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齐物论
第061回、玄鹄车马自城东,府台设宴望江楼

蝌蚪成长为蟾蜍,一开始只有尾巴没有腿,先长出两条前腿,再长出两条后腿,尾巴渐渐没有了。大约就是长到拇指盖这么大小的时候,有两条前腿和一条粗短的尾巴,金蟾与普通的蟾蜍不一样,体形到这么大、这种形状就不变了,因此看上去似乎是三条腿。

这只金蟾半闭着蛤蟆眼,神态十分萎顿,还在微微的喘气,随着气喘身上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与在城外斗法时所见,这光芒暗淡了不少。它还是活的,但已经被折腾的够呛。

“你们取走金蟾,是要炼制蟾光散吗?易筋洗髓之后,须洗炼元神,蟾光散也正好可以辅助,难怪你们见到金蟾会设法收去。”梅振衣突然问了一句话。

若论修为,他现在还不如这两个妖精,但谈到外丹饵药的见识,可是比世上大多数修行人都强多了,比那左游仙都要高出一大截。梅振衣是孙思邈的衣钵传人,而孙思邈可是连观自在菩萨也曾夸过的世间第一神医。梅振衣刚才给她们把过脉,知道这一对姐妹的修为差不多到了什么境界,当然能猜到她们劫走金蟾的原因。

那一对姐妹不明白梅振衣有这种来历,听他不仅精通世间罕见的灵药用处,且一开口就说出了她们的修行境界与下一步面临的关口,还以为他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要指点些什么,神色不觉间变得小心恭谨了许多。

姐姐手捧金蟾浅浅鞠了一个躬,请教道:“您果然是前辈高人,我们今日走眼,开罪了前辈,刚才受些教训也是应该的,请前辈海涵。说实话,我对蟾光散的炼制也不是很清楚,既然今日前辈现身点化,就恳请指点一二,我们姐妹二人感激不尽!”

一眨眼功夫,梅振衣成了现身“点化”她们的“前辈”,这误会可够大的。娇滴滴的妙龄女子称一个半大小子为前辈,看上去有点别扭,但修行高人的年纪、辈分本就不能以外貌论。

梅振衣刚想说话,就看见那金蟾突然睁开了眼睛,碧绿色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还发出一声低低的,如小狗叫般的哀鸣。梅振衣神识一动,突然感应到金蟾发出的信息,它是在求自己救命!

原来这一只金蟾不仅仅是成了气候的异兽,而且已经自感成灵,但修行尚浅还不能变化形状,也不会说话,只能以天生的神通法力传达简单的神念。而梅振衣在修炼灵山心法掌握“唤鬼神”术后,也能在神识中感应到这种信息,不禁对这小东西动了恻隐之心。

幸亏它今天遇到的是梅振衣,换个人还真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梅振衣看着小金蟾答道:“用金蟾炼制蟾光散最常规的方法,就是焙干之后整只入炉,那样虽然简便却只能得一次之用,可惜了这只异兽。我教你们一个法子吧,不仅可以将它留在身边豢养,还可以炼成更多的蟾光散。”

蟾光散究竟是什么呢?普通人听说药性可能误会它是一种强效迷幻剂,只要闻上一小下,眼前就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光影幻境,都是平时心灵深处的欲望呈现。一不小心被幻境所惑,人就会不由自主的进入到幻境中去亲身经历,如痴如狂,弄不好会疯掉。

修行人使用蟾光散,是用法力催动,现眼前圆光,凝神而入。这是一种出入妄境之法,以此修磨心性。如果师父有大神通引导,或弟子别有机缘,另有办法出入妄境,但若利用外丹饵药的帮助,最简便的途径就是用蟾光散。

假如心性穿凿的境界未到,这也是比较危险的,外丹饵药辅助修行向来有这个特点,需要有人在一旁护法。蟾光散还有很多别的用处,比如可以入药,甚至可以用来攻击敌人,总之也是难得的修行异宝。

梅振衣教了她们豢养金蟾的方法,这些都是孙思邈留给他的那些典籍中记载的,每过一段时间,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催金蟾吐涎,此涎就能够炼制蟾光散,虽然每次得到的数量很少,但是长年累月加起来比一次性炼药所获当然更多,而且可以留住金蟾的性命。

梅振衣并无保留,将自己所知的豢养金蟾、催蟾吐涎、以涎炼药的方法都告诉了这对姐妹,妖精妹妹闻言笑道:“谢谢前辈,太好了,我们也可以养一只异兽了,还不耽误炼制蟾光散,姐姐,把金蟾给我吧,以后我来喂它。”

姐姐把金蟾交给妹妹,端正身形拱手行礼:“多谢前辈指点!既然前辈知道吐涎炼药之法,那么更简便的蟾光散直接炼制之法又如何呢?”

梅振衣一摆手:“教你这些,难道还不够吗?其余的,不必再问!你们可以走了。”既然被误会成高人前辈,他就端起了前辈的架子。这时妹妹手中的金蟾发出一声低鸣,声音中充满了感激之意。

姐妹两人正要告辞,远处传来左游仙的声音:“慢着,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你们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妖精妹妹抢前答道:“我叫韦九真,我姐姐叫韦九蓝,我们来自昆仑仙境青丘山。”

左游仙:“哦,原来是两只成了妖的九尾狐,有意思,异兽刚刚成妖,又养了一只将成妖的异兽。……以你们的修为,走不出昆仑仙境,谁送你们出来的?到人间又为何事?”

据《山海经·南山经》所记传说:“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世间没有人见过这座山,没想到它在昆仑仙境中,此山乃是异兽九尾狐聚居之地,左游仙一听来处,就猜出了她们的身份。

韦九真毫无心机的答道:“我们是觉得山中无趣溜出来的,恰好在瑶池岸边碰见了佛门妙音伽蓝,是她帮我们出了昆仑仙境,说是到人世间游历一番也有好处,只是祸福难料,要我们好自为之。”

左游仙又问道:“那么落宝金钱呢?谁给你的?”

“我离开青丘山之后,在山涧中拣的。”这小狐狸精答的很干脆。

左游仙的语气微微有点意外:“山涧中竟然能拣到这种东西?有机会我还真想再去一趟昆仑仙境。好了,我的话问完了,你们可以走了。”

韦九蓝与妹妹又齐身施礼道:“多谢二位前辈,请问高人名号,来日有缘也好拜谢。”

梅振衣看了左游仙所在的方向一眼,转头苦笑道:“那位高人,刚才我称他为左至尊,你们也听见了,至于我的名号,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们。……记住一件事,既然来到人世间就要守人世间的规矩,凡事不可肆意妄为,否则对人对己都没好处,比如那吸人精血之事,不论是说还是做,都是万万不可的!”

韦九真吐了吐粉红色的小舌头:“前辈,我刚才是吓唬你呢,其实我和姐姐还没吃过人。”

梅振衣:“没有就好,以后也不要,快走吧!”

一对九尾狐妖走了,左游仙的身形从山林中飘然而出,似笑非笑的看着梅振衣道:“你很会做好人啊,就这么放她们走了?”

梅振衣:“不然怎么办?换个情况还有机会多打点交道,但我现在落在你手里也是身不由己,还不如做个好人算了。……这是你给刘海的指妖针,我要回来了,还给你。”

“谢谢你了!”左游仙微微一笑,接过指妖针在手中抚摩,这是他第一次对梅振衣说谢谢。

梅振衣眼珠子一转,笑着又说道:“前辈,我帮你把法器拿回来,能不能商量点事?”

左游仙:“什么事你就说,但要我放了你是不可能的。”

梅振衣:“不是不是,能不能把这指妖针借我玩几天?”

“可以啊,拿去吧!”左游仙很干脆的把指妖针扔还给他,又问道:“你拿指妖针干什么,找妖精吗?世间最难遇的九尾狐妖已经让你放走了,异兽金蟾也让她们带走了,还想找什么?”

梅振衣脖子一仰微微得意道:“看风水呀!”

左游仙斜了他一眼:“这又不是罗盘,看什么风水?”

梅振衣:“此物能够感应四周山川灵气变化,配合堪舆之术,当然可以看风水了。”

左游仙:“那你就拿着慢慢看吧。小子,你刚才那一招鞭法很奇妙啊,有什么关窍讲究吗?”

梅振衣:“一鞭子把人抽晕,有什么好奇妙的?”

左游仙:“这当然没什么,可你后来又抽了一鞭,能让那妖精毫发无伤的醒来,就有点门道了。”

梅振衣眨了眨眼睛:“其实说穿了也简单,我第一鞭打在脑后经络汇聚之处,阻滞她的神气运行以致昏厥,第二鞭再把经络神气阻滞之处疏通,不就行了吗?别忘了我的师父是神医孙思邈,最擅长的就是这些,如果你也想学我可以教你啊,但是……”

左游仙打断他的话:“但是要我放了你?想都别想,你那一手绝活就自己留着吧!……哎,小子,路在这边,你往哪走?”

梅振衣端着指妖针就往林子里钻:“看风水,找个好地方,练鞭法。”

……

第二天上午,左游仙和梅振衣两人又一次来到彭泽县城,仍然从南门而入。城门上的大火早已被扑灭,箭楼的屋顶塌了半边,一地的断瓦残骸,有不少人正在收拾灰烬中的余物。守门的士兵也显得没精打采的,站在那里唉声叹气。

进城当然先吃饭,找个路人打听当地最好的酒楼在哪里?当地人都说是望湖楼。这座酒楼座落在城西一块小高地上,地基就与远处的城墙平齐,酒楼有上下两层,打开窗户,无论楼上楼下都可以看见城西外烟波浩渺的彭泽湖,景致非常不错。这里是彭泽县最大的、最有名的也是饭菜最贵的酒楼。

两人找到地方径直走入大堂,伙计见他们衣着光鲜仪态不凡,赶紧唱了个诺将他们引上二楼,找了一张靠西窗的桌子坐下。左游仙对伙计道:“听说你们这是彭泽最好的酒楼,有什么拿手菜尽管端上来。”

伙计陪着笑道:“瞧您说的,不是我夸口,我们家的厨师要在彭泽县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这彭泽湖中的水产,不论鱼虾,我们这里做的都是最拿手的!”

梅振衣看了看周围,现在时间还早,客人并不是很多,他问了一句:“店家,我见此时客人不多,但刚才上楼时,见楼中伙计出出进进忙个不停,忙什么呢?”

伙计叹了一口气,有点幸灾乐祸的小声道:“二位刚到彭泽吧?你们不知道昨天这里出了一件大事,我们王县令受了一位道士的蛊惑到南城外去捉异兽,结果异兽没抓着,一把火反倒把城楼给烧了,那道士也不见了。这事传到州府,司马大人今天要来调查问责,今晚王县令要在我们酒楼给司马大人接风。县令大人早就派人吩咐了,上上下下都在做准备呢。”

左游仙笑了:“你们这位县令可真够倒霉的!”

伙计:“谁说不是呢,等司马大人一到,县衙里的官老爷都别想有好日子过,这可是个敲竹杠的好机会呀。”

梅振衣也笑了:“大人敲大人的竹杠,我们点我们的酒菜,你刚才说这家酒楼的彭泽水产做的最好,请问有蟹和鲫鱼吗?”

伙计用略带夸张的语气道:“这位小哥,您可真是问对了,如果再往北上过了淮河,可就吃不到金鳌蟹了,我们这里当然有最好的。”

梅振衣:“有就好,我最喜欢吃两道菜,野鲫籽和蒸蟹粉,你们都端上来吧。”

伙计愣住了,不好意思的问道:“客官说的这两道菜,小的没有听说过。”

梅振衣:“没听过没关系,你把厨师叫来,我教他怎么做。”

伙计还在发愣,左游仙挥手扔给他一块碎银子:“还不快去叫厨师,怕我们付不起酒钱吗?”伙计接过银子连连点头而去。

过了不久酒楼的厨师来了,梅振衣一五一十吩咐他如何加工那两道菜,厨师听的有些皱眉,弱弱的问道:“这位小公子,这得备多少材料啊?”那一边的左游仙却很感兴趣,挥手道:“不要嫌麻烦,就按他说的做,我们有的是时间,等着就是了。只要菜做的好,重重打赏!”

厨师领命下楼,先告诉掌柜的一声,有客人点了这样两道菜,太费人工与材料,做还是不做?掌柜的闻言眼神一亮:“好菜式呀,做,当然要做!多叫几个伙计打下手,不要怕浪费材料,这就叫人再到鱼市上去买,另外准备双份出来,留着晚上的宴席用。县令大人有吩咐,今晚一定要招待好。”

临时点这样的菜,等起来就费功夫了,这两盘菜直到一个多时辰后才端上来,左游仙吃的是津津有味,拿着筷子指指点点道:“小子,你挺会享受的嘛,不愧生在王侯之家。”

这顿饭吃的时间不短,从酒楼里出来日头已经偏西了,两人没有在城中过夜,而是出城向北而去。左游仙道:“夕阳下湖光山色甚是不错,我们就且行且赏,在山间看湖光,听那渔歌晚唱。”说话时已微有醉意。

他们出北门之时,县城的东门外来了一行人马,当中是一顶轿子。彭泽王县令早就带着县丞、主薄、仓督等一众官员在城门外迎接,人马来到近前落轿,有一中年男子挑帘走了出来,正是新上任的浩州司马程玄鹄。

王县令赶紧迎了上去:“程大人,您调任浩州以来,还是第一次驾临彭泽,下官早就盼望着为大人接风洗尘。来来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些都是彭泽县属员,他们早已恭候多时了。……望湖楼中宴席已经摆好,属下们都等着敬大人几杯薄酒,以谢您不辞劳苦来此地视察。”

程玄鹄被一众官员簇拥着进了城,那边梅振衣也恰好随左游仙出了城,一个走东门一个走北门,没有碰上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