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齐物论
第066回、眼前童子抽身术,上古神农百草鞭

这一路西行,速度当然很快,但相对于左游仙的修为,还是显得慢多了。往往是左游仙带着梅振衣走,感觉就像“草上飞”,贴着草尖飘然滑行姿态十分潇洒,每日风餐露宿领略塞外风光,中午和夜间则停下来休息。

梅振衣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的迹象,每到一处仍然择地修行,夜间静坐修练灵山心法,午间则继续练习拜神鞭,还是拿左游仙当陪练。左游仙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不再总是冷嘲热讽,一边施法化解他的攻击,不时还指点两句和人斗法应该注意什么。有时候他也会还击,并不伤梅振衣,只是告诉他出手时还有什么破绽。

这样一来梅振衣的收获就更大了,一支拜神鞭自手中祭出,时聚时散、可虚可实,就像一条若隐若现的银龙围着左游仙盘旋。梅振衣习练最多的是捆仙绳术,左游仙并不躲闪,就站在那里让他凝聚长鞭来捆,可是拜神鞭捆不住左游仙,一绕上他的身体就会被震散。看来法术玄妙是一回事,施法人的修为高下又是另一回事。

一连七天,他们已经走出了绵绵无际的大草原,进入一片茫茫的戈壁滩,这里满地碎石很是荒凉,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绿州与胡杨林。偶尔经过一片貌似城堡的地方,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在长年风沙剥蚀下天然形成的地貌。离西北边境越来越近了,时间不容再拖延,梅振衣决定就在今天实施逃跑计划。

这一天中午,戈壁上空的日头很是毒辣,他们在一片胡杨林中的泉眼旁边休息,梅振衣又要练习鞭法了。但是他今天换了个花样,解下手臂上的袖里乾坤腕递给左游仙道:“前辈,这些日子我一直在习练手中这支拜神鞭,可还有一件护身法器并不清楚它的妙用,就是吴王当年留下来的这对袖里乾坤腕。您曾说它不仅能够防身,还可以飞出伤人,能够指点一二吗?”

左游仙笑了:“那天你在山中面对劫匪,用护腕卸掉他的刀劈之力,不是已经会用了吗?”

梅振衣:“我就掌握了那么一点点,其它的奥妙还不是很清楚,看来修为还是不够啊,左前辈就给我演示演示吧。”

左游仙把护腕接了过来,扣在自己的双臂上,站起身来道:“当年杜伏威用这双护腕,挡住了一位飞仙的御剑一击,其实也是一种御器之法,现在你来向我攻击试试。”

“左前辈,我要出手了。”梅振衣挥鞭抽向左游仙,左游仙这回干脆不动了,抬起一只手放在胸前,也不知用了什么门道,拜神鞭抽到他身上被一股力量阻挡,啪啪啪声音连响,却在左游仙身边三尺之外传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梅振衣叫了一声,紧接着又喊道:“捆仙绳!”

长鞭脱手而出盘旋飞去,就像一条银蛇缠绕几圈突然收紧,凌空去捆左游仙。左游仙手腕一震,长鞭离他三尺就突然散开了,化作了一片云烟,与以前没什么两样。就在这个时候却出现了意料不到的变化,长鞭散成的云烟突然发出七彩光芒,这七彩光芒一下子就笼罩住左游仙的身体。

再看左游仙的身形,从头到脚连五官面目在内,都沾染了一层七彩毫光,看上去十分威武神奇,却不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而是梅振衣不知用什么法子“镀”上去的。

“臭小子,哪来的迷仙散!”左游仙断喝一声。

梅振衣却没跟他废话,身形原地腾空翻转,尽全力挥出了拜神鞭。原来刚才他施展的根本不是捆仙绳术,长鞭散开之际施放了迷仙散,随即一招手又重新凝聚鞭身挥出。

左游仙身形刚想动却突然变色,万分惊讶的看向自己的手腕,这时就听一声脆响宛如金铁交鸣,拜神鞭结结实实的抽在他的脑侧——竟然打中了!

左游仙并没有倒下,他周身环绕的七彩毫光刚刚散开一半,双手张开,看姿势右手正要去抓左手的手腕,动作却被奇异的定格,就似瞬间化作了一尊石像。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梅振衣心头狂喜,但并没有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欣赏杰作,而是一收鞭转身撒腿向南就跑,动作快的像一溜青烟,眨眼间在左游仙的面前消失不见。

迷仙散是什么东西?也是修行人炼制的一种外丹饵药,同时也是一种迷药,它既是一种迷药也是一种施药的法术,作用就是麻痹人的寻常五官。只要中了迷仙散法术,不论是什么人,在一瞬间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声光味触等五官感觉统统断绝,哪怕是神仙也一样,所以叫作迷仙散。

听上去这东西似乎很好用,但对于真正的修行高人来说却没有太大用处,因为它断绝的仅仅是人们的平常五官。假如修为到了元神清明的境界,神识外感可以不借寻常五官,就算中了迷仙散也很快就可以施法驱除,同时也不为所迷。

至于左游仙这种有出神入化神通的高人,那就更无所谓了,所以左游仙一开始发现梅振衣施放迷仙散,只是奇怪并未惊慌。但梅振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要让左游仙这个身体躲不开他的昏厥鞭。左游仙有出神入化之能,以化身移位自然不会被抽中,但他还中了另一个埋伏,就是那双护腕。

那双护腕恰恰是锁化身变幻的,对梅振衣没什么作用,但是对左游仙这种修为就有用了。梅振衣原来并不知道这项妙用,他是听东华上仙说的,而左游仙也不知道,突然间发现化身无法运转已经迟了。

左游仙当年见过吴王的这双护腕,但那时他的修为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境界,自然感受不到护腕的这种妙用,多年之后再见到此护腕戴在梅振衣手上也没怎么留意,结果恰恰栽在这上面。

护腕是他自己戴上去的,并非太乙真人这种高人施法将他锁住,理论上左游仙可以自己摘下来,但梅振衣的鞭子可没给他这个时间。就算左游仙有再大的本事,刚刚中了迷仙散,又突然发现化身被锁,肯定也是反应不过来的。

迷仙散是哪来的?梅振衣身上有这种东西左游仙竟会不知道?说来话长——

左游仙刚刚掳走梅振衣之时,他身上自然不会有迷仙散,而左游仙也不会给他机会采药、安放炉鼎、炼制成迷仙散。梅振衣什么时候采的药?拿到指妖针之后就开始了。他一天到晚捧着指妖针在各处乱窜,说是要找灵气汇聚之地修炼,实际上是以此为借口寻找山野中生长的各种灵药。

每一次练习拜神鞭时,长鞭聚散飞舞,旁边有花草无意间被打落也很正常。他通过拜神鞭的聚散,将采到的药石打散,将药力凝聚到鞭身的最末端手持之处。这个工作不是一天完成的,药也不是一次采齐的,他进行的非常小心,左游仙也没注意。

左游仙万万没想到,梅振衣会以拜神鞭为炉鼎,在各处无意中打碎花草凝聚药力,一点一点的配齐药方,在练鞭时运转法力,用这种方式去炼制迷仙散,简直是匪夷所思。左游仙虽有出神入化大神通,但在某些方面的功夫是远远不如梅振衣的,比如外丹饵药的炼制。

迷仙散一共需要配齐十三味药才能炼制,九种花草四种矿石,梅振衣拿着指妖针装模作样四处寻找,不知用了多少心力,这才于三天前刚刚炼制成功。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在彭泽城外遇到那一对九尾狐姐妹时,已经盘算好了这个计划,尚在望湖楼点那两道菜引来追兵之前。

当时那一对妖精姐妹的谈话梅振衣听见了,听说刘海施放迷仙散,趁机偷走了她们的落宝金钱,他心中就一动。后来拦路动手时,梅振衣尝试了拜神鞭的一种妙用,既能散聚鞭身收走那狐狸姐姐韦九蓝施放的迷药,又能将凝聚的迷药再发出,成功之后觉得也可以如此炼制与使用迷仙散。

接下来他向左游仙要走了指妖针,找了个借口做掩护,就开始暗中采药炼药,如此炼药之法前所未闻,左游仙也完全没想到。万里迢迢走了一路,他也炼了一路的迷仙散,终于找了个机会骗左游仙戴上护腕锁住化身,趁着突然施放迷仙散的功夫,一鞭抽中了他。

梅振衣没有时间得意,他也知道以左游仙的神通,自己拖延不了多久,机会稍纵即逝。他用最快的速度施展神行之法向南狂奔,渐渐到了戈壁滩与草原交界的地方,也看见了几处牧民的帐篷,但是他不敢停留,向这些普通人求助是没有用的。

梅振衣只想远远离开,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收敛神气静静不动,左游仙再大的能耐也不一定能追到他。戈壁草原一马平川没有好地方躲藏,梅振衣一路神行,时间已经接近一个时辰,前方出现了一条溪流和绵延的群山。

这里的山与江南一带不一样,草木不高,裸露的岩石斑驳错乱,有大大小小的洞穴和孔隙,只要过河进了山,就等于安全了。梅振衣心头一喜加快脚步飞驰,就在此时空中飕飕两声响,有两块东西飞来,一块打中他的肩膀上,另一块打在他的腿肚子上,把飞奔中的梅振衣打的从地上飞起翻了几个跟头落入河中。

还没等他从水里冒头,天空落下一个紫色的身影挥袖一招,把满身湿漉漉的梅振衣摄了出来扔在河岸上。梅振衣哎呦一声摔了个屁股敦,左肩和右小腿火辣辣的痛,抬头看去,左游仙正站在不远处,脸上没有怒意,而是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在微微点头,地上落着那一对护腕。

“左前辈,你怎么这么快就追来了?出乎我的意料。”梅振衣一见又落到左游仙手中,暗叹一声运气太差,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说话,现在的形势已是无计可施,干脆硬着头皮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左游仙瞪了他一眼:“出乎你的意料?你才是真正出乎我的意料,就差那么一点,你就能从我手里逃脱了。真没想到,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竟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真是惊喜不断啊!”

梅振衣站起身来甩了甩头发,腆着脸道:“前辈真是神通广大,我的筋斗云是翻不出你的五指山啊,刚才抽中你一鞭,不会和我计较吧?”

左游仙:“什么筋斗云和五指山?那可是仙家法术,你太抬举自己了!……计较?当然要和你计较!这是几十年来,我第一次被法器直接打中,出手的却是你这个小娃娃,真是了不得啊。……刚才在天空将你砸落水中,已经报了那一鞭之仇,你就偷着乐吧。”

梅振衣又蹲下身来揉小腿肚子:“多谢前辈手下留情,能不能请教一件事,我那些小手段困不住你太长时间,但是我已经跑的这么远,你怎能这么快就能找到?按当时的情景,是不可能立刻追踪我的。”

左游仙:“你跟我玩花样,我就不能在你身上做文章了吗?那护腕有门道我事先不知,可迷仙散是怎么回事?你先告诉我哪来的迷仙散,我再说我的手段。”

梅振衣这个老江湖,这回是彻底没戏唱了,叹息一声取出拜神鞭,告诉了左游仙自己如何炼制的迷仙散,从彭泽城外一直到塞外草原,他这些天一直在炼药。左游仙听完之后有些发愣,对着梅振衣左看看右看看,就像要在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前辈,为何这样打量我?”梅振衣被他看的心里有点发毛。

左游仙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此炼制灵药,我倒是曾有所闻,但没想到你会这么做。”

“你曾有所闻,谁还这么干过?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突发奇想呢。”梅振衣也好奇了。

左游仙抬头望天:“上古传说,炎帝神农氏曾有一支神农百草鞭,抽百草而知药性,并可随鞭炼药。我本以为只是传说,世间不可能遇见,没想到你在我眼前办到了,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梅振衣:“神农百草鞭?这个传说我以前好像也听过,但不知有随鞭炼药的典故。我修为低微,哪能与上古炎帝相提并论呢?”

左游仙摇了摇头:“你没必要这么说,上古之人也是人,在我等修行人眼中,不必视传说神迹为不可测,修行悟道,解其玄妙而已。我虽没见过上古传说中的神农百草鞭,但今日见你施展,玄妙类似,无非境界不同,所以说你也让我开了眼界。”

梅振衣:“左前辈,也别光说我,你是怎么追来的?”

左游仙白了他一眼:“你用迷仙散断绝了我的寻常五官,那一对护腕竟然能锁化身变换,我一时不察被你的鞭梢打中,你的鞭法能封法身炉鼎的神气运行。……我运转法力驱散迷仙散,化身与炉鼎相合使神气畅行,再摘下护腕,你小子早跑的无影无踪,在我的神识感应之外了,好手段啊!”

梅振衣直摇手:“别夸我了,拣要紧的说,您是怎么找来的?”

左游仙:“戈壁茫茫,我又不知你的去向,还真不好找。可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你为逃走留下了护腕,却带走了另一样不属于你的东西。你能耍花样,我也可以做手脚。”

“指妖针!”梅振衣突然反应过来。

左游仙点头道:“不错,就是指妖针,当初交给你的时候,我就在上面下了灵引。假如你逃到三百年之外,潜伏水中或在深洞躲藏,我也没有办法,但只要你还在三百里之内没有避入结界洞天,我一念之间即可追索。”

梅振衣回头望着河流对岸的山地,喘了口气问道:“我逃了多远?”

左游仙微微一笑:“二百八十里,你差一点就走脱了,可惜啊,还是功亏一篑!”

梅振衣一屁股坐在地上,觉得全身酸软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朝天长叹:“就差二十里啊!早知道该把指妖针给扔了!”

左游仙哼笑一声:“哪有那么多早知道?什么都早知道,你也不会落入我手!其实你已经很不简单了,要是真能逃走我只会夸你。……多说无益,我们今日就要赶到突厥军营,眼前这一劫你已是躲不过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