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德充符
第069回、愣将军挥拳击案,南鲁公阵前射子

凌姿领命而去,王方翼站起身来,很惭愧的说:“梅公,西北一带龙蛇混杂,我军中有突厥奸细,其实我早已知道,并在暗中搜集名录,释放虚假军情以为疑兵之计。粮草辎重、弓弩战马都有可靠之人看守,裹挟在大军之中他们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不成想今日突厥将谣言造到南鲁公头上,是属下的过失,在此向您请罪。”

梅孝朗一摆手:“兵不厌诈,虚虚实实乃兵家常事,将军何过之有?只是决战在即,这些人用不着了,正好借此机会一举擒拿,届时推到两军阵前列队斩首,寒敌之胆振我军士气。”

他听说“谣言”已传遍军中,心里就是一阵恻然,看来私下里假意商谈招抚,借机救回儿子是不可能了!他本人必须率军决战,而且一战必须获胜,以明忠君报国之心。是什么人和他有这样的私仇呢?肯定不是元珍,而是车簿与骨笃禄。梅孝朗深恨散布传言的细作,要将他们推到阵前一起枭首。

这么做看似太狠,但自古义不掌财、慈不掌兵,刀枪战阵之前容不得一丝手软。王方翼闻言大喜:“梅公此举大快我心!对待突厥匪类,正应行此雷霆手段。”

梅孝朗却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王将军,还有一事我要与你明言,出我之口入你之耳即可。我长子梅振衣一月前在江南被人掳走下落不明,掳走他的人是当年江淮军中左道高人左游仙。如果我儿确在突厥人手中,那么左游仙也应在突厥军中。”

梅孝朗为什么要对王方翼说实话,因为自己儿子被左游仙所掳,这件事浩州府已经知情,迟早是瞒不住的。如果人悄悄救回来,平息叛乱之后一切好说,但此刻传言已起,假如真在两军阵前相见,他就很难解释了。

王方翼倒吸一口冷气:“梅公,此事当真?”

梅孝朗不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王方翼愣了半天,突然间握拳击案,重重的打在元珍的那封密信上,沉声道:“梅孝朗,你身为大唐南鲁公,家国大义如何取舍,应该想明白!”

身为副将与下属,有这么跟主帅说话的吗?这位王方翼还就是这种人,他有个外号就叫“王愣子”。到底有多愣?想当年他的一位结义好友犯法被斩暴尸,王方翼不怕株连前往法场,为朋友收敛了尸体并依礼埋葬。长安金吾尉弹诘他渺视国法,王方翼也自愿受罚,还是唐高宗下诏宽免这才没有追究。

这样一个耿直的人,又是前王皇后的亲戚,如果不是裴行俭大将军的庇护,他恐怕早就倒霉了。王方翼是裴行俭麾下一员猛将,立下战功无数,所得封赏却不多,裴行俭也一直有意让他戍守边关远离京城,这才安安稳稳的做官到现在。如今裴行俭已病故,朝廷在陈务挺的举荐下启用王方翼,但王愣子的脾气还是一点未变。

听见王方翼的喝问,梅孝朗突然拨出配剑,转身朝桌案就斩了下去。王方翼惊得一缩手,只听稀里哗啦一阵响,连桌案带那封密信都被一剑斩为两段。

梅孝朗以剑指残桌决然道:“王将军说这种话,太小看我梅某了!我岂能为一子而不顾家国大义?方才告诉你实情,是因不想有私可能致你我疑忌,将军请放心,临阵破敌之时,我绝不会有半点犹豫。如违此言,誓同此案!”

王方翼见梅孝朗如此态度,也意识到自己方才话说的过分了,不仅无礼且有猜疑之心,脸涨的通红,长揖道:“梅公襟怀坦荡,属下敬佩不已!我是个武夫,说话口无遮拦请您不要介意。……令公子万一不幸,也是为国而捐身,无所憾矣。……梅公仍壮硕,回头多娶几房姬妾,儿子,还会有许多的。”

梅孝朗收起剑不想再继续说儿子的事,指着大帐中央的军阵操演盘道:“你回去后督促凌姿按营拷问奸细,一个也别放过,今夜起全军任何人只入不出,勿再使一丝消息外泄,违令者斩!”

王方翼面容一肃:“得令!”

梅孝朗:“明晨你拆营整军,与我合兵一处,我留五万人守此大营,调集粮草辎重为后军接应。其余大军火速推进,直逼热海,让车簿措手不及。”

王方翼:“梅公要突然挥军疾进?此举甚妙,我本以为大军对阵要在两日后呢!”

梅孝朗:“关中军马一时不适此地水土气候,一入北庭我缓缓进军养精蓄锐,一面与元珍佯谈招抚。今士气已足,正应控弦疾进一举破敌。……破阵之时以西北精骑为先锋,王将军勇武之名我已久闻,没什么放心不下,但是对方军中若有左游仙那等高人,将军要小心。”

王方翼:“再大神通,一个人在如潮军马面前也是无能为力,若裹挟入冲阵之中也是九死一生,怕他什么?”

梅孝朗:“自不怕他能阻大军,只防他阵前偷袭伤我将领。”

王方翼:“梅公不必为我担心,裴相与平原公(程务挺)请妙法门的高人来营中助我,竟是一群娇滴滴的小娘们,架子倒是不小。……梅公自己也要小心。”

裴炎最近与程务挺关系亲密,这一文一武在朝中结党,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程务挺举荐王方翼,裴炎竟然请来世间妙法门的高人到军中助阵。梅孝朗微微一怔随即释然道:“我营中也有世间东华门的高人,你回去告诉妙法门众高人一声,阵前不要起了误会。”

王方翼领命回营,梅孝朗站在那里看着断为两截的桌案,面色深沉良久无言。这时帐外梅刚的声音禀报:“主公,积渊真人回来了!”

“快请!”梅孝朗从沉思中被惊醒,快步迎到帐门前。

积渊真人年纪不详,看上去只象三十许人,面色温润如玉,双目清澈如水。他没有穿道袍,而是草原上常见的牧民打扮,他这是乔装做信使,代表梅孝朗去见元珍刚回来。两军之间密送消息十分危险,积渊这种高人肯帮忙是最适合不过的。

积渊是世间东华门掌门人,长年在终南山太牢峰清修。东华先生钟离权年初曾驾临太牢峰,招集山中弟子开法会,开讲金丹大道玄机,并顺便为梅振衣炼制了一支拜神鞭。当时积渊就得知钟离权在芜州新收了一名亲传弟子,是南鲁公之子梅振衣。若论辈分,梅振衣至少也是积渊的师叔。

修行高人“飞升”昆仑仙境之后,尘缘大多了尽,要么寻找昆仑仙境中的同门立派之地,要么做个游神散仙,总之是择地清修很少问世间事。昆仑仙境中清修无岁月之牵,只恐天劫难历、道果难求。象东华先生这样返回太牢峰开讲法会的事,几十年也难遇到一次。

钟离权返回昆仑仙境前,曾用纸鹤向太牢峰传信,假如梅振衣遇到意外变故,托世间东华门照护。结果没过多久,梅振衣真出事了,被高人掳走下落不明。东华门得信也在寻找,但左游仙修为高超且行踪诡秘,只让梅毅撞见过一次便再无踪影,东华门弟子也没找到。

积渊觉得事态严重,恐负钟离权所托,亲自带领积海、积潭两位护法,以及门中十二名出色的晚辈弟子来拜访梅孝朗,却听说梅振衣可能被左游仙掳到突厥军中。沿途都没消息,他们也跟随大军来到西北,这一次积渊亲自乔装秘使去见元珍,就是想探听梅振衣消息,好设法救人。

梅孝朗见积渊进帐赶紧赐座命人献茶,慰问辛苦之后首先第一句话问的是军情:“积渊真人,突厥战备如何?”

积渊:“虽是各部杂合,但人人上马即可战。只不过元珍与骨笃禄互相猜忌,军心不稳,士气也非最旺,梅公此时挥军疾进正是战机。”

梅孝朗又问:“我儿如何?”虽然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可嗓音竟有些发涩。

积渊叹了一口气:“本想探明关押所在,可以趁黑夜飞天劫营救人,但左游仙把梅公子留在自己的帐篷中,周围不仅有数百强弓手,还有一群萨满巫师警戒,飞天劫营是不可能了。我等修行人自有行事缘法,知不可为不会强行。如果实在救不得梅公子性命,只有请东华上仙将来去寻梅公子之阴灵或转世之身,再结师徒之缘了。”

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梅孝朗眼睛紧闭身体轻轻晃了晃,这位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的南鲁公,此刻脸上现出一片苍凉之意,人仿佛苍老了许多。

积渊又说道:“梅毅将军让我打探公子是否戴着护腕,据元珍派去送饮食的手下所见,梅公子接东西的时候,袖中确实戴着一副火焰纹护腕。至于他问我公子如今的修为如何,我就知之不详了。”

……

积渊与梅孝朗说话的时候,远在突厥军营的大帐中,左游仙也正在对梅振衣说话:“小子,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没想好吗,拜不拜我为师?”

梅振衣苦笑:“我是否真心拜入左道门下,与时间多少有关吗?要是愿意的话,一念之间而已,要是不愿意,你天天问也没用。”

左游仙:“你若不拜我为师,到了两军阵前,还想活命吗?”

梅振衣:“我也没说不愿意啊,就是没想好,真的没想好,左至尊,你说这怎么办?”

左游仙冷冷一笑:“还在希望你父亲会设法救你?告诉你,别做梦了!在两军阵前,他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若不信,我们就一起等着看,尘缘俗情虚伪矫诡,届时希望你看穿顿悟,随我去罢!”

梅振衣:“你说什么?我父亲真的杀了我,我又怎么随你去?”

左游仙还是在笑:“他若不杀你,你又如何肯随我去?若想活命要靠自己,如果你真的死了,只能说命弱福薄,没资格做我的弟子。”

梅振衣皱了皱眉:“左前辈,你怎么神神叨叨的?我没听懂!”

左游仙收起笑容道:“到时候把护腕戴好!你曾赚我戴上护腕,我演示了护身之法,这万里路上又陪你修炼。如果你不能领悟其中妙用,或法力不足护身自保,也枉费我一番苦心了。如果你能活下来,不要忘了,这条命也算是我给你的!到那时很多事你可能就会想通,我也在等。”

……

唐朝大军来的突然,让车簿、骨笃禄、元珍等人有些措手不及,前一段时间接到探马与奸细回报,梅孝朗行军谨慎,一直在缓缓推进。而元珍还在秘派使者与梅孝朗商谈招抚之事,梅孝朗派来的回使昨天刚走,怎么今天对方大军就毫无征兆的扑向热海而来?

突厥兵不善据营防守,利用速度与冲击力野战骑射才是强项,闻唐军突然到来,营中号角连催,健儿上马列阵冲向草原大漠——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只能在马上带着行军干粮。

双方在通古河边遭遇,前头小股部队一番弓箭互射之后,随后大军都没立刻发起冲锋,而是在两岸高坡上约束军马整顿好作战队形。

与大漠中许多条河流一样,通古河是一条季节河,水很浅河道很宽且只在雨季成流,一年中其他大部分时间河床裸露在外,生长着丛丛野草。现在沿河床两岸的高地上,军阵森然肃杀之气弥漫,几十万大军对峙,竟然静悄悄听不见一点声音。不仅战马不鸣,而且连一丝风都没有,似乎连老天爷都屏住了呼吸。

军阵前锋不是象平原列队那样整齐笔直,而是依地势展开。通古河在这里拐了个大约六十度的湾,这一侧高地上突厥骑兵列成一个三角契形,最前尖端向外伸出,这是他们最擅长的冲锋阵势。

对岸唐军前锋是个两翼伸出的阵型,就像一把张开的剪刀口,仔细看是两路军相对展开包夹的态势,黑压压一眼看不到尽头。更特别的是左右各有一杆中军旗,左王右梅。双方距离在一箭开外,也就是平常弓弩的射程之外。

梅振衣站在一辆推车上十分醒目,这辆车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就是一个带轮子的木台,中间立着一根齐肩高的木桩,梅振衣被几根牛筋反绑在木桩上,身后站着一名持刀的彪形大汉,一看这架势就让人联想起刑场与刽子手。

大汉手中的刀有一米长,细细的但刀背很厚,刀刃呈月牙状弧形,与周围的突厥骑士的战刀是一样的。这种刀最适合在快马冲锋时使用,依靠速度劈砍,错马而过时弧形的刀锋还能起到顺势切割的效果。在这个大汉手中,当然也可一刀斩落梅振衣的人头。

梅振衣的车在一群萨满巫师的簇拥下被推向战阵前,此时正听见两军主帅的喝问。古时没有喊话的高音大喇叭,但是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喊起来,动静也够惊人的。只听元珍喊道:“……兴兵犯我草原、杀我兄弟、掠我牛羊,我突厥男儿怎能忍辱!天可汗麾下铁骑所向披靡,儿等火速退去莫要自寻死路。”

那边的大嗓门应该是王愣子的声音:“反复无常的匪类,还敢自称男儿!今日不下马受降者,这班同党便是榜样!”

梅振衣被推到阵前,恰好看见远处唐军阵外也推出一列被绑的人,长长的排开人数足有三百左右,他们身后各有一人挥刀,整齐的刀光如一条银线只闪了一下,三百余头颅一齐落地!梅振衣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杀人,眨眼的功夫就是数百人身首异处,喷血头颅排着队滚向河谷。

他不禁有点晕眩,眼前的一幕太残酷了!这时小车边有个细细的声音说道:“对面的唐军看好了,你家主帅梅孝朗的公子梅振衣就绑在这里,连自己的儿子都做了突厥俘虏,还想保住属下将士的性命吗?”

这是骨笃禄的声音,传的很远,细细的就像钻入耳膜中令人说不出的难受。对面中军旗下有人突然大喝一声如晴天霹雳,震散了骨笃禄的声音,只见一人跃马而出,他一动两侧的亲卫与身后的大旗都跟着往外跃出十步。

此人身披大红战袍,骑乌骓骏马,高声大骂道:“无耻匪类,战阵之前竟寻奸党自认我儿,受死吧!”抬手就是一箭射来。

隔河两军的距离在弓弩的射程之外,但是这一箭带着尖锐破空之声,远远超过了一般弓手射出的速度与射程,甚至在空气中激起一线高速摩擦产生的烟光!话音未落箭已射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