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大宗师
第045回、弹冠振衣重揖客,悔负聪明摆乌龙

知焰仙子一出手,就把梅振衣这一方所有人都击倒击退,紧接着衣袖一卷,一股狂风骤起就要把梅振衣的身形摄去。就在此时绝壁对面山崖上有一人朗声道:“小娃娃,休伤我徒!”随着声音传来,那节节寸断的打猴鞭在空中突然发出金光,如一团团耀眼的金星疾射而出,全部打向知焰仙子。

“不好,有高手,走!”知焰仙子惊呼一声,祭出的狂风转向卷过身体周边,陡然一片飞沙走石。等一切平静下来,只见梅氏六兄弟躺在远处生死不明,张果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还带着烧焦的痕迹,已经抢到齐云台下扶起了梅振衣。而知焰仙子等人,连着昏厥在地的护法彩琴都不知去向。

月光下,齐云台上,却多了一个人。这是一名面容古朴的高簪道士,腰间还挂着个酒葫芦,手持一把芭蕉扇,正是东华先生钟离权。

“少爷,你没事吧?伤到了哪里?”张果焦急的喊道。

“我没事,张老,你快去看看他们几个。”梅振衣晃了晃生疼的脑袋,站了起来,刚才这里一瞬间天昏地暗,他却没有受什么伤,就是脑门上留了个大包。

“他们六个伤得不轻,闭息昏厥,但无性命之忧,先躺着没关系。……小树精,你也受内伤了,赶紧坐下调息吧。”东华先生不紧不慢的说话了。

梅振衣这才看清楚齐云台上站的钟离权,回想起刚才那声喝,也反应过来是钟离权救了自己,赶紧上前施礼道:“原来是东华前辈,多谢你相救之恩!请问刚才那几位女子都是什么人?”说话的同时心里也犯嘀咕:“今天真是倒血霉了,以为是钟离权用女色相惑来试探,结果来的是真正的高手。”

钟离权看着他,表情有点古怪,似乎很想笑,摇着芭蕉扇道:“我不认识,但看他们出手应该是妙法门传人,尤其那红衣女子,修为离出神入化也相去不远。……小子,你是哪根筋不对,莫名其妙调戏轻薄,是好色不要命了吗?佩服,我真佩服!”

梅振衣是有苦说不出,他这哪是好色啊,分明是误会钟离权捣乱,现在又不能朝人家撒气,只有摇头道:“这是一场误会,我认错人了,以为是来骚扰我的山精鬼怪。今日幸亏前辈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要说佩服,前辈的身手令人叹为观止!”

钟离权呵呵一笑:“现在知道夸我了?小子,既然你已经见过我的厉害,最好客气点!”

梅振衣:“我何尝对前辈不客气?只是前辈前次几番开玩笑,闹得我有些不适应而已。您老人家怎会在此时赶来,恰好救了我?”

钟离权:“我就住这里,你不知道吗?”

梅振衣:“神龙见首不见尾,晚辈修行低微毫无查觉。既然您就在此间居住,不妨现身到观中做客,在下自会恭谨相待。请稍后片刻,晚辈要查看他们的伤势。”

钟离权:“不需要我帮忙吗?”

梅振衣:“在下曾学过医术,自会调治,如果实在治不了,再劳请东华前辈指点。”

钟离权拿扇子拍了拍脑门:“哦,我差点忘了,你是神医孙思邈的弟子,说到救死扶伤,我不如你那位师父。就不跟你去了,反正就住在附近,有事自会现身,你小心点,那些人还会再来的。”言毕一挥芭蕉扇,随风飘到对面山崖,身形没入青漪三山幽谷中。

钟离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此时齐云观中亮起了灯火,有不少人打着灯笼火把走出了后院,连观主曲振声也出来了,看见梅氏六兄弟倒地不起,而梅振衣与张果一副惨相,都吃了一惊纷纷上前询问。

梅振衣摆手道:“方才有高人到访起了冲突,幸亏有东华上仙现身相助才躲过一劫,快把他们六个抬回去医治,齐云观上下做好戒备。明日有女客来访,大家都仔细点,不要得罪。”

张果伤的不重,服药调养自然无恙,只是十天半月之内无法运用法力。梅氏六兄弟伤的不轻,虽然性命无忧,但是腑脏经络都受损,幸亏齐云观中有曲振声与梅振衣这两个好医生,每天施针调养数月应该就能恢复如初。

但是偌大一座齐云观,除了梅振衣本人之外,其余的人再无动手斗法之能,寻常家丁遇到修行高手也不管用。而昨夜来的四个女子个个修为不俗,如果不是钟离权就在左近,而且放话会帮梅振衣,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有生以来,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没办法,是他自己先得罪了人家,而实力又相差太远。目前还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如何,就算梅振衣有一肚子主意,现在也只能等着。他有预感,那些人很快就会再找上门的,因为他的打猴鞭抽倒了一个,别人不是那么容易救醒的,只要救不醒就会来找他,事情还有缓解商量的余地。

在穿越前他用打猴鞭鞭法抽倒过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在三天内让曲正波教授施针救醒了,可见世上万法同源,那昏厥鞭绝技也不是只有他独家能解。但是此次出手不一样,那一次他的修为还没有到五气朝元的境界,更没有拜孙思邈为师学习省身之术和灵山心法,挥鞭用的还是内家武功的劲力。

昨夜就不同了,鞭梢发出的不仅是内家劲力,还带着他的独门法力,修行省身之术那么久,又以灵山心法锻炼神识,到底有多大的进步他自己还不完全清楚,但情急之下全力出手挥鞭抽中那名女子时他就明白了,当时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当鞭梢抽中的那一瞬间,他的神识能够顺着长鞭延伸出去,切入对方的全身经络,就像在自己身中运转内劲一样,封住了对方的神识感知,让她倒地不起。一个人与外物对抗的时候力量可能很强大,但是有什么伤害侵入到身体内部,人的抵抗能力会变得很脆弱,这就是打猴鞭绝技发挥效用的神奇之处。

连梅振衣自己都没想到,穿越前学的这套鞭法还有这一层境界,这可不是梅太公教他的,而是他学了孙思邈的道法之后,无意中自感自悟有所突破。昏厥鞭打中后的效果,不是伤也不是病,很难医治。

梅振衣是个内行,明白此时的症状恐怕当年的曲正波是治不了的,就算要孙思邈亲自动手也要费一番功夫。那几人就算修为高超,治疗病症的手段不可能超过孙思邈,救不醒同伴又不敢拖延,所以肯定要来找自己。

梅振衣猜的没错,知焰仙子等人第二天就上门了,不是拿着法器打上山来,而是按规矩递上了拜帖,同时还携带着昏迷不醒的护法彩琴。鸣琴等人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就像挂了一层寒霜。

她们远道而来,赶到齐云观恰巧见到梅振衣在齐云台上打坐修行,上前一问果然是要找的人,结果却莫名被人调戏了一番。一怒出手结果还被人放倒一个,这位梅公子的手下们虽然不是对手,却有一位仙家高人突然出现。知焰仙子是高手,一看钟离权出手就知道来人很不简单不在自己之下,自己这边有人受伤,还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后援,当机立断离开了齐云观。

知焰仙子本没把彩琴的伤势当回事,不料用尽手段,就是救不醒她,心里也很疑惑。与彩琴情同姐妹的素琴当即就想上齐云观找梅振衣算帐,却被掌门拦住了,掌门鸣琴请示知焰仙子该怎么办?

知焰仙子皱着眉头道:“这伤势好生诡异,我们解救不了,恐怕还需要去找施法之人。那齐云观中的树精还有些修行,但也已受伤不足惧,梅振衣虽鞭法诡异,可修为低微不难对付。只是后来出现的那位高手,修为还在我之上,再上门引起冲突恐不好办,也救不了彩琴。我只是有点不明白,无冤无仇,那姓梅的小子为什么会那么说话,连我们是谁都没问就起了冲突,实在不解!”

知焰仙子在昆仑仙境妙法门中长大,以前还从来没涉足过人世间,对凡间很多俗事甚至俗语都不了解,包括梅振衣调笑的那番话当时都没听太懂。她以为自己上门现身,对方见到仙子下凡,那还不得说什么听什么,却没想到三言两语起了冲突搞成这样一个局面。

鸣琴了解她的心性,想了想答道:“仙子,人间与仙境不同啊。那小子见到我等言语轻薄,确实该打。但是深山之中我们几人在夜间突然出现,谁见到了都不会以为是良家女子,发生误会也有可能。此事失于检点了,应该正式上门亮出身份,料想那梅家小子也不敢无礼。”

知焰仙子:“良家女子?这人间女子还有良家、歹家之分吗?”

鸣琴苦笑道:“这些三言两语说不清,仙子在人间经历一段时间就明白了,当下还是救人要紧,顺便取回妙法门失落之物。”

知焰仙子点点头:“既然你懂,就按你说的办,明天上门找他就是了。我们救不醒彩琴,但他有六个手下被我的无形之器法力所伤,也不是那么好治的,他治彩琴,我给他丹药,两不相欠。至于取回门中器物理所应当,就算对方有仙家高人相助,我们也不必畏惧。”

一行四人,次日登山,来到齐云观门前,却看见观门大开,一名青衣道士领着两名小道童早已在此守候。见到知焰仙子等人,这道士大老远上前稽首:“诸位道友,贫道齐云观主曲振声,在此恭候,梅公子正在观中,料到诸位今日会来,特请我门前迎接。”他身后的两名小道童也恭恭敬敬唱了个诺。

知焰仙子很意外,昨天三言两语说不到一起去就来了一番混战,今日登门,没想到对方是笑脸相迎。还是身侧的鸣琴掌门知晓世俗间规矩,上前递上拜帖道:“曲观主,我乃妙法门掌门,法号鸣琴,这位是昆仑仙境来的知焰仙长,有事要见梅公子,烦劳通报一声。”

曲振声:“仙长来访无须通报,请随我来便是。”一面命小道童飞奔入观送拜帖给梅振衣。

曲观主领着知焰、鸣琴走进观中,素琴抱着昏迷不醒的彩琴跟在后面,刚刚走到东跨院门口,就见一个穿着长衫的半大孩子快步迎了出来,站在门槛内长揖及地:“原来是妙法门的仙长与诸位道友来访,梅某深感荣幸。昨夜相见有所误会,以至冲撞了诸位,在此深表歉意,请诸位道友恕梅某不敬之罪。”

知焰直截了当的问道:“昨天夜里,你究竟误会什么了?”

梅振衣陪笑道:“最近此山中有一位仙家高人常与我开玩笑,驱使山精鬼怪在我修行时来扰,你们昨夜出现时,我又误会是来扰的鬼怪精灵,想开几句玩笑。不料有眼不识真仙,冲撞了诸位道友,实在不好意思。”

知焰点了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你说的那位仙家高人,就是昨夜最后出手的那位吗?好高深的修为,请问是何方高人?”

梅振衣:“这位前辈的名号,未经他允许,我不敢妄言,若有机会见面,知焰仙子自己问他好了。我们不要站在门前说话,来来来,我已经备好赔罪的酒席,请诸位赏脸。”

他刚说完这番话,耳中突然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小子,你用不着那么客气,又是赔罪又是摆酒,有我在,不用怕这几个女娃娃。”这是钟离权的声音,梅振衣听见只能在心中苦笑。他这可不仅仅是客气,照说昨夜的事情,确实是他失礼在先,道歉是应该的。

况且张果与梅氏兄弟都带了伤,对方修为十分高超,他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没法不客气。他在穿越前从小是走江湖的人,走江湖的讲究之一就是不要无谓去得罪那些惹不起的高手,不必做意气之争。钟离权自从昨夜走后一直没有出现过,梅振衣也心中忐忑,不敢把希望都寄托在钟离权帮忙撑腰上,而且还不知这几个女子的来意,自然是笑脸相迎。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鸣琴掌门见梅公子这么谦恭有礼,而且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板着的脸色也缓和下来:“不必急于置酒,我门下彩琴护法被你所伤,我不知你施了什么诡异法术,至今未醒,你若真想赔罪,先把她救醒再说。”

“应该的,应该的,请诸位随我来,我这就施法解救。”梅振衣把她们领到一间专门安排的静室中,让下人们都退下,取出一根鞭子,信手一挥,啪的一声正抽在彩琴的后脑一侧。

素琴上前一步怒斥道:“小子,你竟敢用马鞭抽打我妙法门人!”

梅振衣赶紧解释道:“这便是解救之法,本应用我独门法器,可是我的长鞭昨夜已被这位知焰仙长的大神通毁去,不得已只好临时找了一支马鞭,望诸位不要见怪。”

知焰很好奇的问道:“你的修为一般,但鞭法很奇妙,这是什么功夫?”

梅振衣:“这叫拜神鞭。”本来“打猴鞭”三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念头一转又咽了下去,改成了“拜神鞭”,这样要好听多了。

此时耳边钟离权的声音又传来:“小子,你这么轻易就解了法术吗?别忘了你的手下也受伤了,那知焰来自昆仑仙境,身边说不定有灵丹妙药,你怎么不趁机问她要啊?”

钟离权挺有意思,一直躲在暗中不露面,觉得梅振衣有什么地方做的让他不满意,就忍不住说两句,反正别人也听不见。

梅振衣心中暗道:“老前辈呀,你就别出馊点子了,一见面就要挟人家交换灵丹妙药,不成打劫的了吗?我本来就不想结仇,何苦把关系闹僵呢!这彩琴伤势别人不清楚我自己明白,根本不需要我治过两天就会醒,而那梅氏六兄弟的伤势虽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自己就能治。……不过真要有什么灵丹妙药嘛,有机会我会开口的,但事情不能像你那么办,先把关系处到位再说。”


阅读www.yuedu.info