这卷云双耳软芒鞋不是送给知焰仙子的,就是弟子特意孝敬你老人家的,祝您老漫步云端潇洒人间。”

“真是给我的?哈哈哈哈!……好小子,算你有心,没忘了师父我!”钟离权将知焰手中的芒鞋摄去,立刻换到脚上还蹦了几下,眉花眼笑。梅振衣从未见过他这么开心,一双芒鞋竟能把他乐成这样。

“恭喜你成就大成真人,谢谢你的这份心意!……你和知焰慢慢聊,为师换上新鞋,去三山五岳漫步一番,下月初二自会回来相见。”钟离权说走就走,飘飘然脚踏祥云飞出青漪三山,临走时还喊了一句:“徒儿啊,你今日修行大成,可否象师父这般漫步云端?”

梅振衣看着师父远去,对知焰道:“我没想到他老人家会这么高兴。”

知焰淡然一笑:“以你的家世身份,孝敬师父什么人间宝贝都行,但钟离前辈不会看上眼,只有这样的东西,既能让他喜欢,又能代表你真正的心意。他见你成就大成真人,心中本就满意,你又按他的心意孝敬那双芒鞋,前辈当然更开心了,真仙也有真性情。……梅真人,你很会与人相处啊?”

梅振衣:“其实还要多谢仙子提醒,昨夜是你叫住我的。”

知焰:“不要叫我仙子,我虽来自昆仑仙境,但并非真正的仙人,就叫我知焰罢。”

梅振衣再次告辞来到随缘小筑门外,想起钟离权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你今日修行大成,可否象师父这般漫步云端?”他早就明白仙人开口不会随便说话,更不会说莫名奇妙的话,师父一定在暗示他什么。

站在霞光中想了半天,梅振衣突然一拍脑门——原来如此!

他袖中飞出一条如烟如雾的白练,踏上白练凌空而行,脚下泛起一片片银色涟漪,拜神鞭展开如白云舒卷,真的飘飘然如漫步云端。这一手御器法术其实他早就领悟了,但是修为没有到达身心内外不二、诸般妙法随心无碍的真人境界,他还不能凭借拜神鞭漫步云端。

此刻梅振衣忽然醒悟,御器行空而去。其实以他此时的修为,尚无飞天之能,但人家手中就有那样一件神器。

知焰站在门前,看着梅振衣脚下舒卷的祥云,秀眉微蹙,眼中充满疑问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就在这时,就见半空之中的梅振衣惊呼一声,脚下祥云化成一条白练收入袖中,人张牙舞爪就向着下方的山谷摔去。

知焰的身形立即化作一道红光飞去,半空伸手提住了梅振衣的后衣领,顺势下飞把他“安全”的放在了地上,正落在那条小溪旁。

梅振衣刚刚突破大成真人境界,第一次借神器妙用漫步云端,转眼就栽了个大跟头,从半空摔了下来。以他的修为倒不至于摔死,但也能摔个七荤八素的,幸亏知焰反应快帮了他一把。

刚一落地就听知焰用微嗔的语气道:“你编制成那双芒鞋之后,就已疲惫至极,为何还要显弄神器妙用,差一点就出意外了。”

梅振衣脸都臊红了:“走出门忽然醒悟法器神用,忍不住立刻一试,却忘了此刻身心之力已是强弩之末。真不好意思,这回脸可丢大了,自古以来,还没听说过哪位高人飞天之时栽过这样的跟头。”

知焰看着他忍不住扑哧一笑:“没关系,反正没有别人看见,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可别再施展神通了,我送你回齐云观罢。”

梅振衣连连作揖道:“多谢,多谢!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天上掉下来了,但只有这一次是我自己摔的,也只有这一次有人拉我一把。”

知焰诧异的问:“嗯,你到底从天上掉下来几次,怎会有这种事?”

梅振衣:“不止一次,以前都是被别人扔的,路上慢慢讲故事给你听。”

……

知焰有了世上最好的坐垫,钟离权有了一双满意的芒鞋,梅振衣自己也有了新道袍,回去之后曲振声已经把他要的新衣服置办好了,花的就是何幼姑那锭银子。

梅振衣离开七天七夜,钟离权早就对齐云观打了招呼,只说将他带去青漪三山闭关修行,下月初二之前就可出关,无事不要来打扰。家中众人倒也没有担心其余的事,见少爷回来大家自然高兴,张果、梅毅等人得知内情之后,也纷纷祝贺。

正月已经没剩几天了,第二天梅振衣就换上新道袍,叫人去万家酒店买来两小坛老春黄,拎着酒去何家做客。何家夫妇待他很热情,杀了家中最肥的一只老母鸡做菜,吃饭的时候何火根问道:“小道长,你样子怎么象好几天没吃饭了?”

梅振衣讪笑道:“主要是何家姑姑做的菜,道观里吃不到。”

何幼姑道:“道士哥哥,好吃就多吃点,以后想吃什么,就到家里来,我娘会给你做的。”说着话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夹给了他。

梅振衣看着她,笑容很是温柔:“不要给我,我已经吃了一根鸡腿了。”

……

突破大成真人境界,接下来就等着二月二正式举行拜师入门的仪式了,钟离权会把飞云岫赐给他,三年来知焰一直在等这一天。一想到这些,梅振衣有一种终于要完成承诺的轻松感,同时心中也有一丝淡淡的不舍。

知焰拿到飞云岫,就会返回昆仑仙境妙法门,很难再相见了。此刻的梅振衣还不知道,这件事,其实远不象他认为的这么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