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73回、修行至此神通尽,人间无非化身行

左游仙的修为已达出神入化境界,但他并不追求飞升仙界,而是在人世间各处帮人造大唐李家的反。可他也要修行啊,五十三年前左游仙曾经飞越瑶池结界,来到传说中的昆仑仙境,打算择一处闭关修炼之所。结果一入昆仑仙境,就接连遇到好几伙修行高人路过,各持法器匆匆忙忙的样子。

左游仙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前询问,结果没等他开口,有人就招呼道:“这位道友要小心点,闻醉山清风所过之处乱成一团,整个昆仑仙境动荡不小啊,真没想到一个药园童子,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左游仙先后遇到了几十个人,个个都有飞天之能,匆匆忙忙经过据说都是因为“闻醉山清风”到了附近,有人是特意赶来围堵的,有人是慌忙远避的。左游仙没想到这传说中的天成洞天福地,却是这样一副乱糟糟的样子,地方虽好却不是清静修行之所,于是干脆没有深入昆仑仙境,又回到了人世间。

“清风”这个很常见的法号,给左游仙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今日见山中拦路的童子也叫清风,语气不善目中无人,于是开口以此讽刺。

不料那童子面不改色,依旧淡淡答道:“不错,我就是闻醉山清风,从昆仑仙境来到俗世间,已经有几十年了。”

左游仙闻言变色,不禁退后半步,而那名小女娃却天真烂漫毫不理会这紧张气氛,在清风身后探着脑袋也指着自己道:“清风哥哥就是闻醉山清风,我就是明月!”梅振衣看了她的样子不禁莞尔,也没人问她呀。

左游仙面色凝重,一伸手不知在何处取出了昆吾剑,缓缓道:“这里也是人世间,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从何而来,但请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情。……不论你修为有多高,哪怕是金仙成就,也应该清楚,在人世间也只有出神入化神通,我用不着怕你。”

左游仙说了一句话是梅振衣以前从未听过的,那就是不管有多高的修为,哪怕已经飞升成仙,但在人世间,也只有出神入化的神通。修行高人常说出神入化境界是世间法的尽头,这句话有两个含义。

第一是世间的各种修行,达到出神入化已是最高境界,除非你飞升成仙超脱人世,否则就是到此为止。第二个含义是指不论你修为境界有多高,真仙也好,金仙也好,菩萨也好,在人世间现身,包括所谓的昆仑仙境,也只有出神入化神通。

因此有很多仙佛的法身是不入人间的,在人间结缘或了断什么事,大多以化身行走,反正世间神通无非出神入化。当然了,同样是出神入化的境界,也有修为深浅的差异、法力高下的分别、法宝妙用的不同,可能彼此的差别很大,但从神通境界上来讲都是一致的。

仙界和人世间的区别,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此,在真正的仙界不必刻意施展出神入化,人间修行时所得种种神通自然俱足,宛如平凡之常在。所谓飞升仙界能得大自在,也有这一层含义。

具体的原因是什么?梅振衣境界不到还理解不了,这不仅是因为“地方”的不同,而是与修行最终要突破的境界有关。左游仙开口说出那样一句话,梅振衣也有些意外,站在那里直眨眼,难道说只要左游仙抓住自己不放,不论什么人也拿他没办法吗?

然而清风却似没有听见,自顾自朝梅振衣道:“梅振衣,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与明月来到人间,想寻找一处适合我们的修行福地,一片灵枢汇聚的清静道场。我把你从此人手中救出来,再护送你回家,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梅振衣愣了愣,突然想起了齐云观以前的那位吕观主,就曾经想赚他梅家的青漪三山,使了种种手段。而这位清风说话倒也直接,开口就要一片灵枢汇聚的清静道场,并答应先救他并护送他回家,虽然是同一个目的,但行事的手段完全不同。

梅振衣很干脆的答道:“二位仙童放心,我家在芜州有九座山,都是不错的地方。”

清风:“我只要其中一座,只在山中修行并不相扰,但是地方由我亲自挑选,你若现在答应就不可反悔。”

梅振衣:“好的,一言为定!”他当即答应下来,不就是找个地方清修吗,那么大的山哪里不行,反正有的是地方,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左游仙不高兴了,清风说话根本就当他是空气,人还没救走呢,先商量起回芜州的事情了。他重重的冷哼一声道:“这位道友,你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就算你的修为在我之上,但梅家小子还在我的手中,我若不放人,你是救不走的。”

清风这时才转脸看向左游仙,淡然道:“你刚才说的话我听见了,不错,人世间神通不过出神入化,但仙家玄妙不同,你没有到那个境界是不会理解的,毕竟还差了许多火候。当然了,你也不必怕我,我的修行,不伤天下有灵众生,自然也不会伤你。”

“不伤天下有灵众生?好大的口气!那你又如何与我相斗?”左游仙冷冷问道。

清风:“这样吧,你用最得意的法宝,全力向我一击,我绝不闪避也不还手,你的法力只要能够击中我,我就立刻退去,但一击如果不中,你就放了梅振衣自行离去。……你看这样可不可以,事情是因你而起,需要你点头?”一开始是在对左游仙说话,最后一句却是在问梅振衣。

梅振衣见清风竟然问自己,一时之间也不好回答,清风用的方式太托大也太冒险了。他说不还手不闪避,更玄的是不仅仅是不被左游仙的法力击败,而是不被“击中”,这其中的差别是很大的。这种斗法就相当于梅振衣当初遇到左游仙,拜神鞭根本就击不中左游仙。

梅振衣的修为与左游仙相比有天壤之别,可左游仙已有出神入化境界,既然人间神通不过出神入化,就算这仙童清风手段更高,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吧?这小童子是不是不太了解人间事,说话做事太自以为是了?他如果败了弄不好会受伤,而且根据约定也无法再救人了。

梅振衣犹豫间还未答话,身后的远处空中有人说道:“梅公子,答应他吧,就让左游仙一试!”回头看去,知焰、积渊、积潭三位飞天高手已经赶到,在空中成品字形站立将左游仙的退路截断,梅振衣不认识另外两位道长,知焰可是熟人。

本来他们三人让左游仙给逃脱了,再难找到踪迹,可是左游仙在终南山中遭遇清风拦路,斗法暴露了身形,也被搜寻到附近的三人察觉,此时正好赶到。说话的正是知焰,她这话一出口,身边的积渊、积潭也露出惊讶之色。

难道这位清风童子如此厉害,知焰也认识他?再看知焰说话时的神色,不是看着梅振衣,而是望向清风,眼中竟有惊惧之意。什么人竟然能让知焰仙子目露惊惧,看清风的样子就是个眉清目秀的小童子,一点也不可怕呀?

知焰说话了,而且神色这么古怪,梅振衣心里就有底了,笑道:“我当然答应了,清风仙童啊,你小心点不要受伤。……但是不知这位左至尊答不答应了?”

左游仙此时已经脸色铁青,青的都发紫,清风从头到尾每一句话都是轻描淡写的口吻,但听在他耳中却是有生以来从未有的蔑视与羞辱,他如果不答应,那就不是狂放孤傲的左至尊了。左游仙咬牙道:“我当然答应,你可不要后悔!”

说完话立刻就动手了,以前见他使用昆吾剑,都是握在手中祭出剑芒飞斩,这一次却直接脱手飞出。昆吾剑射出之后,左游仙大喝一声如霹雳震天,只见那把短剑突然在空中炸裂,爆发出无数耀眼的光芒。

仔细看不是剑身炸开了,而是随着短剑的飞射,剑身上不断射出一道道短剑状的光芒,形成一片耀眼的剑雨飞向清风,剑雨还带着呼啸之声,这声音就似冬天关上窗户听见远处的狂风吹过山林树梢。

清风站的有多远?不到五丈!以剑雨的速度射到,瞬间而已!清风站在那里没动,也没闪避,只是伸出了一只手,竖起一根食指指向前方。奇异的是,凌厉而发的昆吾剑始终飞不到他身前。

如果只看空中的剑雨,会发现它们在急速的飞行,几乎比流星还快,后方拖曳着耀眼光芒留下的残影。但是再看左游仙、昆吾剑、清风这三者,位置都不变,剑雨就在两人之间呼啸飞行,好像又始终没有前进,仿佛这不到五丈距离被无限延伸。这是一幕相当怪异的情景,不是亲眼看见很难形容。

左游仙再度大喝一声,衣袍鼓荡而起,双臂张开如飞翔状,披散的头发飘扬,脸色显得有些狰狞。这时清风的衣袂轻轻一荡,似有微风吹过,头发丝也飘起来几根,他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的修为不错,在这人世间已是屈指可数!”

清风话一出口,左游仙长啸一声,似将身中鼓荡的真气全部通过这一声长啸疏散而出,空中的昆吾剑光华尽失,向后缓缓的飞回到他手中。他全力一击果然没有击中对面的清风,祭出法器已经延伸到极限,继续施法催动就飞出他的身心感应之外了,不得不收回昆吾剑。

左游仙败了,也就是两声大喝加一声长啸的时间,他站在那里,眯着眼睛直视着清风半天没说话。梅振衣觉得周身一轻,无形的束缚消失了,原来是左游仙已经放开了他。

清风又说话了:“你的修行,尚未到达世间法巅峰,化身皆有执念,这执念就如你方才祭出的那一剑,看似只差一线,却终究是无谓之功。此念不斩,出神入化不得圆融无碍境界,终究无法超脱。”

长啸之后,左游仙已经恢复了往日傲然的神色,朝清风施了一礼道:“多谢指点!但你所说我早已清楚,宁愿如此。……我败了就是败了,告辞!”

说完话飞身而起就欲远去,梅振衣喊了一声道:“慢着!”

“小子,还有什么事?”左游仙在空中问道。

梅振衣:“昆吾剑留下,那不是你的东西。”

一道光华射落,昆吾剑被抛了下来插在梅振衣的脚前,他又掏出指妖针向天上抛去:“左前辈,你的东西还给你!”

“送给你了,留着慢慢玩吧。”左游仙的声音传来,人已经不见。

指妖针落了下来,被一只伸出的小手接住,正是清风背后的那个小女娃明月。她捧着指妖针小跑上前,递过来道:“他不要,法宝也不能乱扔。”

梅振衣看着明月天真烂漫的样子苦笑道:“这上面有左游仙留下的灵引,我可不想把这东西留在身边。”

“哦,是这样啊?那我先帮你拿着。”明月收起指妖针又跑回清风的身边,而清风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明月,什么话也没说。

梅振衣转身朝天跪拜:“多谢三位高人,万马军中相救,又飞天万里不舍,梅某人感激不尽,此生愿粉身相报。”这三位是应该好好谢一谢,万马军中率先杀出,又从万里之外的热海一直追到终南山,可不是一般的人情呐。

知焰一闪身避开了他这一拜,积渊、积潭赶紧飘落身形,伸手一把将他扶了起来,连声道:“使不得使不得,我们是世间东华门下,你是东华先生的亲传弟子,论辈份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反正是我们的长辈。……东华先生曾以纸鹤传信,托付我们关照你,结果出了这么档乱子实在有些不安,好在梅公子安然渡过此劫。……您真要谢,就好好谢谢那位仙童。”

积渊真人是世间东华门掌门,见那位仙童清风修为通玄深不可侧,又出手相助,当然要上前行礼,试探着问道:“这位仙童,在下东华门掌门积渊,给您行礼了。”

清风一眨眼:“东华门?你们就是太牢峰中那群修行人?我和东华先生有一面之交,两百年前他在我的药园采过药,我喝过他一葫芦酒,也算有缘吧。”

一听他这么说,积渊与积潭都吃了一惊,这小童子可是一位“老”前辈啊,两人又赶紧欲行大礼,被清风挥袖阻止。他们以前没有听说过闻醉山清风的名号,只道他是东华先生的故交,也是一位入世云游的仙人,难得遇见自然热情相邀,请他有空时去太牢峰做客。

明月却摇头道:“我们不去太牢峰,要随梅振衣去南方,已经说好了的,选一处福地清修,人世间已经走过的地方,我都不喜欢。”

积渊、积潭与清风、明月说话,知焰却落下云头远远的站在一旁没有靠近,还悄悄的向梅振衣做了个手势。梅振衣不解何意走过去道:“知焰仙子,我们又见面了,这次劳你万里相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不如随我回芜州吧,做个伴修行也很不错。”

知焰摇了摇头:“多谢你的好意,只要记住你的承诺就行,其余的事不必操心。……我只想问你,你要将那两人带回芜州吗?你可知道,他们是开罪众人,被逼出昆仑仙境的。”

梅振衣惊讶道:“他们得罪了谁?”

知焰:“几乎所有的修行大派,这两位童子所过之处,无人肯容他们在附近,也无人肯庇护,包括我所在的妙法门。他们被逼的无法立足,才来到了人世间。”

听见这话,梅振衣心里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想起了后世那些暴露身份的黑社会老大,人人惧怕又人人喊打,就如过街老鼠一般。这清风、明月一个眉清目秀另一个粉雕玉琢,怎么看也不像坏人啊?梅振衣不解的问道:“因为什么呀?”

知焰皱眉道:“具体内情我也知之不详,只听说他们原先是闻醉山药田的童子……”她嘴唇不动细语传音,简单的讲述了自己所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