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大宗师
第046回、相逢信手赠灵药,缘来仙子下昆仑

这时彩琴哎呦一声,睁眼坐了起来,茫然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

素琴扶起她:“这是齐云观,你昨夜被梅公子施法所伤,今日我们送你来让梅公子把你救醒。……梅公子,我师兄的伤势还需注意什么?”

梅振衣:“不必了,只要人醒来,并无其它任何伤势遗留,如果不信,请彩琴护法内视炉鼎一周天。”

知焰仙子也道:“醒来就好,昨夜我也检查过,彩琴并无其它伤势。……梅公子,你有六个手下被我穿云梭发出的无形法力所伤,无形之力切入经脉元气大损难以调治恢复,既然你救醒了彩琴,那这一瓶生元丹就拿去吧,正好可治那六人之伤。”

生元丹?乖乖,高人一出手就是不凡呐!这东西梅振衣知道,说起来他自己也清楚炼制之法,但要他去炼生元丹现在几乎不可能。一来修为功力还不够,二来药材不知何处去寻,据说那生元丹的主药生元杏只生长在仙家洞天最高绝的仙云飘渺之处。

这生元丹的药效就是补益元气,而且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没有任何副作用,普通人哪怕是身体很虚弱的人都可以服用,这在外丹饵药中是非常难得的奇药。

梅氏六兄弟的伤势的确很重,世间一般的医生用一般的药都很难把他们完全治好,知焰仙子的穿云梭发出的法力她自己心里清楚。但是她不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梅振衣可不是一般的医生,尤其对于补益调养的医道比知焰仙子要高明得多,他完全能治得好梅氏六兄弟的伤势,不需要生元丹的帮助。

刚才钟离权还暗中提醒他趁机索取灵丹妙药,没等他开口知焰仙子先给了,看那表情没当一回事,就像送人一袋糖豆般寻常。鸣琴掌门本想开口阻止,但见知焰已经把药送出去了也不好再说什么,那边彩琴、素琴看着玉瓶都露出了一脸惋惜之色,她们也没想到知焰仙子出手这么大方,一送就是一整瓶生元丹!就连那装药的瓶子在人世间都是价值不菲之物。

梅振衣也吃惊啊,这位知焰仙子似乎不懂人情世故,做事简单而直接,修为虽然很高,但却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机杂念。这生元丹拿来给梅氏六兄弟治伤吧,太奢侈太浪费了!梅振衣莫名在心中想起了一个人,就是何仙姑的女儿何幼姑,这瓶灵丹简直就是为何幼姑准备的,用来固本培元的效果比服用普通的汤药强太多了。

他接过生元丹小心收入怀中,诚心诚意谢道:“多谢知焰仙子赐药!既然彩琴道友无恙,诸位远道而来,也让梅某略尽地主之谊,酒席已经准备好了。……知焰仙子,您来自仙家福地,恐很少品尝这人世间的美酒佳肴,今日就请移驾赐福吧。”

鸣琴掌门比知焰懂事多了,她知道梅振衣是南鲁侯长子,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在此地起了冲突伤到梅振衣,事后知焰仙子拍拍屁股回昆仑仙境了,将来南鲁侯问罪要找的可是她在人世间的妙法门,能不伤和气达成目的最好。

听梅振衣这么说,鸣琴也笑了笑答道:“既然小侯爷如此盛情,修行同道之间就不必太做作客气了,知焰上仙,有什么话到席间再谈吧,想必小侯爷不会为难于我们。”

那边彩琴醒来,也听素琴介绍了事情的经过。昨夜莫名被梅振衣言语轻薄一番,她率先出手,结果在尊长眼前被梅振衣一鞭子放倒,今日又当着上仙以及掌门的面,被抽了一马鞭,这脸丢的够大的。别人心中还能消气,可彩琴这口气咽不下去,看着梅振衣目中欲喷火,但知焰与鸣琴都不再追究,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一起入席。

自从与程玄鹄见面之后,梅振衣的生活习惯改了不少,去了那些无意中的奢靡习性。但今日特意准备酒宴是破例,什么菜精致味美就上什么,酒也是最好的,鸣琴等修行人口味清淡却也非完全食素,像蒸蟹粉、野鲫籽、雪松茸、银丝羹山野美味与人间佳肴搭配,入口也是津津有味。好东西就是好东西,走遍芜州,在别人家也很难见到这样一桌酒菜。

知焰仙子吃的不快,樱桃小口只是一点一点的细细品尝,对每一道菜都很感兴趣,甚至对坐的桌子都很好奇。她们坐的不是八仙桌,而是一张带着玉石转盘的圆桌,有点像现代酒店包房里的那种桌子,是梅振衣自己设计的,叫木匠特意打造。

发现把菜放在玉石盘上转着吃很有趣,知焰仙子干脆施了个法术,让玉石盘自己缓缓转动,不需旁人伸手去推,每一道菜到面前都要尝上一小口。梅振衣投其所好,特意在一旁介绍这些山野特产的出处与做法,知焰仙子听的很认真。

和这一桌高人在一起吃饭感觉很特别,甚至不需要下人伺候,她们想倒酒的时候一挥衣袖,酒壶嘴里自然射出一道酒箭落于杯中,一滴都不会洒落。席间梅振衣特意向彩琴敬酒赔罪,彩琴浅浅的喝了一口,仍然是冷冷的神色。

他们这正吃着呢,钟离权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小子,准备了这么多好吃好喝的,只请美色同席,想馋我老人家吗?”

梅振衣闻言心中暗笑——你想喝酒就出来呗!想了想站起身来端杯向空中道:“钟离前辈,昨夜多谢你援手相助!今日与妙法门众道友误会已消,也请您老人家现身一见,这里还空了一张主座,就是为您准备的,给个面子吧。”

只听门外呵呵一笑,有一高簪道人不知从何处现身,迈步走了进来,把门外站着伺候的下人们都吓了一跳,鸣琴等人也都站了起来,齐声问道:“何方高人到此?”

钟离权走到桌前径自坐了下来,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放在桌上,捻须笑道:“贫道复姓钟离,号东华先生。”

知焰闻言吃了一惊,浅浅施了一礼道:“原来是东华前辈,我在昆仑仙境就已听说过前辈大名,昨夜见您出手,果有大神通成就。”

鸣琴等人也隐约听说过东华大名,一见知焰施礼,就知道此人来头不小,也一起行礼。钟离权大大方方一摆手:“酒桌上不必多礼,都坐下吧,我就是来喝酒吃菜的。……小子,我就等着看你究竟请不请我呢,还算你有点良心,特意给我留了个座。……来来来,别客气,吃菜吃菜,我在人间这么久,这样的一桌酒席可是见的不多。”

说完话钟离权提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一边拿起葫芦对嘴喝酒,看他吃菜喝酒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这一桌菜肴恐怕还不够他一人扫荡的,梅振衣赶紧叫下人进来,吩咐厨房再加菜。

见钟离权现身,梅振衣的心里也有了底,放下酒杯向鸣琴等人问道:“诸位道友远来芜州,找梅某究竟有什么事情?说来惭愧,无意起了一场冲突,还不知几位来意呢。”

他直到此时才发问,中国人有很多传统非常有意思,不论在官方还是民间,初次打交道沟通往往是在酒桌上开始,而且是气氛到了之后才会谈正经事。梅振衣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当然精通这一手,今天特意做了一番准备,和神仙打交道也这么办。

鸣琴看了知焰一眼答道:“小侯爷,这里有长安侯府你母亲大人亲口所述的一封家信,你看了之后就明白了。”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了过去。

母亲大人?他的亲娘早已过世,但按当时的规矩,裴玉娥为梅府主母,自然也是梅振衣的母亲大人,这是孝道的讲究。梅振衣接信看罢,第一感觉是惊,第二感觉是怒,第三感觉是暗自叹息。

他没想到驱逐一个吕纯阳,却把昆仑仙境中的仙家高人给招惹来了,而那卷秘籍与法器飞云岫确实落在了他手中,已经赏给张果,妙法门能找到这里确实够意外的。

令他生气的是裴玉娥的做法,既然早知道这件事,还写了这样一封信,为什么不派人先通知自己?也不派人陪知焰她们一起来。如果心中有数,也不至于出昨夜那种意外了,还连累张果与梅氏六兄弟都受了伤。

最后在心中只有一声叹息,这恐怕也不能怪裴玉娥,从旁人眼里挑不出她什么错来,还是自己言行不小心,否则也不至于让人给揍了。唉,有苦说不出啊,总不能去责怪钟离权吧?他心念急转面色上却没有一点流露,放下书信道:“诸位怎么不早说,否则也不至于误会了。”

彩琴冷冷的回了一句:“早说?昨夜梅公子出口便是轻薄调笑,给人说话的机会了吗?也就是我们,倘若真是世间弱女子,撞在你手里恐怕真要不妙了!”

这句话说的梅振衣脸皮有点发烫,转过头去朝门外喊道:“把张管家请来。”

张果虽然受了伤,但经过一夜调治之后并无大碍,只是暂时不能运用法力而已。今天听说昨夜捣乱的四位女子上门,他也不放心,一直就在隔壁守着,听见少爷叫他立刻过去问道:“少爷叫老奴有何吩咐?”

梅振衣叹了一口气:“原先住在齐云观的那位道长,走后留下了一卷道法秘籍和一件法器。如今长安家母有命,要我们送给这几位妙法门的道友。”他说这番话也很无奈,语气中特意强调了“长安家母”这四个字,而且说的是“送”,而不是“还”。

张果噢了一声,也面露惊讶与不悦之色,但少爷有吩咐他没法说什么,转身去了。鸣琴掌门闻言暗中松了一口气,这两件东西妙法门流落已久,几经转手,实在很难再说清楚是谁的东西了。

况且梅振衣并非强夺,据说是纯阳子留给他的,如果真要追究,恐怕只能追究纯阳子或那名已死的修士,不好直接追究梅振衣。假如梅振衣就是不给,又仗着有钟离权撑腰,那事情还真的很难办。

鸣琴这么想,梅振衣何尝想不到这些?但是他根本没想得罪妙法门与知焰。虽然法器交出去有点可惜,但那毕竟是死物也并非是自己家东西,而道法秘籍张果已经背熟,也没必要留着。他还是想借这个机会与修行高人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能结交知焰仙子,那可能比留着飞云岫的好处大多了。

他对知焰的印象很不错,能看出来这女子修为高超而心性单纯,一见面就给了他一瓶那么珍贵的生元丹,当然不是什么小器吝啬的人。他也清楚知焰本人没什么恶意,不过是奉师门之命,虽然昨天被她揍了,但再见面对她还是很有好感的。何苦为难这女子呢?就做个顺水人情吧!

张果领命转身正要出门,一直吃菜喝酒没说话的钟离权突然放下筷子道:“张果,等一等!”

张果回头道:“上仙叫我,有何吩咐?”

钟离权:“那卷道法秘籍你自去取来,至于法器,则不必现在拿来。……梅振衣,你不要着急,先让张果把秘籍取来便是,贫道自有话说。”

梅振衣不知钟离权葫芦里卖什么药,也对张果道:“那你就按钟离前辈的吩咐,先把秘籍取来吧。……钟离前辈,您究竟想说什么?”

张果闻言面露喜色,转身就出去了。他和梅振衣的想法可不一样,昨天少爷让人上门给欺负了,自己与梅氏兄弟还受了伤,幸亏有高人钟离权插手帮忙。今天一看这些人竟然是拿着侯爷夫人的书信来的,开口就要飞云岫与道法秘籍,这不是摆明欺负人吗?一见钟离权出头节外生枝,张果巴不得他多找点麻烦。

座上众人都看着钟离权,只见他不紧不慢的问道:“知焰小道友,你到齐云观来索取的这两样东西,究竟是怎样失去的呢?”其它众人都尊称知焰为仙长,独独钟离权称她为小道友,没办法,他确实辈分更高,年纪也大了好几百岁。

知焰答道:“飞云岫与飞云秘籍,本是昆仑仙境妙法门长老天象掌管之物,三十年前天象长老与一散修高人斗法双双陨身,有一过路修士得到了遗落的法器秘籍。后来我妙法门找到此人索回,他竟然不给,反而出手挑衅以致身受重伤。”

钟离权插话道:“天象长老我听说过,修为还不错,苦修百年难得大成,没事打什么架?斗法也没必要见生死啊!……此物并非那修士强夺,落入他手也是缘法,上门索取打伤人却没有道理了。”

知焰:“前辈的话是不错,但天象长老与那散修在未飞升昆仑仙境之前就是死敌,私仇不可解,我也没法说什么。飞云岫与飞云秘籍并非天象长老之物,而是她替妙法门掌管,殒身失去我等自然要收回。那修士修我妙法门典籍,用我妙法门法器,至少应该有尊法之心,当时我们让他拜入妙法门为弟子,交还器物则可。这对他来说也是有益无损,不料此人却暴走伤人。”

钟离权:“那确实是此人不该,今天你们来到齐云观,打算怎么办呢?”

知焰:“收回秘籍以及法器而已,前辈,这事情并不复杂。”

知焰说的简单,钟离权笑着又问了一句:“先不谈飞云岫了,飞云秘籍是你门中典藏,收回是应该的,不论在哪里都是这个道理。但是它流落已久,假如有人已经修练了其中法术,你又打算怎么办呢?”

知焰看了梅振衣一眼,淡淡道:“假如有人已经修炼飞云秘籍,如果他愿意,可拜在妙法门下,如果他不愿,则请散去修为。梅公子今日既然盛情款待,我等也不想为难。”

知焰以为是梅振衣修炼了飞云秘籍,张果恰在此时进门,听见这话吓得一哆嗦,没敢多说什么将飞云秘籍递给了钟离权:“上仙,秘籍在此。”然后一转身躲在了钟离权身后。

钟离权仍然不紧不慢的问道:“梅振衣,请问你身边有谁修炼了飞云秘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