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74回、此山灵药是我栽,天道无私论通财

闻醉山是地仙之祖镇元大仙立道场之地,留下的道统叫作万寿宗。五十三年前清风带着明月离开闻醉山不辞而别,离去时竟将药田中所有的灵药一采而空,一株都没留下。

万寿宗的闻醉山药田,是昆仑仙境最有名、最大、也是最好的药田,一直是万寿宗弟子的骄傲。其中生长着不少千年灵药,寻遍昆仑仙境也难在别处采到,千年以来,到万寿宗求灵药并结交福缘的修行高人无数。万寿宗弟子行走各处颇受礼遇,也是在昆仑仙境中最受欢迎的修行大派之一。

所有灵药全部被采摘,连药田的地气也减弱了大半,万寿宗哪能让这两个童子如此胡闹,掌门人亲自将清风、明月拦住,要拿下问罪。

清风却说:“我当年答应镇元子守此药田,这千年以来我与明月种植灵药无数,你们也取而用之。现在镇元子去仙界了,天地灵根也不在了,这片药田我也不必守了,想走自然可走。……药田是我开,灵药是我栽,与尔等何干?”

万寿宗掌门自然不能答应,出手要拿下两名童子,结果下场却很狼狈。斗法的具体过程外人不知,只听说万寿宗掌门并没有受伤,但清风童子是踩在他身上迈过去的,带着明月扬长而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这种行径也是昆仑仙境各大派所忌,谁能容忍自己门下弟子如此呢?当然无人肯容他们在附近容身,他们所过之处乱成一团,最终结果是清风和明月被逼出了昆仑仙境。——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梅振衣听完怔了怔,思索着问道:“清风说的话是真的吗?我指的是那一句——药田是我开,灵药是我栽,与尔等何干?”

知焰:“闻醉山药田年代已经太久远,谁也说不清,但如今早已是万寿宗之地。我这百年来在昆仑仙境中修行,听说闻醉山药田确实一直只有清风、明月两名童子,药田虽大也只有他们两人。”

梅振衣笑了:“我只是信守刚才的诺言,他救我,我帮他,送他们一处修行之地而已,然后两不相欠。至于其余的事,比如谁要找他们算什么帐,与我无关,我也管不了。”

知焰叹了口气:“我听出来了,你想收留他们,那就收留吧。他们被逼出昆仑仙境之后,与各派的恩怨已了,之前的冲突倒也没什么关系了。只是那清风的行事,将来未必不会招惹更大的争端,你记得置身事外就好。”

话说到这里,积渊掌门也走过来询问梅振衣下一步的打算,是否和他们一起返回西北去见梅孝朗?梅振衣对东华门两位高人自然是千恩万谢,但却不愿此时去见父亲。他对父亲那一箭已没有恨意,可感觉总有些复杂,有些事谁都明白,但说出来别扭。

见了面不仅自己心中难受,梅孝朗恐怕也难堪,让率领千军万马的父亲向十几岁的儿子赔罪吗?赔也不是不赔也不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既然答应清风去芜州择一块清修之地,也应该先回芜州。

积渊掌门还要回西北接应门中其它弟子,积潭护法也有事处理,眼见有清风这样一位高手跟随在梅振衣身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简单安慰与嘱咐了几句告辞飞去,那边知焰浅浅的施了一礼也转身飞走。

山谷中只剩下梅振衣与清风、明月两人。梅振衣望着积渊等人飞走的方向暗暗叹了一口气,收拾心情转身向清风、明月道:“二位仙童修为通玄,今日救我脱困,在此多谢!我自当实现诺言,让二位选我家的一座山修行,你们想怎样去芜州,几时动身?”

明月摇着小手道:“不要谢我,是清风哥哥救的你,不是我救的你。……清风哥哥,我们现在就走吧,好远的路呢!”

梅振衣有些意外:“走?几千里路呢,你们不飞天吗?我不会飞,但你们可以带着我呀。”

清风:“不是我们带你走,而是我们随你走,你飞我们就飞,你走我们就走。既然明月想走,那就走好了。”

明月拍手道:“我刚刚体会到行走与飞天没有差别,就多走走吧。”

梅振衣直挠头,真是遇到了一对活宝,他们既然说走那就走吧。只有一个问题,从终南山到芜州三千多里路,得有盘缠才行呀。梅振衣是突然被抓走的,身上不可能带钱,再看看清风和明月,也不像身上有钱的样子。还好,幸亏还有别的办法。

从终南山中出来,又走了几十里路到了最近的县城外,梅振衣解开外衣,将贴身小褂上的扣子全部解开。古时的衣扣是用细布条在衣服边缘缝成的盘扣,手工十分考究,梅振衣将这些盘扣给拉断了,每一个扣子里面都裹着一枚黄灿灿的小珠子。

这些是黄金,他的贴身衣物当然是谷儿、穗儿亲手缝制的。前一段时间他喜欢一个人出门在芜州山野各处行走,不带随从,张果就提醒他:“少爷喜欢在四处游历,说不定有什么急需,老奴说句多余的话,谁敢保证不碰到意外呢,人间黄白之物还是有些准备的好。”

谷儿和穗儿这两个丫鬟不仅心灵手巧,而且凡事为大少爷想的很周到,碰巧听见了张果说的话,就去找张果要来了一些金珠,缝在梅振衣贴身小褂的盘扣中,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假如少爷出门在外回不了家,没带银子或者钱囊丢了,也不至于遇事无措。

没想到这些金珠今日还真派上用场了,梅振衣将它们捧在手中,心中不禁有一股暖意流出,那是久违的温馨感觉。明月看见他这么奇怪的举动,好奇的问:“你在衣服藏了什么东西?咦,怎么是金子?”

梅振衣解释道:“是金子,也是钱,我们这一路雇车、坐船、吃饭、住店都是要用钱的。”

明月直眨眼:“这是多么大的神通,能把金子变成车、船、饭、店?清风哥哥,你也没这么大本事吧?”

梅振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不是拿金子变,而是拿它当钱用,和别人去交换。”

明月不笑了,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清风哥哥,钱是什么东西呀?”

清风淡然道:“金银黄白之物,为世间通财。”

明月一皱眉:“上次东华先生那只纸鹤,上面的气息我觉得很不舒服,你说那是俗世的铜臭味,后来又对我解释就是钱财味,可这些金珠既然也是钱,怎么没有那种气息呀?”

清风:“金银是金银,世间之物而已,钱财是钱财,那些气息不是发自金银自身,而是沾染了无数人的欲念心机,所以你觉得不舒服。这些金珠未受沾染,当然没有那种气息了。”

这话说的玄妙,普通人可能不解,但梅振衣完全听懂了。清风说的“沾染”二字,其实很多搞古董收藏的行家可能都有所体会,收藏的东西静心把玩的时候,恍惚间能够感受到这些东西以往的主人留下的信息。

一件东西经过众人之手,当这些人得到这件东西时,如果有种种强烈的诸如贪婪、喜悦、愤怒、幽怨等情绪,物件上也可能沾染这些气息。梅振衣穿越前熟悉江湖八大门,其中册门就有这些讲究,他当然知道。

修行到一定境界,或者修炼某些特别的法门,会得到这种相当强烈而敏锐的灵觉,是神通也是一种考验,人们会受到种种外来欲念的干扰与勾牵。如此修行也是一种历练,如果到了超然境界,可以达到一种心明无染的状态,按佛门的说法就叫作“维摩诘”,意思是无垢、自性无挂碍,有一部佛经就叫《维摩诘经》。

那位仙童明月,心中丝毫不受俗欲勾牵,绝对的心明无染,就是觉得不舒服、不喜欢,说她修为高绝又不太像,说她修为境界低也不可能,梅振衣反而有点想不通了。但看见明月如此,梅振衣也明白清风为什么要找一处灵枢汇聚的清修之所了,在人世间找适合明月修行的地方还真不容易,恐怕自己家那九座山也未必符合条件。

听见清风的话,梅振衣也感慨的说道:“我师孙真人曾告诉我,世人常行诡诈阴险谓他人不知自以为得意,却不知世事皆留痕,无知者不觉而已。……但是清风仙童,关于钱,您刚才的话也不尽然。”

清风:“哦,我错在哪里?”

梅振衣:“金银之物,自性无染,以金银为通财之用,自性亦无沾染,是一种无差别的世间法,你所言的沾染,不过是因缘而起的俗欲而已。”

清风皱了皱眉:“能否解透?”

梅振衣思忖着说道:“看似以金银换车船衣食,所交换的非金银,只是一种世间度量中介,劳力费心之果,彼此互舍互得。……世间法若有不平之处,在于舍得不等,有人劳而无功,有人不劳而夺,此与金银之物无关,也与通财之用无关。”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是穿越前在大学里学的货币学知识,以古时的语言方式说了出来。清风闻言点了点头只说了三个字:“明白了!”

梅振衣微微吃了一惊,修为到了清风这种境界,说明白了就是真的明白了,绝不会不懂装懂,看来修行高人慧根开启果然不凡。那边明月睁大眼睛道:“清风哥哥,我也明白了,你为什么把闻醉山灵药都带走,是不是因为万寿宗弟子没付钱?梅振衣刚才说的钱就是这个意思,对吧?”

清风看着她,神色柔和的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天地不仁、天道无亲、天意无私。”

梅振衣闻言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人们常说一提到钱话就会变俗了,可这两位倒好,谈钱能谈到如此玄妙的境界上,也太能扯了!但仔细想想,还真就是这个道理,明月说话单纯而直接。

那边明月又道:“我与清风哥哥不需要人间的这种钱。”言下之意这两位仙童不需要坐车、坐船、吃饭、住店、买衣服。

梅振衣:“你们不需要,但是我需要啊,既然二位随我走,恐怕也有花钱的地方。”

扣子里的金珠自然不会太大,一共六枚,加起来只有五钱重,但也是很大一笔钱了,全部兑换成铜钱相当于五千文。梅振衣在县城里找地方兑换了几两碎银子和一些零用铜钱,又买了一套新衣服换上,然后找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酒楼去饭。

自从上次在突厥军营中美美的吃了一顿烤全羊之后,梅振衣已经饿了快三天了,这次兜里有钱上酒楼,自然点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吃饭的时候麻烦又来了,明月不吃东西,也不愿意坐下,清风见明月不坐,也陪她站在一旁。

这三人在酒楼里显得非常刺眼。梅振衣就是个大孩子,清风看上去比他小点,明月就更小了,三个孩子上酒楼点了一桌子好菜,却只有最大的那个孩子在那里提着筷子猛吃,另外两个小的只有干瞪眼看着,连坐都不让坐!

这是大哥带着弟弟妹妹出来啊,还是少爷带着书童丫鬟出来呀?无论怎么样这位公子小小年纪也太刻薄了!酒楼其它桌上的客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梅振衣的头皮有些发麻,这顿好饭可真不太好吃啊。

再看清风,其它人说的话他应该听见了,却一脸淡然无动于衷;而明月还是那副天真可爱的样子,对周围的议论就像闻所未闻。看见他们无所谓的样子,梅振衣干脆也无所谓了,不管别人说什么,坐在那里安心的享受自己的饭菜。

吃饭时梅振衣也在观察,他发现清风的神色一直淡淡的,从来不笑,只有看着明月的时候表情才会变得柔和。清风的话不多,几乎从不主动说话,除了和明月说话很有耐心之外,与梅振衣交谈往往都是简练的不能再简练。

而明月天真无邪,就似一个七、八岁的女童,但和平常的小孩又有所不同,当她用好奇的眼神看向四周时,仿佛周围的各色人等与桌椅板凳没什么区别。

梅振衣看着他们在心中暗暗称奇,同时也止不住的暗自高兴——这回真是拣着宝了!把这两位仙童带回去安顿好,就可以经常找机会去请教了,而且他在芜州修行亦可高枕无忧,不必再担心出明崇俨、左游仙这样的意外之祸。

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知焰仙子告诉他的那一番话,知焰本是提醒梅振衣这两位仙童是被逼出昆仑仙境的,但梅振衣却有了另一番计较。

昆仑仙境的冲突听上去没有明月什么事,麻烦几乎都是清风一个人惹的,那么这个清风可太了不得了!反过来想一想,昆仑仙境各大派包括妙法门都不能让他们在附近容身,清风又是将万寿宗掌门踩翻在地离开闻醉山的。他带着明月这个拖油瓶,竟能安然无恙的来到人世间,难怪知焰看见清风会目露惊惧之色。

清风与左游仙斗法时曾自称修行不伤天下有灵众生,也就是说他没有在昆仑仙境中伤一个人,就这样还能毫发未伤的离开,这可是一位不好惹的主啊。有他在九连山中坐镇,天下还有什么高人敢到芜州去兴风作浪?

与人打交道其实很简单,梅振衣也是个老江湖了,看情形只要把明月哄好了,就能让清风满意。通过清风在路上谈钱财而论道之语,梅振衣也大概了解了此人性情,与他不难相处,因为根本就不必刻意去相处。

闻醉山清风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凡事都有因果,他也不是主动惹麻烦的人,梅振衣越想越觉得收留这一对仙童实在太值了!

吃完饭,在周围诧异与鄙夷的目光中,梅振衣领着两位仙童出了酒楼。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想找家客栈住下,要间上房美美的洗个澡,但是一看身后的清风、明月,苦笑一声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才在酒楼里看的清楚,明月不仅没有坐下吃饭,走路时连地上的灰尘都没留下她的脚印,看来她根本不喜欢那种俗气杂乱的地方,沾都不想沾,何况是人间客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