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齐物论
第055回、红尘迷乱提溜转,脚下无根几时安

提溜转想了想:“是的,本来按乡下的习俗与民间古训,怀孕与月事期间,是不能升坛请仙姑的,可是她怀何幼姑那一年,上门请仙姑的人特别多,还都挺有来头,推脱不过就登坛做了几次法,有第一次其它的也不好拒绝了,直到临盆前不久还请过仙姑呢。”

梅振衣暗叹一声,何幼姑的病因找到了,想当年何仙姑怀女儿的时候还经常登坛做法请阴神附身,那腹中的胚胎怎能不受影响?他脸色一沉道:“提溜转,你不会不知道当时附身对她腹中胎儿有侵害吧?如今何幼姑有先天不足之症,都是拜你所赐!”

听他语气不善,提溜转打着旋退后三步道:“梅公子勿动怒,那也是何仙姑自己不尊习俗,怀着孩子还要登坛做法,我当时也真没想到那么多。”

梅振衣:“她当然有错,而且已自食其果,女儿从小体弱让她操了不少的心。但那幼姑又何其无辜?你既利用她们家受香火修行,就应该善护这一家人,怎能只顾自己那一点好处不想其它人呢?况且那何幼姑要是夭折了,你这百年修行依仗的香火就断了!”

提溜转:“对对对,梅公子说的对,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梅振衣:“我若是你,当年何仙姑怀孕请神之时,就不会附身,不仅不附身,还会看护在周围,阻止其它阴神可能来附身。请神不灵,何仙姑那个乡下婆娘自然会想起习俗古训,不会再登坛做法。……唉,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那小姑娘就是被你害的!”

提溜转在旋风中连连点头:“听梅公子这么一说,我错了,真的错了!难怪修行了这么多年,只得了些许法力,修为根本无法再更进一层,还是因为大道关窍无人指点啊。梅公子,你说我该怎么办?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

梅振衣瞪着它,想了片刻才说道:“太多的事情你也做不了,但是你欠何家的,应该补偿。这样吧,往后你要善护这一家人,有什么事情能暗中帮忙的就帮忙,何仙姑不是给人治病吗,你就帮她治好了。碰着治不了的,来找我!”

提溜转有些没反应过来:“找你?齐云观那种地方我可不敢靠近!”

梅振衣:“我叫你来,你自然能来,我会吩咐所有人给你这个阴神放行的,只要你报出‘提溜转’的名号,其实你这样子太好认了,一打招呼别人都能知道。……不要惊扰我府中其它人,也不要在我修行时打扰,其它时间有事都可以来找我。”

提溜转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要我诊病,然后找你开方,让那何仙姑给人治病,她虽然不是医生,但梅公子是孙神医的传人,你是想帮何仙姑行医。”

梅振衣:“是啊,阴神托舍入体感应腑脏经脉,是最准确的诊断,你诊断我开方,正好合适,你也顺便随我学学医道。”

提溜转闻言拜倒在地,身子伏在地上仍然打旋,颤声感激道:“多谢梅公子赐我福缘,您这么帮我弥补罪业,还指点我医家正道,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梅振衣一摆手:“不必谢我,医家正道是世间功德,至于你这种阴神的修行我所知不多,将来有机会请教我的上师,会帮你问一问。”这话说的提溜转满心欢喜,梅振衣话锋一转又很严肃的说:“先别忙着高兴,我要你好好看护那一家人,尤其是何家小女幼姑,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出了什么意外,别怪我不客气!”

提溜转连连点头,如小鸡转圈啄米:“好的好的,这些本就是我该做的,我一定会看护好那一家人,有什么事就到齐云观求见梅公子。……梅公子若要见我,到妙门山中招唤即可。”

就在此时,对面路旁有一人喝道:“定!”

只见提溜转突然不转了,身形被定在那里,影影绰绰是一妙龄女子的体态,朦朦胧胧半透明状看的不是很真切。再看声音来处,有一高簪道人一手提酒葫芦,一手指着提溜转,正是钟离权。

“师父,您老人家一直没走啊?”梅振衣上前拱手。

钟离权:“我等你呢,等着看你在那何家究竟会干些什么。”说着话一挥衣袖,提溜转被定住的身形突然又能动了。

这回提溜转不转了,飘身形向前施礼:“多谢上仙,您这一指,我终于学会走路了,请问上仙法号?”

梅振衣在一旁介绍:“提溜转,这是我的修行上师东华先生钟离权。”

提溜转闻言赶紧拜倒:“多谢东华先生仙法成全。”

钟离权瞄了它一眼:“你这哪叫会走啊,脚下无根,是在飘!……一天到晚转来转去形神散乱定不下来,苦苦修行的一点法力让你转散了大半,刚才我给你下了心印,教你安稳形神之法,回去好好练吧,什么时候能够脚下生根,才能真正的现形。”

提溜转:“我转了两百多年了,按上仙的意思,以后都不能再转了?”

钟离权:“你有点悟性好不好?既然转习惯了那就接着转好了,能转出花样来更好,我只是教你该怎么转!从飘忽不定中安稳形神,感悟定心定力,这样修为才能有所突破。你是阴神之身,我能指点你的修行法门不多,就从定力开始吧。”

提溜转不住称谢,钟离权摇头道:“你不必谢我,梅振衣是我的弟子,他刚才指点你世间之道,我才会现身指点你修行法门,你只是跟着沾光而已,要谢就谢梅振衣吧。”

提溜转又向梅振衣道谢,喜不自禁道:“今日得遇仙缘,回山一定勤加修行,来日得道飞升,永不忘两位恩德。”

钟离权哂笑道:“刚学会怎么转,就想翻筋斗云?你还早得很呢,这个念头不是好事,先学会脚踏实地!……好了,你先去吧,我和徒儿还有话要说。”

提溜转施了一礼,身形飘起,仍然是打着旋飘往妙门山中去了。钟离权和梅振衣大眼瞪小眼半天没说话,最后还是钟离权绷不住了,喝问道:“小子,你瞪着为师干什么?”

梅振衣:“大冬天的被你扔到水塘里,你是我师父,我不敢责怪,瞪两眼还不行吗?”

钟离权嘿嘿笑道:“我扔的不对吗?至少你因此受了那何家的衣被姜汤之恩吧,你要结缘,我就送你去结缘,我就是想告诉你,修行如我等,在世间应该如何与人结缘。”

梅振衣好气又好笑:“师父,为什么您总是有道理?”

钟离权得意洋洋的一捻胡须:“因为我是你师父嘛,要不,你凭什么拜我?”

梅振衣一挑大拇指:“行,您老高明!还真别说,您没白扔,去何家这一趟机遇不少,正好碰见何夫人请仙姑,所学心法忽有所悟更进一层,还遇到了一位阴神,了解了何幼姑的病根。”

钟离权:“现在知道夸为师了?刚掉下水的时候,说不定在心里怎么骂我呢。”

梅振衣:“不敢不敢,我绝对没有骂您老人家,就是有些意外而已,瞪您是开个玩笑。”

钟离权拿起葫芦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道:“就别开玩笑了,我刚才指点那阴神修行,也是在点化你,请问你有什么感悟没有?”

梅振衣端正身体抱拳施礼道:“多谢师父点化,方才您所言并非专指阴神修行,世间弟子的心性都应如此打磨。人烟繁杂红尘迷乱,世人奔波一生,犹如那提溜转转来转去不知安稳形神,心中无根则无境,亦无法安住。不论此世前生,不论千年轮回,首先要寻定心,方能得解脱智慧。……星云师太曾告诉我定中能生慧,而师父今日点透了。”

钟离权微笑颔首:“不错不错,你是真有所得,比我初见你在山中叹息的时候,境界高多了。我见你今日神通有成能招唤鬼神,怕你沉迷于此技,所以才会点拨你,而你没让我失望。只是你一杆子支到此世前生、千年轮回,还有点太早,并非是你此时所应想。”

若以修为论,此时的梅振衣恐怕还感悟不到此世前生与千年轮回,他是别有所叹,因为穿越的这一段特殊经历。钟离权又从怀中取出一物:“徒儿,你近日得了两件宝贝,今天叫我一声师父,为师也不能小气了。你的长鞭被知焰所毁,我再送你一根鞭子,可比你原先那根好多了。”

钟离权给的这根鞭子,形状跟原先那支几乎一样,通体银白半透明,拿在手中如一缕风般毫无分量,似在有形与无形之间。而一旦运转内劲注入鞭身,就变得如有实质般坚韧,与原先的长鞭使起来一样顺手。

“好东西啊,哪来的?”梅振衣既惊且叹。

钟离权:“当然是好东西,我东华门下最擅炼器,这一次过年回终南山,招集徒子徒孙开大会,集合众人之力专门给你炼制了这根鞭子。它有一样好处,如果你功力不足鞭子可能被打散,却很难被打断,而且平时可缩在你的护腕中不易被人察觉。”

梅振衣施法收鞭,这支长鞭化做半无形缩入右臂的护腕之中,藏的十分隐蔽,不论是携带还是出鞭都非常方便。梅振衣惊喜道:“师父,您老人家送的这件法器,简直是送到我心里面去了,那昆吾剑和护腕再好也比不上这支长鞭,它是我最顺手的东西,请问此器叫什么名字?”

“至于叫什么名字我没起,你以前那根鞭子不是叫拜神鞭吗,有点名不符实,这支长鞭就叫拜神鞭吧。”那拜神鞭只是梅振衣随口一说,没想到今日成了新法器的名字。

拜神鞭是钟离先生集合东华门下世间弟子特意炼制,照说已经是难得的宝物了,梅振衣试了试确实很好用,应该还有妙用此时无法得知,但总觉得这鞭子在自己手中不是最好的,不是和原先张果给的那支长鞭比,而是和穿越前那支打猴鞭比。

他总感觉穿越前那支打猴鞭不论怎么使都得心应手,那时他的修为境界不到,也体会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妙用来,但就是觉得那根鞭子好,甚至比钟离权给他的这支拜神鞭都顺手,好在哪里现在也说不清了。这些话自然不能在钟离权面前说,只有笑着称谢。

钟离权微微得意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的功夫为师不敢自夸,但这炼器之道,是我东华门下自古擅长。这拜神鞭虽不算世间神器,但也独一无二,只要你亮出这件法器就能代表身份,世间东华门下弟子都会认出你来。……小子,也别空口谢我,拿来!”

钟离权冲着梅振衣伸出一只手,梅振衣不解道:“什么拿来?”

钟离权一瞪眼:“白给你这么好的法器啦?当然是拿钱来!”

他居然伸手要钱,梅振衣哭笑不得:“此物非黄白之物所能换,师父想要我孝敬多少钱?”

钟离权:“为师岂是贪心之人,这样吧,你现在有多少钱,我就要多少钱。”

梅振衣把兜里带的碎银子全掏出来了,双手奉上道:“我现在只有这么多,全部孝敬您老人家。”

钟离权直摇头,没有伸手去接:“这不是你的钱。”

梅振衣反问:“不是我的,难道是您的?”

钟离权:“这是梅家的钱,下人挣的你来花,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自己可曾挣过一分钱?”

梅振衣苦笑:“师父要是这么说,我还真的身无分文。”

钟离权:“身无分文?你还一丝不挂呢!小子,我可是听说你今天去何家一趟,运气不错呀。”

梅振衣:“运气不错?未进门先落水,一出门碰到鬼,说出去谁会以为我运气好?”

钟离权一瞪眼:“别跟我扯没用的,有人给你包压岁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拜神鞭你拿去,压岁钱我没收,正好去打酒。快点拿来!”

“第一次有人给我打赏,真有些舍不得呢。”梅振衣从里怀里拿出那刚捂热的红包,递给了钟离权。

“不舍哪有得?为师拿走你的压岁钱,也是为你好。我也算收了何家的钱了,你非要插手那不可为之事,为师也没办法,到头来恐怕也不能袖手旁观。”

“师父,难道您想出了解救何幼姑的办法?”听钟离权话中有话,梅振衣又惊又喜的问道。

钟离权摇头:“没有,我没办法,我只是怕将来你闯了乱子,我得帮着你收拾。这几年我不在人世间,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芜州,有事当学会自处。”

“什么,您老要离开人世间?”梅振衣吃惊不小,他跟这个好调皮捣蛋的老神仙刚刚相处的有了感情,却听见他要走,未免有些错愕与怅然。

钟离权:“你修行,为师也要修行,这就准备返回昆仑仙境闭关。此番行走人间与你结缘,目的已经达到,传法还未到时机。你也不必着急,孙思邈所授道法十分精深,你的根基非常好,这几年依法修行就是了,到时我自会来找你。”

梅振衣倒身跪拜道:“我差点忘了师父您也要修行,为了点化弟子的事,已经费了您老太多心力与时日,弟子感愧无已。在此恭祝您老人家早日得证混元金丹大道!”

钟离权:“行了行了,别跪着了,我临走时你才学乖了。我要提醒你,知焰流落人间,你的麻烦可能还没了结。”

梅振衣起身道:“我与知焰打过交道,她不会找我麻烦的。”

钟离权:“她自然不会找你麻烦,但别人就说不定了,世间妙法门下未必人人都能心服口服。”

说着话钟离权的身形随风而起,飘然向上,梅振衣喊了一句:“师父,你是说有人要欺负我吗?”

钟离权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带着一声叹息:“唉,其中究竟为师也不能参透,若将来有纷争不能免,那就从容面对吧。……你小子我还不知道吗,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欺负的,我更担心的是你会不会去欺负别人!……为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随着最后一句话,钟离权的身形已在风云中消失不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