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80回、熊居士凌空断喝,小仙童施法移庵

清风还没说话,明月一皱鼻子:“这个地方怎么一天之间被你弄的这么乱糟糟的?”

梅振衣苦笑道:“您就担待一点吧,等庙挪走了,你用法术好好清理一下不就得了?”

明月又朝清风道:“你真能施法将这座庙移走?”

清风:“不毁一砖一瓦、不伤一草一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退远点,我要施法了。”

梅振衣等人赶紧退到远处,清风却是一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样子,迈步绕翠亭庵走了一圈,又回到大门对面,一手指着门上的牌匾,衣袖飘扬口中念念有词。

这一片空间仿佛发生了变化,翠亭庵就在眼前,梅振衣神识中的感应却越来越弱,仿佛渐渐的就要变没了,范围就是清风刚才脚下走过的那一圈地方。

看见清风施法梅振衣终于松了最后一口气,所有的事情都即将搞定了。知焰仙子当初提醒的没错,这两位仙童真是一对惹事精啊。

他刚松了一口气,突然眼皮一跳,莫名感到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究竟是什么事呢?自己考虑的如此周详,难道还有什么遗漏吗?此时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了起来。——翠亭庵中可不止观自在菩萨一尊佛像是开光的,还有山门殿中供的那位黑大汉呢!

怕什么就来什么,刚想到这里,就听半空一声霹雳般的大喝:“何人动我!”

这一声喝,震得梅毅倒退两步差点没坐到地上,星云师太与张果同时身子一晃,互相伸手搀扶在一起,提溜转哎呦一声转了一圈,无形的身体散开又重新凝聚,绿雪拉着明月飘然退后了几丈远,梅振衣也觉得仿佛有一柄大锤在心中猛的一击,腿一软好容易才站稳。

近处的众人反应如此,敬亭山外的远方听不清山上的声音,只能隐约听见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滚雷,是一种奇特的震撼心神的雷音。离山二十里的芜州城中,普通人听不见,只觉得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但有的畜生是能听见的。

那个年代,民间大多养两种动物——鸡和狗,鸡报晓狗看家。满城的狗都一阵狂吠,狗一叫,公鸡也不管天亮没亮也都叫了,公鸡一叫,母鸡在窝里扑扇着翅膀也开始叫,真真切切是满城鸡飞狗跳,睡着的人几乎都醒了,这一夜可真够热闹的!

梅振衣在心中连连叫苦:“坏了坏了,难道是把那位黑大汉招来了?到底是哪路神仙,清风能不能搞得定,可千万别殃及芜州啊。”

众人惊骇,然而清风却面不改色,就像早已料到一般,出人意料的收了法术朝天喊道:“熊老哥,你果然来了,我算的不错,只要我一动这座庵堂,你就会赶到。”

“兄弟,怎么是你!”天空传来一声诧异的惊问,虽然不再是断喝,但这位的嗓门也够大的,听着跟炸雷差不多。

连续的意外已经让梅振衣等人有些蒙了,原来清风早知会有如此结果,但事先什么都没说。只见云端中落下一名威风凛凛的大汉,手提一杆黑缨枪,他肤色黝黑,大海口眼若铜铃。形容人长的魁梧往往常用“虎背熊腰”四个字,而这名大汉壮的就像一只熊。

他的身形差不多快有两个清风那么高,一落地将黑缨枪不知收于何处,一个标准的熊抱动作就把清风给抱了起来,嚷嚷道:“唉呀兄弟,想死哥哥了,五十多年没见了,你真是好手段,竟然能找到这里,设法将我唤出山。”

清风拍了拍他的脑门:“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会想法做到了,今天还真是机缘凑巧。把我放下来,给你引见一下,这位就是明月。……明月,快来见礼,这位是我的结义兄长,普陀道场巡山护法熊居士。”

方才众人惊骇,只有明月面不改色,此刻迈步小跑过去,抬头指着熊居士脆声道:“原来是你啊,我听清风哥哥提起过,你就是黑风山上的狗熊精,后来拜在观自在门下,已经修成正果。”

熊居士一抱拳:“不错,就是我,我姓熊名居士,也是一位居士。……好可爱的小女娃,难怪我清风老弟一直护着你。”

旁边的众人目瞪口呆,没想到熊居士一现身,与清风、明月唠起了家常嗑,他还是清风的结义兄弟,这唱的是哪一出呀?梅振衣此时已然想起这位黑大汉是谁,不是旁人,就是《西游记》曾提到的黑风山上的熊精。

在《西游记》中有一回“观音院僧谋宝贝,黑风山怪窃袈裟”,讲的是唐僧与孙悟空路过一处观音禅院投宿,孙悟空在老院主金池上人面前卖弄宝贝锦斓袈裟,引起了老院主的贪心。金池上人当晚借走袈裟,命人放火烧死唐僧师徒,结果被孙悟空察觉,唐僧没被烧死,孙悟空施法招来一阵风烧了观音禅院,老院主葬身火海。

大火惊动了附近黑风山上的一只熊精,赶来见到袈裟顺手拿走。后来孙悟空为了找回袈裟与熊精大战一场,对方手段高强他奈何不得,只得向观音求助。观音出面收服了熊精,命他为自家道场的守山大神。

这段故事还牵涉到《西游记》中一个不被人重视但又很有意思的八卦,那就是佛祖曾赐给观音菩萨三个箍,命观音为玄奘收服随行护法的弟子,却被观音菩萨自己“贪污”了两个,分别用来收服了守山大神黑熊精与座下童子红孩儿,而玄奘的弟子中只用它收服了一个孙悟空。

只是神话小说中没有提到仙童清风与普陀山巡山护法黑熊精之间,还是结义兄弟,熊精名叫熊居士。没提到就没提到吧,既然五庄观清风、明月都被自己带回芜州了,再冒出来一个黑风怪,梅振衣已经见怪不怪了。

几人在那边自顾自聊天,把其它事都放在一边,可芜州城中还在等着“接收”翠亭庵呢。梅振衣只得咳嗽一声,上前行礼道:“这位是熊大仙吗?人间修士梅振衣有礼了!……请问清风仙童,这座庙你还搬不搬了?”

熊居士瞪着一双大环眼嗡声道:“不要叫我熊大仙,叫我熊居士,你是谁呀?”

梅振衣:“熊大居士,您不认识我吗?您的法身塑像已经在我家享受供奉多年了,此庵是我外公柳伯舒所建,此山如今也是我梅家所有,我将这里送给这对仙童为修行道场,清风仙童要将翠亭庵移走,因此才有今夜之事。”

明月也插话道:“他说的不错,这座山就是他送给我和清风哥哥的修行道场,清风哥哥正在收拾道场,打算把翠亭庵移到芜州城中呢。”

熊居士闻言,大步上前一拍梅振衣的肩膀:“原来如此,我得谢谢你,也替我清风兄弟谢谢你!”

看着他如熊掌般的大手拍过来,梅振衣早就有了防备,运足全身功力护身,人倒是站的很直,可脚下那块山石咔嚓一声碎裂成十几瓣。熊居士目露赞许之色:“你这小孩倒有几分修行,竟然连腰都没弯。”

梅振衣心中苦笑,这可不是全凭身子骨,要是没有那双护腕,他说不定已经被拍趴下了。心中叫苦口中却说不出话来,还在暗自调匀气息。熊居士又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这些年我这尊神像根本就没受什么香火,要不是今天清风老弟施法触动了我,连我自己都快忘了还有这个地方。”

熊居士说的对,翠亭庵里的尼姑平时供奉香火时,还真忘了山门殿里那尊黑大汉的塑像,甚至连它的来历都说不清。星云师太闻言上前道:“熊大居士,是贫尼怠慢了!想当初庵中众尼见你那法身雕塑不似佛门造像,又不知其来历,故此未设香案。待我入住此庵,也未添设香案。”

熊居士看着星云师太,皱了皱眉头:“你又是谁?”

星云师太:“我就是翠亭庵的当代住持,法号星云。”

熊居士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似乎对这位美貌尼姑很感兴趣,语气中大有深意的说道:“我看你,并不适合做观自在菩萨庵的住持,你也许与菩萨有缘,但此缘非彼缘。你不知的我就不说了,就拿眼前的事来讲,庵堂菩萨不在你的心上。”

他话中有玄机,只说了一半,且隐约有责问之意,张果赶紧上前打哈哈道:“熊大居士,所谓不知者不罪,师太并非有意怠慢你。……现在好了,只要翠亭庵移到芜州城中,为您塑金身披锦幔,设专供香案,必定香火鼎盛!”

提溜转在远处嘟囔道:“还有这种好事,给我也弄个香案就好了。”

梅毅冷笑:“香案上供什么?也得有个样子才行!你算哪尊神?还是暂且冒充仙姑算了。”

熊居士扭头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梅振衣上前一一介绍,众人也都拱手行礼算是打了招呼,熊居士有些意外的问清风:“老弟啊,你怎会流落到此地?”

清风:“说来话长,等办完了正事,再与你细聊。”

梅振衣赶紧提醒:“对对对,还请仙童抓紧时间施法移庵。”他心里着急,再这么唠下去,恐怕天都亮了。

熊居士看了看这座庙,又看了看清风,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了一句:“需要我帮忙吗?要不,我来施法吧。”

清风摇了摇头:“这里发生的事,与老哥你无关,今天恰好找个缘由让你能出山转转,这是我早就答应你的。……现在我要施法了,也请你稍稍退后。”

除了清风,众人再次退到远处,大家都很自然的与熊居士保持一段距离,只有提溜转这个爱凑热闹的包打听,按捺不住好奇心打着旋飘到熊居士身旁,小声问道:“熊大居士,我听说那清风仙童在昆仑仙境中待了一千多年,你今年多大了?居然叫他老弟!”

熊居士:“你这小鬼懂什么,论修行岁月我自然没有他长久,但我的形容心性比他年长,所以结义之时,他叫我大哥。”

提溜转:“没听懂,能不能再解释解释?”

熊居士说话倒是比清风有耐心多了,与提溜转这个阴神也不摆什么架子,笑了笑道:“和你解释也没用,境界差的太远了,化形之后相由心生,你现在是理解不了的。”

一听他们说话,梅振衣也凑了过去,小声道:“居士,能不能请教一件事,他搬菩萨的庙,你身为普陀道场巡山护法,不仅不阻止反而要帮忙?”

熊居士:“搬就搬呗,城中香火更旺,菩萨也没什么损失。再说了,我是巡山护法,又不是看守寺院的伽蓝,就算他要拆了庙,我也可以不管。这次是因为我的法身塑像在此,有化身依附受香火,这才会离山来看一看,否则我也是不能随便离开普陀道场的。”

梅振衣又问:“你是怎么与清风仙童结为兄弟的?”

熊居士:“镇元大仙能与心猿悟空结为兄弟,我当然也能与清风结为兄弟。想当年我们黑风山上三居士,李丰居士与闲心居士都无辜死于心猿悟空之手,只有我归依观自在菩萨门下。后来心猿悟空又去五观庄闹事还差点伤了明月,清风出手替我出了一口恶气,我就要和他结拜兄弟,连菩萨都管不着!”

他说的话与《西游记》所述有微妙的不同,别的细节且不说,比如《西游记》唐僧师徒经过的地方叫“五庄观”,而他说的是“五观庄”。梅振衣一吐舌道:“难道他把心猿悟空给揍了?不会这么厉害吧?”

熊居士:“比这更厉害呢,他把心猿悟空的师父摩诃耶那提婆奴给揍了!人间有言‘子不教,父之过’,弟子顽劣,且就在师父眼前,摩诃耶那提婆奴难辞其咎,所以修为虽高也不好躲闪,只能挨了我清风兄弟一顿揍。”

梅振衣:“摩诃耶那提婆奴是谁?”

熊居士:“我倒忘了你这孩子不懂梵语了,是大乘天奴,也就是当时的玄奘法师。当他西行求法之后,重归大乘天果位。人间的玄奘法师,就是佛门大乘天了断因果的化身。”

梅振衣听的直眨眼,这番话里包含的信息太多了。后代很多人看《西游记》,包括受到许多影视作品演绎的影响,往往以为“唐僧”就是个没用的脓包。史书上的玄奘法师当然不是这样,可梅振衣也没想到玄奘法师修为了得,听熊居士的语气完全有资格做心猿悟空的师父,而熊居士最后那句话,以前更是闻所未闻。

他想了想又问:“清风揍了心猿悟空的师父玄奘,而心猿悟空又后来与镇元大仙成了结义兄弟?”

熊居士:“所以镇元大仙与清风闹掰了,我听说此事之后一直为清风担心,恐怕他不好安身,今日你既然赠送道场收留他们,我也得谢谢你。”

梅振衣:“你要是真想谢我,不如对我讲一讲清风与明月的来历,还有居士您的来历,我真的很好奇。”梅振衣的兴趣也被吊起来了,他不好向熊居士请教《西游记》中的故事,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看这位熊居士也不像个偷袈裟的贼啊?他此时比提溜转还要好奇。

熊居士嘿嘿笑了,转头看着他:“要想说清楚这么多事,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讲尽的,你要想听,恐怕修为还不够。等你有了那份修行,我再告诉你吧。”

旁边的提溜转一直在听,也不知它听懂了多少,此时又插嘴道:“听故事还需要什么修为?我经常出去听故事,为什么你就不能讲?”

熊居士讥笑道:“你以为是婆媳拌嘴的闲话啊?一千多年的往事,种种仙家玄妙境界,怎么会对你讲出来?我若此刻真想对你讲,只怕讲得你魂飞魄散。……别废话了,清风施法差不多了。”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那边清风也没闲着,站在庙门前双臂张开呈怀抱状,口中不知在默念什么,面前有风升起绕着翠亭庵旋转,在远处只能听见风声却感受不到风力。这风越转越快,其中光影扭曲,翠亭庵渐渐在视线中消失了。

清风抬头发出一声长啸,啸声止时,风也随即停下,再看翠亭庵已消失不见,面前只有一片空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