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70回、列杀阵刀锋如雪,漫野川胡骑扑厥

梅振衣的眼力,比一般人要好得多,对面那人他看的清清楚楚,虽然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不会是别人,就是自己的“父亲”梅孝朗。南鲁公年近四十,骑在马上腰杆挺的笔直,相貌堂堂,威严中还有几分儒雅,正是自己想像中父亲的形像。

自己的父亲果然是文武双全,就看这射来的一箭,内家劲力已达巅峰,带着尖锐的破空哨音有一种无坚不摧的气势,功夫绝不在梅毅之下。只可惜这一箭射向的竟是自己。

梅振衣曾经无数次设想与父亲见面的场景,会在什么情况下,第一句话该说什么,他能很自然的叫出父亲两个字吗?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他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嗓子眼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眼眶也是湿润的。而梅孝朗也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仿佛不想听见对面这个孩子喊出父亲这两个字来。

梅振衣当然不想死,他希望父亲能救他,但他也不怕死,如果父亲救不了他也不会怨恨。在穿越前看见的电影中,就有英雄就义时高呼“向我开炮”的场景,可是梅振衣连这种机会都没有,梅孝朗在阵前大骂“无耻匪类”,一箭就射了过来。

这一箭来的太快,太凌厉,太出人意料,推车两边的萨满巫师举起骨杖还没来得及施法,箭已经射到了。能有反应也能有本事挡住这一箭的,只有站在推车后不远的左游仙,他看着梅孝朗在冷笑,箭射来的时候他看向梅振衣的眼神又有些担忧,但并没有打算出手。

梅振衣能活下来吗?

唯一能够救梅振衣的就是他自己,箭射来时,梅振衣不由自主以御器之法将那双护腕与身心连为一体,运转周身法力。在这一瞬间,能感觉到周围三尺以内空气中所有的能量波动都停滞下来,仿佛一切都接近于凝固,他就似披上了一件无形的厚茧状铠甲。绑在身上的牛筋断了,梅振衣双腕交叠挡在胸前。

银灰色的箭簇闪着锋利的寒光,箭杆的前端三分之一是金黄色的,后面三分之二是火红色的,尾端是黑色的雁翎翅。它轻松穿透了环绕在梅振衣周身那无形的茧状铠甲,奇异的是,一进入这个范围,箭没有减速,但箭身上凝聚的劲力迅速荡漾而开,冲向他周身三尺之外的空间。

这便是袖里乾坤腕的护身妙用,左游仙演示了一次,并且告诉梅振衣如果他学不会,也就没命去想别的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箭呼啸而来正射在梅振衣的护腕上,感觉到的冲击力不是来自手腕,而是来自周边遍布全身上下,因为护腕的妙用,这一箭的劲力是四处爆发的。就听一声巨大的震响,像两辆奔驰中的铁甲战车相撞,一股烟尘四射带着碎裂的木屑与横飞的血肉。

在旁观者的眼中,梅孝朗这一箭之威,不仅射杀了冒认他儿子的奸徒,竟然也射碎了这一辆推车,声势无比惊人!

实际上这种效果是箭上的劲力与梅振衣的护身之法共同导致的,这一箭破了梅振衣的护身法术,强劲无比的劲力击碎了梅振衣周身三尺内无形的铠甲,产生的冲击波将这辆木质推车打的粉碎。那横飞的血肉并非是梅振衣,而是站在梅振衣身后那位拿刀的大汉,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彪形大汉一瞬间连全尸都没留下。

梅振衣并没有死,他的护身法术被破了,身下的这辆车也碎了,全身如遭雷击,所有的法力已在刚才那一瞬间耗尽,跌坐在尘埃中一丝力气都没有了,连手都抬不起来。就差一点点他就没命了!假如是一个月前刚刚被左游仙掳走的他,以那时的修为就算带着护腕,也绝对活不下来。

他落在血肉、碎木、尘土四射的最中心,绝大多数人察觉不到梅振衣跌落未死,哪能想到在这种场景面还能留下活人呢?本来静悄悄的大唐战阵发出一声轰鸣,为主帅的这一箭之威喝彩,几十万人一齐大喝,如天边涌来的滚雷,连大地都似在颤抖。

紧接着,大地真的颤抖了,梅孝朗一箭之威不仅射碎了一辆车,而且也射动了几十万大军。这也是一个信号,王方翼在阵中将大旗一挥,无数面战鼓擂响,唐军在这一刻突然发起了冲锋。唐军的布阵像剪刀口一样张开,此刻中军未动,冲击从两翼发起,各有一列铁甲重骑奔腾而出,插向突厥契型阵式的两肋。

唐军的人数多于突厥,但骑兵也只有八万人,从整体士兵的骑术来看,不如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突厥勇士。这一次梅孝朗特地挑选了一万六千名精锐骑士,编成左右两队,装备成重骑军。这些骑士人人手持长槊身披重铠,连马匹的正面都包着能挡流矢的软甲,这种重骑的速度不如轻骑军快,但是对战阵的冲击力是无以伦比的。

两列重骑排成整齐的箭头形,左右包夹插进突厥军阵的两翼,撞了个人仰马翻,刀枪碰撞与震耳的喊杀声随即响起,战斗就是这样突然打响了。左面王方翼领着亲兵挥舞长槊冲杀在最前,右翼重骑最前端是梅孝朗的亲卫首领梅刚,而梅毅此刻也手持长槊紧跟在梅刚马后。梅毅的神情有些狰狞,眼珠子瞪圆了只盯着前方的突厥骑士,紧咬牙关不去看梅振衣所在的中央方向。

左右两翼重骑随着梅孝朗一箭射出而冲出,就在同一时间梅振衣站立的推车被碎裂,就听对面一声女子的惊呼,有一个妙曼的红色身影冲天飞来,竟然是流落人间好久不见的知焰仙子。在她身后,紧跟着飞起另一名纱裙女子,正是世间妙法门的掌门鸣琴。

知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从与梅振衣告别之后,她在人间游荡,后来还是去了妙法门看看,鸣琴掌门自然率众弟子恭敬接待。那鸣琴的修为本就不低,得到飞云秘籍之后又有知焰这种高手指点,境界有所突破更上一层,如今也有飞天之能。这一次到王方翼军中助阵,不仅带上了七名晚辈弟子,知焰也跟着来了。

知焰在阵前看见了梅振衣,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梅孝朗已经一箭射过去了,梅振衣中箭之后她才飞身而出。知焰与鸣琴飞出战阵,唐军的另一侧也嗖嗖嗖飞出三条穿着道袍的身影,正是东华门掌门积渊与护法积海、积潭。

知焰的身形最快,比两翼冲出的铁甲骑兵要快多了,连弓箭手都来不及张弓她就已经到了梅振衣所在的上空。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梅振衣没死,跌坐在一片烟尘狼藉之中。

此时就听见一声长啸,左游仙宽袍大袖飞天而起,在空中迎住了知焰,同时骨笃禄发出连声奇异的怪叫,挥舞白骨法杖也冲天而起迎了过去。七名妙法门弟子与十二名东华门弟子,各持法器腾空而来,围在车边的一群萨满巫师咿呀怪叫着迎住,一瞬间战阵最前端法宝横飞光华四射,已经斗成一团。

战斗在战阵的最中心和两翼最边缘率先打响,突厥骑兵立刻催动战马也发起了冲锋,如潮水一般涌下河谷,挥舞弯刀向唐军扑去。

在战争史上的各种战例中,步兵阵对抗大股骑兵的冲击,往往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唐代的很多战役,也包括这一场大战。突厥骑兵往往是在百步以内骑马射箭,三十步内收弓拔刀,冲击力非常惊人。但唐军战阵前的士兵此时个个站的笔直面不改色,似乎就像没有看见这些气势汹汹的敌人。

突厥骑兵冲下河谷,天空突然传来连成片的嗡嗡之声,抬头看去,下雨了——箭雨!唐军并没有在运动战中对射,而是按照多兵种操演的战术,距敌一百六十步,后排弩军齐射。强弩的射程比弓箭远了近一倍,但射出一箭后上弦较慢,连续射速有限,因此需要事先准备好,看旗语下令发动齐射。

弓箭与子弹不一样,正面射来是可以看见的,训练有素的士兵有很大概率能格挡或躲闪。但是裹挟在大军中,面对覆盖性的射击,中不中箭只能看运气了。强弩齐射,突厥骑兵倒下了一大片,其余的骑士仍然怪叫着向前冲锋。

一百步,弓手齐射!一般弓箭手能够射穿皮甲的有效射程大约是六十步,百步内张弦射出,到对方冲锋迎上,正好是六十步左右距离,突厥军人仰马翻倒了一片。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还能计算的如此精准,号令下达的如此沉稳,士兵一丝不差的齐射完成,要经过长期的操演。裴行俭治军之严是有名的,梅孝朗也受其余荫。

弩兵发出两轮齐射,弓箭手射出了六箭,河滩之上落箭如雨,密密麻麻到处插满了箭杆和倒下的人马,突厥付出数千骑的代价终于冲到了对岸。这是一段上坡,受到箭雨以及前方倒下人马的阻挡,冲锋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距敌二十步,弓手撤弓加入战锋队,一片震天的鼓响,随即十几万人齐声大喝,就见刷的一下,唐军阵中突然伸出了一片整齐的獠牙,原来是所有的人一齐拔出了刀。这刀按唐代的度量衡有五尺长,笔直的刀身,刀尖是斜的,刀背两侧都开有血槽,刀柄很长,挥刀时可以贴到肘部,并用包模技术局部淬火,韧性和锋利程度都极佳。

冷兵器时代的绝唱——大唐陌刀!在世界冷兵器战争史上,用这种刀来大规模的装备战阵成为制式武器,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刀光如浪如雪,就像一堵刺眼的无边刀墙,唐军动了,不是冲锋,而是随着战鼓声整齐的向前推进,每一步落下都有山摇地动之感。

想当年吴王杜伏威在江淮军中善用刀阵,今日梅孝朗也用刀阵,规模和威力要比当初的江淮军强大多了。一堵锋利的刀墙迎上了冲在最前面的突厥骑兵,惨叫声、马嘶声、金铁碰撞声、利器切入骨肉的摩擦声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

唐军的每一名战士都毫无惧色,目不斜视只看前方,随着战鼓声整齐的向前推进,甚至挥刀劈刺的动作都带着整齐的节奏,哪怕被对方的兵器刺中了身体,也一样的挥刀向前刺杀保持着阵形不乱。有人倒下了,后排士兵立刻补上,这堵刀墙始终毫无缝隙,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压了过来。

人们谈到作战,都说士气很重要,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士气究竟是什么?尤其在冷兵器时代,它直接决定了一支军队的战斗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曾经有一个经常被流氓欺负的瘦弱小贩,有一天终于忍无可忍,挥舞着一把菜刀把十几个地痞赶出了好几条街,接连砍倒了七、八个拿匕首的壮小伙。这种爆发也可以形容为一种士气。

在战场上,士气就是一种舍生忘死,激发出全部潜能的精神力量,它有很强的感染力,类似一种群体无意识的催眠。在某种气氛下,哪怕一个平时胆小如鼠的人,也可能会变得杀人不眨眼。成功的将领都很善于调动属下的士气,大战前的心理战也非常重要,临阵斩杀突厥奸细,梅孝朗一箭之威,铁骑冲阵震动天地的气势,也引爆了唐军漫天的杀意。

刀光如雪,刀阵像一堵速度不快但又不可阻挡的海啸卷过,锋芒所向别说是人,连战马都没有活的。这种阵式的可怕或者说残忍之处,就是推过之后没有活口,有人想投降都来不及。通谷河滩被鲜血浸满,唐军已经过了河,左右斜对挤压向突厥军阵的中央。

骑兵做战,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速度和冲击力,假如失去了速度和冲击空间,骑兵的优势也就失去了一大半。骑兵阵还有一个劣势,就是只能向前,在马上是无法转身做战的,冲破敌阵后,可以绕圈再来回绞杀起到最大的战果。如果冲不破敌阵,失去了速度,又被压缩在一个拥挤的空间内,对骑兵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处境。突厥骑兵目前就面临这种处境。

很难用语言描述这么一大片战场,假如有人从高空向下俯视也许能看得更清楚。唐军呈剪刀口形的阵式排开,铁甲重骑插入突厥人的两翼,并不能取得决定性的战果,但却成功的压缩了战场空间。

突厥骑兵的反冲锋在河谷中受到了密集箭雨的阻挡,冲上高地时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这时唐军的刀锋阵向下推进。突厥骑兵没有在第一时间冲开刀墙,唐军左右两堵刀墙斜对着压了过来,战场正面空间越来越小,突厥战马展不开冲锋,在河谷中拥挤成一堆。而刀锋阵的后面,弩手上弦,仍在按号令整齐的发出箭雨。

唐军的刀阵左右两面斜对着向里压,两翼是铁甲重骑的包夹,突厥军队也是朝左右两个方向,向外发起反冲锋,战场的最核心恰恰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而此时在这个真空地带上也是打的昏天黑地飞沙走石,一群修行人以及萨满巫师在斗法。

知焰、积渊、积潭三个人飞在空中围住了左游仙。积渊祭出两仪钩,空中黑白二气盘旋呈现涌动的太极图案;积潭挥舞点金笔,一片星星点点的金光如云如幔;知焰在三人中修为最高,无形之器穿云梭出手时还带着动人心魄的杀伐琴音。

再看左游仙,已经化成三头六臂,一手持昆吾剑,剑芒四射抵住穿云梭;一手持混元幡,扫向点金笔发出的如幔金光;一手持子午盘,变幻阴阳打乱积渊祭出的黑白二气,以一敌三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梅振衣在哪里?梅振衣就在左游仙下方,一脸木然的坐在地上,周围是天昏地暗,方圆一丈之外连一块碎石头都找不着,一切都化为齑粉。而他竟然安然无恙,打斗中的四名飞天高手都非常小心,法力的余波都远在梅振衣的一丈开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