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79回、梅公子半山设宴,神树精当众显灵

三天时间,梅振衣要解决眼前的麻烦。就算在现代,要拆一座庙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何况是唐朝。还好不用拆庙重建,清风答应帮他施法挪走,首先就是要另找一块地方,这事好办,梅家在芜州的地皮有的是,难办的是如何向芜州百姓以及庙里的星云师太交待?

无缘无故给菩萨搬家,又是这样一座特殊的庙,在民间会有很大的舆论风波,尤其当今皇后武氏大肆崇佛,假如有人趁机参一本,连当地官府都可能受连累。张果这个活了上百年的老妖精也直挠头,想不出少爷能有什么好办法。

下山的路上,张果叹气道:“当日遇到仙童之时,少爷要说我家有八座山,让他们自择一座就好了。”

提溜转也插话道:“应该说是七座山,把齐云观所在的齐云峰也抠出去,不,说是六座山更好,把我安身的妙门山也抠出去。”

梅毅皱眉道:“你们这是买菜呢,还讨价还价的?少爷当时情急之中,能想到今日之事吗?仙童偏偏挑中的就是敬亭山,说明他们想要的就是这个地方,仙家玄机若如此议论,当日不救少爷又如何?”

梅振衣点头道:“毅叔说的对,人家又不欠我们的,当初说的好好的,只要助我脱身,我送他们一处道场,只要是梅家之地,让他们自择,怎么搬走翠亭庵是我们自己的事,何况那清风还答应帮忙了。”

张果不放心的问:“三天时间,少爷真的能有办法吗?”

梅振衣:“先去翠亭庵见星云师太吧,只要她点头,其余的事我都能搞定。……张老,你随我一起去。……提溜转,你这个样子不适合进庙门,在外面待着吧。”

见到星云师太,吩咐其他尼姑回避,张果与梅振衣单独与星云师太说明了事情始末,最后说:“我想另择一地安置翠亭庵,不知师太有何意见?”

星云师太倒也没为难他,沉吟片刻道:“对于我其实都一样,庵中供奉观自在菩萨,在哪里供奉都可以。至于庵中众尼,如果你们把庙移到芜州城中,让芜州百姓供奉香火更加便利,她们自然也是乐意的。就不知少爷如何交待这件事情,总不好说是有人逼菩萨搬家吧?”

梅振衣:“师太点头,我自有办法。张果,你这就陪师太进芜州城,让师太挑选福地,如果是我梅家的地皮,有房子就把房子拆了,没房子就把土地平整好。”

张果:“假如不是梅家的地皮呢?”

梅振衣:“那就买下来,可以用重金买,也可以用芜州城中另一处地皮或房舍交换,总之不要让原主人吃亏便是。”

星云师太:“梅公子请放心,我挑的地方,肯定不会让张管家太为难的,不知少爷有何妙计?”

“我是这样想的,师太听听可不可以……”梅振衣讲了一条办法。张果闻言鼓掌道:“这么绝的点子少爷是怎么想到的?老奴我刚才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少爷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真是开眼界了。”

梅振衣笑道:“江湖人的伎俩而已,我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不得已而为之,让师太见笑了。”

星云师太哭笑不得:“江湖伎俩也要看怎么用,怎能说见笑,只能赞梅公子聪慧,想人所不敢想。只是如此行事,需要绿雪答应才行。”

一听星云师太这么说,张果又在那里挠头:“对呀,这事需要绿雪出面,但那绿雪只对梅家有恩,又不欠梅家的情,以她的性子,是不会答应这种事的。”

梅振衣眨了眨眼:“我们去求绿雪,实在有些张不开口,但可以让清风去对她说,只要清风开口,绿雪肯定答应。”

张果:“你还要去找那个清风?”

梅振衣:“此事因他而起,不找他商量找谁商量?不就是让他说句话嘛!……我一人去就行,张果,你这就陪师太进城吧,三天后这座庙就要搬了。”

刚下敬亭又上敬亭,离敬亭顶峰不远山崖的一侧,有一块巨石朝天伸出,状如手心向上的一只巨掌,名曰望天石。清风正背手站在望天石上,遥看着芜州城目露思索之意,不知在想些什么。见梅振衣上山,远远的问了一句:“何故去而复返?”

梅振衣:“有事想找仙童商量,嗯,明月去了哪里?”

清风:“她拉着绿雪去山中游玩,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谢谢你送我们的这处道场,有什么事就说吧。”

见明月开心,清风也变得好说话,梅振衣纵身跃到望天石上,站在清风身边说了一件事。清风听完后有些好奇的问:“为什么对我说,你不自己去找绿雪?”

梅振衣陪笑道:“一来呢,明月仙童与绿雪在山中游玩正开心,我不想打扰,二来呢,我家欠绿雪的情,再来求她有些不好开口。”

清风一挥手:“知道了,我自会对绿雪说,她若答应,就算我欠她一个人情,将来还上就是了。”

这次打交道倒也简单,两句话就搞定了,梅振衣当即下山回到齐云观,与梅毅商量明日之事。第二天梅毅代表芜州梅家,给刺史、长史、司马等地方官员以及当地有头有脸的士绅都送去了拜帖与礼物,感谢前段时间芜州府帮忙寻找梅振衣的辛苦,同时也答谢父老乡亲的关心与照顾。

同时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南鲁公嫡长子、云骑尉梅振衣要在两天后,请大家到敬亭山纳凉,同时在翠亭庵中享用素斋。这事有些突然,但谁能不给梅公子面子?况且西北军中的事情此时已经传到芜州,据说是观自在菩萨在阵前显灵救了梅公子,那么梅振衣在翠亭庵设素宴答谢芜州父老也说得过去。

说来也巧,朝廷封赏梅振衣的消息恰恰在第二天传来,虽然正式的公文还未送到,但消息已经提前传到了芜州。梅振衣去西北转了一趟,挨了父亲一箭,大难不死还真有后福,事情传到朝中,皇上听说南鲁公阵前射子的事迹,那是大加褒扬,又听闻有传言说是观自在菩萨显灵救了梅公子一命,武后也是凤颜大悦。

大军还未回师,一众将领的军功还未廷议,先有一道圣旨下来,赐勋梅孝朗之子梅振衣为都骑尉,虽只是个荣誉性质的勋官,那也是从五品上阶出身啊,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相当不小了。这么做一方面是感其事迹,另一方面也是在抚慰梅孝朗之心,大家心里都明白亲手射子毕竟谁都不好受。

圣旨下来的同时,另有几道特旨加急送出。招梅孝朗立刻赶回洛阳,将西北军务都交给王方翼处理。另外调王方翼为夏州都督,尽快处置好西北战后安抚事宜,率大军回师向绥州进发,与程务挺率领的另一路大军合力剿灭白铁余叛乱。

原来西北战事方定,绥州一带叛乱又起。当地有一位妖人叫白铁余,好显弄神通,有信徒无数。他曾经公开招集法会,施法术使平地涌出一尊金佛,估计是他自己事先埋好的,并号称“得见圣佛者,百疾皆愈。”这样一来名声大噪,归信他的当地民众非常多。

就在西北叛乱刚刚发生,梅孝朗率大军离开关中之后,白铁余造反了,率众占领了城平县,杀了当地官吏夺富绅金银房舍,自称“光明圣皇帝”,并大肆封赏手下的“百官”。白铁余称帝之后,又向周围州县进军,所到之处焚烧房舍、杀害官员,裹胁百姓加入叛军,洛阳朝堂震动。

叛乱发生的地点离长安不远,因此朝廷十分重视,不仅命程务挺领军出击,也命西北大军回师夹击。恰恰是在这样一个关口,却命梅孝朗交割军务,立刻赶回洛阳,梅孝朗也觉得心中诧异,有什么事比平息叛乱更重要呢?

想着想着梅孝朗突然心中一凛,难道是皇上将不久于人世,要招他这位宰相回京交代后事,成为拥立新皇的顾命大臣?一定是这样,只有这一种可能!梅孝朗不敢耽误,交出兵符带着贴身近卫赶回洛阳。

朝中的大事似乎与远在江南的芜州无关,芜州近日发生的大事就是梅公子升官了,恰在此时要宴请当地各位显贵。接到贴子谁能不来呢,而且还不能空手来,先命仆人将礼物都送到菁芜山庄,带着礼单上敬亭山。

时间是盛夏七月,江南十分炎热,但山中凉风习习风景怡人,还真是个夏日郊游的好去处。各位贵客在山脚落轿下马,三三两两摇着扇子说说笑笑沿山路来到翠亭庵前,不时还有互相见礼打招呼的声音。

说是在翠亭庵设宴,其实也未进庵堂打扰众位师太,桌子摆在庵前的半山空地上,风景视野好,更像是郊游饮宴的气氛。客人不多,都是芜州当地有头有脸的,一共二十多个,摆了三桌,至于随行奴仆都在远处山林边守侯。

梅振衣穿着一袭轻衫,在管家张果的陪同下,向诸位客人一一行礼致谢,表现的中规中矩,就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子弟。席间众人谈笑风生、吟诗敬酒,表现的都既风雅又有才,梅振衣只推说年纪小不擅饮酒,众人敬酒都由张果代为回敬。

酒喝的有了气氛,交谈也就随便了许多,芜州刺史蒋华就坐在“都骑尉”梅振衣身边,提到了梅家在敬亭山中立神祠之事。芜州百姓几乎都听说了梅家在敬亭山立了一座绿雪神祠,但并不清楚为什么,在那个年代立祠堂是很重大的一件事,却不明不白让人疑惑。

就着这个话题,梅振衣讲了个故事,情节非常简单——

去年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一位仙女,告诉他自己叫绿雪。想当年因为观自在菩萨在此山显圣,有一滴净露滴到一株古树的根上,因而此神树亦修行成灵,就是她。绿雪在梦中还告诉梅振衣,因为他们梅氏多年来供奉观自在菩萨,菩萨将保佑他渡过一场劫难。

梅振衣醒来之后将这个梦派人告诉了远在长安的父亲,南鲁公宁可信其有,就命人在敬亭山修建了绿雪神祠。

事情很离奇,因为一个梦就建了一座神祠?但从梅公子嘴里说出来,众人也不好质疑。因为真有传闻,梅公子就是因为观自在菩萨显灵,才能从万马军中脱险,恰好和梦中绿雪所说之事能够附会的上。于是话题又转移到菩萨显灵上来了,蒋华就问梅公子,显灵之事究竟是真是假?

梅振衣也没说是真是假,只是答道:“当时的情形十分奇特,我只感到有一股力量护身,因此我父那一箭射来虽神威无比,但我却安然无恙,仔细想来,还真有可能是菩萨显灵了。”

众人一听这话,纷纷感慨梅公子福缘深厚,菩萨大慈大悲,七嘴八舌的都议论开了——这翠亭庵的菩萨太灵验了,应该再塑金身,将来要带着家中子弟常来敬香,芜州百姓也应该常奉香火。张果插了一句:“此庵在山中,太过幽远了,且此处是梅氏私地,不便太多人来扰。”

张果刚刚说完,一阵风吹来,周围树影摇曳,却万籁无声。一瞬间面前山野恍然如画,却平添生机灵动之感。众人都情不自禁止住交谈,向风来处望去,只见一绿衣女子云鬓高挑宛若天人,随风飘然而至,立于不远处的树梢之上。

“拜见绿雪仙人!”梅振衣第一个反应过来,离座而起抢步上前长揖及地,众人见他如此举止,震惊之下也纷纷离座行礼。

“梅振衣,你大难不死,又加官进爵,不要忘了观自在菩萨的佑护!翠亭庵在山中幽远,又是你梅氏私地,菩萨的恩德你只打算自家独享吗?这就去芜州城中选取福地,一夜之间自有神灵相助,移此庵于城中。菩萨慈悲,庇佑万民,此举亦可便芜州百姓供奉,免众人登山远行之苦。”

绿雪说完这番话,等众人再抬头时,她已飘然远去消失于山野之中,宛如惊鸿一现。接下来可就热闹了,刚才所见所闻实在匪夷所思,众人惊叹不已。等下山时再到绿雪神祠一看,神坛上的塑像真的就是亲眼所见的绿雪仙人!所有人对梅振衣说的话是再无怀疑,但对绿雪所说的话却将信将疑。是否真有神灵相助,能在一夜之间将翠亭庵移到城中?

绿雪应清风的要求,现身说了梅振衣交代的那番话,然后就径自离去,而梅振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即就做出一副不敢怠慢的样子,命管家张果火速到芜州城中挑选了一块“福地”,也就是星云师太前天选好的地方。

芜州是江南古城,规模不算小,城中西侧有一条小溪流过,民居错落两旁,其中有一片空地,周围是一片小树林,是城中难得的幽静之处,其面积恰与翠亭庵大小相仿,星云师太选中的就是这个地方。

敬亭山上见到绿雪“显灵”的都是芜州显赫人物,当天晚上这个消息就在全城中传开了。刺史蒋华甚至调动了当地衙役,把梅振衣指定的这块地方给戒严了,不许闲杂人等靠近以防冲撞神灵。这天夜里很多人都没睡好觉,大家都在等,真会有神迹发生吗?

在那样的年代,这种事情就是民间最大的娱乐八卦话题了,芜州百姓都很兴奋同时也在期待,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出戏,是梅振衣被逼无奈要请菩萨搬家才搞出来的。自古江湖术士的手段,梅振衣当然精通,由他使出来,那比一般的江湖术士要高明多了。

一切障碍都搞定,就等着清风施展神通了,知道内情的人哪能错过这种开眼界的机会,晚上都跑到山上来看热闹了,张果、梅毅、提溜转、星云师太一个都不少。梅振衣事先命人封了上山的路,夜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敬亭山脚,而庵中的其它尼姑早已到城中等候去了,翠亭庵只剩下一座空庙。

是夜子时,清风飘然下山来到翠亭庵前,明月拉着绿雪跟在他的身后,梅振衣赶紧迎了上去:“仙童,我都准备好了,你可以动手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