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卷:子非鱼
第107回、穿越光阴追百代,凝情一刻此芳华

该怎么办呢?其实没有办法可想,梅溪心中有一阵茫然,过了很久才重重一拍床板道:“管他娘的,老子来了就来了!谷儿、穗儿,快伺候少爷起床!”

“少爷醒了?这就伺候少爷更衣。”有两个悦耳的女声传来,掀起被子再看这间宿舍变了,只有梅溪这一张床,谷儿、穗儿就含笑站在床边。

更衣已毕,吃完早饭,下楼去上课。走出宿舍楼有一只足球滚过,又被一只马蹄踢开,张果牵着一匹高头大马站在宿舍楼门口道:“少爷,请上马。”

梅振衣接过马鞭翻身上马,纵马奔出生活区,超越了很多走路与骑车的同学,在教学楼前勒住马缰。梅毅腰悬宝剑抢步上前接住缰绳道:“少爷,你来了?座位给你占好了,插着那杆梅家大旗的座就是咱的!”

走进教室,果然有一个座位背后竖着一杆大旗,旗幡中央写着一个大大的梅字。梅溪走过去拔起大旗向后一扔,后排的梅家六兄弟赶紧接住。他坐了下来,旁边一位女同学递过一杯泡好的茶,柔声道:“梅溪,先喝杯茶吧。”

这位女生肤色甚为白净,神情柔媚,容颜娇丽,语气温柔婉转,竟是梅溪的“小阿姨”付小青,此刻的她成为了大学课堂中坐在身边的同学。

梅溪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今天讲课的不是大忽悠,换成了一位面容古朴清癯的高簪道士,身穿青色道袍,脚踏吉祥软草精心编就的芒鞋,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

这位老师走上讲坛,将酒葫芦从腰间解下往讲台上一放,自我介绍道:“我是新来的教授,名叫钟离权,诸位同学也可以叫我东华先生,我要给大家讲的课是《九转金丹大道直指》,今天是第一讲……”

“梅溪,你好好听,我来帮你记笔记。”身边的付小青悄声说了一句,伸手将梅溪面前的笔记本拿了过去。

梅溪一伸手,却把她的手给按住了,付小青问道:“你怎么了?”

梅溪按住付小青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叹息一声问道:“小青,我的心怎会乱成这样?”

今天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当梅溪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后,企图挣脱这个妄境,却发现无计可施,因此境为妄心所化,并非别人强加于他。于是他干脆随心念化转妄境,看看妄心所见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眼前所见竟是这样混乱而荒诞,也许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妄想中,都会有类似的荒诞一幕。

随心念化转妄境,也是一种神通,需要有很高深的定力才行,他的灵山心法破关入妄,修为其实已更上一层,才会亲眼“看见”今日这一幕。定力未失,却看见了自己在妄境中散乱的心神,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付小青没有抽回手,而是将另一手的手心也放在梅溪的手背上,柔声道:“不要着急,好好想想,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

梅溪咬牙道:“是我自己!”

付小青:“你在生气吗?”

梅溪:“不,我在出气,自己出自己的气!”

付小青:“不要和自己过不去,有人找你的麻烦吗?”

梅溪:“在这里,哪有别人能找我的麻烦,我倒想去找别人的麻烦。”

付小青拍了拍他的手背:“想去,那就去吧!……不要忘了,今天晚上曲教授还有梅太公要给你过生日呢,大家都在等着,你早点回来。”

梅溪站起身来,也不理会周围的同学与讲台上的老师,径自走出了教室。来到校园外,远远看见那个奇异的水果摊,梅溪大步上前指着卖水果的女子喝骂道:“你到底是谁?我不管你是关小妹还是观自在,我究竟什么时候招惹你了?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女子吓了一跳,后退几步,身子都快贴到墙上去了:“这位同学,你说什么呢,我就是一卖水果的,干嘛跟我过不去?”

梅溪:“卖水果的?我看你是人贩子,把我卖到唐朝去了!……你过来,让我检查检查,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女子:“同学,你没病吧?……这位大哥,你给评评理,一个大学生,当街欺负我这个卖水果的小贩。”她向另一个走过来的路人喊道。

“关小妹,他是看你长得漂亮,想调戏你!……这位同学,耍流氓耍的不是地方吧?那边可就有警察!……真想追女人,不是你这种追法,每天来买买水果,顺便送朵花什么的,不是挺好吗?”一位男子的声音传来,正是那位算命先生风公子。

梅溪一听见他说话,急转身一把抓住他的衣襟道:“还有你,我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你究竟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她的同伙?”

风先生推开了他的手:“我算命她卖水果,算哪门子同伙!……你抓着我干什么,我就是一算命的,你要算一算吗?”

梅溪:“好,你就给我算一算,要是算的不准,可别怪我跟你没完!”

风先生一伸手:“别扯那没用的,给钱!”梅溪掏出五十块放在他手中,风先生一皱眉:“太少,你的命就值这些啊?”

梅溪:“没了,就这么多!”

风先生:“不对,你刚才掏钱时,我分明看见兜里还有。”

梅溪:“那是我准备买水果的钱。”

那边关小妹插话道:“买水果就对了,没事发什么神经?”

梅溪:“少废话,算还是不算?告诉你,假如你算的不对,就是欺诈消费者,陪我一百。”

风先生摇头:“我说过了,五十太少!”

梅溪将句芒之心从脖子上摘了下来,塞给他道:“加上这个,够不够?”

风先生提着句芒之心对着阳光照了照,又塞回给梅溪道:“我还以为是翡翠呢,原来是个不值钱的玩意。……五十就五十吧,看你心诚,想算什么就问吧。”

梅溪眯着眼睛缓缓问道:“我究竟从哪里来,又将往何处去?”

风先生笑了:“你从旁边这所学校来,要去卖水果,晚上到人家做客。……这五十赚的好轻松啊!关小妹,我也买点水果,五十块钱的。”

梅溪站在那里,苦笑着长出一口气,没有再理会风先生与关小妹说什么。妄境中的第六天,梅溪随心念化转妄境,看看自己散乱的心神,做了最后一次“灵机一动”的尝试,却没有达到目的。

梅溪能猜到是这个结果,却忍不住还是要试一试,试完之后终于真正放下了取巧破妄之心。

……

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仍是躺在学校宿舍的床上,妄境中的第七天。

这一天不再有谷儿、穗儿在床前伺候,一切仍如穿越前经历的那一天一样。梅溪值日,打扫完寝室,最后一个离开,拿着课本去上课。走到楼下时,一只踢飞的足球从面前滚过,梅溪上前一步一脚给踢了回去。

“昨天”已经耍够了,此时的他,已经明晰妄境,能够收起妄心所见不受勾牵。

一般人修行至此,就算不能达到破妄的境界,也能离妄境而出。可是他的情况很特别,困住他的妄境不是虚无妄想,而是穿越前“真实”的经历,如果他的修行境界渡不过“妄心劫”,就无法摆脱这种困境。

这一日的经历不必过多的复述,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梅溪想起今天是自己值日,先回寝室拿了四个暖壶,到水房打完开水送回去,这才离开生活区走向校园外的市场。有三个混混悄悄跟在他后面,前方不远处发现了那个奇异的水果摊。

卖水果的女子抬起头来与梅溪的视线相接,伸手提起了水果摊上的杨柳枝,周围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了。然后“又一次”听见了风公子的声音:“关小妹,原来是你呀!……”他说话间从身后擦肩而过,行走时带起一阵风,梅溪身躯一震发现自己能动了。

还是那一幕,接下来会怎样呢?

“大姐,买点水果,一样拿点,称五十块钱的。……你的水果比市场卖的新鲜,还干净!……谢谢,给你钱。”

梅溪走到关小妹的摊前买了一兜子水果,很有礼貌的说了谢谢,然后扬长而去。风公子与关小妹面面相觑,而周围的景物已经恢复了正常。

……

这天晚饭后,陪着曲怡敏在夜色中漫步,感觉是那么的浪漫温馨,直到梅溪觉得太晚了,这才主动将曲怡敏送回宿舍。曲怡敏站在宿舍楼下问了一句:“晚饭吃得好吗?”

梅溪柔声答道:“太好了,就似在梦里。”

曲怡敏:“梦里?这又不是在做梦!……梅溪,我发现你今天有变化,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梅溪:“有吗?也许是因为姐姐喝酒了吧。”

曲怡敏:“当然有了,我发现你总是偷偷看我,我怎么了,脸上长东西了吗?”

梅溪:“不是,今天你很美,我就是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曲怡敏一瞪大眼睛:“难道以前我很丑吗?我可是早就发现了,你并不怎么注意看我,就是今天有点奇怪。”

梅溪轻轻摇头:“你一直都很美,越看越美,我有些不敢看,怕你生气呢!”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你也学会说这些话了!……不早了,快回宿舍休息吧,明天见!”曲怡敏伸出手指在梅溪胸口戳了一下,脸突然变得更红了,呼吸也有些乱。

曲怡敏想缩回手时,这只手却被梅溪捉住了,她有些意外,身体微微颤了颤,低下头说话声就像蚊子哼哼:“你,抓我手干什么?”

“我想好好看着你,真的,我就是想好好看看你!穿越光阴百代,凝聚一刻芳华,总有一天这心迹会明了,或在此时已然明了。”

……

回到宿舍,熄灯之后,同学们都已睡下。梅振衣在床上盘膝而坐,发动灵山心法,在灵台中又一次见到了孙思邈。

就似入妄前的那一瞬间,孙思邈挥起的衣袖刚刚放下,梅振衣恭恭敬敬的说道:“师父,弟子回来了。”

孙思邈微笑看着他,慈祥的眼神中尽是欣慰之意:“腾儿,你是怎么回来的?”

梅振衣:“弟子从灵台定境中入,自然要在灵台定境中回。入妄之后,心神为之所困,不得施展灵山心法,往返七日方才历证。”

孙思邈:“历证为何?”

梅振衣:“庄周化蝶、蝶化庄周,无非如此,弟子知‘我’为何。”

孙思邈:“恭喜你了,你的灵山心法,终于堪破大成真人之境。”

梅振衣:“弟子惭愧,师父交代的那三句话,本以为熟记于心,遇知焰仙子时犯了错,入妄之后又犯了错,直到此刻才真正得悟其中之道。”

孙思邈:“不必惭愧,你非天生真人,修行就是如此。从今之后,你我师徒不必在灵台中如此相见了。”

孙思邈说从此之后不必在灵台中相见,梅振衣竟没有丝毫的伤感,反而笑道:“弟子也是这么想的,师父,您老人家辛苦了!”

……

这是梅振衣在随缘小筑中定坐的第七天,夜幕又一次降临,知焰坐在纯白的吉祥软草垫上,静静的看着梅振衣,眼神中有关切与忧虑之色。就在此时,黑暗中她的眼神似有光芒闪过,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然后就听见梅振衣长出一口气——他睁开了眼睛。

梅振衣破妄而出,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是坐在对面的知焰,然后就听见知焰说道:“恭喜你,梅真人!”

梅振衣抱拳还礼:“多谢仙子为我护法,请问我这一入定是多久?”

知焰反问道:“请问梅真人在妄境中停留多久?”

梅振衣:“七日。”

知焰点了点头:“果然如此,你在此地也定坐了七日。”

梅振衣:“辛苦仙子了,我遇到的情况有些特殊,轮回七日方出。”

知焰:“你不必说,自古以来妄境不问,就算师父问弟子,弟子也可以不答。”

梅振衣:“想一想,还真应该是这样。……不好意思,我本是来找你的,见你不在,暂时入座等候,不想正巧修行破关历劫,一坐就是七天,让你久等了。”

知焰:“东华上仙来过,你的来意我已清楚,多谢你三年来的挂念了!……好漂亮的草垫,我从未见过有人以炼器之法编织出这种寻常器物,你真的与众不同。”

梅振衣笑了:“这是我送你的,原先不知道你在青漪三山做客,怠慢了。这是一点小心意,希望你能喜欢。”

知焰露出了少见的欣喜之色:“真是送我的?当然喜欢了,我还从未收到过这种礼物。”

梅振衣:“喜欢就好,那我就不多打扰了,下月初二,也是这个时候,你在此等我,我将飞云岫还你,你也好回昆仑仙境的师门复命。”

与知焰告辞,走出随缘小筑,星空下的青漪三山竟有所不同,不是山变了,而是梅振衣有了改变。刚才知焰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你,梅真人!”显得很突兀,但梅振衣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大成真人境界究竟有何不同?以梅振衣的体会,就是在灵台定境中显现的元神,此刻与寻常神识合二为一。这就意味着不必再刻意以心法调摄,去寻求元神清明的状态,随时随地可自如入出以前修证的种种定境,施展神通法术时也是如此。

破妄之后,灵台中的孙思邈曾说:“你我师徒不必在灵台中如此相见了。”也就是这个意思。

谈笑行事的你,就是打坐入定的你,行走坐卧皆是修行。其实人并没有立刻变得比以前更加神通广大,但是境界却似捅破了一层看不见的窗户纸,修行至此,一身修为才可不至退失。修行各派有“金丹永固”、“金刚不坏”、“云霞不灭”说法,从境界上讲都是类似的。

神念自开阖,外感这天地间的青漪三山,神识所及是那样的明晰无碍。梅振衣站在随缘小筑门外的空地上,深吸一口气,双臂张开,又合掌于胸前,收敛开阖四散的神念与法力,眼前三山还是那三座山。

“梅真人,暂请留步,我还有几句话想说,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知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方才明明已告辞,知焰转念间又叫住了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